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綦彦臣:恳求良心人士支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1日 转载)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綦彦臣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0年5月1日讯):
    
     (2010年4月30日)
    
     我不是法学业内人士,更无实践资格如律师证,而所积累的法学知识大多来自于梁治平与贺卫方主编的《宪政译丛》书系,以及刘军宁主编的《公共论丛》书系。至于案例接触,除本身曾为“政治犯”之亲历外,大多来自于低调维权。
    
     在低调维权的过程中,不幸地成了有些名气的“土律师”——公民代理人。
    
     坦率地说:代理行政诉讼案件,对我这样靠写书、写文章为生的人,是一种危险——把精力投入到代理活动中去,就会减少写作收入,而且穷困的委托人是基于对我的人品的信任才来找我。
    
     我是个凡人,经常在思想和胃口、道德与大米之间艰难抉择,以至于把自己锁在书房里暗暗哭泣……
    
     现在,我正继续代理一桩民告官案件的上诉,我不知道能否最后打赢。在已经发生的诉讼活动中,我发现:
    
     其一,有一种力量发泄着对底层小民的轻贱与仇恨,以至于连常识都不顾及;
    
     其二,这种力量通过技术化操作,牢牢地保卫着官权的违法行为。
    
     面对那种力量,我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绝不比被轻贱与仇恨的底层小民强一点点。
    
     我不想发起一个签运动,但希望读到这篇小文章的法学良心人士给我一点支持:您是法学专家,可以给我发一个短信(15132754195),鼓励我一句话;你是一位律师,可以给我的博客(http://sihoen.blog.163.com)留言,指点在接下来的诉讼中该如何辩论。
    
     我在等待!
    
     请您让我感到良心还在跳!!
    
     请您让我继续压抑胃口和大米而服从思想和道德!!!
    
     以下是两个附件,请您耐心读一下。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
    
     附件1:行政上诉状(4月30日以特快专递方式分别案河北高院与沧州中院)
    
     行 政 上 诉 状
    
     上诉人:余连洲,男,1944年12月24日出生,汉族,住泊头市小皇庄村30号,联系电话:0317—8394010。
    
     委托代理人:(1),赵素芬,女,1947年10月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余连洲之妻;(2),綦彦臣,男,1964年10月出生,汉族,作家,住泊头市裕华中路农发行小区2-2-2西门,邮编:062150,联系电话:0317—8294699
    
     第三人:(1),张连强,1978年7月出生,汉族,住泊头市洼里王镇小黄庄村;(2),泊头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泊府”),法人代表谢荣珂,市长。
    
     原审法院: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沧中院”)。
    
     原审被告:沧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沧府”),法人代表刘学库,市长。
    
     原审被告代理人:沧府法制办行政复议科工作人员曹克成与左东霞,二人。
    
     案由:上诉人原诉沧府沧政复字(2009)号行政复议决定违法。
    
     上诉请求:撤销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并追加泊头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泊府”)为第三人。
    
     上诉理由:
    
     (一),沧中院欺诈立案,迫使原告方接受不平等条件。
    
     1,上诉方从2009年12月14日正式申请立案(见证据1,共3页),到2010年3月2日才得到明确答复即交纳立案费(见证据2,共1页)。期间两个月余,远远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的“7日内立案与否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之期限。
    
     2,由于沧中院有意拖延,上诉方不得不改变应对策略,在泊头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泊初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诉泊府在发给第三人的宅基证违法(见证据3,共3页)。泊初院发出开庭传票决定2010年1月21日开庭审理(见证据4,共2页),泊府也作出了答辩(证据5,共1页)。
    
     开庭时,泊初院进行了调节,泊府代理人国土局三位工作人员到庭。泊初院与被告代理人声称:由于泊初院与沧中院协调,以及泊府从中努力,沧中院答应受理此案,待原告申请撤诉后,即与立案。在原告即今上诉方撤诉后,泊初院下达(2009)泊行初字第36号行政裁定书(见证据6,共1页)。
    
