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市政领域曝腐败窝案 众多小官员落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4日 转载)
     中青在线   
    
       近段时间以来,重庆江北区绿化工程处曝出腐败窝案,一串掌管照明、绿化等看似“不起眼”项目的市政官员“集体落马”。小小的路灯、绿树等市政设施,单笔投入往往在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之间,这和涉案金额动辄上千万元的“土地规划腐败”虽不能相比,然而这些容易让人忽视的领域滋生的腐败行为却同样触目惊心、发人深省。 (博讯 boxun.com)

       “绿化贪官”“灯泡局长”:凭采购和发包工程敛财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取的资料看,“市政贪官”们的“病例”基本相同,都在市政建设领域内分管着“一亩三分地”,都凭采购和发包工程的权力非法敛财; “绰号”各异,有“绿化贪官”,主要受贿对象是园艺场、园林公司、劳务公司;有“灯泡局长”,专“吃”灯饰企业;“土建贪官”“装饰贪官”,敛财之手主要伸向工程和装饰公司。
      受贿方式五花八门:直接收现金。如重庆江北区绿化工程处原主任陈亮先后5次在宾馆、茶楼等地收下某园艺场送上的27万元现金;原副主任罗开静在自家楼下车库等处笑纳了多家园林公司、劳务公司所送的现金65万元;重庆南岸区路灯管理所原所长龚正勇多次收取某灯饰企业的贿赂12万元。
      官员和承包商做“合资生意”。陈亮在2008年和一商家合伙,以某照明电器公司的名义,从自己单位的下属公司承包了三处迎春灯饰工程。次年1月,他又“默许”了该商家的入伙之邀,再玩“左手倒右手”把戏,又承包了一处工程。通过两度“经商”,陈亮一共分得“利润”20多万元。
      明目张胆开出“贿率”,硬吃工程利润提成。如罗开静等就公然和一些行贿人商定,在江北区绿化工程处所接工程利润的50%要作为好处费。
      重庆江北区检察院查明,陈亮、罗开静及江北区绿化工程处规划科科长郑笔涛共受贿100余万元,后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十二年零六个月和十年。
      “灯泡局长”也未幸免。重庆城市照明管理局原局长冉崇华在灯具购销、发包工程、划拨工程款等事项中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28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行贿者:多拿项目,少受刁难
      “‘市政腐败’看似零敲碎打,没有‘规划腐败’树大招风,但‘含金量’绝对不低。”重庆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专家丁新正表示,市政工程点多面广,市场价格伸缩性大,加上维护常态化的特点,投入并不小。此外一些市政工程决策权集中,运行不规范,一旦监管不严,极易滋生腐败。
      如郑笔涛级别仅是科长,却负责工程合同起草、施工设计、工程预决算管理及组织植物采买等要务,各公司争相向其行贿。冉崇华更是城市“照明总管”,仅重庆主城区便有路灯约15.8万盏,冉崇华握有主城建成区市管部分道路街巷、桥梁隧道、广场公园、公共绿地等的照明规划设计、工程建设、行政执法等大权; 陈亮所在的江北区绿化工程处的苗木采购、工程发包量也相当可观,在该处近日公布的一次节庆活动市街鲜花用量表中,仅一个标段的鸡冠花、孔雀草就要 147600盆。以小型盆栽草花2元一盆计算,仅此一项便近30万元。
      江北区绿化工程处腐败窝案中,多名受贿者表示,行贿一是为了多拿项目,二是为了少受刁难。一位长期参与市政工程建设的工程专家告诉记者:“巴结贪官,可以赚取高额利润;得罪了他们,可能工程款都不能按时足额拿到。”
      他表示,以长仅一公里、中间无绿化带的道路照明工程为例,按道路两侧30米一灯的标准,安装常见的12米杆双备灯,加上采购灯泡、灯具、电线、预埋管网及安装时所需的水泥、河沙、石子、运输费、人工费等各种费用,平均每盏灯需要五六千元,整个工程不算变压器需要近40万元,利润率往往超过30%。拿出一半利润行贿,则还有几万元赚头;若是不肯行贿,可能等一两年都拿不到工程款。
