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访民郑大靖再次致信中央要求彻查腐败(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4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蒋正义报道)2010年5月3日,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访民郑大靖,再次给中央领导胡锦涛、温家宝、贺国强、周永康、王胜俊、曹建民、孟建柱等人发出诉求信函,要求彻查郧西县的上访及腐败问题。
    
    2008年4月1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新闻上刊登,“湖北启动县市区委书记大接访”面对面接待,限时间解决群众的信访问题,时间已过去两年多了,也应盘点湖北一下各地县市区的解决结果。
    
    访民郑大靖说:“贪官作秀是当今普遍现象,越是会作秀,只能表明这个地区越腐败,说到底,访民的信访问题,都是由贪官造成,不查贪官,中国的访民问题,很难从根本上解决,贪官能查贪官吗?我们这个地方的县委书记能解决信访问题的手段是对访民诬陷、判刑、劳教、拘留、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这些严重违背宪法,侵犯人权的事实,都在媒体不断揭露,但都被掌权的腐败利益集团给和谐了,而贪官反受到上级部门领导的重用和赞扬,原郧西县县委书记卢富昌(现已调任十堰市委任副秘书长),就是一个典型事例。”
    
    附:郑大靖致公安部长孟建柱的一封信
    
    尊敬的孟建柱部长:
    
    你好!
    
    我叫郑大靖,是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人,是原中国银行郧西县支行职员,因单位于2000年撤销,而被迫买断工龄而失业。
    
    今天,我要向你建议的是除恶打黑,必须要从政府和公、检、法内部打起,因为黑恶势力的形成,大都是依仗官府和公、检、法部门的掌权者的保护,才敢横行霸道、作恶多端,没有保护伞,黑恶势力自然无法形成气候。
    
    下面针对发生在我身上的问题,向你作以汇报。我是原中行分配给我没有参加房改房的生存住房的职工,但十堰市分行行长杨德会、副行长王浩为收受巨额贿赂,暗箱操作,非法将撤行后的郧西县支行所有房产包括职工住房和土地,千余万国有资产只非法贱卖96万,不仅造成千万国有资产损失,而且严重损害我们职工的合法利益,同时剥夺了我们的基本生存权。
    
    当初,我天真的相信政府,相信法律的公平、正义,可是经过法院一审枉法裁判后,我又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只好申请再审,但就是不理,司法程序走尽,却无公道可讨。
    
    为了一家人的生存权,本人只好进京上访,却又因此触怒了当地政府以时任县委书记卢富昌的一伙腐败恐怖分子利益集团,从此受到各种诬陷、报复和迫害。目前卢富昌(现已调任十堰市委任副秘书长)利用职权,指使公安民警对我数次非法抓捕毒打、拘留和关押,曾一年多将我关入“黑监狱”中,包括我妻子和七岁女儿也被关黑监狱(有关详情见《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采访报道)。
    
    政府官员靠行贿买到这笔资产后,又转手倒卖给黑社会柯尊春。柯就利用30多个黑社会人员强行霸占职工住房,在遭到职工及亲属的坚决反抗后,黑社会人员对职工进行毒打,事发当时打伤我妻子及其他亲属,问题反映到各部门至今得不到依法处理,但当地公安有备案。
    
    我在第一次(2007年3月)被当地政府和公安从北京绑架回当地,关入黑监狱一个月时,我趁看守人夜晚熟睡之机,成功越狱逃了出来。
    
    2007年9月7日,县委书记卢富昌又指使公安民警将我从北京抓捕回去后,企图对我进行劳教,但没被十堰市公安局批准,卢富昌只好再次将我关入私设黑监狱中,直到2008年11月底才放出。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欲致我于死地,杀我灭口,指使刑满释放人员王军、李斌等人以保安名义对我数次毒打。若不是有敢怒不敢言的正义人士相救,我早被灭口。现在想来真是死里逃生。
    
    在你领导下的公安队伍除恶打黑之际,从我本人所经历的过程来看,都是政府官员、公、检、法违法犯罪、勾结利用黑社会形成一体,所以打黑除恶必须从司法队伍的内部做起,否则收效甚微,因为社会上的所谓黑社会,他们都是依仗政府贪官、司法队伍中的败类做靠山,才敢为非作歹、危害社会。
    
    重庆市打黑是全国各省的一个宿影,不是其他省没有黑势力,而是缺少向薄熙来那样领导官员。如;我们县原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王其勋,为了巴结讨好县委书记卢富昌这个腐败恐怖分子,不仅非法抓捕我、毒打我,还抢走我钱财、手机、数码相机、身份证、谋生三轮车等等。
    
    还有一位我不认识的民警,佩戴警号为042473,于2009年2月20日下午,公开索要我一部手机,拿走后至今不还,是何种行为?很多百姓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他们抢劫不用躲藏,“光明 正大”索取。
    
    依法铲除政府、公、检、法中的涉黑毒瘤,是国家长治久安,社会和谐的有效保证。
    
    长话短说,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有责任、有义务向你建言,并请依法督办查处,不妥之处请海涵、谅解!
    