     3,鉴于沧中院在立案方面的欺诈行为,代理人綦彦臣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将立案书面申请(见证据7,共1页)寄往沧中院,时为2010年1月22日。3月2日,正式办理立案手续时,沧中院行政庭接洽人员向代理人綦彦臣出示的立案批准人批示载体,即为证据7所指件。
    
     代理人在2010年1月22日交寄书面立案申请后,过了十天,向邮局查询,邮局答复该件是1月25日沧中院单位收发室收讫的(见证据8,共1页)。
    
     从1月25日沧中院收讫特快专递到3月2日得以立案,沧中院的行为显然再一次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
    
     4,立案以后、开庭以前,沧中院行政庭副庭长即本上诉原审案审判长孙树国致电代理人綦彦臣到沧中院接洽,要求重改诉状:更改原告赵素芬为余连洲,将泊府代理人泊头国土局去掉。
    
     改变原告人属于正常调整,因为赵素芬与余连洲系夫妻关系。但是,去掉泊府作为第三人显欺诈弊行为,因为这样就导致了本案正式在沧中院立案前沧中院舞弊细节的被掩遮。这也是本上诉状在第一部分进行详细叙述的原因之所在。
    
     原告代理人綦彦臣不得不接受去掉泊府作为第三人的沧中院欺诈,正是为了防止行政诉讼程序继续受沧中院的恶意操纵。
    
     (二),证据采信存在严重倾向,未对存疑证据作出调查与核实。
    
     1,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第3页第7行至第11行,引用沧府证据描述争议地与张立海及张兴周关系时,力图证明即特别加注第三人张连强之父张兴周存在历史权利。但是,在判决时却以集体权属为由(第8页,第12至15行),否认余连洲的历史权利。此种判断行为显系双重标准。
    
     简单地说: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等于确认张兴周与张立海对集体土地使用权的继承关系。
    
     2,当庭并未出示张立明等人的证人证言,亦未进行质证。
    
     3,既然争议地属于集体所有,那么,沧中院就不能从证据采信的角度预设张兴周张连强父子在该地块上的继承关系。同理,集体所有的权属状态也决定了家族关系非申请优先权的成立。
    
     4,第三人张连强出示“泊宅集用(2007)字第0804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见证据9,共5页),其四至图即第4页上标有“争议地”字样。
    
     第三人张连强在沧中院才听是向法庭要求泊头国土局到庭质证,原告代理人綦彦臣当庭支持张连强的主张,但是沧中院并没采纳两方一致的意见。递进而言,这也是沧中院有意延续舞弊行为的一项选择,继续排除泊府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
    
     5,证据9第5页,有洼里王镇土地管理所出具的证明,证明争议地属于张兴周所有,而申请人是张连强。此种证明行为目的在于说明张连强对该地块有继承权,但显然与土地集体所有的权属相冲突。为了掩盖这种冲突,沧中院才不对特别注明的证人证言进行质证,即倾向性行为特征明显。
    
     (三),罔顾基本事实,包庇沧府的违法行为。
    
     1,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第8页第22行至第9页第3行,判词说:“无论泊头市人民政府将此土地登记为何人使用,均与余连洲无关,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撤销决定及市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均不侵犯余连洲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余连洲的合法权益在张连强申请行为之初就遭到了侵犯。张连强填具的《城乡宅基地申请书》,批准文号为“(2006补)04—57号”(见证据10,共3页),其中有“三榜通过”程序,即村民委员会对申请行为张榜公布征求意见。但是,事实上,村民从未见到村委会所张之榜,村民金明振、张庆俊、王如海等共计15人现以按手印的方式证明三榜公布并不存在(见证据11,共1页)。
    
     张连强的胞兄张连顺是村委会组成人员,任会计职务并掌管村委会公章,即张连强申请宅基地使用行为的村民委员批准,显系其家族公权私用的结果。
    
     余连洲作为集体成员之一,具有合法的村民身份。张连强舞弊侵害集体利益,自然也就侵害了余连洲的一部分利益。泊府的错误发证行为以及沧府对张连强舞弊行为的合法确认,同样,侵害了余连洲的利益。
    