      苗木采购中也有猫腻。重庆渝北区一位园艺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冠径20厘米的盆栽杜鹃花,采购200盆以上,每盆售10元左右,能给三元钱感谢费;如果是草花,每盆只售两三元,能感谢几角钱。采购得多的话感谢费还可以再谈。

  市政工程成“悬赏”,公开竞标变“暗战”
      在利益驱动下,一些商家和“市政贪官”结为“互利互惠”的“伙伴关系”,招投标成为幌子,拿项目要凭金钱和裙带关系。在江北区绿化工程处腐败窝案中,纪检机关发现有的项目根本没有严格招投标,一些资金量较大的项目名义上经过了招投标,但经过私下运作,中标的仍然是个别行贿单位。
      陈亮、罗开静等“大笔一挥”,先后“赏”给行贿商家数十个项目,总金额近千万元。如重庆巴南区一家园艺场靠着不断行贿,屡败竞争对手,获得了重庆金源路、嘉华大桥、朝天门大桥、金渝大道、建新西路、鸿恩路等绿化工程的苗木供应合同。这家园艺场在江北区绿化工程处承接工程达10年之久,堪称端上了“市政铁饭碗”。
      当“伙伴关系”中的一方因故退出后,另一方便迅速寻找下家。长期向冉崇华行贿的商家张某淡出灯饰经营后,另一名灯具商文某立刻填补空缺,向冉崇华行贿,双方结为“新伙伴”。
      除金钱贿赂外,亲朋裙带关系也成双方勾结的纽带。有的“市政贪官”身旁聚拢着大群吃“市政饭”的亲朋好友。陈亮当上江北区绿化工程处“一把手”后,亲戚朋友纷纷来投,将其视为“摇钱树”,有的火速成立和市政项目有关的公司,有的立即改行做绿化工程,在陈亮手下承接业务,形成“一人管市政,全家吃市政”的怪象。

  遏制城市化大背景下的“市政腐败”
      一些办案人员、法律专家表示,接二连三的“绿化贪官”“灯泡贪官”显示,腐败无死角。目前各地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市政投入不断增加,过去市政部门中的“绿化处”等“清水衙门”已渐成商家眼中的“财神爷”,使“潜规则”有了可乘之机。
      一些干部受到的监督不足也使“潜规则”蔓延。纪检机关发现,有的干部把索贿看成理所应当,不收钱反而是咄咄怪事。陈亮、罗开静等都曾主动向商家示意要好处。郑笔涛在被查处后的反思中说:工程领域中都是这样,大家都在拿,也好像没什么不好的后果,我也就随了大流。此外,不少“市政贪官”都是本部门主要领导和骨干成员。他们在内则上下联手,结成利益共同体,使内部监督机制失效;在外则与承接工程的商家结成“伙伴关系”,导致外部监督梗阻,都促使腐败滋生。
      重庆江北区检察院专门提出检察建议,要求规范市政工程中的招投标行为,不给“潜规则”以机会,包括加大对业主单位主要领导、重要人员的监管,定期轮岗,对业务对象定期审查等。
      丁新正认为,在城市化加速推进的今天,防治“市政腐败”一方面应杜绝有法不依现象,认真执行已有的采购制度、财务制度;另一方面应及时制定相关细则,避免一些市政工程项目因金额不大、不便招标,在具体实施时缺乏依据,给暗箱操作以机会。
      他还表示,现在一些市政部门的性质比较模糊,有的自身是事业单位,行使的权力带有行政色彩,同时又实行公司化管理,“多重身份”带来一系列问题。丁新正建议实行分类管理,对有行政明确授权的单位应纳入行政管理;对适宜作为事业单位管理的,应明确界定权限;对于适宜公司化管理的,应推行市场化。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姜宗福: 中国政府被上海帮地产商绑架
  • 贪污腐败是由于权力过大
  • 强拆致一死二伤的村支书贪腐、黑恶问题严重
  • 临汾教案最重受害者杨荣丽向市府提诉(图)
  • 福州通报严晓玲案3名网友被判诽谤罪依据
  • "全国最贪县委书记"落马袜子用公款报销(图)
  • 网传文强获刑感言网友称贪官死前说真话
  • 湖北举报贪官者遭拘留
  • 最贪县委书记连袜子也要“主人”买单
  • 福建网民诽谤案国内新闻全部被删除/郑存柱
  • 西安六七百回民堵路抗议交警贪腐暴行(图)
  • “维权网”就福建三名维权人士被以“诽谤罪”判刑的声明
  • 福建三网民被判构成诽谤罪,谁受了伤害?(图)
  • 合肥艾滋女发帖者因诽谤他人被拘8日(图)
  • 贪污百万 女纪委副书记逃到株洲做钉扣女工
  • 上海市房屋交换中心主任程凯声贪污
  • 湖南女访民遭脱衣殴打 湖北访民被关“法教班”
