[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记者潜入山东广电局大院深入调查孙中亚死亡事件揭开其死亡之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4日 来稿)
    
    
     最近从网上看到不少文章,介绍了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生活帮栏目记者孙中亚离奇死亡事件.官方认定是酒后自杀,而家属及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的职工却质疑官方的说法.我也满怀着疑问从中国的最南端飞往山东济南,潜入山东广电局大院调查了解这一自杀事件的真相.没成想我的调查却困难重重,从而更加认定这一事件充满黑幕,另有隐情. (博讯 boxun.com)

     7月2 日,星期五一早,我飞往山东济南.下飞机后我就叫出租车直奔山东广电局大院.在路上,我问司机有没有听说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的记者自杀?他说只是耳闻,不知道详情.还听说家属不同意官方自杀的说法,电视台大多数职工也怀疑这一说法,不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从二楼跳下来能摔死.大约四十分钟后我就到达山东广播电视局大院. 此时大约9点钟,大院里已经有很多人出入了.我寻找着采访的目标,看到一个中年男人从对面走来,我就上去问候到,嘿,早上好啊,对方也很礼貌的回答,早上好!我随即作了自我介绍,我是南方某报的记者孙某某,想来这里做一下采访.对方也自我介绍我是郭某某在山东某台工作.郭先生很健谈,我们很快开始了一段对话.
     我问郭先生,我从网上了解到山东有线电视中心记者孙中亚自杀了,你知道吗?
     郭先生说:听说了,他们台领导说是喝酒后从二楼跳下来摔死了,公安部门也不认真调查就认可了这种说法.局领导也默认这种说法.他们有线中心的很多人觉得这种说法值得怀疑,我们也是很怀疑的.
     我问:他们家属没有质疑这种说法吗?
     郭先生说:当然了,家属来了很多人在有线中心大门外抗议,警察也来了很多.后来听说有线中心赔给家属一笔钱把家属的嘴堵住了.
     我惊叹道: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就处理了此事,公安机关为何不调查,不作司法鉴定?
     郭先生说:这就说明有猫腻,如果是非工作时间自杀,单位会这么轻易的赔偿吗?这说明他们领导心虚嘛.
     我觉得蹊跷:难道这里面真的有猫腻?
     郭先生说:后来听小道消息说,是孙中亚得罪了有线台主任王英,孙中亚曾威胁王英,举报王英的贪污,受贿腐败行为,王英怀恨在心.后来,王英多次威胁要开除孙中亚.
     我问郭先生:有媒体爆料说孙中亚多次遭到黑社会的毒打,这是真的吗?
     郭先生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王英这个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此人能量很大,脸皮很厚的.
    听到此,我感到此次来济是很值得的.这时郭先生借口有约会匆匆告辞了.他还嘱咐我可以问问其他人,肯定会有大收获.
     我漫步走到停车场,遇到一位刚把车停好下车的一位女士,该女年轻漂亮,气质高雅.我走近她打招呼,说明了来意.她也热情地和我攀谈起来.她姓孙,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柔美.
     我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是专程来采访孙中亚自杀事件的.你能介绍一些情况吗?
     孙女士说: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现在没人再关心此事了,大家忙着捞钱,谁会管这种闲事.
     我解释道:我们是最近才听说此事的,而且这个事件有很多的内幕,牵涉到贪污腐败,还牵涉到黑社会.
     孙女士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哪个当官的不贪啊,谁有本事谁贪吧.当官的和黑社会勾结是公开的秘密,重庆警察不就是黑社会最大的保护伞吗?一个穷老百姓和当官的作对是找死啊!