     2,张连强在申请该南北12米、东西19米的宅基地之前,一直到现在仍使用的宅基地与申请地块紧邻。现使用地块南北长18点4米、东西长12米,面积220点8平方米。(注:该地块原为无儿无女的鳏夫张立智所使用,张立智死后即为张连强所使用,并盖有新房。张立智系张连强从祖父。)
    
     张连强现只有一个女儿,未到成年年龄(十岁,见证据10第1页填表人基本情况),没有申请新宅基地的合法理由。
    
     其舞弊申请12乘19米的宅基地,折合面积228平方米。
    
     小皇庄村人均耕地1点2亩,折合800平方米。根据2002年7月1日生效的《河北省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即“人均耕地不足一千平方米的平原或者山区县(市),每处宅基地不得超过二百平方米”,张连强第一块宅基地就已经超标,更失去了申请第二块宅基地的资格。
    
     3,沧府沧政复字(2009)号行政复议决定,确认张连强第二块宅基地申请合理、程序合法,完全是违背事实的违法行为。沧州中院判决“驳回余连洲的诉讼请求”,逻辑地导致沧府违法行为的合法化。显系罔顾事实的包庇行为。
    
     张连强宅基地超标,以及在超标的基础上申请新的宅基地,是严重侵害小皇庄村村民集体利益的行为。余连洲作为合法村民,其利益受到侵害是不争的事实。沧中院的判决恶意排除余连洲的权益,不仅是包庇沧府的违法行为,而且还是缺乏基本常识的表现。
    
     4,即便不考虑张连强超标申请对余连洲在集体中的权益的侵害,仅仅看申请程序就是严重违法的。证据9上的四至图标有“争议地”字样,而另一份关联性文件泊府2007年5月9日签发的《土地登记审批表》(见证据12,共 4页)在初审意见栏中却书写为“四至无争议”。
    
     一方面,泊府下属部门的分支机构洼里王土地管理所出具证明表明地块存在争议;另一方面,泊府的批准行为却确认无争议。如此明显的矛盾被沧府行政复议决定所掩盖,又为沧中院所忽略。两个行为共同维护违法的申请行为,说明行为人存在利益共谋关系。
    
     5,余连洲现居房屋,乃买自一名乡村教师的旧宅。由于张氏大户把持小皇庄行政权力,余连洲申请更换宅基证得不到批准。而且,小皇庄村村委会强购村民耕地,再行所谓统一规划,导致了严重的农村秩序混乱:交钱买新宅基的得不到批准,卖出地拿不到钱的农民要求收回土地,发生财务亏空数万元。泊府与下辖洼里王镇政府均视其为难题。
    
     应当说,沧中院本应本着最高院维护稳定的精神,细审有关详情以避免因裁判行为失误激化农村矛盾。因为张氏大户在村中的作为不仅严重侵犯了村民集体利益,而且还为群体事件的爆发埋下伏笔。
    
     按乡归民俗,张连强申请包括余连洲使用地块在内的集体土地,应当先和余连洲商量,再交村委会研议。因为余连洲虽无争议地块使用权的合法手续,但是存在事实使用资历并为此付费的行为(见证据13,共2页)。小皇庄村村民委员会原任会计刘国祥在2008年3月1日提供证人证言(见证据14,共1页),确认了村委会收取宅基地使用费的行为。但是,沧中院预设倾向并在审理中舞弊,拒绝对以上两证据进行质证。
    
     此外,余连洲现住房在张连强房后(北),余张两家的紧西临地块即为张连强申请的地块,争议地是余家出门的门口。张连强一旦申请下该地块,就意味着余家被堵门,改到东面胡同出门。从农村传统上,胡同叫“伙巷”即公同权益合成地,但是余家现住房从历史上没有东面的“伙巷”权益。
    
