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张春贤出任新疆书记幕后:最开放高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5日 转载)
    来源:文汇报   
    
    张春贤出任新疆书记幕后:最开放高官
        张春贤今年三月被港媒评为“最开放的书记”,这个加冕殊为不易。短短两月,中央任命张春贤任新疆书记,中央的任命代表着民众、媒体深深的祝福!
    
        被港媒评为“最开放省委书记的”张春贤履任新职,出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这位被赞为“身处乱局时有柔韧与果断”之风的高官,从中央到地方,今次又从中部湖南到边陲新疆,作为採访多他多次的媒体人,我想“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或是张春贤的个人性格与为政主张,我期待他“仁者无故”,保有那赤子之心的大气魄,在新疆继行开放之风、团结之风,这蕴含着媒体挟民意而来的监督与追问,代理和丰富着中国民众更多的民生福祉与民主诉求,造福新疆,保我边陲长治久安!
    
        今年“两会”,港澳记者再次私下评选最开放的部长和省书记,一位是卫生部长陈竺,一位是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依我跑“两会”十数年所见,部长、书记、省长被加冕之荣誉多多,而每年能得到港澳记者评定此称号者,殊为不易。我试着以自己的亲身接触探寻其共通点,以期寻找出二人频登“无冕之榜”的内在原因:面对敏感问题时的坦率,应对挑战性提问时的真诚,身处乱局时的柔韧与果断,有记者称之为“仁者无敌”。而我想说的是,他们是近年来逐渐开放的中国高官的缩影,他们都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的大气魄,他们的开放的本质不仅是代表着人民出现在“两会”上,更代理着民众沉甸甸的利益与诉求!
    
        有人说港澳记者的提问“太简单”,也有人评价港澳记者的问题“太刁鑽,太挑衅”,香港文汇报北京新闻中心作为港澳驻京记者联谊会秘书处,我身在其中,又从旁观察,抛开赞与弹不谈,港澳记者的问题总是直指核心,直奔最有料、最敏感的内容而去。对于内地记者的提问,他们也是以是否敏感、有料来衡量。2010年“两会”,港澳记者既是感受到“两会”与高官更进一步的开放,更是体察到内地记者提问品质与锋芒的提升。
    
        陈竺,中国卫生部部长;张春贤,湖南省委书记。比他们所辖领域更敏感、更具挑战的主官多多,但他们面对敏感提问时的智慧与能量、坦诚与无私,他们与记者问答间的场面,令在场的记者颇为震撼,令场外的编辑大呼有料,往来反覆交手中,甚至令记者心生感动!
    
        张春贤的故事,是个位置转变作风不改的老故事。五年前,时任交通部长的张春贤,被港澳记者评为最开放的部长,从中央到地方,能保有“最开放”的头衔,张春贤本色未变,最令我感慨!
    
        亦令人感慨的是,从最开放部长到最开放省委书记,白驹过隙,时空转移,今年“两会”我再次见到张春贤时,这位有着强烈个性色彩的魅力高官,亲和坦率不减,但双鬓华髮渐起!
    
        在他主政交通部、湖南省委时,我曾多次採访他。在我和一众记者的印象中,他既儒雅谦逊、又敢为硬朗,既坦率真诚,又诙谐幽默。张春贤的本色或许源自平民出身与历练,更源于后天的学习与信念,他面对困难与挑战时比很多人多了一份动力与幽默,有人评价张春贤将“压力当人参”或能写真出他的性格。
    
        2002年,时年49岁的张春贤成为当时国务院各部委中最年轻的部长。在交通部官员印象中,这位年轻部长行事果断,言行都有独特的“张氏风格”。在交通部一次很小范围的高层会议上,他说,“我们做事不要瞻前顾后,要像小老虎一样。”
    
        但不少人猜测敢作敢为干在交通领域、大省湖南开创新天地的他有着强势的高干家庭背景。八年过去,一位香港同行甚至还在私下告诉偷偷向我耳语:“我已打听到了,张春贤是陈姓高官的儿子!”其实,张春贤于1953年出生在河南省禹州市城关镇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在将满18岁的时候参军,之后又担任农村大队干部。从士兵、农民,再到工人、大学生、技术员到党委书记,再到受命于危难间整治困难企业,直至入职政府,担任交通部部长、湖南省省委书记,被中央评价为“善于处理複杂问题和矛盾”的张春贤凭藉责任心与勤奋敬业,一路走来。
    
