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短命”经适房背后是官吏绑架的规划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河南南阳两栋投资数千万元、正在建设中的经济适用房,在即将封顶之际,却面临被拆除的命运,由此戴上了“最短命经济适用房”的帽子。据说,这两栋经适房所占地块占压了2012年农运会新闻中心的规划用地,新闻中心建设时间紧迫,如稍有迟缓懈怠,将难以保证如期完工和交付使用,因此必须拆掉两栋经适房。
    
      有意思的是,经适房和农运会新闻中心都不是灵机一动的临时建筑,二者都是政府郑重规划出来的重点项目。只不过,当后者的规划叠加、覆盖到前者之上时,原本是2008年“南阳市十大民心工程”的经适房,今年就成了必须迅速拆除的违章建筑。此等荒唐事之所以能够发生,并非是一句“规划打架”能说得过去。“短命”的经适房背后,是被长官意志绑架了的规划,这规划能否长久,全凭长官一时兴起,故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令人唏嘘。
    
      在南阳市政府的视野中,经济适用房也好,农运会新闻中心也好,所谓“规划”,都不过是根据领导意志决定的。2008年需要推动民生工程,则两栋经适房顺利“规划”出来,还列入“十大实事”;2010年需要全力保证农运会召开,则影响农运会的任何建筑就必须消失,“时不我待”。于是,强力推动之下,哪怕经适房马上就要封顶,哪怕众多民众苦苦期盼了好几年的住房马上就要到手,也要服从这样随时变化的“大局”。
    
      这样的“规划”,实际上已经成了地方官员随意揉捏的面团,想怎样变就怎样变,全无任何顾忌。如果民众不配合,大帽子很快就会扣下来,影响全国农运会项目建设,责任谁担得起?至于因为这种变更对城市规划、政府信用、规划法律和民生幸福会形成怎样的伤害,则无人提及。
    
      实际上,在长官意志的驱使下,一些地方的城市规划早已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规划,不过是假借了规划的名目来说事罢了。规划被绑架,所谓“规划如山”、“规划即城市宪法”的说法往往就成了一个笑话。南阳市欲拆经适房建设农运会新闻中心的事例,仅仅是验证了政府权力溢出造成的规划失灵;除此之外,尚有许多地方因为商业利益的挤压而随意规划、随意变更规划的情形。种种挤压之下,我们生活的城市“短命建筑”只能是越来越多,社会财富的浪费损耗也愈演愈烈。
    
      此前,中国青年报就城市规划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缺乏前瞻性和总体性”成为最大问题(74.5%);其次是“开发商暗箱操作” (51.5%)。接下来依次为:行政干预过多(49.6%)、高密度高强度无序开发(44.0%)、违规建筑较多(41.1%)、对文物古迹保护力度不够 (30.4%)等。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城市与区域规划系主任吕斌就此认为,其实很多行政主管部门是很有理性的,关键是个别官员的主观意志太强。可见,长官意志,以及由此带来的行政干预,实际上已经成了城市规划的最大威胁。
    
      不能再让长官意志绑架规划。城市规划应该恢复其严肃性和长期性的特质,在形成规划的过程中,应该多一些民众参与,以开放性来适应不同群体的要求,这样形成的规划,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代表公共利益,也才有可能成为共同遵守的“城市宪法”。同时,地方官员也应该约束自己的权力,不能随意以行政权力干涉规划,更不能动辄就施行权宜之计,以一件急务覆盖另一件急务,乱行政、乱作为。不然,劳民伤财不说,也将严重伤害政府的公信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短命”建筑每年吞噬4万亿 拆迁带来虚增长
  • 短命建筑、楼裂缝、下雨积水塌陷等消息数则(图)
  • 河南曝出最短命经适房 尚在建设即面临拆迁/图(图)
  • 30年“短命”建筑掏空资源,为修建“母亲水窖”却要民间集资?
  • “短命”建筑:谁该为朝令夕改的规划买单?
  • 福州1500万元“最短命小学”不拆将改作商务楼(图)
  • 人民网微博客“短命”,三小时即紧急关闭
  • 当局拆楼造楼 短命都是破楼/木木
  • 官僚垄断导致了“最短命经适房”/窦玉沛
  • 价值1500万小学缘何成“短命鬼”/盛大林
  • 8个月的短命公路是怎样炼成的/吴文鹰
  • 王玉初:“公路短命”何时不再上演?
  • 癌症村,短命村,污染中毒—不断增加的记录/陶达士
  • 腐败短命咒 短命江贪官/僧藏玉
  • 中国贪官短命不在贪,而在制度(图)
  • 中国企业大学短命的六大原因/寇家伦
  • 台湾大选,长昌短命!/云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