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王立家哈尔滨看守所感冒死调查:公安干警违法办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公安干警违法办案 无辜者死在看守所

    博讯记者 红彩
     2010年5月27日中午家住哈尔滨市平房区新镇平乐村农民王立家在家中被闯进几名公安人员强行带走,经了解他们是平房公安分局的,抓人的理由王立家涉嫌诈骗,随后他们又异地羁押,将王立家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给王立家起了一个假的名字(王平),20天后该人却无辜死在看守所内。
     原来在2009年初,平房区在征用农民土地时,在补偿合理的情况下,王立家将自己的林地出让给当地政府。令王立家没有想到的是一年之后平房公安分局个别领导认为他家补偿款过高,以涉嫌造假骗取国家补偿款为名强行将王立家刑事拘留,关押20天之后也没有批捕,在没有任何理由,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超期羁押,直到2010年6月17日,家属得到通知,王立家死在双城市看守所。当他的亲人赶到看守所时,亲眼目睹王立家满身伤痕,尸检中发现其左顶部骨膜下血肿、头皮表面已无痕迹:腋下淤血、胸部有环形印迹。当家属向看守所所长肖继田质疑时,他告诉家属死者死于感冒发烧,家属认为死者死的不明不白,综上述行为认为王立家死于刑讯逼供。事后公安局相关领导找到死者家属,要求赔偿进行私了,但遭到家属的拒绝,当死者的姐姐到平房公安局讨要说法时,遭到公安局的殴打(有图片为证),其家属跪求平房公安局相关领导,希望为死者作尸检,公证处理此事。据了解平房区今年作为一个市区改造试点,需要征用大量的土地,而平房公安分局认为有利可图,强行介入拆迁一事,挨家挨户进行劝说农民,在补偿协议书中签字,他们每动员成一户农民在补偿协议中签字,干警将获得1——2万元的奖励,在这种政策的鼓励下,个别干警作出一系列的违法行为(有据可查)王立家就是其中的一例,无奈的农民在他们这种强迫之下,被迫签字,否则将面临着牢狱之灾。
    
     据相关人士调查此事,他们所强迁的土地属农民纯耕地,而他们向上级部门报请的是盐碱地,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对上述问题死者家属恳请有关介入调查,将相关违法人员绳之以法,还死者一个公道,以示法律的公正。
    
    记者调查 2010年6月23日
    
    以下是死者家属的控告:
    
