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伊利夏提:中共——恐怖主义的根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2日 来稿)
    
    作者:伊利夏提
     (博讯 boxun.com)

     近几个月,中国不断传来幼儿园遭恐怖袭击的消息。世界上最无辜,最天真,也是最柔弱的孩子被残杀,被当人质,最小的才三岁。这消息令人恐怖,令人担心,令人不寒而栗,更令人深思。因为我也是父亲,我也有孩子。
     不管有多么大的冤屈,受了多少的折磨。任何人,绝对无权将刀子举向无辜的孩子,这是十恶不赦的罪。是典型的恐怖犯罪,是极端恐怖主义。对罪犯千刀万剐也无法抚慰失去孩子父母的心。
     这些杀人者都是中年人,且都无犯罪前科。中共喉舌媒体的解释一概是精神失常。但据可靠消息,这些人自己是中共恐怖暴力统治的受害者,是社会不公的受害者。这些人在自己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在对中共政府的公正性彻底失望后,在绝望中,将其罪恶的刀举向了比自己还弱的孩子们。
     这些人是彻底的胆小鬼,他们不敢和迫害自己的中共邪恶势力斗争,不敢为自由、公平、正义去斗争,去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不敢面对中共强权,不敢面对中共贪官污吏,而是选择弱者,制造惨案悲剧,制造恐怖。
     这些人不敢直面血淋淋的现实,不敢直面惨淡的人生,而是通过残杀比自己弱的孩子的方式,将自己的痛苦转嫁到孩子的父母。让最无辜的,社会最底层的人们继续他们的痛苦。用极端行为去报复社会!
     为什么这些暴徒会出现在拥有近5千年文明的中国?出现在孔孟之道的中国?出现在拥有能含泪劝说中国民众的大师们的中国?出现在用眼泪亲民的温家宝总理治理下的中国?出现在不断宣传“中庸之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天人合一”思想的现代中国?是谁在制造这些暴徒?这是“和谐”社会吗?这是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思想,先进文化的共产党宣传的和谐社会吗?为什么袭击幼儿园的事件会一而再的发生呢?
     直接的原因当然是社会的不公正,人们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获得公正,贫富差距的悬殊等等。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中国人的失去信仰,中国社会是非观念的混淆,中国社会公正性的彻底丧失。没有信仰的中国人灵魂的邪恶化。中国人普遍只认钱,只要不公正不落到自己身上,就坐山观虎斗;个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只要能挣钱,什么坑蒙拐骗的事都敢干。
     以四千年文明自豪的中国人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失落。不知道自己早已不是那善良,勤劳,诚实的中国人。那些个中国人只存在于历史教科书中, 早已是历史人物了。孔子,孟子,道子,老子的思想在现代中国只供研究、宣传。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了。这些思想,只是偶尔被现代中国“含泪亲民总理”“含泪大师”,“砖家”“叫兽”们挂在嘴上。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已经是绝后了!共产党的独裁专制不除,中国永远不会再有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啦!
     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中国人还有信仰。有信儒教的,道教的,有信佛教的,有信天主教的,基督教的。当时大概只有共产党是什么都不信的,但他们还没有成大气候,他们大多秘密地活动,偶尔在一些阴暗角落叫嚷两声,似是阴沟里的老鼠!街边的恶狗!
     国民党统治期整体社会的风气正,很少坑蒙拐骗。至少吃饭可以放心,不用担心地沟油什么的。但在国民党统治薄弱区域,中共正在以恐怖主义加欺骗宣传悄悄“勃起”。穷乡僻壤地区中共正在以恐怖统治起家呢!当时中共落寇中国最愚昧地区,实行自我恐怖统治,杀人越货,忙着共产共妻呢!
     前几天,读过曹长青先生的一篇文章,讲的是恐怖主义在中国。讲到过去,曹先生指出即便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也没有过这种将恐怖的大刀举向无辜者的先例。看起来曹先生忽略了中共恐怖分子,或许是曹先生没有注意。
     当时在中国社会的角落里中共的红色恐怖蔓延,还是非常残暴的。周恩来领导的中共上海特科就是一个极端恐怖组织,在周的许可下,中共红色特科就杀过襁褓中的婴儿。读过中共党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在所谓“苏区”的恐怖统治。另一个证据是小说《铁道游击队》。中共领导的铁道游击队几次袭击客运列车。车里坐的都是最无辜的中国平民百姓。虽然小说里只讲游击队杀死了几个押车的日本兵,没有提死亡无辜群众,但在一个运行中的客运列车里开枪,毫无疑问是恐怖主义行为。
     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恐怖组织盗得中国执政权后,先是竭尽全力摧毁中国人的信仰,丑化各种宗教信仰,然后是将毛泽东这个杀人魔头,树为中国人信仰的神,极力推行个人崇拜。在彻底的摧毁了人们心中残存的其他信仰后,毛泽东发动史无前例的所谓“文化大革命”,让中国人进行最残酷的互斗,以革命的名义滥杀无辜,实行了中国共产党的红色恐怖统治。
     湖南道县杀人,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各地人吃人,‘文化革命’各种恐怖酷刑(可以看《文化革命酷刑录》),让人想起就不寒而栗。恐怖主义笼罩全中国,中共还将这种全社会恐怖主义推行到了东土耳其斯坦,西藏。恐怖主义的思想在普通中国人中开始扎根。
     随着毛泽东的死亡,邓小平上台,中共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子;将社会财产私有化到特权阶层,也就是中共的高级官员及其子弟。摧毁了社会赖以维持公平的最后底线。砸碎了毛泽东用恐怖建立起来的穷苦社会主义,同时也将毛泽东的神性彻底摧毁了。对中国人来说,毛泽东这个神不存在了!过去的信仰早已丢失。这回,中国人真的是穷得只剩钱了!除了钱,没有了任何的信仰。一个失去了信仰的民族,就如同森林里的动物,没有了任何道德底线。有的也只是丛林法则,尔虞我诈,坑蒙拐骗,杀人越货。这回中国人彻底的解放了!