        好学是张春贤进入新领域的“杀手锏”。他的大学同学回忆说,“早自习晚自习都比较认真,晚自习的时候,一般要拉了灯才走,而大部分同学早就先走了。”从云南省长助理入职交通部,他从一个交通外行到专业高官,凭藉就是好学、专注的特点。我观察张春贤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为已谋学,为交通谋利”。曾有熟悉的人描述张春贤,“自称除看书外没有任何个人爱好,几乎就是个工作狂。
    
        在交通系统流传颇广的一个故事是,张春贤拿着Powerpoint的培训教材,坐在电脑前,学习怎样製作幻灯片。至于向向行业的专家请教,更是家常便饭。他曾半开玩笑的说:“不要以权谋私,但可以权谋学。”
    
        张春贤的好学,使他在工作上也如鱼得水,政绩突出。在担任交通部长的3年时间里,他启动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村道路建改工程,他规划了未来30年国家基础路网的建设,他引领中国桥樑开始了伟大的复兴,他扭转了沿海港口和内河航运长期以来的发展颓势,他将人命救助水准提升几乎至极限。在他已经离任交通部,外放湖南任书记半年后,2006年4月,国际道路联盟特授予交通部原部长张春贤“2006年年度人物奖”,以彰颂他在引领发展中国公路网路及其国际连接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有一个张春贤落泪的故事印证着他对民生的牵挂。交通记者张弛在博客里讲述了这一幕,那是2003年7月22日,在出席共青团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时,一位来自云南的小姑娘张会莲说的一席话,让张春贤潸然泪下。那位云南小姑娘说:“我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在来北京时才产生的。我在路上走了整整7天。我真想修一条直接通往北京的非常非常快的路,让全村寨的小伙伴都到北京来看一看,也让更多的大哥哥、大姐姐到我的家乡去。我们要把家乡建设得和北京一样漂亮。”
    
        张春贤不止一次提到此事,他说:“身为交通部长,我当时感慨万千。”他由此想到中国的农村公路建设,他认为,虽然农村公路建设一蹴而就是不现实的,但广大农民群众的期盼是交通主管部门应该好好考虑的。”
    
        我印象深刻的是,在他任职交通部长时,常常被港澳记者团团围住,港珠澳大桥、内地与香港交通合作等话题时为最热。当时有记者笑言,张春贤在内阁部长中率先行开放之风,也让他领教了香港记者的厉害。原来,他有一次讲话,被香港报纸曲解,登成相反的意思。不料,张春贤并未退却,继续将“开放”进行到底,从而赢得记者的尊重和信任,香港记者主动为他“解画”。
    
        他可能是第一个将秘书手机,向港澳记者公开的部长。我也是那时,拿到了联络部长的通讯“直通车”。
    
        他可能也是为数不多收到记者名片,按址向记者寄送贺卡的部长。让一众港澳记者,对交通话题充满善意,甚至在张春贤下至湖南时,对湖南也充满期待与报导热情。
    
        张春贤于2005年12月从交通部“空降”到湖南任省委书记。当他首次以省委书记的身份出现在2006年全国“两会”上时,:“张氏”风格未变。不同于一些官员的谨言慎行,张春贤很乐意与记者寒暄聊天,他说:“我过去做交通部长的时候最担心车祸,现在做了省委书记以后,最担心的是人祸。”
    
        那年交流中有个我印象深刻的细节,就是短短三个月,张春贤已经从交通人变为湖南人,他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为,热情洋溢地为湘菜打起了“广告”,“欢迎你们都来湖南吃湘菜,湘菜好吃啦!”在会后,和香港媒体交流时,对于能不能吃得惯湘菜的辣,张春贤亦邀记者亲口品尝,一个“辣”字根本概括不了正宗湘菜的美妙感受。而我知道一个“小秘密”,在交通部採访时听工作人员偶然闲说起,张春贤原来并非美食家,他在部里取消食堂而是吃盒饭!
    