冤、冤、冤

    控告人:王国鹏 男 1982年9月13日出生 现住哈尔滨市平房区 手机:13936494822
    控告人王国鹏系被害人王立家之子,因被害人无犯罪事实却被平房区公安局非法立案侦查,在超期羁押期间,死于双城看守所,控告人认为,办案机关存在严重违法犯罪行为,现提出控告。
    案情简介
    王立家,男,57岁,是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新镇平乐村村民,以种地养牛为生,在国家第二轮全国土地承包中共承包村集体土地15亩农田。1993年经省人大批准确定:平房区平新镇平乐村江南中环路南侧延伸50米内土地种植林带,由村里向农民发包、种植林木,王立家共承包8.3亩林地,并与村里签订承包合同*,承包期为30年。按哈尔滨市里、平房区政府的要求:种植林木并要确保林木的85%以上的成活率。1993年王立家承包这块林地并开始在这块承包地先后种植了各种果树、果树苗、树苗等。王立家是一位朴实、勤劳、能干的农民,这块承包地的林地是20多户承包者中树木长势最好的一块。
    2007年哈尔滨市经济开发区因经济发展需要,对江南中环路进行扩宽改造,由负责开发的合力公司向平乐村征地,平房区下发了停耕通知,王立家按照要求停止了承包林地的耕种。2008年9月合力公司组织平房区农林水务局、哈尔滨市检察院、平房区监察局、平房区公证处、林业专家顾问、村镇领导等相关人员对需要征用的20多户村民承包的林地进行勘察、验收,并在验收单上签字,2009年春按照国家规定及相关法律文件,由村里留存的除外,开发区合力公司支付王立家应得的林地补偿款,数目不详。
    2009年8月,哈尔滨市政府确定了“南拓”的发展规划,将平房区平新镇平乐村等4个村屯农田确定为首批需要征地范围,征用农民耕地,平房区政府具体负责向农民征地,因政府按盐碱地的标准给农民补偿,绝大多数农民认为给的补偿款太低,所以不愿意签补偿协议。这时平房区政府开始采取各种措施要求被征地农民立即签协议,平房公安局对在2008年合力公司已经征完林地、补偿款已经发放完半年的20多户林地承包村民轮番询问、羁押、把“诈骗罪”的帽子强行扣在这些林地承包农户头上,以达到政府违规征用农田的目的。在2009年5月至2010年 5月间哈尔滨市公安局平房分局先后共传唤、询问、拘押了20多位农民,造成很多村民有家不敢回、有冤无处申的局面。
    2010年5月27日上午10:30分自称平房公安分局的3名警察到王立家家里说要了解情况,把王立家带走。当天下午家属了解到王立家被带到平房公安分局经济侦查大队,当天王立家一直在平房公安局,第二天(28日)上午家属到平房公安局问询时平房公安分局吴琼说不能放人,上午10:30 警察吴琼告诉家属说王立家被刑事拘留了。当时在平房公安局没给任何书面通知及拘留证,家属要求给拘留证,警察吴琼说办案人不在、未签字为由拒绝给拘留证,直到5月31日上午9时家属才拿到拘留证。拘留证上以涉嫌“诈骗罪”拘留王立家,羁押在平房看守所,拘押时间为2010年5月28日9时,办案人:邵航 张岩峰(两个办案人的签名字体竟然一致)。此后家属到平房看守所送过2次衣物,要求办案人尽快侦破、还王立家清白,办案警察均说正在侦查,而且每次见家属的都是一个自称是办案人的叫吴琼的警察(与拘留证上办案人不符),平房分局也没有任何警察向家属说明换过办案人。
    2010年6月8日上午当家属再次来到平房看守所送衣物时,看守所警察说王立家已经不在这里了,家属又到平房公安局询问吴琼时,他说王立家异地拘押了,拒绝告诉家属羁押地点、原因,说王立家的身体状态现在很好,不需要家属担心,以后家属多次要求知道王立家的异地羁押地点、原因等平房公安局均拒绝回答。
    6月17日上午10:40平房分局吴琼通知家属说王立家在哈尔滨市双城看守所死亡,家属11:30赶到看守所,看守所给的解释是王平今晨7:50因“感冒”死亡,家属才知这个“王平”就是王立家在异地拘押的假名字,直到下午15时40分左右,家属才看到死者尸体,发现尸体瘦黄,前胸部有环形瘀斑。家属反复追问双城看守所所长王立家的死因,他均说“感冒发烧死的”。家属认为这种解释很荒唐,王立家原来身体健康,一个健康的活人怎么能因感冒发烧在7小时内死亡呢?。
    6月18日哈尔滨公安局法医,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哈尔滨市检察院法医联合进行尸检。家属在场,发现王立家身体上有多处异常。前胸部有两处拳头大的瘀斑;左头顶部头皮下淤血,左肘部淤血;双侧腋窝下淤血有勒痕。
    6月19日死者的几位女性亲人到平房分局找办案人及领导了解情况,询问死者在押期间是否受到办案人殴打?为什么死者被拘押20多天了不逮捕、不释放?为什么异地拘押后不告诉家属拘押地点?为什么人被平房公安局警察带走20天后在双城的看守所见到的是一具死尸了?为什么从王立家被带走开始到尸检时没有一位平房公安局的领导出面公开对家属进行安抚解释?当家属刚进入平房公安分局大门口,冲出6、7名警察,将六、七十岁的死者姐姐拖拽进公安局楼内,楼内有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将后续到来的5位女性家属强行拖拽进不同屋内,进行恐吓、威逼,以“拘留”、“找单位领导来”等手段恐吓家属不要再来分局,不要上访。
    