     孙女士说完借口单位开会匆匆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心想她肯定是一主持人,心中感叹山东出美女啊.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对孙中亚的案件越发好奇了,我看到有一个先生走来.大概六十岁左右,带着眼镜,文质彬彬,我上前说明了来意,他环顾左右,表示愿意接受我的采访,条件是不公开他的姓名.我当然地答应了他,并邀请他一起吃午饭.他看我一眼,大概觉得我是他的同行,是女记者,就爽快地答应了.我们一起走到一个小饭店,看到里面人不多就进去,.我们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按他的要求随便点了几个菜就开始了我们的边吃边聊.以下我们简称他毛先生
     毛先生没等我开口就说到:孙中亚自杀事件有各种说法,但是,孙中亚得罪王英是事实.王英这个人内心很阴暗,嫉妒心强,她长期过着单身女人的生活.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心理不免有些变态.她靠着尚存的一些姿色忽悠了不少老男人.我和她共事30年对她是太了解了.她为了争个一官半职,不择手段,毫无道德底线.没有一点女性的羞耻感.王英的嘴特别臭,到处传播小道消息.她讲黄色笑话也是一流的.
     我问道:你对有传说孙中亚自杀另有隐情怎么看.
     毛先生说:很多人觉得奇怪,一个成年人怎么会从二楼跳下来摔死呢?孙中亚是参加完单位的聚会喝了点酒回到单位的.这么晚了回单位干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回到单位吗?事发后,公安机关也没有深入调查,没有作司法鉴定.更为可疑的是山东省内的媒体集体沉默,这是为什么?是想隐瞒什么吧.毛先生感叹王英确实有能量,她能把这件事压下去,足以证明了她白道,黑道通吃的本领.她能把前任台长崔常青送进监狱,也能让因她而死的孙中亚死了白死.
     我听到此话震惊了,在共产党领导的国家里会有这么黑暗的事情吗?王英身上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内幕呢?
     我问毛先生,王英究竟有没有贪污受贿的行为.
     毛先生说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是肯定有的,只是有关部门不查罢了.我相信中央领导是下决心治理腐败的,像王英这种腐败分子是早晚要受到惩罚的.尤其是和黑社会勾结的腐败分子绝没有好下场.
     大概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吃晚饭,结束了谈话,我把我的名片给他,希望他有机会和我联络.我们相互告辞.
    我走在大街上,心中为孙中亚的死感到愤愤不平.为腐败分子在我们国家这样猖獗感到愤怒.中央领导说稳定压倒一切,要建立和谐社会.试问,不严厉惩治腐败何谈稳定,何谈和谐?我登上了返程的飞机并决心要继续调查此案,直到真相大白于天下.
    附:
    
    
    山东有线电视中心员工孙中亚自杀事件另有隐情
         据山东有线电视中心员工透露,生活帮记者孙中亚因发现并揭露山东有线电视中心主任王英贪污受贿挪用公款重大罪行,多次被黑恶势力威胁并遭到殴打,中心领导还多次威胁开除孙中亚,孙中亚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但是这并不足以证明孙中亚是自杀。孙中亚在参加完单位组织的聚会后回到单位,虽然喝了点酒,也有很多同事陪他一起回到单位办公室的,怎么会就从楼上跳下来了呢?有关部门也没有认真调查就下结论是自杀,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事件发生后,山东有线电视中心对其家属赔偿了约三十万人民币。既然是自杀,又是在工作之外时间的行为,为什么这么轻易的赔偿?是有关领导心虚吧,是怕隐情败露吧,是要堵住家属的嘴吧。希望有关部门查清真相,惩办凶手,更应该查清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的腐败分子,给人民一个交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山东有线电视中心借改制之机疯狂侵吞国有资产
    
     山东广播电视局与山东电视台即将分离,成立山东电视总台.原属于山东广电局管辖的山东有线电视中心被撤销,其部分下属机构合并予山东电视总台.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的主任王英为此做了大量准备,先后成立八个公司自任董事长,并把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的巨额国有资产转入这八个公司.为实现侵吞国有资产的目的,还招募了大量闲杂人员,并以公司上市为名转移资产.王英主持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的八年间,侵吞,挪用,挥霍国有资产达6亿元人民币.这伙强盗们企图借改制把国有资产永远侵吞,相信人民是决不会答应的.
