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综报:浙江、江西、广东等地发生地陷严重灾情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4日 转载)
    

襄阳发生地陷灾情 深五米长七十多米
    
    湖北日报消息 记者昨从襄阳区了解到,该区东津镇三合村近日发生一起地陷灾情,部分村民住房出现危险。襄阳区采取紧急排险措施,17 户受到严重影响的村民安全转移。6月14日凌晨,三合村突然发生地陷:最深处达5米,长70多米,宽10米,离住户房屋最近处5米。经地质勘探部门初步查明,地陷原因是由于该处地质岩溶突然垂直塌陷造成,该岩溶塌陷为一直径约50米的圆形,面积1962.5平方米。
    
    昨日凌晨,记者在现场看到,除村民住房开裂下沉外,村中的道路也出现明显下陷倾斜。目前,17户受到“地陷”影响严重的村民现已安全转移,并得到了妥善安置。地质勘探部门和国土部门正在事发区进行24小时监控。

下水道塌方 番禺一工人活埋
    
      信息时报讯 前日下午4时20分许,4名工人在番禺市桥市广路进行下水道挖掘施工时,下水道突然发生塌方,3名工人及时逃离,1 名工人被活埋。直至傍晚6时多,被埋工人才被解救出来,但是已经不治身亡。死者年仅20岁。
    
      两次塌方工人被活埋
    
      据施工队的周师傅介绍,遇难的工人来自湛江,今年20岁,未婚,工友们都叫他阿东。阿东所在的施工队负责市广路污水管道铺设工程,工程从去年 8月份就开始。两天前,施工队开始在市广路242号前路面挖掘沟渠铺设下水管道。前日挖掘出的下水道已经有七八米长、有半米宽。周师傅说,下水道有两三米深,他站在里面,1米7的个子举起手还摸不到顶。这样的深度钩机已经无法作业,要由工人爬到下水道里面继续进行深挖,然后用桶将泥土送上来。
    
      前日下午4时多,阿东和另外3名工人走进沟渠内挖掘。不到5分钟,下水道东侧突然发生塌方,站在旁边的两名工人被砸倒然后被填埋,“阿东整个人都被压住,只能看到头发,另一名工人大腿被黄泥覆盖,急得大声呼救。”另一端两名工人赶紧逃出下水道。几人慌忙将双腿被困住的工人拉上来。大家刚想下去救阿东,没想到第二次塌方发生了,这次塌方将阿东彻底掩埋。
    
      工友们用手挖了20多分钟,终于将阿东颈部以上的泥土刨开。此时,阿东耳朵和嘴里不断流血,身体虚弱,已经说不出话。120到场后为阿东打点滴和输氧。傍晚6时20分,消防员终于将阿东挖出来。“那时候,阿东嘴巴张着,手部和脸部肌肉还在抽搐,我扶着他,他还有心跳。”周师傅说。
    
      不久,经120医护人员证实,阿东宣告不治。
    
      延误报警错失抢救时机
    
      工人们怀疑阿东是在塌方时就被砸成重伤内出血,又因为长时间被掩埋得不到救治导致身亡。
    
      昨日中午记者回访现场,出事下水道路段已经用铁皮围蔽起来。记者看到,塌陷土方有五六立方米。旁边还摆放着两个装水果的塑料袋,是工友们拜祭阿东留下的。
    
      记者获悉,事发后安监部门到场调查,昨日工地停工一天。周师傅说施工队属于市政部门,“事发后施工队两个班长整天盯着我们,要我们别到处乱说。”昨日记者在现场未见到工地负责人。
    
    
      目击者和工人认为消防车晚到延误了抢救伤者的时间。“市桥中队离现场不到两三公里,走路都不用半小时,但消防车1小时后才到,延误了救援时间。”昨日下午,市桥中队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消防部门下午4时44分才接到报警电话,由于路上堵车花了将近20分钟才赶到现场。他在现场了解到,工人是在自救20分钟后无果才报警求援,而此时已经错过最佳救援时间。消防员到场时被埋工人已经处于休克状态,生命体征微弱,医生称伤者点滴已经打不进去。由于工人埋得太深,下半身血液无法循环,脸色由苍白变成淤黑,生还希望渺茫,但又不能将其硬拉出来。救援人员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工人救出,后经现场120证实已死亡。
    

莆田涵江后洋村地陷 四合院突陷3米大坑
    
    海峡都市报6月24日讯 这几天,家住莆田涵江区后洋村一四合院的十几户村民,晚上一下雨就不敢睡觉。由于院中一口百年古井周围出现了一个“大坑”,而且越来越大,其直径从发现时约80厘米扩大到约3米,村民们担心再这样下去会把他们的房子也“吞”掉。
    
      
    
综报:浙江、江西、广东等地发生地陷严重灾情

    
    
