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建设兵团的困境/熊景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4日 转载)
    
      沙漠母亲之河面临危机
     (博讯 boxun.com)

      天山水顺三条支流注入塔里木河,河水波光晃动,无声无息,在终年不见一滴雨,一片雪花的戈壁中流过,全赖夏季河水泛澜,养育了河道两侧的植物。塔里木河没有固定的河道,飘摆在平坦的荒漠之中,所到之处,顷刻间为久旱的大地带来生机,把枯黄的天地染绿,孕育着无数生命。黄羊、野骆驼、狐狸、野兔、野鸭跟随塔里木河迁南迁北。逐水草而居的维吾尔族牧民称塔里木河做母亲河,塔河不仅象征着生命,河流域的人、动植物都靠塔里木河为生。而今,沿河岸"一望草河,牛羊成群,村舍连绵"的绿州,连同丝绸之路,都成了令人叹息的历史记载。自70年代后期,这条中国最长的内陆河,已由1,300多公里萎缩到900 多公里。如果上游及支游各级地方政府的开垦计划全部完成,塔里木河中游也将枯干。新疆最大的淡水湖博尔斯腾湖因焉耆盆地大量开垦,矿化度越来越高,有可能变成咸水湖。丝绸之路断绝,罗布泊湖干涸,繁华的楼兰城消失都是今天考古学者、探险家渴望解开之谜;如今河川干涸在眼前发生,一点也不神秘。大自然最后的惩罚到来之前,人们仍然朝着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路上走下去。
    
      对塔里木河及博尔斯腾湖面临的危机,新疆及中央的传媒报道过,人大代表政协代表视察过;十多年来有关的研究计划耗资无数,研究报告可用箩装。但博湖水质照样无情地恶化,塔里木河下游仍然一年比一年缺水。新疆推行"一黑一白"的发展战略,开垦土地种棉花,开采石油,土地开垦给地方财政带来的短期利益及个别官员直接的好处,令人漠视可能引发的环境灾难。世行贷款项目开垦土地可行性研究需要的盐水平衡报告,闻说曾在地方官员的要求下改动数字。1999 年,国家政策已要求稳定棉田面积,但开荒仍未停止;由于有人因种棉亏本而撂荒,棉花播种总面积不变,同时开荒与撂荒对土地沙漠化的影响在数字上看不出来。此外,所有研究报告提出的对策都避而不谈塔里木河最主要的用水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因为这是中央"定了调",在当地十分敏感的问题。
    
      世界银行对新疆的贷款项目协助成立了塔里木河管理局,制定法令来协调用水。塔河用水区跨越地州,牵涉无数县、乡、镇、村落,还有几十个生产建设兵团农场。没有人相信管理局可以凌驾比他级别高的地方政府及兵团,控制土地开发,灌溉用水。塔里木河下游单是尉犁县内的90万平方公里胡杨,已经有60万平方公里死去,或剩下一点点活枝叶。远远看去这一棵棵上百年或几百年的老树枝枒伸展,等待着春天;甚实因为河道干枯,地下水地位下降,胡杨硬朗而顽强地活了十来年,终于一截一截地枯死。传说胡杨树寿命300年,死后挺立300年,倒下不腐300年。而30年不见水的那些树已一棵棵倒下。今天灌一次水还有救活的希望,再等几年以胡扬为骨干的荒漠草原、湿地,沿塔里木河形成的绿色走廊便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令塔里拉玛于与库姆塔格两大沙漠合拢,对生态环境将发生的影响非今天可以预料。
    
      生产建设兵团今非昔比
    
      50年代初在新疆以垦边为目的设立生产建设兵团如今性质已变。当代的屯垦战士已经老迈,他们的子女大都受教育而转入其它行业,不再务农。体制改革后兵团需要自负盈亏,还须向地方交税,虽然中央近10年来每年给兵团拨款10亿元左右,到1998年,兵团的总资产457亿之中,只有净资产67亿,负债390亿,其中200亿元是银行贷款,一年须支付利息20来亿。为了养活庞大的退休人口,兵团只得到四川、甘肃、河南等地招募农民来耕地。兵团对农工之剥削十分惊人,一般都须缴纳收成的一半以上。兵团的运作相当于国营企业,秉承了国企的各种弊病,处景堪虞。
    
