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跨国银行年薪300万挖人 国有银行无人跳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9日 转载)
     天涯社区 
    
       “300万一年起薪,想都不用想,不去。”徐斌是上海一家股份制银行的部门总监,从去年起,不断有外资行前来挖角,人家的条件越开越高,徐斌从来没有松口,他说,“不用考虑,为了300万离开中资银行,不值。” (博讯 boxun.com)

      外资银行的金字招牌在中国失去吸引力了?仿佛一夜之间,从高管到中低层职员,外资行的人才纷纷回流。
      最近公开的例子是德意志银行环球银行业务亚太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张红力加入中国工商银行,出任副行长。而为花旗银行服务长达12年、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黄晓光也在4月末正式离职,上海金融圈的传闻是他将去一家中资银行任职。
      另外,仅记者所知,就有从工行出走的一家外资行中层回到中资银行渤海银行,汇丰银行一位业务部门负责人回流到民生银行;渣打私人银行的一位高级副总裁跳到了民生银行私人银行担任投资总监……
      人才的流失映照着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尴尬。
      4月份,央行发布的《2009年国际金融市场报告》中显示,截至2009年末,外资银行在中国金融机构资产总额的占比,已经由上年末的2.16%下降到1.71%,这个数据已经是连续两年下降。
      十年前,中国的银行被普遍评价为“技术性破产”,而外资行的到来曾引起巨大的担忧;2006年,外资银行全面进入中国时,市场再次高呼“狼来了”。而今天的情形,恰与此前的恐惧形成鲜明对比——在最近普华永道发布的一份调查中,参与调查的42家外资银行集体选择了“来自中资行的竞争”作为他们在华经营的首要困难。
      这项一年一次的调查今年已是持续的第5年,往年外资银行们总会选择“监管”作为首要困难。
      是外资银行水土不服,还是中资银行一夜速成?
      金融危机之伤
      “现在哪个企业的领导都不敢拍板用外资行。相反,就回到国内银行,国内银行你要骗了我,我至少不害怕,因为我还可以去找你,有党委、有政府的。”
      毫无疑问,金融危机是外资行在华尴尬地位的一管催化剂。
      除了自身在本国所受的累累创伤之外,这一年,外资银行在中国声誉大受损失。
      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中国曝出一系列央企在购买外资银行的产品时产生了巨额亏损事件,这些亏损产品主要集中在燃油保值和货币对冲方面。而在私人银行领域,大陆富豪们不少也损失严重,一些人甚至在媒体公开这些“血泪史”,使得很多人对外资银行的各种名目繁多的“服务”越来越警惕。
      “过去对外资银行有一种崇拜,这些名字都是全球最顶级的金融机构,一些央企是很以有外资银行的服务为自豪的。他们的确很专业,可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他们也骗人。”徐斌说,“现在哪个企业的领导都不敢拍板用外资行。相反,就回到国内银行,国内银行你要骗了我,我至少不害怕,因为我还可以去找你,有党委、有政府的。”“现在是一个特殊的时刻。”巴克莱银行私人银行部联席董事宋斐说。
      在经过了次贷风暴之后,全世界都在反思,要求让银行停止过度的创新,回归那些安全的业务,同时要加强监管。在这样的情形下,外资行的优势更加难以发挥。
      要知道,这些业务是外资银行在华开展的业务中最重要的一块,也是其利润最主要的来源。
      至于银行们传统的贷款业务,外资行们也在中国的4万亿刺激计划中倍感失落。因为那些优质的“铁公基”(铁路公路基础设施)项目,根本轮不到他们来插手。这一年,在中资银行新增贷款10万亿的盛宴中,外资银行总量仅为18亿的新增贷款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上,大家心里清楚,外资在这个市场作为配角是必然的。”宋斐认为。
      使用“中国武术”的“泰森”
      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框架下,外资银行来中国就好像泰森挑战李小龙,但只能用中国武术接招“整体来看,未来3-5年,外资银行的定位、市场占有率等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梁国威预测。他是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中国银行业主管合伙人,连续多年起草《外资银行在中国》调查报告。
      2006年12月份,根据WTO准入协议,中国向外资银行开放了人民币零售银行市场。
      在现阶段的中国,商业银行业务中最赚钱的依然是存贷差收益。工、建、中、交等四家大型上市银行已披露2009年年报显示,他们的净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70%或以上。