    
    山东有线电视中心记者自杀父亲生死隔界书信,你在地下过得好么 ——一个农村老汉心痛的声音
    
         我永远也忘不了2009年9月18日,就在这一天,我的儿子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莫名其妙的在单位就没了! 我的儿子,你可能听得到我在呼唤你?你可能听得到我和你妈心碎的声音?你可能听得到我们精神支柱恍然倒塌的声音?你可能…… 我的儿啊,如果你能听得到的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为什么? 这究竟是为什么呀? 为什么要让我们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呀?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如果真的是我上辈子有错,那也应该由我来承担呀。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儿子,我们生活的唯一希望?我这把不中用的老骨头,死不足惜,可是,我的儿啊,他还正处在人生的大好时光呢,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去享受生活,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 我的儿呀,我知道你死不瞑目,因为你在挂念着我和你妈,你放心不下年迈多病的我们哪;我的儿啊,我们也离不开你,我们也需要你哪!可是,为什么上天的不测风云就偏偏选中了原本就已不幸的我们呢? 我叫孙晋财,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我的儿子孙中亚在贵台(山东有线电视中心生活频道某栏目)是一个普通的小记者。我儿能成长为一名记者,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我们为此感到非常自豪。 为培养孩子我和老伴付出了无数的艰辛和苦楚—— 我家祖籍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家里历代是普通农民。有着所有农民应有的朴实和诚恳。我儿85年出生,自打生下来就成了我们的一切。他的到来让这个家庭充满了幸福和快乐,他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是我们生存的根本。家里所有的人所有的都是围着孩子转,他就是我们的生命。 眼看儿子一天天快乐的成长,六岁了要上学了,因为我们老两口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没读过书,经过一整夜的商量,最后决定:送孩子到城里接受最好的教育。我们老两口花掉了所有的积蓄把两个孩子送到城里(峄城实验小学)读书,让他们接受最好的教育。每天早上别人还未起床,我和孩子他妈就一个人一辆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城里上学。由于路程太远,路上是走走歇歇,歇歇走走,孩子脚冻疼了就下来走走,走暖和了就再坐车子。这样坚持了一年,后来觉得孩子太小受不了这罪,就想办法进城。 进城后没有地方住,也没钱,就租了一个不到10平方的小房子。门上有个窗户可是连玻璃都没有,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吹着,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一家度过了一个冬天。虽然,吃不好,穿不好,可是我觉得为了孩子,值了。人不就为了孩子活吗?最值得欣慰的是孩子很争气,两个孩子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年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老师们也都很喜欢我的儿子,一见我就说:“你儿子,行!是大学的苗子!” 1996年,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峄城最好的中学——枣庄二十八中,女儿考上了四十六中学,全家都很高兴。可是孩子学费也越来越高,生活压力也越来越大。因为我和他妈妈一直也没什么稳定的工作,我们就到处打零工,加班挣钱。孩子他妈在一次造纸厂加夜班的时候不慎手腕被机器轧伤,导致10级伤残,丧失劳动能力,到现在什么活也不能做。我们省吃俭用,觉得能省一分就能给孩子多一分学费。儿子一直是我们的骄傲,在学校每次考试从来没考过第二名,每年都会获得奖状、奖品,我时常也拿出来给邻居们炫耀。 2009-11-28 16:06 回复 222.132.1.* 3楼 99年中考考上了枣庄市第一中学,我们高兴的同时也更无奈,因家境实在太贫穷了,两个高中学生的学费也不是小数目,让我们老两口一筹莫展。我们能做的就是拼了命的干,卖过菜,卖过水果,蒸过馒头,捡过破烂,只要我们能做的我们都不落下。一天打好几份工。 我们在外面工地干活,渴了就喝工地上的自来水,饿了就吃自己带的长毛的煎饼,连咸菜都吃不上。左右邻居看不过,给带了点咸菜,那也舍不得吃,放着等孩子回来一起吃。儿子很懂事,住校的时候每周回家带点干粮,咸菜,一个星期都不进食堂,一毛钱一壶的水只打半壶,一个星期下来生活费能省三毛五分钱。