     中国古代良法循吏精神是上合天理,中符国法,下顺人情。沧中院如此罔顾事实的判决,乃上丧天理、中违国法、下逆人情。
    
     6,张连强为达到强占该申请地块的目的,在村中放言“花20万块钱也要拿下这块宅基地”,现有村民金明振、余刚、张宝庆等共10人按手印证明张连强的放言(见证据15,共1页)。由于张连强放言在沧府行政复议之前也在沧中院庭审之前,因此不排除张连强在行政复议申请与以第三人身份参与行政诉讼活动中,存在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的行为,从而影响到复议与诉讼的公正性。
    
     综上所述,上诉人恳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详查实情,撤销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并在审理过程中追加泊府为第三人。
    
    此致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余连洲
    
     2010年4月29日。
    
    【附:证据15份,共计29页;委托代理书两份。注:1.证据只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供,抄送沧中院副本不附。 2.本上诉状分别向沧中院、省高院特快专递寄交,上诉费用等省高院行政庭准予立案并通知上诉方时,即到省高院交纳。】
    
    
    
     附件2:行政判决书(4月20日由委托人余连洲签收)
    
    
    
     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断书
    
     原告余连洲,男,1944年11月24日出生,汉族,住泊头市洼里王镇小皇庄村30号。
    
     委托代理人赵素芬,女,1947年10月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余连洲之妻。
    
     委托代理人綦彦臣,男,1964年10月出生,汉族,作家,住泊头市裕华中路农发行小区2-2-2西门。
    
     被告沧州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刘学库,市长。
    
     委托代理人曹克成,沧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复议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左东霞,沧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复议科科员。
    
     第三人张连强,男1978年7月出生,汉族,住泊头市洼里王镇小皇庄村。
    
     原告余连洲因不服沧州市人民政府(下称市政府)作出的土地行政复议案,于2010年3月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0年3月2日受理,于2010年3月4日向被告市政府及第三人张连强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3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余连洲及委托代理人赵淑芬、綦彦臣、被告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曹克成、左东霞、第三人张连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市政府于2009年10月13日,作出沧政复字(2009)026号复议决定查明,2006年8月,张连强提出安排宅基地申请,经其所在村规划、洼里王镇政府及泊头市人民政府审批,2007年5月9日,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颁发了泊宅集用(2007)字第(0804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下称土地证),张连强的同村村民余连洲认为张连强的宅基证侵犯其财产权益,2008年5月,向泊头市国土资源局就张连强的土地证提出异议,要求撤销张连强的土地证。泊头市国土资源局立案并进行审查,泊头市人民政府认为张连强申请宅基地时隐瞒了该宅基地存在争议且争议尚未解决的事实,且张连强未按批准用途建住宅,属擅自改变原批准用途。2009年2月11日,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2009)泊政国土资处字第02号《关于吊销泊宅集用(2007)字第(0804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的决定》(下称02决定),撤销张连强持有的土地证,张连强对决定不服,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认为,张连强依法定程度取得土地证,余连洲虽在本案争议的土地上建有厕所和小房,但始终未办理土地使用手续,不属合法的土地使用人。因此张连强与余连洲之间仅存在民事财产纠纷,而不存在土地权属纠纷。张连强虽称计划建门诊,但声明如不允许仍建住宅,且泊头市人民政府未能提交张连强建门诊的证据,故不应认为其改变了土地用途。市政府决定:撤销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
    