        当时令有香港同行印象深刻的是,当海外媒体问及曾盛传割腕自杀的湖南省副省长郑茂清的近况,张春贤也似早有准备,不慌不乱地给予“他患严重抑鬱症”的回答。旁边有新闻官员不时提醒他“长话短说”,他却爽朗地说:“没关係,我说得不妥处,他们还能帮我圆一圆呢。”
    
        不怕媒体,不怕说错,风格开放的张春贤,出任湖南省委书记这五年,解决人祸的方式和思路也让人眼前一亮。他的办法不是堵,而是广泛交流,省内外、海内外广纳贤言。
    
        张春贤真正广征民意之举源自2006年“问计”互联网。而我有幸见证了他一系列问计于民的思维底牌。我在当年“两会”乘湖南团开放之机向他发问:“作为执掌大省的首脑,有着怎样的上网体验?对互联网等新兴媒体有着怎样的看法?张春贤真诚地回应:“这个问题很重要!”并强调执政者应需学新媒体,接受网路挑战,在善于利用网路收集民意民智作决策。
    
        张春贤坦言,现在有些领导还不是太熟悉这些新兴媒体,不但需要学习,更要接受挑战。包括互联网在内的新兴媒体,是非常好的交流互动平台,应该受到执政者的重视。执政者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广泛瞭解民意、集中民智,根据民意、民智制定自己的科学决策,不断地跟进和改进自己的工作,以有助于社会的和谐和有效管理。
    
        自那时起,他作为地方大员,包括“网路问政”在内的广开言路的一系列开放举措,始为海内外认知。
    
        而今年“两会”,张春贤将“开放”之风带入全团。我派记者何凡参加湖南代表团开放日,他向我回忆当时的场景:结束之际,张春贤甚至还询问记者:“还有没有敏感问题?”所有举手提问的记者都一一得到了答复,“回应了每一个记者的知情诉求”。
    
        而张春贤本人更在记者会结束后的围堵採访时,将“开放”这个理念推向了实质。
    
        当下,官员财产公示问题成为海内外最瞩目的话题之一。他就此表示,目前,浏阳已经在做试点,如果可操作性强、效果好、群众满意,湖南将加速推进。
    
        而“您是否愿意带头公示财产呢?”这一更尖锐的问题应声而至。在现场的香港文汇报记者何凡向我回忆,张春贤的回答几乎没有停顿,他说:“试点之后,如果需要,我可以带头公佈。” 看到记者们的惊讶,在大家还没有回过味时,张春贤接着说:“其实我现在就可以公佈,因为没有多少家当!”
    
        他面对直指其本人且敏感尖锐的问题,没有查询记者的身份,更没有顾左右而言它,他以其一贯的坦诚、讲真话的作风,做了沉甸甸、实质性的回应,将“开放“这个词富予最实在、最贴近民意的内涵。
    
        当我们在听录音、编辑、出版之馀,一众港澳记者甚至私下有些为他担心。有位元女记者对我说:“如果是他要是投票选举,不愿意公开的官员会投他一票吗?”她或不是杞人忧天。
    
        有湖南网友就透露:“受到中纪委充分肯定的浏阳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就是在张春贤的力挺下进行的。”我不担心和意外。此次,温家宝总理工作报告就提到“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要坚决执行中央关于报告个人经济和财产的规定”,在人民大会堂聆听报告的我,感受到了中央的决心。紧接着,3月8日也有记者向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抛出一个犀利的提问:“俞书记,你本人申报财产了吗?”对此,俞正声郑重地说:“我的财产早就申报了,大家可去中纪委查一查。”
    
        财产申报与财产公示,最敏感的问题考验着地方大员的“家当”,更考验着他们的为政风范。我印象中,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从上任伊始多次引用的林则徐的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或能代表包括俞正声、张春贤在内的中共地方大员“开放”的信心和底气。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0/4/2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春贤出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 (图)
  • 习近平宣布新疆人士变动,任命张春贤取代王乐泉
  • 张春贤执掌新疆妻子系央视主播李修平(图)
  • 谢福林的妻子金焰写给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张春贤要带头公示财产
  • 谢福林妻子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的公开信
  • 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高度重视网上民意
  • 谢福林妻子致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公开信
  • 张春贤率先公布财产会引发什么后果/严少雄
  • 学以励志 学以明责 学以立德 学以致用/张春贤
  • 自做聪明的张春贤 来株洲破桥上玩花架子
  • 一党专政下张春贤如何“大胆打破既得利益”?/李悔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