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农民迫切要求平反土改/谭松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去年曾经有记者向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你要求平反土改还地主以公道, 那当年土改, 农民也是要求还自己以公道? 农民对于你平反土改有什么反应呢? 当时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 由于我是地道的广东人, 普通话并不好, 所以我要求用粤语回答, 这名记者却说: “我不会听广州话, 况且我们的听众大多都是北方人” 没等我回答她就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所以这个问题并没有作出回答.
     我本来想这样回答: 首先我要纠正你, 农民和地主是一个概念, 农民是地主, 地主也是农民, 他们都有拥有土地的权利, 都是干同样的活, 都以农产品为直接收入, 他们的田地都是祖传或买来的, 不同的是他们一个比较富有, 一个比较贫穷, 一个田地比较多, 一个田地比较少罢了! 既然土地的来源合法丶合理, 又如何存在还农民以公道的问题呢? 至于农民对平反土改的反应, 我暂时还没有收到过有理有据的反对声音, 只是在网上有几个不明身份的谩骂………….
     几个月过去了, 这件事我差不多都忘记了, 为了研究土改, 我经常下乡采访丶调查, 走过了很多村庄, 接触了很多的地主, 而更多的是接触农民, 如果现在要我回答这个问题, 我一定会讲这段时间的亲身经历: (博讯 boxun.com)

     当我们在村中直接接足到地主的时候, 他们都支支吾吾, 欲言又止, 不敢多说, 反而接足到贫下中农的时候他们都义愤填膺, 大骂土改残酷血腥, 大骂土改无理.
     一位婆婆说: 田,他们多不了多少, 其实每家每户都差不多, 人家辛苦赚到钱, 你自己没本事赚钱, 为什么说人家剥削呢? 如果那个时候都叫做剥削, 那现在的官员丶老板叫什么?!另一位婆婆说: 那些积极分子要地主跪在玻璃上拳打脚踢, 打得地主头破血流, 真是惨不忍睹! 当时呀在河涌丶荒地都可以看到有地主的尸体! 一位老伯说: 他们的田是确实是用钱买来的, 最冤的是在肚子里还未出生就注定是阶级敌人! 另一位老伯说: 因为房子是青砖的就做了地主, 熬了一辈子! 不值!..........
     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农民对平反土改可能有异议, 现在农民这种表现, 使我如释负重, 到底农民为什么如此憎恨土改呢? 这成为我研究土改的新课题, 现在终于有了答案:
     原来, 土改不单没收了地主丶富农的土地, 还没收了所有贫下中农的土地, 再行人平均分配, 分配后很多贫下中农的土地反而少了, 没想到没几年还被合作化合去了, 连耕畜丶农具丶种子都没留, 跟住下来的大跃进饿得肚皮贴背脊, 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被活活饿死, 人民公社大家出勤不出力, 物资缺乏, 生活艰难, 分田到户, 满足了温饱, 但是依然贫穷, 读书难, 看病难, 养老难, 迎来了 “新三座大山”, 大山未除, 那些贪官污吏到处圈地, 巧取豪夺, 令到本身好像浮萍一样若隐若现的土地产权彻底失去, 农民们不是傻子,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 是土改搞乱了农村的土地产权, 到最终变成沒权, 是所谓的剥削论衍生人民公社才有饿死三千五百万人, 是阶级斗争搞乱了农村邻里道德, 土改对农民的伤害并不亚于地主, 怎叫农民不气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邱土改等“非法集会案”进入申诉程序
  • 十月十日十时,土改受害者群体将用点灯行动要求平反土改
  • 中国土改受害者举行悼念地主冤魂活动 (图)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大陆学者对浙江“土改”嗤之以鼻
  • 浙江率先推行再土改确定流转制度
  • 生不逢时的中国“新土改”政策(图)
  • 中国学者:大陆应借镜台湾三次土改经验
  • 中国颁农村土改新政,允土地自由流转和从严征用(图)
  • 新土改:18亿亩耕地底线六目标分部细化(图)
  • 一周新闻聚焦:舆论激辩“新土改”
  • 中国推动新“土改” 土地私有化是条危险之途?(图)(图)
  • 中南海新土改:耕者可卖其田?
  • 专家存质疑 引世人瞩目:中国政府将出台新土改?(图)
  • 中国“新土改”不会是“一剂猛药”
  • 新土改应确保土地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 学者忧中国土改 走菲律宾的失败路
  • 三中全会推「新土改」?农民卖地后,还能剩什么? (图)
  • 胡锦涛定调新“土改”:允许流转土地经营权
  • 平反土改宣言:清退所有被没收财产;追究凶手
  • 清明节,近一亿地富后代拜祭土改冤魂/谭松年
  • 粮食短缺与平反土改/谭松年
  • 平反土改谭松年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习仲勋:陕甘宁边区土改纠偏/贾巨川
  • 譚松年:呼籲藝術團體與其合作將土改搬上舞臺, 扭轉地主醜惡形象
  • 胡扯,不能使土改合法化!/谭松年
  • 关于战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尝试与可能问题/杨奎松
  • 股改与土改的共同特征/张开平
  • 土改后的富农:从保存、限制到消灭/王瑞芳
  • 平反土改实质是护法民主/中直
  • 新土改:中国特色的土地兼并/管见
  • 农村土改“一转就灵”?
  • 中国新土改恐要“吃了吐”中共内部分歧在哪?(图)
  • 元首逗农:凤阳宣言频受狙 土改星箭点不射/亚笛多星
  • 張英:避免地方金權豪奪——台灣兩次土改的啟示
  • 農村土改會令中國走菲律賓之路 ?/張華
  • 新土改走向何处/翟明磊
  • 新土改可千万别瞎摸石头了/王怀钦
  • 新土改:败家子倾家荡产的最后赌注——写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陈永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