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71岁民办教师万分乞求为我申冤的求助信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高德芬
    
     (参与网2010年5月27日讯):我是山东临沂市费县探沂镇丰厚庄民办教师(现在称为代课教师)高德芬,今年71岁。1956年开始在费县方成公社颜林小学教学,1963年随丈夫到探沂公社丰厚庄小学任教,1982年整顿民办教师时我已有连续27年教龄(费县教育局已于2008,11,25日书面确认),并且教学成绩优秀,所包班级(那时一个班级一个老师故称为包班)的42名学生,六次统考五次第一,一次第二,全公社(即现在的镇)奖励前六名我班就有五名学生受奖,42名学生平均成绩94.1分,遥遥领先全镇第一(有当时的成绩表及受奖学生为证),我有费县教育局颁发的首批任教书(有原件为证)。1976年我响应党的号召做了第一批女扎绝育术(有女扎证书可证)。但我家与当时的探沂教育组领导刘家干(他是木匠,平时常做家具去卖,我丈夫说他心思不放在学校里,说他是木工校长,他怀恨在心)平素不和,丈夫又是外籍人、老实人。他借整顿之名,对我打击报复! (博讯 boxun.com)

    
    1982年,费县探沂公社教育组依据“1981年6月10日(81)鲁教人字32号文件第三条规定:搞好民办教师的调整,对超编的教师,应根据情况予以辞退”的文件精神,采取考试的方法整顿民师。我参加了考试,可他不公布考试成绩就蛮横地辞退我(参加考试的老师们、及时任探沂公社教育组杨庄学区校长张锦建可证明)!无论平时教学成绩,还是这次整顿教师考试都辞退不着我!把“教龄最长、教学最好”的老师采用暗箱操作下的考试方法的先整下去!这是何理!我承受着巨大压力!一面工作,一面上访!我拿着任教证书、94.1分的成绩表去费县教育局找到了分管小学工作的王兴全副局长,王局长看了我的证件后非常支持我说:“你有这样的成绩还怕整顿吗?回去教你的”在县教育局领导的支持下,我又回到了热爱的教学岗位!(有后来补发给我4个月工资共76元、月工资19元的单据可证明)
    
    此计不成,刘家干又唆使丰厚庄大队季德福书记,季书记说,“谁教的好俺就叫谁教,不让高老师教你们不亏心吗”(季书记的孙子季开建就在我的班,并且是统考中五名受奖学生之一)
    
    刘家干又采取了发工资按名单,没有我的名;开会先点名后入场,不点我的名,让我站在门外(开会点名入场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故意羞辱、百般刁难!打击报复!在一次教师会上,刘家干得意洋洋气势汹汹地说:“这回你高德芬再找地方告去吧。。。。。。”这是不尊重知识的野蛮表现!这是对我人格的百般羞辱!令我永生不忘!在这样艰难的处境下,无奈的我又找到王兴全局长,他却完全改变了初衷说:“不让你教你就别教了”,我说“那还不憋死我吗”,王局长又说“你想憋就找地方憋去吧”。看来,刘家干和王局长已串通一气统一口径了。我失去了唯一的支持,顿觉天眩地转!走投无路!申诉无门!悲痛欲绝。。。。。。!想起我16岁就参加教育工作,白天上课,晚上在煤油灯下批改作业、又要为孩子缝补衣物、还要去推磨轧碾……,几十年如一日,披星戴月,辛辛苦苦,能取得这样优异的教学成绩,实属不易,可谓呕心沥血!日月可鉴!其中滋味有谁知道?此时,突出的教学成绩、任教书、刘家干的野蛮、王兴全局长的不作为都变成了猛扎我心口的把把尖刀,为什么把教龄最长、教学成绩最好的我整下去?我冤枉啊!谁能为我作主啊?我真想一死了之,可想起可怜的未成年孩子,我…我…。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何……?就在这种上压下挤的逼迫下,我带着对教学工作的热爱、憋屈、蒙冤也无任何补偿的被迫离职!这难道不是冤案吗!若不是这样,我85年能建不上档案吗?(没建上档案致使现在养老问题久拖不决)
    
    国家的政策是好的,整顿教师是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可在执行的过程中有了太多的人为因素,个别人为己私利而造成了历史遗留问题!若是正确地执行国家的政策就绝不会有我今天的悲剧!
    