      兵团是几代人难苦创业的结果,在沙漠中开辟出一块块人造绿洲,养育了一、两百万人口。而今人们对人与大自然的关系进一步认识,才看到改进了某一点上的生态,可能破坏更大面积的生态平衡。兵团用低效益的农业来养活退休、管理人员,因此需要招募更多民工,需要开更多地,同时造成对生态的更大破坏。
    
      团场为防止农工闹事成立保安队,加强内部控制,难以想象可以依靠已退休的"垦边战士"或近年迁来的外地民工担负稳定边疆的作用。兵团经济与地方经济分而治之弊端重重,"兵"、"地"的矛盾在市场经济下更为突出。兵团基本上是汉族,故双方的矛盾自然加深民族情绪。在市场经济成走向后的今天,令人怀疑兵团是否仍可发挥预期的功能。
    
      塔河下游生产建设兵团的困境
    
      处于塔里木河下游的六个团场,近5万多人,40多万亩耕地。沿河开垦令来到下游河水少了,六十年代流到下游的水12.3亿立方,七十年代6.7 亿方,到93年只剩下1.2亿方了。所到的水蓄在兵团所建的14平方公里的大西海水库内。1982年以后水库的水仅够供兵团灌溉,不再往下送水,造成下游 300多里河道断流。之后水量更小,塔河的水已不够,兵团又修建水道引来孔雀河的水,再引起孔雀河一带草地、湿地消失的问题。
    
      河水从上游流到这里,一路蒸发了90%;换言之,上游10亿立方水到此只剩下一亿立方。加上来水季节并非用水季节,大西海水库中宝贵的水大量蒸发在沙漠中。新疆不缺地,只缺水。从用水的角度看,选择塔河下游开垦种农作物极不划算。
    
      虽然兵团棉花产量比较高,但一斤棉花在这里的收购价比外面低约15%。因为距最近的交通要道库尔勒市200多公里,而且路况极差,沙漠中的道路维修费高,运输费用昂贵令棉花或任何一种需要运送出去销售的农作物的生产成本大大增加。灌溉工程,食水工程的兴建与维修,是兵团另一项沉重负担。事实上农二师1997年虽比96年增加了近18%的棉花种植面积,总产量却下降11.4%,近两年棉价大幅下滑,种棉已无利润可言。
    
      从事耕作的农工绝大部份是过去十多年间从四川等地迁来的农民,农工一家人包30至40亩地,只能耕兵团指定的作物,按集体农庄的方式运作,收获交兵团,这些年来主要种棉花,从当地出版的年鉴可以看到,兵团的效益不好。兵团的形成有其历史原因,就此地团场而言,用极高昂的有形(物质)与无形(生态)的代价,在这里生产目前市场过剩的产品。兵团的30多万亩土地目前耗水每年两亿立方,兵团每人拥有的土地,超过本县农民人均耕地一倍以上。通常一个农工要养活一名以上退休人员(不包括自己的家人)。退休员工的月工资约七、八百至一千以上,超过农工收入。农民工不满被严重剥削,怀疑管理人员贪污。无论有没有管理上的问题,在生态如此恶劣的沙漠当中用低率益的农业维持大量退休者,势必让农场陷入困境。
    
      压缩兵团耕地,拯救绿色走廊
    
      农二师的这几个团场被称为绿色走廊的桥头堡、卫士,如果让他们真的担负起这个角色,免收税费,整顿农场的管理,建设自给自足的生态农场,绿色走廊或有希望。
    
      假若推行体制改革,上级不再对这些农场下达种棉指标,按农场的收入情况量入而出,调整目前退休人员的工资,分给他们少量土地,鼓励有劳动力者发展副业。农场不可以再招聘农工,将人均耕地压缩,让农户效仿普通农民实行生产负责制;利用农场技术、机械等等优势去提高效率。假若耕地减少一半,只种粮食、蔬菜等作物维持自给。每年仅这四个团场便可以省出不止一亿方水去养活下游的胡杨林及草场。
    
