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襄樊经适房:“14连号”没有黑幕?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5日 转载)
    
    
     湖北襄樊所辖的老河口市到省会武汉高速全程391公里,大约5小时车程。由于其仅为湖北24个县级市之一,且地处鄂西北,在一些人眼中,它和武汉的交集并不多。可近期,这两个城市却开始有些焦不离孟的味道了。 (博讯 boxun.com)

    6月12日,武汉经济适用房摇号摇出概率千万分之一的“6连号”。 经证实,6连号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官商勾结腐败案件。
    7月29日,老河口市则摇出了 “14连号”,其中一名中签者年仅17岁。
    “出事了”
    如果没有这次的14连号,周富强三个字也许仅仅会出现在老河口地方的政府网站上。而现在,他成了媒体频繁采访的对象。
    作为老河口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周富强分管住房保障工作。几天前,周富强和房管局的工作还都处于正常运作中。7月29日晚6时,周富强交代工作人员把当天经济适用房摇号的结果在网上公示,之后下班回家。30日上午上班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安排人将摇号结果张贴在房管局门口,然后像往常一样开始打扫办公室。当下属跑来告诉他“出事了”的时候,他正准备打开办公电脑。
    看到网上14连号引发质疑的新闻,周富强吃了一惊,他脑袋中闪过两个念头:兴许是不了解情况的人误会了;兴许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搞鬼。而该局住房保障科科长李海燕用了更为激烈的词:“污蔑”。
    “惠泽佚苑”是老河口市第二期经济适用住房,位于老河口市区花园路,由襄樊伟业世纪公司开发。每户房间约90平方米。价格约为900元一平米,比该市商品住宅均价低出600元左右。老河口政府网站上公布的名单中,从996到1009连续14个号码是相连的,14连号的购买者大多来自张集镇中心学校。
    据了解,今年4月22日申请这批经适房的人领表2896份,相关部门受理申请1160份。5月,通过入户调查、公示,认定1146户符合条件,后有8户自愿放弃摇号。在1138户中摇中514户,中签率45.9%。
    李海燕说,之所以拖到7月底才摇号就是因为中途发生了武汉6连号事件,不想离得太近。
    李海燕和周富强态度一致:14连号是多人多次摇号累计形成的,而非一次性摇中。整个摇号过程是公正、公平、公开的。
    对于听上去“惊人”的14连号,周富强援引了华中科技大学概率统计系副主任王湘君的分析。“1138户中选514户,中签率接近二分之一。514户中出现14人连号,这种现象出现的概率为1.4%,摇号过程中如果出现低于0.5%的概率属于非常规性的。”周富强认为不能因为概率低就否定其可能性。
    “我们很冤”
    如果摇号没有问题,那或许是软件出了问题。
    周富强介绍,本次摇号使用的软件是老河口市房管局3年前在武汉中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购买的,用于第一期经适房摇号。出于成本考虑,这次摇号仍沿用。
    7月27日,中地公司派来一名技术人员对系统进行了调试。此后,摇号软件和器件被老河口市公证处封存。7月29日摇号当日,系统进行拆封。
    老河口市司法局公证处主任叶军在接受《新世纪周刊》采访时说,在启动摇号前,他和另一位公证员张青梅全程监督安装此前封存的摇号专用软件,检测计算机器件,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不过这次的公证,他只能对涉及到公证处专业领域内的部分表态,而软件技术层面的问题还要等待调查结果。
    那么这款软件到底可靠与否?房管局称,该公司具有软件开发资质,并有《MAPGIS电脑摇号系统确认测试报告》,该报告也是采取随机算法评估。目前该软件被当地纪委封存用于调查。
    老河口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石炬光在7月3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此次该市出现的14个连号与武汉出现的6连号事件完全不同。武汉是5100多名符合条件者参与摇号,而房源只有124套,中签比达40:1,而老河口的中签比例为2.2:1,中签率达到45.16%。他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老河口经适房摇号程序合法有效,不存在人为操作的可能。如果发现问题,决不姑息。
    据当地记者回忆,这次新闻发布会仅发生在多家媒体赶赴老河口采访后的两三个小时内,效率非常之高。对于媒体的提问,相关部门也秉承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原则,采访一路绿灯,连经适房申报人的全部材料也一并提供了。
    14连号之外,网友又提出了对17岁的中签人杨建兵能否申请经济适用住房的质疑。周富强对此显得相当谨慎,甚至采取了文件式的回答:相关规定对申报者并无年龄限制。杨建兵是非农业户口,其父母为农业户口。父亲为残疾人,依靠维修家电生活,家庭生活住房极其困难。经本人申请,其户口所在地仁义街社区及小张营村委会出据证明,房产部门审核,公示公告,其符合条件。
    谣言止于公开是周富强一直希望达到的效果。“如果不是在武汉6连号事件的后面,质疑就不会这么大。这一次摇号真的很巧合,程序上不可能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先入为主地认定了,我觉得我们很冤。”周富强说,他们上上下下的态度是一致的:面对问题、解释问题,希望清者自清。