  • 最贪淫特警队长:长期色情场所免费“检阅小姐”(图)
  • 著名穷县,小小局长贪四亿多:四川中江县原交通局长陈挺被双规
  • 无锡贪腐官员私卖安居房牟利/陶国芬
  • 党员公勇狗急跳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抛弃法治不立刑案/马兴龙
  • 网传文强获刑感言 网友称贪官死前才说出真话
  • 甘肃省文县石鸡坝乡书记和村支书联合侵占出卖集体土地上千亩和贪污5.12地震救灾款(图)
  • 村委会贪污土地款7百万/哈尔滨村民刘凤和
  • 郑州访民再致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蔡爱民
  • 公安机关枉法包庇,开发商半夜持刀入室抄家灭门!/吉林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实名举报雷州第一贪官常务副市长何健/黄德模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辽宁省阜新县组织部长洪毅贪污腐败抱养二奶
  • 河南孙文波因检举一百元贪污事实几乎被迫害致死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反贪污\反腐败斗争----十三年没有赔偿的冤案控告书/王付明
  • 严重声明;郑州蔡爱民此次137次进京举报与中国泛蓝联盟活动无关 
  • 东莞农民对贪官恨之入骨
  • 严惩贪官,匡扶正义,还我西岭净土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信访局长王步祥伙同贪官利用特权侵占他(私)人巨额财产!!
  • 贪官污吏们正在疯狂敛财分赃——我们不该继续沉默!
  • 陈水扁家族贪渎案象“侦探小说”
  • 四月小婴儿首都戮战大贪官情妇
  • 诗歌:讨伐贪官朝阳区建委主任李建海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女工作人员闯入蔡爱民家
  • 一名百姓对反贪局局长的血泪控诉
  • 刘征:堵言路 护贪官 兖州恶警行凶无人管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七君子怒告盗国贪官万言书》为何连说话权也要剥夺!
  • 郭起真:追杀贪官令---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
  • 东方通信注销美国子公司依斯泰克,股东435万美元被贪污
  • 青岛开发区热电公司:谁是贪污犯的保护伞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贪官为什么需要有个圈子呢
  •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 贪官用品咋就这么香
  • 请贪官污吏留给我们一点活命钱吧!
  • 一个母亲的控诉:北大第一医院为贪财滥用药导致少女癫痫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 贪官为何喜欢“三讲”
  • 贪官敛财 待遣叁无女子遭转卖做妓女
  • 强制拆迁是中国房价上涨和中共贪官的根本原因
  • 大红灯笼高高挂 贪官日子过得美!!!
  • 结局早已注定 贪官跳楼是本轮房价崩盘的开始
  • 贪官跳楼是本轮房价崩盘的开始
  • 是周洋太贪心,还是权力太随意?/严辉文
  • “不贪污,当官干啥”的积极意义/刘文进
  • 叶祝颐:发现好色缺德贪官不能总靠日记曝光
  • 贪污千万元的处长需要郑民生/杨再义
  • 贪官与大旱/张纪中
  • 王军荣:建再多的“贪官馆”也无益反腐
  • 廖祖笙:党天下的所谓惩贪是“假摔”
  • 贪官也是自己人?!/梁军
  • “中国特色”:气吞罢免如虎/刘士辉(图)
  • 高薪养廉:掩藏的集体贪腐  
  • 新闻联播把妇孺皆知的贪官张立军当成正面人物报道
  • 贪官垄断了国家政权 腐败速度为古今中外之最/岳喜源
  • 林保华:谭作人与温家贪
  • 高教办学自主谈何容易
  • 当官真好:贪、玩、骗,到退休还捞个免交党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