      赞同从调整兵团耕地面积入手抢救绿色走廊的当地官员,不敢去碰如此政治敏感的问题,即便敢言,也不可能越过地区政府去上告。身处绿色走廊的兵团负责人则认为就连上游需要防洪的丰水年,水也来不到下游,问题出在上游。在塔里木河流域管理规划达成协议,认真执行并显出效果之前,看来压缩下游耕地面积是目前唯一可立即拯救胡杨林及绿色走廊的措施。
    
      新疆是否需要再扩大耕地
    
      1920年中期,苏联决定将中亚地区发展为棉花生产基地。中亚像新疆一样干旱,适于种棉花,而且水、土条件都优于新疆。当年在沿两条注入咸海的达亚河流域大量开垦土地。一时间棉花带来可观的收益,当地政府和农民称之为"白色的金子"。到60年代,恶果开始显示,咸海逐年缩小。当初世界第四大湖如今干掉80%,地下水位上升,土地盐碱化;棉花产量下降到约每公顷2吨,比以色列的棉花单产低1/3(但仍高于新疆的平均单产约1/3)。目前沙漠风暴等环境问题直接威协3千多万该地居民的生存。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正设法挽救这场人为环境灾难。仅仅是改善食用水的质量及解决农田进一步咸化的问题,预计 2002年前需花6亿美元。咸海恢复旧观,渔业振兴,已不可能。
    
      全国棉花已严重供过于求,98/99年度棉花总资源够供应两年。90年代初期,新疆政府决定每年开垦100万耕地种棉花。至1998年上半年,新疆棉花积压了30多万吨。新疆本地90%纺织企业亏损,向外运棉成本不低。虽然中央将棉花出口配额优先照顾新疆,但国内棉花的价现在还高于国际价格。新疆的粮食生产也超过本地市场需要,世行塔里木盆地二期贷款计划资助开垦耕地,理由是新疆到2000年需要80亿公斤粮食。事实上新疆的粮食产量在1997 年便已达到82.5亿斤,比1978年增加了123%。1985年到1997年新疆共有剩余粮食43亿公斤,平均每年剩余4亿斤,97年底新疆区内储粮已是1984年的3.3倍,新疆每年向外省调出1.18亿公斤粮,因运输费用高,中央必须另外补助向新疆买粮的省份。待中国加入WTO以后,剩余的小麦更无出路。
    
      新疆本地粮、棉供求的现状均表明新疆不应再扩大耕地,浪费宝贵的水,破坏本地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因为改良灌溉系统是长远投资,土地围垦则立即带来地方财政收益,彰显地方官员的政绩,造成禁而不止的局面。新疆的水资源并未善用,而在土与水的关系中,必须先待节水灌溉显出实效,有了多余的水,保障生态用水,后开地。从长远计,整个新疆地区都应重新审视耕地扩大的计划,作出调整,退耕还草。
    
      注:该文是去年春从新疆回来有感而发,但未发表。听说本地的改革又变了,现在每年要退耕一百万亩,抵销过去几年每年新开垦的一百万亩。谢天谢地。可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易人(图)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故事:狼就是有把柄你也惹不得/石涯波
  • 极其丑恶:新疆建设兵团的一个团长夫人都能这么牛!(图)
  • 津沪两市逾千原新疆建设兵团人员示威请愿/RFA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高级法院一个案子三项大罪/李小成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对黄晓敏的处分决定照片(图)
  • 毛主席的生产建设兵团添实新疆/牟丽萍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干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郑胜伟
  • 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造反派、保皇派的部分史实/黄河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