    17岁中签家庭打算放弃购买
    当房管局就17岁申报者摇中事件向公众进行解释之际,杨建兵家里对此却并不领情。
    8月5日上午,老河口仍延续着前几日的阴雨天气,杨建兵家所在的仁义街泥泞不堪,污水横流。杨建兵的父亲杨永有正在自己的电器维修店里看电视,这个不到30平米的店面就是他们的家,屋子黑暗潮湿。
    杨永有说,儿子杨建兵技校读了一年后,就和母亲一起外出打工,已经出去半年多了。
    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每月70多元房租,一家人租房住了十几年。这次摇上号的经适房虽然比商品房价格低,但杨永有仍出不起其中一大部分的钱。
    “房子我不要了,先前说是可以按揭贷款,现在又要一次性付清,我买不起。”杨永有显得非常生气。“开始的时候是说按揭贷款,开发商也积极和银行协商,但银行不愿意贷款给没有稳定工作和收入保障的人,所以现在是一次性付清。”
    房管局住房保障科一位工作人员说,摇中的购房者必须在7月30日至8月8日期间签订购房合同,交付购房款。8月8日是最后的缴款日期,虽然有514人中签,但截至8月5日来房管局办理手续的仅300多人,而缴了全款的仅100多人。如果不能缴清全款,只能视为放弃资格,由替补者顶取。
    “其实经适房的定价并不适合杨建兵这样的家庭,他们应该去申请廉租房,但他又不是城市低保人群,不符合廉租房的申报要求,于是只能当夹心层,上下不靠。房款凑不齐,到时候名额只能出让,中签也只能是空欢喜一场。”李海燕对杨建兵家的境遇表示同情。
    不仅杨家面临难以凑齐房款的问题,一些中签者也觉得一次性付清房款的规定“时间紧、任务重”。8月5日上午8点半,一位王姓教师的婆婆老远从下面乡镇赶到老河口房管局门口看公示。“这里有朋友打电话给我儿媳妇说是摇号摇上了,但还是亲眼看一下放心一些,现在她还在给农村娃儿补课,我就帮她来看看。”当得知要在8月8日前付清房款时,婆婆显然非常吃惊,急着去房管局咨询,“如果真是这样,也许房子我们就不要了,这么短时间拿出这笔钱有些困难。”
    副校长的家
    14连号中签者全部来自张集镇,其中13位是该镇中心学校的教师,另外一人来自中心学校的下属学校。正是这样的巧合激发了人们的猜想。
    据了解,本次经济适用房是老河口市政府承诺为民办理的10件好事之一,未享受单位住房补贴的城镇教师被列入申请范围,房管局住房保障科工作人员表示,这也是有不少教师参加的原因。
    8月5日中午,时值暑期,张集镇中心学校显得比较冷清。教办主任张卫针对中心学校这个词做出了长达五分钟的解释。“张集中心学校相当于教育局的一个派驻机构,张集农场内所属乡、村的学校都属于张集中心学校管理。14连号来自中心学校并不是指来自一个学校,而是来自我们中心学校下面所辖的各个学校。”
    张集中学第一副校长张俊杰是14连号中签者之一,张集中学和中心学校就在同一院墙之内。此时他正在给学生们做暑假补习。虽然是一位教龄十几年的中学数学老师,但是他对高深的概率算法并不熟悉。“14连号的事情还是一个记者打电话告诉我的,他当时想知道我是否有作弊嫌疑,但直到那个电话之前我还不知道自己摇号摇上了。”今年1月,张俊杰升任副校长,但这个位置并不能改变他和大部分老师都住在平房的现状。
    张俊杰在申请材料里称,其每月工资为1075元。“我爱人在外面打短工,这次是根据学校相关宣传去申报经济适用房的,就是想让儿子能在老河口念书,摇上了我觉得很幸运,像我这样没有人际关系也没有钱的人,更多的是靠运气。”
    “我觉得都不好意思让你去。”张俊杰对带外人看他的家感到很犹豫。他住在校内的一所平房内,陈设简陋,屋顶全用油毡纸糊住了。“一下雨这里就漏水,实在没办法,总是东打补丁,西打补丁。”望着墙上贴着的儿子张思嘉的几张奖状,张俊杰笑着说,以后就都好了。
    信任危机惹的祸
    同样是中签的老师,因为不在14连号里面,与张俊杰的谨慎快乐相比,武洪生和张朝红的喜悦就显得单纯得多。
    有着12年教龄的赵湾小学英语老师武洪生也住在张集中心学校的教工宿舍平房内,因为连续的阴雨天气,家里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潮湿的霉味。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摆在不足15平米的屋子里,屋内挂满了刚洗完的衣服。武洪生说,他们家的衣服一向都是“阴干”的。
    “我做梦都想住楼房,可月工资只有950元钱。此前学校分过一次房子,可当时也买不起。何况那些房子都是没有产权的,只要不在学校执教就会立马收回。”武洪生一直有个念头,就算自己继续留在赵湾小学教书,也要把孩子和老婆送出这个阴湿低矮的房子。
    和武洪生为邻多年的赵朝红老师是张集中学的英语老师,他现在每天就在盘算自己离房款的9万元还差多少,一旦借齐就马上去老河口办手续。
    “天上下大雨,屋子里面下小雨。在这样阴湿的环境里,孩子根本不可能健康成长。”赵朝红8岁的儿子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看起来格外瘦小。
    虽然14连号和自己无关,但武洪生和赵朝红都相信,就算是连号里的老师也都不可能走关系造假,因为乡镇学校的老师的确太穷了。“如果能做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一住就是十几年。”武洪生说。
    尽管媒体报道了这些中签老师基本的生活情况,但仍极少有网民表示信任,用周富强的话来说,这是武汉6连号阴影造成的信任危机。
    经适房问题
    经济适用房政策一直备受经济学家争议,因为这种初衷良好的设计先天就会给腐败留下机会。但这一政策却在争议中推行多年。凡是打着“服务穷人”旗号的政策通常都会得到盲目拥护,人们把屡禁不绝的猫腻理解为只是执行环节的问题,但从没想过坏制度会把好人变坏人。襄樊14连号虽然目前看来没什么猫腻,但同样能反映出一些问题。一些低收入家庭即使中签也无力支付经适房房价。由于各种问题,经适房实际上并没有起到政策设计者预期的作用。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