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新书《北京的鬼》震撼的一章:锅盖头——六四死者口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访者》、《上海 骷髅地》的作者、纽约时报摄影记者杜斌又一力作马上就面世了。
    正值六四21周年,博讯特别发表其中的一章——“锅盖头”,这是本书最独特的一章:死者自己“口述”死亡的过程,死者口气诙谐、平静,再现了死亡、碾压、清洗的经过。
    
锅盖头

    献给一位永远躺在长安街上、身子被坦克战车碾为肉酱、头颅被开花弹炸开的无名者
    1989 年6 月4 日
    
1

    北京挂满了人头。
    
    人头下面挂着我。我的下面挂着我的脸。我的脸下面挂着凹痕。凹痕下面
    挂着下水道。下水道下面挂着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广场下面挂着北京。
    北京下面挂着空气。空气下面挂着坟墓。坟墓下面挂着我。我下面挂着爱
    哭的雨。雨下面挂着坦克战车。坦克战车下面挂着我。
    
    我下面挂着我的人头。人头下面挂着芥末味的枪声。
    枪声下面挂着我的一无所有。
    
    快得喘不过气来的子弹。吆尸的子弹蠕动着。只能听见子弹走路声。而路则是我的头颅。子弹拿下了北京。也拿下了我的整张脸。那是1989 年6 月4 日。
    50 天前。数以十万计的大学生。拥上天安门广场。向共产党最高掌权者发声:
    反腐败;要民主。
    但掌权者是寄生虫:不腐败。将被饿死;给民主。将被覆灭。
    
    掌权者对整个国家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却诬称这些爱国者要颠覆国家。
    累得喘不过气来的大学生。与声援的无辜者。为枪弹与坦克铺了路。
    我也铺了路。
    
    我是谁?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是男是女?我不知道我是男还是女。
    我只知道。我是永远留在北京长安街上的无脸人之一。永远的无脸人。
2

    一颗子弹推了一下我的头颅。芥末的味道。我也推了自己的头颅一下。子
    弹在我的颅腔里。找到路了。
    头盖骨外面。跟催泪瓦斯的烟雾。一样白。比头盖骨里天生的黑。更黑。
    
    那颗子弹说:我是一颗入口小、出口大的开花弹。到哪哪儿开花
    猜不透那颗子弹在说什么。也搞不懂它在想什么。它显然在找一些什么。
    又黑又挤的路。那颗子弹。劈了个叉。不高兴。转了个弯。说:走了。
    开花了。呈放射状。开花了。整个宇宙开满了花。
    
    那一瞬间到来。我无能为力去描述。只能卖力地流着我的液体。
    任由我的脸。做一种离奇的运动:头发、耳朵、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牙齿、舌头开花了。
    颅腔内又尖又细的惊雷。此起彼伏。低吼几声。开花几次。绽放几回。再
    包围四面八方。脑浆跟中国的历史般惨白。
    我的颅腔。变为中空的容器:锅盖头。
    
    那颗子弹分开了我的脸。参差不齐的脸。带走参差不齐的颅腔。
    北京开心。空气不开心。
    
    我的脸。留给我的剩下的颅腔。我的被子弹检阅过了的脸。想合拢空气。
    掘一座坟墓。空中的坟墓。不跟地上的人争地盘。
    但雨却接二连三地往下跳。以必死的姿势。跳一颗雨死一颗雨。谁跳谁死。
    
    图片说明:六四上午,北京朝阳医区,一名被害人尸体。估计是国际禁用的达姆弹(开花弹﹑炸子儿)或坦克的高射机枪所射杀。(照片来自《六四档案》网站,因为太血腥,缩小并变黑白处理)
    新书《北京的鬼》震撼的一章:锅盖头——六四死者口述
    
3

    坦克车。说来就来了。要检阅我。要丈量每根骨骼的缝隙有多宽。倾听每
    根骨骼的尖叫有多响。
    我的一滴液体。拔地而起。鼓掌欢呼。被坦克车摁倒:从哪里来。再回哪
    里去吧。
    
    腹中的帝国。都醒着。但却失去了知觉。
    骨碎的响声。没传出多远。只有衣服。还有人的轮廓。去不了更远了。
    地平线有多高。我就有多高。我的命算是好的。有的人的身子还没地平线高。
    
    革命分工不同。我的脖子以上部分。子弹已检阅过了。坦克车不再去争功。
    
    图片说明:惨遭坦克轧过的死者,肉泥一团
    新书《北京的鬼》震撼的一章:锅盖头——六四死者口述
    
4

    感谢的话。不知道怎么说。
    不知姓名的高压水枪。吹翻我的身子。我坐了一下。没有腰。就躺下了;我站了一下。没有膝盖。就躺下了;我弓起身子。没有脊椎。就躺下了。
    
    无人认领我的脸。也没有人抛弃我的身子。
    我来天安门广场的目的。就是请任何人不要踩我的脸。踩一下就会粘住脚。
    带着颅骨的脸。我的脸。使劲地趴着。地上仅有一点敲出的凹痕。但谁也
    看不见的。这让我骄傲。泪飞如雨。说死就死的雨。
    
