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郑渊洁退出中国作协 不齿作协委员行为(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转载)
     看中国    
    
    
郑渊洁退出中国作协 不齿作协委员行为

        去年6月退出北京作协,昨天(25日)宣布退出中国作协——中国儿童文学家郑渊洁终于用一年时间成为体制外作家。25日中午,他在博客上发文,高调宣布退出中国作协,理由是不能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曹文轩这样的作家为伍和中国作协无法繁荣文学。对于郑渊洁的指责,曹文轩并未做出回应;对郑渊洁的行为网友支援声音颇多。
        退出理由一:不齿曹文轩对灾区人民冷漠
        有 “童话大王”美称的郑渊洁在其博客上表示,退出理由第一条是,不能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曹文轩这样的作家为伍。他不能“容忍”的是,在青海玉树地震后两天,“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曹文轩却到山东青岛的小学推销自己的图书(作家到小学推销自己的书本身就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25条)。”“曹文轩身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和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在玉树地震发生后对灾区人民表现的冷漠,令人失望。”
        事实上,早在去年,郑渊洁就向教育部部长写公开信,希望制止作家频繁到中小学推销个人作品。在他看来,有些作家到中小学讲课是幌子,卖书是目的。
        19 日,郑渊洁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已通过中华慈善总会向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捐出皮皮鲁的全部稿费100万元,用于建设玉树灾区小学新校园。他同时还贴出了捐款发票。郑渊洁说,他了解到,地震中小学教室倒了许多,“我找人预算了一下,一所二层浇筑的小学校舍大约需要25万,100万的款项正好可以建4所新小学。我的要求是将来建起的校舍至少能抗七级地震。”他还表示,这些小学新校园落成后,他还将作为学校的写作教师定期去教孩子写文章。
      
        “欢迎有志于帮助玉树孩子成长的各学科朋友与我一起去。”郑渊洁在微博最后写道。此举在微博上引发了一阵“志愿者热潮”。这条微博帖不仅被转发2912次,还有很多网友跟帖回应,表示愿意跟随“郑老师”一起去灾区做志愿者。
        退出理由二:作协难以促進中国文学繁荣
        郑渊洁另外一条退出中国作协的理由算是“老生常谈”,“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难以促進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因为在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中有为数不少的根本不懂文学的各地作协的文学官员(诸如北京作协根本不懂文学、没有任何文学作品的副主席李青)”。
        对于郑渊洁再次退出作协,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陈崎嵘表示,目前尚未收到郑渊洁的正式退会申请。而对于郑渊洁的退出理由,陈崎嵘也表示,那是他个人的看法。
        去年6月,在武侠作家金庸加入中国作协后,郑渊洁在博客上曾宣布退出北京作协,理由是“受到北京作协的排挤”。
        郑渊洁博文发出后,迅速引发网友热烈的议论。这其中,支援郑渊洁退出的人数量颇多,有网友甚至用“中国人的脊梁”来形容郑渊洁。郑渊洁文章中对作协发出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有网友表示支持,认为应该“取消作协,让他们自力更生,否则没有压力只有懒惰”。
        署名姚小远的网友在其博客中提到郑渊洁给他留下深刻印象。2009年12月9日,他发起了一次签名活动,支持北大法学院姜明安、沈岿、王锡锌、钱明星和陈端洪等五名学者的提议和建议,要求全国人大重新审议并且修改和废除《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郑渊洁有过签名。
        姚小远评论郑渊洁的退出作协行为说,郑渊洁的行为让我看到了已经遗失很久的、传说里的中国作家的骨气。作协本来就是一个不正常社会的不正常现象,退出作家协会是一种清醒和恢复正常,不退出作协的作家,不过是一些忍受嗟来之食的寄生虫和软体动物而已。
        此前不久,郑渊洁也曾在博客中炮轰中国作协到重灾区重庆开奢华会。
        据悉,多年前山西作家李锐退出中国作协、郭敬明经王蒙推荐加入中国作协都曾引起热议。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渊洁宣布退出中国作协
  • 著名作家通话大王郑渊洁宣布退出北京作家协会
  • 郑渊洁炮轰“经济学家大多是马后炮”
  • 羞辱北大?郑渊洁不回应北大学生做女儿保姆
  • 若郑渊洁是副主席 还会退出作协么/夏余才
  • 郑渊洁:北京作协花纳税人钱不作为
  • 郑渊洁:我退出北京作家协会
  • 郑渊洁:邓贵大是因公殉职
  • 08宪章签署人郑渊洁:我将在严寒中靠火柴度过平安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