    请你帮忙追回我被抢去的财产,在此向你表示感谢!
    
    此致
    
    湖北省郧西县公民:郑大靖
    
    
湖北访民郑大靖再次致信中央要求彻查腐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玉树十万灾民致胡主席和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 晶银投资债权人给武汉市公安局长的公开信
  • “六四”后被判重刑的梁强给国民党中央的公开信
  • 就西物市场拆迁致沙坪坝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公开信
  • 人人网删帐号不断网民公开信谴责
  • 谢福林的妻子金焰写给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重庆渝北一千多购房户给薄熙来的一封公开信(图)
  • 被停课的萧瀚副教授向院长发出公开信
  • 网民致中国政府和谷歌公开信呼吁不可忽视网民利益
  • 网民就谷歌事件发出《致政府和谷歌公司的公开信》
  • 李鸿忠事件致全国人大公开信签名超过一千
  •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发表致网友公开信
  • 新疆封网还未结束,网民致电信运营商的公开信
  • 刘杰致黑龙江省长、省委书记的公开信
  • 中华农民协会申委会致两会“农民界”代表的公开信
  • 新华社老记者戴煌致2010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 游精佑案网络关注团致两会的公开信
  • 武汉市民程雪给武汉市委书记杨松的一封公开信
  • 湖北访民致两会人大代表公开信
  • 中国有没有讲理的地方--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五)/赌命人吴业夫(图)
  • 河北省二里村村民致最高检察院的公开信
  • 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移民致各级政府的公开信
  • 致开封政法委书记的公开信/江帆
  • 给哈崗学区学生父母的一封公开信/陈凯
  • 司法内部护短是腐败之源--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三)/吴业夫(图)
  • 谢福林妻子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四)/赌命人吴业夫(图)
  • 一封公开信/刘占利
  • 致中共中央. 国务院的一封公开信/刘占利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三)/赌命人吴业夫(图)
  • 致山西省副省长李小鹏的一封公开信/王建兵
  • 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组部长李源朝的公开信/无锡陈雪华(图)
  •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徐桂如
  • 赵岩:两会召开之时,致周永康和王胜俊的第三封公开信
  • 开封冤民致省委书记卢展功的第二封公开信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图)
  • 开封冤民江帆给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公开信
  • 致北京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顺的公开信/转业军人吴业夫
  • 致河南省修武县法院丁继东的一封公开信并附上诉状/乔五星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国际人权日来临,浙江老访民徐江姣给中央领导的公开信(图)
  • 布莱恩•米恩: 就博导徐永平诈骗致夏德仁公开信
  • 上海詹荣妹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张翠平: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郭泉之友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公开信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今天中国广东省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茶香阁:就山东省烟台市市直企业下岗后退休军转干部遭遇的不公待遇问题致党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 法官旗帜带来的灾难--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之二)(图)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所谓法官旗帜带来的灾难--致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
  • 给江苏省长罗志军公开信
  • 上海维权民众致俞正声公开信(图)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福建残疾人林旭光的一封公开信(图)
  • 云南蒙自刑警杀人案:潘俊的家属致高院公开信(图)
  • 曾经的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 致 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2009年第1号)(图)
  • 致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公开信/上海市宝山区王翠弟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之三)
  • 停止一切打压 释放一切爱国人士 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第九部分)(图)
  • 王晶垚: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公开信(图)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 致胡锦涛同志一封公开信/ 王传忠
  • 给美国人的公开信(Jon Voight)/ 陈凯
  • 妙觉慈智:给胡佳妻子金燕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就李庆安诈骗案给马英九总统的公开信/丁华
  • 给哈崗学区学生父母的一封公开信 (陈凯 中译)
  • 致温家宝公开信/原美國加州論壇報社長阮大方
  • 薛野:致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会长杨牧之的公开信
  • 就李鸿忠拒不道歉一事致胡总书记和温总理的一公开信/李悔之
  • 郑钢清等:致胡锦涛、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 两会前无锡18市民给新任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的公开信(图)
  • 强烈支持和声援胡星斗教授致“两会”委员的公开信/李悔之
  • 青年作家冯建林致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省长陈全国的公开信
  • 写给胡绵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陈中华
  • 双重国籍问题:给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的公开信/海外华人丁华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全美学自联倡议推动刘晓波角逐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公开信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致王丹先生的公开信,关于您的“中共又帮民进党选赢了一次”/钟孝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