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株洲交警下达人均查纠违法指标遭质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8日 转载)
    
    来源:潇湘晨报
     (博讯 boxun.com)

    
    株洲交警下达人均查纠违法任务一事经本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这一做法被称为“指标执法”,各方褒贬不一——作为交警部门,声称这种方式是合法的;作为“被管”对象的市民和网友,则大都谴责这一管理办法,认为可能会引导执勤交警乱查车,乱罚款。省法制办行政执法监督处相关负责人和法律专家孙喜峰则认为,“指标执法”的管理方式不可取。
    
    如果把这种下达具体指标的绩效考核方式看做一枚硬币,那么交警部门看到的是促使交警积极、主动执法,提高民警管事率的一面,大部分公众看到的则是可能引发乱作为和执法不公的另一面。对于这种争议,你怎么看?你觉得交警部门采取什么样的考核管理方式合适?欢迎拨打本报热线0731-85571188发表看法。
    
    省交警总队交管处处长张超
    
    希望社会能正确看待
    
    这一问题
    
    “希望社会能正确看待这一问题!”昨天,省交警总队交管处处长张超表示,交警部门通过绩效考核手段,可以提高民警的管事率,从而减少交通乱源,确保良好的交通秩序。
    
    张超说,从目前的交通秩序来看,我省交通违法行为仍然大量存在,需要在一个阶段加大工作力度。长沙、株洲两个城市都在争创国家交通管理模范城市,需要不断规范道路交通行为,通过加大整治力度来提高文明交通的程度。同时,交警部门是“吃皇粮”的执法部门,实行了收支两条线,因此罚款数额的多少与民警的个人收入没有关系。
    
    张超说,考核奖金是由政府部门专门下拨的,这笔钱作为奖金对民警执法进行奖励,主要是通过激励机制促进民警对交通违法行为有所作为。另外他补充说,交警的每一次执法行为都应该是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看到不管或者故意乱作为当然是不被允许的。
    
    大部分来电读者和接受调查的网友
    
    交警的这种管理方式不妥当
    
    昨天,近百位读者致电本报,大部分人认为,交警的这种管理方式不妥当。
    
    “我很不同意这个做法,如果没有人违法,那交警就完不成任务,那不就没奖金了?如果为了完成任务,就有可能没事找事的。”读者张先生说出了他的担忧。还有读者根据省交警总队的解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个事情就像硬币的两面,省交警总队看到了硬币的正面——提高民警的管事率,但是硬币的反面又该怎么样去防止——当个别交警月底没有完成任务时,是否会引导他乱作为?
    
    一读者搬出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六条:任何单位不得给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下达或者变相下达罚款指标;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不得以罚款数额作为考核交通警察的标准。该读者说,株洲市虽然没有直接将罚款数额作为考核交通警察的标准,但以奖励或处罚的方式激励交警完成一定数量的执法任务,是不是违背了“下达或者变相下达罚款指标”这个规定?
    
    也有读者表示理解株洲交警的这种管理模式:“这么多交通违法行为,如果没有相应的管理手段,他们很可能懈怠。通过奖惩办法,多劳多得,促进他们的执法热情。”
    
    在红网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有83%的网友反对下达具体指标任务并与奖金挂钩的考核管理方式;15%的网友表示支持,认为“不重罚不足以扭转交通违法现状”、“只要真正能矫正交通违法现状就好”;2%的网友认为“任务重了点,能不能轻点”。
    
    省法制办行政执法监督处相关负责人
    
    执法任务和奖金挂钩绝对不合适
    
    昨天下午,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省法制办。该办行政执法监督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执法任务和奖金挂钩是绝对不合适的。
    
    “这种举动,如果当月达不到规定任务,就要扣奖金,那执法者将想尽办法完成任务,就有可能出现钓鱼执法等不合法行为。”这位负责人认为,执法任务和奖金挂钩,并不利于社会安定,如果是行政部门为了抓收入,就更不可取了。
    
    长沙学院法学教授孙喜峰
    
    绩效考核与
    
    民警奖金挂钩存在缺陷
    
    长沙学院法学教授孙喜峰也不认同交警部门下达指标任务这一做法,其援引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任何单位不得给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下达或者变相下达罚款指标;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不得以罚款数额作为考核交通警察的标准。
    
    孙喜峰说,下达处罚任务违背了立法的初衷,从现实来看,交警部门进行绩效考核是对的,但绩效考核与民警奖金挂钩存在缺陷,有可能会导致民警为提高个人收入乱作为。
    
    孙喜峰说,如果一名交警在报任务数之前一天还只查处了10起,离任务数还有30起,这名交警势必背负沉重的压力,到路上乱查乱纠就很难说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卫生部取消乳品可限量添加三聚氰胺规定遭质疑
  • 海普瑞发行价A股最高 网民质疑:怎么搞出来的?
  • 广州又发现一人“睡觉死” 官方回应质疑
  • 青海地震 中国政府被质疑隐瞒死亡人数
  • 证监会变脸补救李莉案 解释反而引出新质疑
  • 业主质疑北京开发商“公证拆迁”可信度
  • 北京尾号限行新政 未提公车封存遭质疑
  • 小熊:多家喉舌强烈质疑王家岭矿难获救者真实性
  • 福州团市委副书记雷连鸣遭质疑(图)
  • 人权捍卫者谢福林被判刑案质疑
  • 西南干旱民间灾情通告频遭政府质疑(组图)(图)
  • 舆论质疑央视大火案追责小人物有失公正
  • 力拓商业机密闭门审判引发质疑
  • 央视大火案庭被告家属质疑:带个路就犯罪了?
  • 郴州万余儿童血铅超标 医生质疑标准过低
  • 疫苗致死儿童事件:媒体质疑山西卫生厅未排查患儿
  • 上海律师强烈质疑人大代表“上访定罪”提案
  • 郑大靖质疑李鸿忠代表
  • 中国要修高铁到伦敦 俄国质疑未与其协商
  • 17000投资人质疑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
  • 奈何做贼——我对熊召政的继续质疑/野夫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
  • 质疑成都交通一票制:与剪径打劫何异?
  • 钱玉衡:对钱程一案的质疑
  • 对优先录取抗“非典“医护人员子女的质疑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质疑《焦点访谈》:监督的眼睛为何只向下看?
  • 质疑“割舌”事件一审判决
  • 陈涛安:对山西省卫生厅回应媒体疫苗报道的质疑
  • 质疑、挑战当局解决重要民生问题的能力/李铁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高洪明
  • 刘永好说“民工荒”是好事的质疑/汪华斌
  • 第六代领导人胡春华简历质疑
  • 谭案起诉书有失国格——张思之大律师质疑谭作人案(图)
  • 英语在中国享受超国语待遇 上海高校教育遭受质疑
  • 日本质疑中国经济大国素质
  • 对《侵权责任法》中高空抛物责任连坐的质疑/宋公明
  • 质疑“土地换社保”
  • 质疑“土地换社保”/王东京
  • 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 中国教育公平深受质疑
  • 对电白“严打”的几点质疑/萧锐
  • 广东基层教师质疑绩效工资 用我的钱来奖励我?(图)
  • 质疑“环球时报”社评/李战军
  •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撰文 质疑央视北医大报道
  • 广东访民吴光周质疑政府说人话不办人事的违宪违法行政!
  • 对‘下岗’是搞活国有企业必要措施的质疑/汪华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