     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共产党也曾试图填补中国人的信仰真空,但共产主义的理论早已是千疮百孔,没有人再信那破玩意儿啦。其他的信仰,共产党又怕。90年代初,法轮功的得以盛行,就是因为中国人的心灵饥渴,在寻求信仰的填补。但中共怕失去对人民思想的控制,所以将法轮功也丑化,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大镇压。
     自九十年代末期,中国社会进入了法西斯黑社会化期。官商勾结,黑白道勾结。国家政权法西斯化,官员黑社会化,知识分子丧失良知被奴化。最底层老百姓被政府,黑社会同时讹诈;同时被压迫,剥削。社会各层都在寻找机会去转嫁来自上层的压迫。去寻找比自己弱的一方去欺负,去出气。袭击比自己弱的孩子,就是中共法西斯政权恐怖主义的延续。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在中共残暴统治下的维吾尔人,西藏人。维吾尔人信仰伊斯兰教。西藏人信仰佛教。这两个民族都遭受了中共侵略政权最残酷的镇压,屠杀。但是从来没有失去自己的信仰, 坚守信条。以各种和平的方式去寻求自己的正义权利,08年的拉萨藏人和平情愿,及去年乌鲁木齐维吾尔年轻人的和平请愿;这两次的请愿都以中共军警的屠杀,中共媒体的一面倒指责海外藏人,维吾尔人煽动结束。但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中共先以暴力镇压和平请愿制造乱局,然后煽动爱国‘粪青’们谩骂藏人,维吾尔人;为后续的大规模抓捕杀人铺平道路。这里我愿意引用中共杀人魔头毛泽东的一句话来说明中共这样做的目的“只有打乱,才能达到大治”
     去年7.5惨案,有很多维吾尔人以伊斯兰的善为本,在混乱中救了很多汉人学生。 救他们并不是为了什么民族团结,是因为他们是孩子。 尽管是侵略者的孩子,是孩子,就是弱者。维吾尔人从不进攻弱者。在那么一个混乱的时期,在自己的孩子还在遭到中共侵略政权军警枪杀的非常时期,在维吾尔的孩子们还躺在血泊中挣扎的非常时期,去救敌人的孩子,施暴者的后代。你能说这个民族不善良吗!
     中共还在恬不知耻地说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一些不明真相的汉人,和一些不想明真相的汉人也和中共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指控维吾尔人,污蔑维吾尔人。
     污蔑维吾尔人的“粪青”爱国者们,请你看看中共的党史,看看“文化革命”历史,读一读那些被中共诬蔑为“右派”的那些人写的回忆录。看看那些所谓“反革命”及其后代们所遭受的非人待遇。了解了解你得国家主席刘少奇是怎么死的,贺龙是怎么死的。问问邓朴方的腿是怎么瘸的。问问陶思亮她父亲是怎么死的,她那封信为什么没有发出去。问问你身边的人89年6月4日天安门发生过什么事。
     ‘粪青’们,请反思自己的历史。别老是对他人的历史指手画脚,先澄清你自己的历史。
     中共这个恐怖主义组织不除,恐怖主义在中国还会蔓延。现在是幼儿园,明天可能是中,小学,后天就是大学。
     中国人醒醒吧,勇敢点,把你的刀对准中共恐怖政权,而不是孩子。像杨佳勇士,像杀恶吏的贵州勇士,把你的大刀举向独裁者,举向贪官污吏,推翻中共法西斯恐怖主义统治。只有推翻了这个法西斯恐怖主义强盗政权,中国的孩子才会有安全。
     中国人!维吾尔人不是你们的敌人,维吾尔人是和你们一样的人,是和你们一样的受害者。维吾尔人从来没有要求任何中国的土地,也没有邀请你们来帮助我们建设!也没有要求你们中国人的经济帮助,没有要求属于你们的任何东西。我们可以自己建设我们的家园。我们愿意在独立,平等的基础上和你们做朋友。维吾尔人要求的是在自己的土地自主生存的正当权利,要求在自己的家园拥有自己语言的权利,在自己家园保留自己文化的权利,信仰自己宗教的权利,仅此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伊利夏提:为了忘却的纪念
  • 伊利夏提:中国中央电视台,你忘了加牛奶!
  • 伊利夏提:用生命换来的维吾尔语
  • 张清扬:伊利夏提针对新疆汉人游行发表谈话
  • 宁愿在美国受苦,不当中国的主人!/伊利夏提
  •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伊利夏提
  • 伊利夏提:思念
  • 伊利夏提:吟人大政协两会
  • 伊利夏提:撒谎的戴旭在有尊严的人面前像是一只哈巴狗
  • 伊利夏提:打油诗一首
  • 伊利夏提:遥望远方
  • 伊利夏提:随想
  • 伊利夏提:这也是无药可救——致“梦已醒”先生
  • 伊利夏提:杨圣敏“叫兽”的“卫星”
  • 伊利夏提:我们最终的目标—自由的东土耳其斯坦!
  • 中国的“女”新闻发言人/伊利夏提
  • 伊利夏提:感恩节,古尔邦节随想
  • 感恩节,古尔邦节随想/伊利夏提
  • 伊利夏提:中共,是你分裂了我们!
  • 伊利夏提:努尔白克力能代表维吾尔人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