    目前,后洋村所在的国欢镇已派人到现场查看情况,正拟解决措施。
    
      
    记者昨日在发现“大坑”的四合院看到,这个坑位于院内古井的四周,对古井呈环绕状,坑的直径约3米,坑中有不少泥土和陷落的砖块,坑的最深处积满了水,一位村民将一根长约6米的竹竿插进坑的最深处,竹竿仅留30厘米露出水面。离坑最近的一户人家,大门紧锁,门前的走廊部分也已塌陷。
    

地陷频现昭示腐败建设疯狂
    
     最近地球像一个空心球一样四处出现“窟窿”。一个个直径从几米到几十米不等的诡异巨坑接二连三地出现:4月27日凌晨,四川宜宾市长宁县硐底镇红旗村、石垭村陆续发生岩溶塌陷地质灾害,共形成27个塌陷坑。 5月30日,危地马拉街头出现一个约60米深的巨坑;6月4日,浙江衢州高速公路出现直径8米、深度 10米的大坑;6月4日,江西南昌市一处路面突然塌陷。同样是在6月,广西来宾良江镇吉利村的大山头下又塌陷形成了4个大坑……这些突如其来的现象,令不少网友联想起了电影《2012》里的“登船”一幕。不过,记者了解到,这些频繁出现的“天坑”其实属于地质现象,专家认为起因与这些地区前期干旱有关。
    
    巨坑出现多与干旱天气有关
    
     继4月四川宜宾突现27个“天坑”后,浙江、江西、广东等地也发生地面塌陷为坑洞的情况。6 月3日,广西来宾市良江镇吉利村的大山头下又塌陷形成了4个大坑。距离村子最近的一个大坑直径有七八十米,深度有二三十米。巨坑出现的地方,大多在我国西南部出现大旱的地区附近,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对此,南京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周会群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地下的构成除了泥土和石块之外,还有不可或缺的地下水。水虽然处于流动状态,但在地下却能帮助泥石保持平衡,如果一个地区的地下水在短时间内大量蒸发,就会导致地面失去下方的支撑而出现坍塌的结果。
    
     专家认为,从去年秋季至今年春季,近半年的干旱在某种程度上对“天坑”的形成有促进作用。
    
     专家同时指出,根据地质学的定义,网络广为流传的“天坑”有点夸张,更确切的说法是地面塌陷。真正的“天坑”,是指具有巨大容积,陡峭而圈闭的碳酸盐岩层壁,通俗地说这是一种大“石头坑”。真正“天坑”的平均直径与深度均在100米以上,有的达到数百米,它是一种特大型喀斯特地形。
    
    “天坑”零散出现与地震无关
    
     不光是乡村及郊外,繁华城市也会出现天坑。今年5月30日,危地马拉的市区交叉路口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深约60米、直径约为20米的巨坑。
    
     在不少网友看来,这些“天坑”的出现,会不会是地震的先兆?
    
     对此专家指出,若“天坑”与地震运动有关,那么其分布应有较强的方向性,而且应当和地震同时发生或发现在地震之后。可是现在的“天坑”分布很零散,当地也无地震现象,这就无法为“‘天坑’是地震造成”说法提供有效的证据。此外,危地马拉的专家也认为,当地出现的“天坑”与地质构造改变毫无关系,很可能是水流冲刷侵蚀所致。
    
     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地质学家格乌泽也认为,能够导致水流入地下土壤的任何因素都能加速陷坑形成。在很多城市,下水道、光缆等公共基础设施埋入填满松散料的沟槽内,这些充填料会随时间推移被最终冲走。“‘天坑’的出现提醒人们要注意保护地下水资源,不能过度开采。”地质专家表示,除了过度抽取地下水,过度开采煤矿等行为也会造成地面沉降,此外,如果对地质了解程度不够,不恰当地开挖地下隧道、地下铁等做法也会造成“天坑”现象。
    

山体滑坡地表塌陷都因破坏环境
    
    【中国产经新闻报】笔者家乡广西梧州每当夏季汛期便知名度大增。这不,连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都于6月20日亲赴梧州视察洪灾,这在解放以来还是头一回,足见洪涝之猛如虎。其实,洪灾在我老家年年发,今年并非最重的。之所以惊动总理,主要发生了许多“想不到”的事情,想不到会发生那么多山体滑坡,想不到一场洪水死那么多人,还想不到洪涝期间竟有多座水库无人值守……
    
    为此,新华社专门发表评论《防汛救灾岂能如此“想不到”》,尖锐地批评当地干部许多“想不到”的思维方式,致使基层政府对许多地方没有做好预防和撤离工作,最终酿成惨剧。强调有关部门必须克服麻痹侥幸心理,对一些看似“没有危险”的地方也要做到人盯人,进行拉网式排查,确保群众及时安全转移。
    