    我仰着我的脸。嗯。不是脸。没脸了。只有剩下的头颅仰躺着。趴着的脸。
    颤了一下。我的身子也模仿着。颤了一下。不知姓名的火焰喷射器就来了。
    不断地亲吻我的身子。难以启齿的快乐。以比我的液体更热的液体。喂我。
5

    我的亲爱的脸。我的头颅。我的身子。我的灰。直接把我送进了下水道。
    未焚尽的一小块颅骨。跌了一脚。卡在一个小小的凹痕里。我确定。那不
    是我的脸敲出的凹痕。
    
    我仍属于这个世界。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不过是颠覆了一下我自己。
    我既没有哭泣也没有下落不明。
6

    我想必睡着了。
    下水道里不紧不慢的水流声。预警了我:整个北京。都搬下来了。还有数
    十万配备热兵器的野战军。要拿下所有的下水道。似乎是为了救我。
    
    吆尸的子弹。追逐着一望无尽的无脸人。而且已滑走我——仅存的一小块
    颅骨。钉在这儿吧。说不走就永远不走了。
7

    没有时间流液体。没有时间辨认我是谁。
    
    凹痕不知道。下水道不知道。北京不知道。长安街也不知道。子弹更不知道。
    但我知道。
    尽管谁也不肯看见谁。
    尽管我的脸上永远没有脸。
    
***********

    
《北京的鬼》内容简介

    一个父亲杀死且吃了自己的儿子,然后等候枪决。
    一个男人冤狱且爱上了监狱,最后死于监狱。
    一个男人帮政府抢救正义,却被枪决。
    一个女人遭枪决、尸体被强暴,乳房和阴部被割下浸在盐水里把玩。
    一个女人遭轮奸、枪决,尸体被煮成医用骨架。
    一个20岁男孩抗议筑坝被秘密枪决,还要缴纳50元子弹费。
    一个无名者在长安街上被开花弹炸开头颅,身体也被坦克战车碾为肉酱。
    一个19岁女孩莫名死去,她的父亲与她被泼一身永远也洗不净的污水。
    一个17岁女孩在火车站被踩死,无人理会她发出的人类才有的尖叫。
    一个16岁女孩莫名死去,3次尸检,连焚尸炉都不忍心看她一眼了。
    一个3岁女童因为执法者的冷血,而被活活饿毙。
    一个仅降生43天的婴儿,因为无法落户籍,而被生父活活摔死。
    一个母亲死于宗族械斗的炮火,腹中8个月胎儿蠕动2个多小时,才离开未曾谋面的世界。
    ……
    
    透过一个个无名小卒的非正常死亡,来记录人类生存的星球上一个超级强权的狡诈、残暴和衣衫褴褛的正义。
    在末世绝望的暗夜里,飘荡着悲凄的回声。
    
作者简介

    杜斌。
    生于1972年。山东省郯城县人。曾在美国《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时代》(Time)杂志、英国《卫报》(Guardian)、德国《明星》(Stern)杂志等知名媒体发表新闻图片。现为《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供职在《纽约时报》北京分社。著有图文书《上访者:中国以法治国下幸存的活化石》(The Petitioner:Living fossil under Chinese Rule by law)。《上海 骷髅地》(Shanghai Calvary)。

博讯相关报道:
视频:六四伤残者方政来美后谈坦克碾压的经历
六四20周年研讨会视频:方政谈坦克压腿经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6/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 “六四”前夕,北大未名BBS版主以辞职向校方抗议(图)
  • 六四前夕,400上海访民齐聚老北京南站
  • 深圳卫视因播出“六四要平反”画面遭处分(图)
  • 王丹:关于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监控风声紧 内地警察破门暴殴女访民(图)
  • 余杰: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 临近“六四”,重庆多名异议人士被监控
  •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21周年公告
  • “六四”临近 刘贤斌被“上岗”
  • 四川遂宁异议人士聚会纪念“六四”(图)
  • 国内民主党人张贴标语要求平反六四(图)
  • 天安门母亲祭文悼念六四亡灵(图)
  • 南方都市报巧妙画出六四坦克人/郑存柱(图)
  •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访民集聚区戒严
  • 天安门母亲:献给“六四”大屠杀的死难亡灵
  • 民主人士在西安举行悼念“六四”烈士仪式(图)
  • 柴玲坚称六四留守到最后(图)
  • 六四聚会悼念亡者网民与当局争夺话语权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赵国莉:愿六四民主的英烈与中国访民同在!
  • 中国国民都应该站出来要求平反“六四”/张翠平
  • 老秦人:感怀“六四青年节”21周年
  •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陈维健
  • 六四是一次暴力催眠/草蝦(图)
  • 六四镇压与当代维权抗争/郭保胜(图)
  • 二十一年的六四奇迹/刘诗之
  • 纪念六四,论坛头像创作大赛/鸟博(图)
  • 我们不能忘却的1989——纪念《六四》/张子霖
  • 六四临近,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