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中生“官二代”在父亲管辖区域内一路飞升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苏裕
    
     (参与网2010年5月19日讯):近日,在知情人的介绍和帮助下,《参与》记者调查了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县委副书记刘琼的“官二代”身份及升迁之路,从中我们看出她是如何在父亲刘本之的精心呵护和“培养”下,在父亲的直接管辖区域内迅速升迁的:刘琼(女),石门县县委副书记(挂职),目前分管该县农业工作;刘本之,常德市现任人大常委会主任,主持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全面工作。 (博讯 boxun.com)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刘琼没有考上大学,高中刚毕业就在常德市汉寿县参加工作,工作单位是汉寿县财政局,其时,刘琼的父亲刘本之担任汉寿县县委书记。刘琼在汉寿县财政局工作期间,读了一个在职大专(有人质疑说未毕业,这一说法目前尚未核实)。
    
    1998年刘本之升任常德市副市长,1999年升任市委常委,2002年升任常德市委副书记,2008年,再升常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随着父亲官位的升迁,23岁的刘琼被调往常德市桃源县漆河乡党委副书记,而刘本之在1989年至1992年曾担任桃源县县委常委(桃源县也是刘本之的出生地,他曾长期在此为官)。刘琼在漆河乡工作期间,两年时间内,连升两级,先是担任乡长,后于25岁担任该乡党委书记。两年后,27岁的刘琼上调常德团市委担任副书记,在团委副书记任上工作了不到三年,刘琼即被调往常德市下属经济大县石门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属当地重点培养干部。知情人称,由于接近退休年龄,刘本之正在加紧活动让女儿再次升迁,如无意外,刘琼不久将官至正处。
    知情人说,从刘琼23岁担任乡党委副书记起,并未表现出过人的工作能力,但周围的人都知道她的背景,不仅不敢得罪她,有些比她官职高的官员还要讨好她。在刘琼的提升过程中,组织部门的考察只是走过场,因为刘本之是组织部门的顶头上司。于是,在父亲毫无顾忌的直接呵护和“培养”下,刘琼连连升迁。如果没有官场背景,这种连正规学历都没有的基层官员根本不可能升迁如此之快。
    
    据说,常德市很多官员的子女都走这种“高中毕业直接参加工作,然后,边工作边拿在职学历边升迁”之路,和刘琼同时担任团市委副书记的余俞,也因为官场背景,在团市委短暂过渡后,30出头即放官常德市西湖管理区,目前担任西湖区管理区主任(正处级)。
    
    除了这种在自己管辖范围内直接提升子女的问题之外,常德很多官员子女在常德市经商敛财,2009年被抓的原常德市委书记程海波的儿子程高读书很差,曾两次辍学,但在父亲的关照下,20岁出头就在常德大做生意,没几年就身价过亿,程海波失势后,程高也被一同被抓,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对于刘本之和刘琼的关系以及刘琼飞速升迁的问题,常德及桃源官场多有议论,普通公务员对于这种官场腐败十分不满。知情人说,刘琼的问题比广受关注的“官二代”雷连鸣的升迁问题还要严重:雷连鸣是厦门大学本科、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曾任全国学联副主席,而刘琼只是高中生;雷连鸣没有在母亲雷春美担任书记的南平市任职,而刘琼则是在父亲的直接管辖范围内一路飞速升迁。常德市很多公务员私下希望舆论能够关注常德市的“官二代”问题,希望上级组织部门彻查刘琼等“官二代”升迁背后的腐败运作过程。(苏裕)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二代又被曝料市委书记母亲居然抄袭(图)
  • 福州“官二代”雷连鸣飙官与南平“贫二代”郑民生飙命(图)
  • 27岁官二代任团委副书记 惨被人肉(图)
  • 官二代易滋生怀疑 社会互信和权力公信力丧失
  • 官二代的特权危及国家的稳定
  • 91%亿万富豪是官二代 廉政准则是平民怨护专制
  • 东莞“官二代”撞人致死逃逸获轻判
  • 警惕大学精神在"富二代""官二代"面前迷失
  • 对比新闻:官二代 太子党 世袭制
  • “子承父业”当新官中国“官二代”成媒体焦点
  • 富二代“接班”没有完,河南“官二代”却已开张
  • 官二代要警惕了/易丹辉
  • 太子党横行中国官二代成刺眼风景线/施卫江
  • “官二代”黑幕里当官
  • 27岁副书记 团成“官二代”俱乐部/周蓬安
  • 官二代的小姐们:无心也无能
  • 官选官 官二代/钱椿桦
  • “官二代”现象的思考/黄丹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