即使这样孩子的成绩也是一直在班里数一数二。老师们都对他评论很好,我们也很欣慰,就连他们校长都对我说“这孩子将来有出息,你就等着享福吧!” 02年儿子轻松地考上了山东师范大学,女儿也考上了另外一所大学。我们老两口为了能经常看到孩子,把刚刚稍微稳定的工作推了,随孩子来到济南。家里有两个大学生,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来说困难实在太大。我和他妈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拼死拼活白天黑夜的干活,生怕孩子受了委屈。能让两个孩子坚持把学上下来是我们最最简单的愿望。为了能更多的挣钱,我在一个香油坊给人家做香油,在干活过程中不小心卷进机器,把肺和肾挤破了,没钱看病,只能买点便宜的消炎药,在家里躺了整整一个月。那样才只能下床,还是不能干活,直到现在一激动或冻着腰还是痛。除了干活,我们一有空就到大街小巷去捡破烂,虽然不多,多少能补贴点家用。有一年过年,别人都是一家人,吃着热乎乎香喷喷饺子,可是家里没钱,连最简单的饺子也没能让孩子吃上。四年的大学好容易熬过来了。 06年,孩子大学毕业了,女儿也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刚能养活自己了。日子眼看着一天天的好过了,尤其最近两年孩子进了电视台,我们老两口觉得在面子上、在心理上都有光。孩子挣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很孝顺,从来都不乱花钱。自己留下一部分生活费,剩下都交给我,还不时的补贴生活用品。日子算安安稳稳的过着。 我儿在台里工作一直都很努力,他从来没休过一天班,整天没日没夜的加班。我和孩她妈也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没啥办法,理解孩子的工作,看他也总是吃不好,也只能在心里牵挂着他。我儿原来在生活帮,自去年调入做客生活帮后,工作一直不顺心,心情一直很郁闷。原来下班回家有说有笑,调动工作后一直闷闷不乐。去年有一次去青州采访,整整一个星期不见回家,回来后还跟平常似的,问他干什么去了?他说采访的事多,时间长点儿。后来发现他的手机没有了,经多次追问才知道,在青州被当事人打了,住了近七天医院才回来的。今年8月份,采访回来后,他母亲发现他腿上、身上各有两处刀伤,还有棍伤。他母亲问他是怎么伤的,他讲是走路摔的。后听他朋友讲,是采访时当事人打的。他把痛苦默默埋藏在心里,恐怕家人知道后担心,连续数月所做的全部片子,背领导毫无缘由的否决了,因采访受到伤害回来领导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从此他就不想在做客生活帮,跟领导提自己的意见了,领导讲:你要么老死在做客生活帮,不干卷行李滚蛋。去别的公司应聘,一听是做客生活帮的,人家也不敢收留。给领导反应问题,领导也不予体谅。回家后给我讲过,自此孩子在工作中压力很大,对生活也很消极。 就在前几天,儿子连续好几天都没回家,我一直认为他在加班,没想到最后却是接到台里告诉我“儿子没了!从单位二楼上掉下来摔死了!”。我没有任何准备,我感觉那一刻心脏停止了跳动,如果老天爷给机会,我就替儿子死。老伴也是哭的死去活来。孩子是我们的一切,家庭的支柱,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们的根。都没了!什么都没有了!完了! 现在,我们身体本来就不好,又没有收入,我们剩下的日子该怎么过那,我只希望儿子的单位能伸出援助之手,同情一下我们这已经半入黄土的老人。我是真没办法了,只是想让儿子单位的领导能够体谅一下沧桑的老父亲的苦衷!可是,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在我这个不中用的老农民这里,竟然也变得比登天还难! 儿啊,虽然我没什么本事,身体也更是不济了,但是不管怎样我也一定要为你讨个说法,不会让你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你不要担心你老父亲的身单力薄,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让你瞑目,也要让你早点安息! 儿啊,你不要担心你老父亲只是个弱势群体,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自有公道在人心的!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会有好心人,正义的人来帮助你这个行将就木的老父亲一起为你讨个公道的! 儿啊,你已经走了七天了,你在地下过得好吗?到现在我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我真希望这是个梦,梦醒了你就会在站在我面前喊我一声——爸! 儿啊,我真的很想你呀! 儿啊,你快回来吧,我和你妈都愿意把你换回来! 我的儿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新德:人大代表死亡之谜(图)
  • 林彪死亡之谜:折戟沉沙话战神/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