    看!“考了试却不敢公布分数”!“想嫁祸季书记又遭痛骂”!探沂公社教育组领导刘家干就是这样执行“1981年6月10日(81)鲁教人字32号文件第三条”文件规定的!就是这样的“搞好民办教师调整”而把“教龄最长,教学成绩最好”的我先整下去的!为了整下我去,他真是挖空了心思!用尽了权谋!做出的事虽然卑鄙无耻,破绽百出!但是,28年后的今天要解决问题却是政策的空白,也给现在的领导带来了工作麻烦,刘家干坑人是多么专业!多么有水平!从那年就开始了我的蒙冤之路,但我坚信国家绝对不会把教学好的老师整下去!在2008年11月25日,费县教育局通过走访调查,确认了我的教龄,但对我的优秀教学成绩及被含冤整下去的历史事实却避而不谈(我人证,物证都有)。我上访了28年,费县教育局说无政策可依据,但我坚信“把教龄最长,教学成绩最好的教师整下去”绝不是国家的政策!这纯粹就是极个别人胡作非为,当时的费县教育局又行政不作为造成的!问题反映到上级,上级只是简单地转地方处理,可地方又无权制定政策,就这样年复一年,致使问题久拖不决,给我个人和家庭造成极大的损失、心理伤害。
    
    28年来,我一直在申诉,可祸不单行,期间二子陶宝存又不幸在1992年患上慢性溃疡性结肠炎,仅在临沂市中医院就做了两次大手术(94年结肠全切术,术后并发了严重的肛瘘于1999年做腹壁肛门造篓口术),又于2009年夏天去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住院治疗。至今尚未完全康复,留下了贫血、体弱乏力、肠粘连腹疼、腹壁手术肛门造瘘口炎症、小肠脱出等后遗症。唉!真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每每看见时常打针吃药的儿子,我是肝肠寸断,满腔悲愤!而我至今冤屈未申!老无所养!住在阴暗潮湿的老房子里。。。。。。。
    
    “少年人常想将来,老年人常思既往”82年的蒙冤被辞退,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创伤!给我的家庭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16岁开始教学,被含冤整下时已有连续27年教龄,蒙冤离职已有28年了,唉!人生能有几个27年、28年呀!但我坚信“刘家干整顿教师方案”仅仅是他个人所为,而绝不是国家政策的本意!这也正是我28年来不断申诉的底气所在!信心所在!希望所在!
    
    今天,党、国家正在力建和谐社会,这让全国人民,尤其是弱势群体及我个人倍感亲切!温暖!我看到了彻底解决我问题的希望。“整顿教师就把教龄最长,教学成绩最好的教师先整下去”,这是我心中难言的痛!难解的结!不明的理!申诉的由!28年来,为维护大局,我一直在基层寻求解决。可我年已七十,已是风烛残年,满头白发,一身疾病,心憔力悴……。我还能在有生之年沐浴到社会公平、正义的阳光吗?万分恳求领导能根据我的“特殊”情况,采取“特事特办”的方式,为我申张正义,让我还能安度人生的夕阳之年。要不,我将死不瞑目!
    
    《教师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民办教师待遇等同公办教师。我早已取得民办教师资格——任教证书,又有连续27年教龄、优秀的教学成绩,理应给我办理养老退休待遇。
    
    费县教育局说:“待遇问题无政策可落实,”试问:国家有把“教龄最长,教学成绩最好”的教师先整下去的政策吗?下放的“特殊”,是不是也应该“特殊”地解决问题?
    
    总设计师邓小平说过:历史冤案无论何时都应该平反。在建设和谐社会今日之中国,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其所不就是党的政策吗?
    
    我的要求:
    
    1、恳求领导为我申冤!还原“上压下挤”使我含冤被迫离职的历史事实!
    
    2、“特事特办”给我办理养老,医疗、住房、补发工资等相关的经济待遇,以便解决我的家庭困难。
    
    求助人:高德芬(山东省费县探沂镇丰厚庄村,电话:15963323040
    
    邮箱:[email protected] 身份证号:372831194007090929
    
    2010年5月27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公安县几百民办教师集体下跪县政府(图)
  • 全国复员军官和民办教师“两会”期间自提提案
  • 湖北民办教师春节后首次市委门前请愿
  • 安徽全省民办教师集体上访遭围追堵截
  • 云南砚山县百名民办教师到县政府抗议被强迫清退
  • 主播拍桌子为民办教师鸣不平
  • 中国农村被辞退民办教师人权报告
  • 三千河南民办教师请愿数百人被捕
  • 数千河南被辞退农村民办教师堵路抗议(附视频)(图)
  • 河南三千下岗民办教师集体上访
  • 吉林定向培训幼儿、体育民办教师被辞退的遭遇
  • 湖北民办教师接连上访被政府封闭进行培训法制 (图)
  • 路透社:中国农村教师(民办教师)加入社会抗议
  • 湖北随州、江陵两地民办教师持续上访(图)
  • 随州三羊公司职工封堵法院大门 民办教师集体请愿(图)
  • 重庆市民办教师罢课规模扩大/RFA
  • 山东四千下岗民办教师省委前大规模静坐请愿
  • 甘肃陇南康县民办教师的出路在哪里?!
  • 甘肃陇南康县:民办教师的出路在哪里?!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刘飞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