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省睢宁为民众颁“良民证”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6日 转载)
    
    江苏省睢宁为民众颁“良民证”
    江苏省睢宁为民众颁“良民证”


     江苏徐州东南部有一个小县叫“睢宁”,最近很出名。
    
      因一位个性县委书记和不断推陈出新的改革举措,这个面积仅为1700余平方公里、人口130多万的县,一次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从严禁机关干部在工作日午间饮酒的“禁酒令”,到按照军事化管理模式要求干部须随叫随到的“拉练工作法”;从公布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手机号码,到设立网络新闻发言人实施“网络问政”;从全国两会期间在北京媒体上投放“睢”字悬疑广告,到直播县委常委会和县委全委会;从让“正确的废话”出局的行政语言改革,到取消全县中小学校长行政级别……
    
      而真正使其站在风口浪尖的,是因为它的一项新政—————大众信用打分制度,这曾被舆论质疑为给公民颁“良民证”。
    
      这项制度已实施3个月了,但记者发现当地很多民众并不知情。关于政策制定者的初衷,有人解读为“是做给投资商看的,让人觉得这里讲诚信”,也有市民直接反问:“只有老百姓给政府打分,哪有政府给老百姓打分?”
    
      争议
    
      新政遭到质疑 官方强调有效
    
      今年3月30日,睢宁官方网站上挂出万言书《能听睢宁说句话吗?》,文章开头即说:“近日,新闻媒体对我县大众信用管理有关情况进行了报道……但遗憾的是,有不少媒体报道只集中于两点:一是说我们给睢宁群众评等级,二是我们给公民发所谓的‘良民证’,许多评论的论点也是基于这两点。然而,事实上,公民评级和发‘良民证’,恰恰是背离实际的,是个别媒体强加于我们的一种说法。”
    
      根据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睢宁县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下称《试行办法》)及《睢宁县大众信用信息评估细则》,睢宁县花了80万元引入“大众信用征集系统”,从银行欠贷到摆摊卖早点,从官员受贿到司机闯红灯,从欠缴水费到家庭道德……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全都被纳入信用打分体系,个人信用等级分为A、B、C、D四个等级,被评为A级的个人在入学、就业、提干等方面优先照顾,C、D级公民将被另眼对待。按照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的说话,借此可以倡导“守法、守信,向善、向上”的良好民风。
    
      媒体报道此事后持续发酵。一开始,舆论对睢宁推出的大众信用打分制几乎是一边倒的质疑声,批评睢宁县涉嫌政府权力越位,甚者斥之为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的“家法”。而《能听睢宁说句话吗?》一文发布后,出现了戏剧性的分化,尤其是在西祠胡同的睢宁官方论坛上,网友们力顶睢宁县委、县政府。4月1日,一位网友发帖称“这种制度实施危险啊”,立即引起众网友拍砖,说其是“个别媒体的托”、“破坏睢宁发展”。
    
      《能听睢宁说句话吗?》文末说道:“到目前推行的两个月情况看,社会各界认可,人民群众欢迎,没有发生任何社会震荡,已初步显现出了具体效果。”
    
      反响
    
      民众多不知情 弹赞褒贬不一
    
      在睢宁县城的人民路上,4月12日早晨跟平常一样,小商小贩们把马路占去了一大半,卖菜的李秀兰也是其中的一员。记者问她是否知道,如果被城管逮住定性为占道经营的话,她的信用将被扣分,她反问:“什么信用打分?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城管天天来撵,随时得准备跑。”
    
      像李秀兰这样的当地民众并不少。记者连日在睢宁街头随机采访路人,35人中仅有7位知道信用打分这件事,而其中3人“只听过,不知道详情”。在睢宁县双沟镇,也遭遇类似情况。13日中午,双沟镇的集市上,记者手拿睢宁县大众信用征集管理办公室编发的《征信知识简明读本》,询问了11位商贩和路人,全都说没有收到过类似的宣传册,也没听过大众信用打分制度。
    
      在公的信用打分名单中,唐小姐因为“恶意欠缴电话费”而被扣了20分。记者找到她时,她一脸茫然:“什么扣分呀?”她既不知道有信用打分制度,更不知道自己已被扣分了。她说电信局来装电话和宽带时,并没说这等于是签了两年的合约,必须期满才能拆线,而自己用了不到一年就报停了,后来电信局要求补交一年的月基本费,“我报停后不知道要缴费”。
    
      一些知晓信用打分制度的当地民众,对此也有赞有弹。一位在睢宁天虹大道上开餐馆的老板说:“这项制度很好,能鼓励大家守信。”的士司机刘师傅说,出发点很好:“但上头再好的‘经’到了下面也常被‘念歪’。”开店的仝小姐说,睢宁各个机关单位门口都挂着有关守信的横幅,是做给投资商看的,让投资商觉得这里讲诚信。的士司机李师傅则坚决反对:“不合理,只有老百姓给政府打分,哪有政府给老百姓打分?”
    