    控告请求
    
    一、 请求追究平房区区委书记刘新滥用职权的刑事责任。
    二、 请求追究平房区公安局办案人员和主管领导的徇私枉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刑事责任。
    三、 请求追究双城公安局及看守所涉案干警的玩忽职守的刑事责任。
    事实和理由
    一 、相关领导滥用职权
    哈尔滨市平房区区委书记刘新以市委提出的“北跃、南拓、中兴、强县”指示为借口,亲自挂帅主抓土地动迁。他和开发商相互勾结、欺压百姓,是典型的巧立名目粉饰太平的“政绩工程”,刘新当官不是为民作主、不是造福一方百姓,而是一心讨好新上任的哈尔滨市委书记盖如银。相信盖书记不会让这等党内败类违法拆迁,更不会让他们草菅人命。明显是平房区委主要领导拉大旗扯虎皮。在刘新一手策划、一手指挥下,由于公安机关错误执行不仅酿成了“当代农民奇冤命案”!更给社会的和谐稳定埋下了隐患、给党和国家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抹黑!这样的干部及其相关机构人员必须按着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领导干部惩处条例和公安机关警察处分条例承担责任,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承担刑事责任。
    二、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已经构成了知法犯法、徇私枉法罪。
     本案是一起动迁补偿纠纷,动迁人是“哈尔滨开发区合力基础设施发展有限公司”。动迁发生在2007年,到2009年实施“北跃、南拓、中兴、强县”战略时已经达成补偿协议并且补偿款已发放,如果存在多补,也是民事纠纷,应当通过法院诉讼解决,况且当时堪查地上附物时都有动迁人、政府和相关部门的人员签字。
    王立家没有犯罪事实,按着《刑事诉讼法》根本不够立案条件,平房公安局违法立案,使无罪的人受追诉,已经构成徇私枉法罪。
    三、 程序违法、超期羁押。
    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对犯罪嫌疑人羁押了3—4
    天报批捕,需要延长的延长3—4天,流窜作案、结伙作案、重大犯罪的才可延长1个月。而本案不具备延长的条件,最长只能羁押15天,王立家5月28日9时到6月12日满15日就应该报捕,而公安机关违反法定程序没有报捕,程序明显违法,在超期羁押期间,也就是6月17日王立家死在双城市看守所。对超期羁押的最高法、最高检有明确的司法解释,对办案人员依法以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罪追究刑事责任。
    四、 死因不明、涉嫌刑讯逼供。
    王立家死后,尸检中发现其头部左顶部骨膜下血肿、
    头批表面已无痕迹;腋下淤血、胸部有环形印迹。王立家在二十天的关押期间究竟遭受到了什么?
    王立家原本关押在平房区看守所,怎么会死在双城市看守所?其异地关押,还使用了假名“王平”。我国现已严格规定不许异地关押,犯罪嫌疑人在押期间禁止使用假名,这些法律规定,为什么在哈尔滨市平房区公安局屡屡受用,难道这里不用遵守中国法律吗?从王立家有病、到其死亡不止一天的时间,看守所先是自行给了点“安乃近”,在其不行时才送去医院。死亡三个小时后才通知家属!家属到达后5个小时才让看尸体!这中间的时间平房公安局和双城看守究竟在做什么????
    综上,政府和公安机关不应干涉插手土地动迁经济纠纷,更不该充当动迁人保护伞,使被动迁人在高压下屈从。欺压农民、滥用职权、违法办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虐待羁押人员致死,本案可谓惊天动地、触目惊心、令闻者心惊胆寒!
     在全国政法界整顿看守所管理,严禁刑讯逼供的政法环境下,仍然逆风而上,这是何等的猖狂?
    冤魂在天难以离去,被拆迁的农民和即将拆迁的农民怨气在心,敢怒不敢言,这是我们需要的和谐社会吗?恳请有关部门领导看到此状督办本案,使农民王立家冤案早日昭雪;使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控告人:王立家之子王国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6/2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哈尔滨看守所在押犯身亡 警方称死于感冒
  • 哈尔滨看守所男子身亡称因感冒 有勒痕淤血
  • 哈尔滨看守所在押嫌犯身亡 警方称感冒发烧致死
  • 刘巍北海普法之一:北海第二看守所普法
  • “风暴眼”中的看守所为何雷打不动(图)
  • 男子在看守所被捆成“虾米”后死亡
  • 男子在看守所被“虾米”死 惨不忍睹(图)
  • 河南一看守所副所长强奸女犯人 将其提前释放
  • 浙江温岭原局长看守所死亡 家属抬尸堵塞交通
  • 厂长的妻子吴道兰在广州看守所猝死/马少华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在看守所绝食生命垂危
  • 杨立才被关看守所、吴玉仁外籍夫人派出所要人
  • 陕西看守所酷刑日志曝光 医生打聋其耳(图)
  • 河北承德看守所一在押人员突然晕倒 抢救无效死亡
  • 河北看守所嫌犯如厕晕倒死亡 身有伤耳有血
  • 男子看守所意外死亡 家属发现异常拍照被打
  • 河南一农民被疑杀人关看守所5年未判决
  • 南京看守所5小时转移千名在押人员 直升机警戒
  • 福州看守所躲猫猫死者温龙辉家属被要求先签协议再赔偿
  • 陕西神木看守所内的酷刑日志/刘虎(图)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监狱看守所为何又现“摔倒死” 公理何存?/刘志权
  • “风暴眼”中的看守所为何雷打不动(图)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在押人员看守所“摔死”:被权力变身掩蔽的公众视觉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摔跤死’来了!看守所的神话大片更新可真快!
  • “看守所疑云”掩盖了多少真相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真实感受在看守所的5个月
  • 真假胡斌案:杭州市看守所,你为何保持沉默?
  • 肖川:胡斌撞人后可能连看守所都进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