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石灰窑村家家变“白宫”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7日 转载)
     在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银屏镇岱山行政村灰堆嘴村一带的玉溪河一条支流上,私人陆续在河边大大小小建起了17个码头,原是为了发展经济,发家致富,没想到,少数人是富起来了,几个村庄数百居民却要在“灰”色世界里天天“吃灰”度日,严重者称:我们过的是一种“非人生活”。6月5日,记者带着“多名居民反映”,对这个困扰居民很多年的“老问题”进行了走访。
      小河边建起17个小码头
       2010年6月5日上午,记者前往该村发现,很多船舶停泊在岱山码头,岸上堆着一堆堆白色的石灰石,整个河面水质混浊。一辆辆满载石灰或石子的大货车停在码头边,排队往船舶上卸货。伴随着“哗啦”一声,那白色的粉尘浓烟一般飞往附近村庄。 (博讯 boxun.com)

      多名居民反映,离他们村不足几百米的河流是玉溪河的支流,从80年代起,有钱的私人老板大大小小建起了17个小码头。岱山码头和高小圩两座码头稍大一点。运送石灰与石子的大货车一辆接一辆地开,一辆接一辆地往船上倒,没完没了,扬起的灰尘不亚于“沙尘暴”。
      家家户户变“白宫”
      记者在码头一带看见,这里家家户户几乎都变成“白宫”了,墙上,屋顶,甚至连树叶,全变成白色了,简直就是一个“白色村庄”。
      “要是起大风,那货车倒下的石灰,飞进村就像下雪一样,我们家吃饭几乎都要关着门。窗户也整天关着不敢开。她早上晒出去的衣服晚上回来收肯定变成黑的了。”一位姓凌的妇女说。
      在71岁的王老汉的院落中,记者看到他家满屋子全是灰尘。他扑打了一下挂在绳子上的衣服,顿时灰尘飞扬。
      要是起风,家里根本不能呆,出门,灰尘落在头上,年轻人也会变成“白发老人”。另一位年轻人告诉记者。
      灰尘对码头附近几个村庄数百户不同程度有影响。影响最大是码头栈台附近的居民。他们曾向镇、村反映过,最后每户给500元污染费暂时封口。
      庄稼减产也是灰尘惹的祸
      居民还告诉记者,灰尘不仅影响了他们的生活,还影响到农作物的生长,他们原先每亩田能收300斤油菜籽,现在只能收200斤了。他们问过农业专家,专家告诉他们,在农作物扬花期,灰尘会对庄稼生长产生影响。这样,由于减产,他家每年要少收几百斤油菜籽。另外,他家的缸逗也常常生长不出来了。他有时在田里劳动会被灰尘呛着。灰堆嘴村59岁的居民徐朝顺告诉记者。
      百家石灰窑撑起“支柱产业”
      据了解,这数十辆大货车每天运送的石灰均来自于本地一带的石灰窑,不远的大秀村和吕婆店村分布着100多个石灰窑。根据产量计算,每天在岱山码头卸下的石灰石和石子不少于2000多吨。
      当日中午,记者带着村民反映的问题,来到银屏镇政府进行采访。据该镇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全镇拥有100多家石灰窑,这已成为该镇的支柱产业,它还同时带动了矿业、船舶及车辆运输业的发展。镇政府既要考虑到地方经济发展和群众就业需要,又要力求将污染降到最低程度,这是矛盾而棘手问题。他们专门成立了码头管理办公室,想尽办法降低粉尘污染,他们曾政府投资尝试采用布袋降污,但以效果不好而告终。
      一位镇负责人说,最终解决办法,是将受影响的住户迁离该地,迁到工业园区内港口新村安置点,去年,内河南岸已有50多户迁移,箕山行政村的高小圩村大部分居民已迁,只剩下一进河口的几户未迁。岱山码头和高小圩码头真正有影响的只有几十户,其中20余户反应强烈,称“日子不能过”。
      环保局对此表示无奈
      据居民介绍,他们曾向环保部门反映过,环保部门也来人看了,可是一直没有解决污染问题。
      6月5日,记者采访该市环保局,一位负责人称,这个问题他们知道,但这些都是私人小型码头,没有很好的防尘措施,对此,他们只能近期再去考察,看没有有什么办法。除此以外,他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在省政府抗议时遭警察暴力
  • 上海维权人士李惠芳被送往安徽劳教所服刑(图)
  • 安徽访民梁茂荣夫妇进京上访被拘留(图)
  • 安徽蚌埠国保六四传唤张林
  • 安徽访民梁茂荣夫妇在京被强制带回后失踪
  • 安徽抗美援朝老兵集体到省委上访(图)
  • 安徽省工伤职工刘佳佳因工伤保险上访20余年
  • 强拆致人死亡 安徽阜阳官员获刑11年
  • 安徽农民遭遇"被原告"房产被强制过户他人
  • “六四”前夕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被断网
  • 安徽开展查办司法不公背后职务犯罪专项行动
  • 安徽省维权人士周维林的电脑被查抄
  • 安徽工伤维权人士周维林遭警方传唤
  • 安徽省异议人士沈良庆欲到市政府抗议被国保阻止
  • 安徽定远一亩地补偿仅4千 民生工程成掠夺借口
  • 安徽宿州村民讨征地款被镇党委书记用茶杯砸昏
  • 安徽百商·尚成花园百名业主发生肢体冲突
  • 安徽警车撞树 一死四伤
  • 安徽妇女猝死交警队车库内
  • 呼吁境内外媒体关注安徽阜阳颍泉区城建黑洞
  • 安徽灵璧县公安局,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梁茂荣之女梁毅静
  •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杨磊
  • 安徽青阳县九华山后山“牛桥水库”移民的求助信
  • 安徽高宏亮“杀父焚尸”案谁在践踏法律?
  • 安徽宿州市发改委主任恐吓提意见的职工:“我要整死你!”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 安徽宿州二机厂1000多工人集体要饭!!!!!!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作者:李建平
  • 女儿被人长期霸占 安徽一老农杀死恶霸后在京落网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要小姐"未果 安徽两干部活活打死无辜续:一被捕一取保候审
  • "要小姐"未果 安徽两干部活活打死无辜
  • 安徽市容执法人员踢打老人致死,法医说是心脏病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关押讯问罚站--安徽12岁少年李云凯之死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 廖祖笙:著名“影帝”温家宝赴安徽演出(图)
  • 安徽推动“文明办网自律公约”
  • 赵紫阳“不镇压人民”原则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 领导一句“不折腾”,折腾越来越猛了/刘健
  • 老挝很老,老挝不老,老挝如何“不折腾”?
  • 秦晖:老挝如何“不折腾”?
  • 安徽亳州公安局长还要“检阅”多少小姐
  • 超载 安徽5121座危桥急需治理(图)
  • 给安徽省长王三运先生的公开信/芜湖某公司总裁江荣生
  • 江荣生:给安徽省长王三运先生的公开信
  • 江荣生:给安徽省长王三运先生的空开信
  • 2008年十大流行语:“山寨”火爆 “不折腾”传遍世界
  • 刘文进:安徽“第一女贪”看守所中享按摩!
  • 胡锦涛的“不折腾”:先折腾国际话语权/谢盛友
  • “折腾”的权益与“不折腾”的恶意/梁永泉
  • “折腾”的权益与“不折腾”的恶意/梁永泉
  • 共产党到台前的祈求 “不折腾”/王薇
  • 结合安徽蚌埠国土资源局公款吃喝账单曝光兼谈拉动内需与不折腾
  • “不折腾”自相矛盾、得过且过/王立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