    新华社评论具有很大权威性,批评与提出要求也是正确的。但文章认为发生如此灾害而“没想到”是因为当地干部麻痹侥幸,则有些偏颇。笔者土生土长于梧州,年年发大洪水,以至于整个珠江流域以梧州水位为标志,当地人早已习惯与洪水为伍。但一次洪水引发那么集中的山体滑坡,掩埋那么多人,多年以来的确没有出现过。梧州市区及所属的苍梧、岑溪等几个县,全部为丘陵山区,民居绝大部分依山而建,除了平地的确太少之外,本身就有躲避洪水的作用。如果在雨季汛期到来之前对地质隐患进行全面排查,几乎无法做到。即使排查出一些迹象,立即让群众进行大规模转移,任哪个领导也不敢拍这个板。
    
    地质灾害历来有很强的不可预测性,“没想到”的事情实在太多。远在北极边缘的冰岛火山突然爆发,事先没有想到;近在我国西部的玉树大地震,事先没有想到。如今,还有很多自然灾害不仅事先没想到,甚至过去从未见到。例如今年我国各地接连冒出的“天坑”,就是大家从未领略过的“奇观”:今年4月,四川宜宾先后出现28个天坑;此后,浙江、湖南、江西、广东等地再次出现天坑;6月3日,广西来宾市良江镇因地陷形成4个大天坑,最大的堪比足球场;6月8日,成都市主城区成华街人行道突然塌陷,民众掉进3米深的坑洞;6月16日,南京夫子庙路口因塌陷露出长宽各两米、深三米的大坑……这些天坑的频频出现,事先有谁想到了呢?恐怕没有一个人。
    
    许多“没想到”的灾害频发,迫切需要有人事先想到。但能想到的不应该是那些基层乡镇长、水库看管员,而在更高层面的决策者。洪水导致的山体滑坡也好,地表塌陷导致的天坑也好,归根结底都是人类对大自然疯狂破坏与掠夺的结果。如果我们稍微回顾近十年来中国出现的天灾人祸,一定会十分惊诧:疫情、旱灾、洪涝、冰雪、地震、沙暴、虫灾、赤潮、矿难、塌方等等,层出不穷,损失惨重。可以说,中国历史上从没有、当今世界也没有一个国家遭受了如此广泛、频率如此之高的灾祸。而每一次自然灾害的出现,我们总是以“百年一遇”将责任推给老天爷;每一个祸难的发生,总伴以新一轮整顿高潮来显示决心。可根子上,依然难以遏制一下大干快上的政绩驱动,难以收敛一点吞噬大自然的胃口,无法倾听一些就在眼前的灾难警告。灾难过后,只有欢呼胜利的赞歌,信誓旦旦的决心,却看不到防患于未然的根本性措施,甚至连举一反一都做不到。面对大自然已经开始的全面性报复,最为麻痹和抱侥幸心理的人,确实该好好找一找,但绝不是将几个基层干部问责了事。
    
    中国自古相信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人的所作所为必须遵循天意,否则上天就会降下灾祸,以此警示世人。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一直在验证着这一点。而近年频发的灾害已经不是警示,而是惩罚了。如果我们依然抱着“我死以后管他洪水滔天”的态度与大自然对抗,可以肯定,以后“想不到”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综报:请看各地发来的有关楼塌地陷报道(图)
  • 内涝、天坑、地陷、裂缝、楼歪歪——综合新闻(图)
  • 广西云南等地开始进行地陷的监测和预警尝试
  • 综报:可怕的地陷 豪宅恐变危楼
  • 广西检察长张少康看望来宾地陷受灾群众
  • 天灾人祸:“天坑、地陷、楼裂裂”综合(图)
  • 广州多地区地面出现沉降和塌陷地陷史无前例
  • 天灾人祸?“塌陷、地陷、天坑、裂缝”综合(图)
  • 湖南宁乡多处地陷 最大直径达80多米(图)
  • 广西地陷 一条手机短信救出45名工人
  • “天坑”、地陷综合新闻(图)
  • 广西来宾地陷或波及南柳高速公路
  • “天坑”、地陷、裂缝等综合新闻(图)
  • 广西来宾地陷面积继续扩大 暴雨后发生轻微地震
  • 华北地陷危险 沧州联合监测
  • 北京调查地陷致二层小楼坠入深坑事件
  • 鄂州地陷“吞”下两树
  • 四川突发地陷 7天现26“天坑”最大直径40米(图)
  • 湖北黄石居民楼突发地陷倾斜 居民连夜撤离
  • 乱挖地铁 城市难免地陷/赵晓
  • 地陷质问中国发展模式/王伟
  • 北京当局强造楼 天塌地陷顾眼下/余钟夫
  • 杭州地陷事故冷却四万亿亢奋/周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