      典型
    
      榜样周身是债
    
      老赖远走他乡
    
      作为民风建设集中行动的一项活动,睢宁县于今年3月评出“睢宁人民好榜样”一人,奖励现金20万元。4月12日晚,在睢宁县岚山镇的宏慈助学之家,记者见到了获奖者———47岁的刘保宏。
    
      从1997年开始,刘保宏自己筹钱累计资助了500多名学生,使80多个孩子圆了大学梦,并创办了宏慈助学之家,抚养着21个孩子,其中3名在读大学。他的故事被被拍成了电影《翅膀下的风》,即将上映。
    
      吃晚饭时,在餐桌上,当着记者的面,刘保宏跟妻子谢荣兰发生了争执。谢荣兰抱怨丈夫不应该在“睢宁人民好榜样”颁奖会上承诺9月开学后一口气资助20名大学生上学,“到时候没有钱怎么办?”县里奖励的20万元,刘保宏要用13万元来还历年来欠下的债。谢荣兰笑称:“这就是‘睢宁人民好榜样’,欠了一屁股债。”刘保宏则说:“没钱,到时候再贷款吧,就当没有这笔奖励,日子还得过。”
    
      根据大众信用评分标准,刘保宏获评“睢宁人民好榜样”可获100分的加分。不过,他并不太看重这个100分。他说,城里的机关干部一年捐个三五百元,过年过节买点礼物来看看孤儿,就可以评为“社会妈妈”,信用可加10分,那么像他这样资助过500多名学生,目前还抚养21个孤儿,同时资助46名学生上学,“该加多少分合适?”
    
      有人上光荣榜,也有人上“黑名单”。
    
      在睢宁县3月发布的今年头两月不良信用信息名单上,双沟镇三友村格外引人注目。全县共有12个人因扣分超过150分,进入诚信警示和不诚信级别,其中三友村占了5位,全县目前唯一一位被列入不诚信级别的人也在该村。
    
      三友村的顾某,因个人欠贷被一次性扣了420分,个人信用成了不诚信级别。按照规定,个人信用评估为不诚信级别的,政府否决其政审类考察,在资格审核、执照审核、政策性扶持项目中原则上也不予考虑。但记者在三友村并没有见到他,村干部和村民说,他已经一年多没回家了,“法院都来强制执行,还不起,早跑了,家里除了老父,一个人都没有。”
    
      有村民认为这种信用打分是错误的,“咱们国家是人人平等, 把人划为四等是错误的。”“我们是农民,靠种地吃饭,又不要当官、入党,不需要荣誉。好好种我的地,孝敬家里的老人,做事对得起良心就行。”有村民还认为,这个制度只是县里在搞,不是国家制定的,“县里才多大个单位?没啥用的。现在是这位县委书记,下届换成其他人马上就会改了。它只是一种形式。”
    
      县委婉拒采访 称要埋头苦干
    
      据睢宁当地媒体报道,4月6日下午,睢宁县委、县政府召开睢宁改革报告会,会议“强调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坚定不移地将睢宁各项改革推向深入。”
    
      12日下午,睢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军向记者表示,有关大众信用管理这一问题,睢宁官方不再接受媒体采访。他说,它是个新事物,肯定要经历一个发展过程,在它没有成熟之前,不宜宣传。“我们现在的态度就是埋头苦干,等待时间检验。”他说,一直以来,睢宁的态度都是只干不说,“等将来,通过实践证明确实成功,我们会邀请各方媒体来采访,推广睢宁改革经验。”
    
      但在睢宁县委宣传部12日傍晚发给记者的《能听睢宁说句话吗?》一文中,写道“希望有兴趣的媒体能到睢宁深入地调查了解大众信用管理这项工作的真实情况和效果”。由欢迎媒体采访到婉拒采访,陈军给出的解释是:“事情都会有一个时间节点,现在应暂告一段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