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权力“变戏法”,群众只能被蒙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转载)
    
    来源: 齐鲁晚报
     (博讯 boxun.com)

      在企业改制方面,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接连上演了眼花缭乱的“变戏法”。此地一集体性质的煤矿被专业人员保守评估价值3.15亿元,在莫名其妙地“被国有”后,又匪夷所思地被平鲁区经贸局以1万元的超低价格转让给个人,差价之悬殊,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之所以说这是在“变戏法”,是因为若不是有人举报,记者不可能得知发生在山西平鲁这家煤矿里的种种内幕,就是近在咫尺的该煤矿法定代表人也是在煤矿“被国有”后四年才得知。掩人耳目的把戏能做到这个地步,很不简单。
    
      在这场戏法中,平鲁区有关部门和该矿的实际负责人徐海福之间的关系让人产生颇多联想。2002年11月,平鲁区财政局居然为早已经不存在的“东梁煤矿”颁发了《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证》。2008年3月4日,平鲁区经贸局又将“东梁煤矿”的产权以1万元转让给了徐海福。仅凭此,煤矿的所有权就发生了彻头彻尾的改变。在整个过程中,有没有征得煤矿职工的同意?有没有集体所有权人的准许?产权的改变有没有作出相应的补偿?我们没有听到任何解释。
    
      “东梁煤矿”转让中的疑点还不仅如此。煤矿还未挂牌出售,转让结果就已出来;而且,企业的改制方案还没作出,政府同意该方案的批复就已经提前2 个月作出;“东梁煤矿”转让成功后批复文件竟然有两份且文号相同,但关键内容却不同。针对这个企业的改制,有关部门的作为可谓一手遮天,权力无所不能,制度形同虚设。究竟是怎样一种动力在推动他们如此积极地参与其中?或许只有见不得人的利益可以解释。于是,行政权力就成了个别人牟取利益的工具。内幕被媒体得知后,朔州市平鲁区政府的相关领导以种种理由拒不接受记者的采访,又在忌讳什么?
    
      最近几年,国有资产、集体资产被贱卖给个人的案例时有耳闻。尽管已经引入了市场竞争规则等方式来规范企业改制,但是这些举措并没有杜绝权钱交易的发生,究其原因就在于企业职工和真正的所有者缺乏话语权,没有表达意见的渠道和机制。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都是公有制,虽然是公有,但也不可能每个人分一份带回家去,必须有管理者负责企业的经营。因为监管乏力,管理者在私利的驱使下,就可能会想尽办法成为所有者,于是一些制度和部门就成了完成这个变化所使用的道具。
    
      就本性而言,人为了生存和安全的考虑,总想要获取更多的财富,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论怎样,个人从社会中获取财富的过程不能脱离了公平和正义。要保证企业改制的公正,就必须先维护企业所有者的权利。否则,发生在朔州市平鲁区这样的戏法很难彻底退出舞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省长:要创造抢险救援救治三大奇迹
  • 山西省大同市阳高县、大同县交界发生4.5级地震
  • 王家岭矿难:传闻被困者超260人,山西省长要杜绝上访(图)
  • 两律师向山西省政府及人大常委出具法律意见书
  • 山西省长怒斥作风问题副省长李小鹏点名批评
  • 山西省政府宣称的对问题疫苗的调查原来是这么回事
  • 毒疫苗记者会草率 山西省政府被猛批
  • 山西省就“问题疫苗”召开新闻发布会草率收场
  • 山西省“疫苗致死多人案”,卫生厅:报道基本不实
  • 李方平律师就疫苗事件向山西省卫生厅申请信息公开
  • 赵月花的幼女被强奸活埋,山西省天镇县警察私放罪犯,以无名尸充数(图)
  • 前山西省省长孟学农复出 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图)
  • 山西省中阳县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
  • 山西省临汾教友遭绑架 张明选牧师被软禁
  • 原山西省水利厅副厅长孙廷容涉贪污受贿被诉
  • 山西省临汾市暴力迫害教会升级教会被迫决定到北京上访(图)
  • 山西省临汾交警:违规设卡随意拦车乱罚款搞创收/马玉华
  • 原山西省长北京市长孟学农发表诗作 引网友热评(图)
  • 前山西省长孟学农在报刊发表诗作
  • 举报山西省粮食局纪检组长姚允民腐败问题
  • 山西省大同市燕子山派出所违法致张成福死亡,当地企图借尸检毁尸灭迹(图)
  • 致山西省副省长李小鹏的一封公开信/王建兵
  • 山西省环保局局长刘向东获“人道慈善金质勋章”?买来的?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王建斌、孙改霞控告山西省长治市公、检、法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程晓静案:问山西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杨安和,公安厅还是共产党执政吗?
  • 程晓静案:山西省公安厅是怎样“督办”“6-30”督办大案的!
  • 山西省长干不干 临汾人民说了算/马益民
  • 毒疫苗问题:山西省卫生厅一定没问题/李承鹏
  • 刘逸明: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 对山西省疫苗事件新闻发布会通报的看法/陈涛安
  • 陈涛安:对山西省卫生厅回应媒体疫苗报道的质疑
  • 旅美山西作家评前山西省长孟学农诗
  • 胡泽国:关于临汾官场危机给山西省委三点建议
  • 于建嵘:如何让山西省长们不再老泪横流
  • 梁学善:山西省长王君矿难,怎一个道歉了得?
  • 山西省长说“哭不起了”/魏俊兴
  • 实名举报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孙春龙
  • 呼吁罢免李小鹏山西省副省长的公开信
  • 很会讲话,嘴很巧的人-----谈南方都市报对山西省长于幼军的采访
  • 山西省長已為「童奴」道歉 胡溫呢?/潘小濤
  • 山西省10多年后将一片荒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