      但这恰恰是外资行在中国竞争的最大短板。在中国,外资银行提倡全能银行模式很难发挥优势。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框架下,外资银行来中国就好像泰森挑战李小龙,但只能用中国武术接招。
      “突出问题是他们的资金永远比较紧张。”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室主任曾刚说。国内银行增资有多种渠道。但外资银行增加资本金需要通过商务部、银监会甚至外管局的批准,这决定了外资行的增资非常缓慢。所以现在外资银行希望来中国上市,试图利用这个途径来解决问题。
      一边是增资受阻,而另一边,外资行却要面临资金压力。
      十余年来,外资行和监管者小心翼翼地试探对方,甚至彼此对望的眼神也微妙得如出一辙:“又爱又怕,欲罢不能”,他们的关系总是陷入这样矛盾和痛苦的轮回中。
      监管层希望为中国银行业“池塘”里中引入几条凶狠的“鲶鱼”,打破银行业的一潭死水,让鱼儿在自己家里学习。但管理层心中也始终绷着一根弦,在这个此前未曾开放的池塘里,自家的小鱼目前还得保护好,不能让那些强大的“鲶鱼”给吞了。
      在这些年里,中资银行通过不断的金融改革,尤其是上市等行动,不断进步。到现在,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四家银行中,中国就占了三席。
      “在中国内地,外资银行不可能取代中资银行的网络和服务,也不会与中资银行进行直接竞争。”作为中国最大外资银行——汇丰中国的行长,翁富泽曾这样表示。
      快钱难赚
      所谓的长远承诺意味着要支持持续的亏损,比如连续亏损5年,这在大多数外资银行母行眼里是无法忍受的。
      不过,梁国威始终认为外资银行在中国仍是大有可为。“虽然市场份额没有2000年进来时预想的那么好。但绝对数才是重点。”他说,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市场总量的爆炸式递增,大多数外资银行已经迎来了他们在中国市场的收获期。2002年9月底,外资银行在华的资产总额为477.97亿元,而到了2009年末这个数字已经递增至1.34万亿,翻了将近26倍。
      要想收获,必须要有远见。
      汇丰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在普华永道的16项银行业务同业排名中,汇丰银行占据了9项排名第一。
      “中国是汇丰集团新兴市场策略的重心。汇丰对中国有着长远的承诺,自145年前汇丰在香港和上海成立,在中国的业务从未间断。”汇丰相关发言人说。
      事实上,汇丰和中国政府的关系没有真正中断过,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港英政府和大陆当局的不少谈判就放在香港汇丰总部的大楼里。
      一位在汇丰中国耕耘多年的银行高管总结到,“汇丰在中国的成功完全是底子打得好,一旦他开始赚钱,就是全面盈利,这个市场上快钱赚不长。”
      这个观点也得到了不少外资银行从业人员的认可,所谓的长远承诺意味着要支持持续亏损的发生。比如,连续亏损5年,这在大多数外资银行母行眼里是无法忍受的。
      打国际牌
      “即使是工行,国际网络的建立也要很长时间,而花旗、汇丰等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都有分行,这是200年建立起来的,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赶上的。”
      谈到未来的竞争,梁国威和翁富泽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外资行未来的空间在于错位竞争。
      翁富泽说,“作为外资银行,我们能做的就是打国际牌,要有清晰的、有所侧重的业务模式,最大限度地发挥我们独特的竞争优势,为本地的金融市场提供互补。”
      以汇丰中国为例。在他看来,汇丰的优势是全球网络和规模,因此他要求汇丰致力于借助在全球88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8,000间分支机构,帮助国际企业进入中国,同时,协助中国的本地企业走出去进入国际市场。
      这与中国企业中兴起的海外并购趋势相应合。2010年一季度中国海外并购总额达到116亿美元,同比激增863%,刷新了单季增幅的历史纪录。
      中石化一位员工对本报记者表示,企业越走向国际越愿意在本土和外资银行建立关系,因为他们海外的服务需要外资行,即使是像工行这样的中资行,国际网络的建立可能要很长时间,而花旗、汇丰等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都有分行,这是200年来建立起来的,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赶上的。
      在投行和财富管理这两块人均利润最高的银行业务中,外资行期待吃到蛋糕上的奶油部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西四大国有银行买断员工请愿(视频)
  • 中国银行董事长:国有银行不会再重蹈“大不良”老路
  • 驳中国建设银行关于贱卖国有银行的辩护/张宏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