     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原告向本院起诉,被告收到起诉状后,于2010年3月12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第一组证据:证明市政府的复议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1、2006年11月13日泊头市洼里王镇小皇庄村民委员会证明,内容为:本村张兴周与余连洲所发生争议的这块宅基地,原属本村已故村民张立海的考勤宅基地(注:张立海去世于1965年春天,现有本村张立明、张立才、张立祥等几位老人可以证明。当年张立海去世后,就在此地基上出的殡)。由此可以证明这块地基,为原我村已故村民张立海所有。因张立海没有亲生儿女,所以当年由其侄子张兴周,为张立海料理后理;证明争议土地为张立海所有,后由张兴周继承,张兴周是张连强父亲。2、2007年3月29日洼里王镇土地管理所证明,内容为:根据洼里王镇小皇庄村民委员会开据的证明,及本村几位老年村民证实,张兴周及余连洲所发生争议的这块宅基使用权归张兴周所有,证明争议土地为张兴周所用。3、2008年5月14日张连强向泊头市国土资源局提交的申请,证明张连强未改变土地作途。4、张连强办理宅基地程序合法的证据,2007年5月9日的土地登记卡、2006年8月1日张连强的宅基地申请、2007年5月8日张连的地籍调查表、张连强的城乡宅基用地申请表、2007年5月9日泊头市人民政府的土地登记申请审批表。第二组证据:证明市政府的复议程序合法:02号决定、2009年4月6日张连强的行政复议申请书、2009年4月9日市政府的行政复议立案审批表、市政府向泊头市人民政府发的行政复议通知书、2009年11月20日市政府的行政复议案件呈报笺、决定书及送达回证。法律依据:《行政复议书》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三条,证明市政府的复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
    
     原告诉称,原告因与本村村民张连强发生宅基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纠纷,于2008年4月份向泊头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要求撤销此前泊头市国土局错发给张连强的宅基证。泊头市人民政府于2009年2月11做出02号决定,撤销张连强的宅基证。3月2日,泊头市国土资源局以《信访答复意见书》的形式,告知原告已撤销张连强宅基证的理由和结果。张连强向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市政府作出了复议决定,撤销了02号决定。市政府的决定将具有第三人身份的原告排除在外不当,认定原告与张连强只存在地上附着物的争议,不存在土地使用权纠纷不当。在争议土地上原告建的厕所有四十多年,1991年建的小房,一九三六年我的祖辈买了争议的地。证明我与张连强存在土地权属争议。在土地权属争议解决前,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颁发土地使用证违法,泊头市人民政府主动撤销土地使用证合法,而被告将02号决定撤销违法。请求法院撤销市政府的复议决定。原告提供了下列证据:一九三六年其长辈购买宅基地的契约一份,证明其对争议宅基地享有使用权。
    
     被告市政府辩称,余连洲对本案争议土地没有合法的使用权,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2006年张连强向相关部门提出宅基地申请,并依法办理了土地使用权证,取得了该宗土地的合法使用权,该权利应受法律保护。余连洲虽在该块土地上建造了小屋和厕所,即使向村委会交纳宅基地使用费,但其一直未就该宗地向有关部门申请使用权登记,故其不是合法的土地使用权人,因此余连洲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答辩人也不应当将其列为第三人参加复议。
    
     第三人张连强述称,市政府的复议决定适用法律正确,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另外,余连洲与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其颁证的土地没有关系,余连洲在该块土地上建造了小屋和厕所,也不能证明余连洲对该块土地享有合法的使用权。张连强提供了以下证据:1、2006年11月27日沧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民事抗诉书,证明原告与第三人无土地权属纠纷。2、泊头市公安局的鉴定书,证明原告触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且金额较大,破坏手段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涉嫌故意毁财罪。
    
     针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质证认为,对市政府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张连强的申请书与集体土地使用证有矛盾,申请书中表明四至无争议,但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上证明土地存在争议,因土地证上的两个图不符。第三人认为市政府提供的证据合法有效。
    
     针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质证认为,对买卖契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一九三六年的文书已失效,与本案无关联性。即使原告一直使用这土地,根据土地管理规定,必须进行土地登记核发土地证后才享有使用权,否则使用的再长也是徒劳。张连强质证认为,老文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针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原告质证认为,抗诉书是检察院要求法院重审,而泊头法院现在没有重审,因此抗诉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公安局的鉴定书与本案无关联性。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作如下确认,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虽然在一九三六年,余连洲的前辈购买了与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登记的宅基地相关联的土地及房屋,但根据余连洲的陈述,其是在四十年前在该地上建的厕所、种的树,1991年建的小房(不是住宅),故可以认定该土地不作为余连洲前辈的宅基地最少有四十年。1962年9月27日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第二十一条规定:生产队范围内的土地,都归生产队所有。生产队所有的土地,包括社员的自留地、自留山、宅基地等等,一律不准出租和买卖。根据此条规定,农村的土地,不存在私人所有制,因此余连洲提供的契约,不能证明其对相应的土地享有所有权。1995年4月9日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空闲或房屋坍塌、拆除两年以上未恢复使用的宅基地,不确定土地使用权。已经确定使用权的,由集体报经县级人民政府批准,注销其土地登记,土地由集体收回。根据此条规定,即使余连洲曾使用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登记的宅基地,但因其不使用该地作为宅基地至少已经超过四十年,余连洲对相应的宅基地已经无使用权,因此不应认为余连洲与张连强存在土地权属争议。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本院不作确认。
    
     经审查查明,2006年8月,张连强向其所在村提出使用宅基地的申请,2007年5月9日,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颁发了泊宅集用(2007)字第(0804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一九三六年,余连洲的前辈从他人手中购买的土地及房屋与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登记的宅基地有关联,在此土地上,余连洲四十余年前建了厕所、种植了树木、并在1991年修建了厕所。余连洲认为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登记的宅基地侵犯其合法权益,要求泊头市人民政府撤销张连强的土地证。泊头市人民政府认为张连强在申请宅基地时隐瞒了该宅基地上的争议且争议尚未解决,且张连强未按批准用途建住宅,属擅自改变原批准用途,2009年2月11日,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02决定,撤销张连强持有的土地证,张连强对决定不服,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认为,张连强依法定程序取得土地证,余连洲虽在本案争议的土地上建有厕所和小房,但始终未办理土地使用手续,不属合法的土地使用人。因此张连强与余连洲之间仅存在民事财产纠纷,而不存在土地权属纠纷。张连强虽称计划建门诊,但声明如不允许仍建住宅,且泊头市人民政府未能提交张连强建门诊的证据,故不应认为其改变了土地用途。市政府决定:撤销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
    
     本院认为,《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第二十一条规定:余连洲提供的契约,不能证明其对相应的土地享有所有权。1995年4月9日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二条规定:空闲或房屋坍塌、拆除两年以上未恢复使用的宅基地,不确定土地使用权。已经确定使用权的,由集体报经县级人民政府批准,注销其土地登记,土地由集体收回。根据此规定,即使余连洲曾将泊头市人民政府为张连强登记的宅基地作为宅基地使用,但因余连洲未提供该宅基地曾登记其为使用人的证据,且其不使用该地作为宅基地至少已经超过四十年,余连洲对相应的宅基地已经无使用权,也不应确定余连洲对此土地有使用权,因此不应认为余连洲与张连强存在地土地权属争议。无论泊头市人民政府将此土地登记为何人使用,均与余连洲无关,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撤销决定及市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均不侵犯余连洲的合法权益。因此余连洲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余连洲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余连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状应同时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并预交上诉费)。
    
     审判长 孙树国
    
     代理审判员 位海珍
    
     代理审判员 李艳华
    
     二0一0年四月七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章)
    
     书记员 王娜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疯子的长城——献给古格的敌人
  • 綦彦臣:李庄案“客气”裁量之权术
  • 綦彦臣:门之图腾?—丁朗父《山居秋夜》画作欣赏(图)
  • 五四思想资源的日本源头/綦彦臣
  •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 綦彦臣:我相信余杰,是一个道德人!
  • 中日潜艇事件“马后课”/綦彦臣
  • 一位“老弟”在写诗/綦彦臣
  •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 关于毒饺子问题的一些看法/綦彦臣
  • 政府不是“救世(市)主”——写给草民炒股者的忠告/綦彦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