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落马派出所长成上访户 大胆揭露公安潜规则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1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瞭望东方周刊  
    
      “找几个打麻将的抓起来,一个人交500块钱放人,抓到两个就1000元。勤快一点,下班就去敲门,所以也能够完成”
      最近数年,许苏瓴的身份变换非常快。
      在2007年以前,他是江西省会昌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某派出所所长,并两次被江西省公安厅授予“信访先进个人”称号;
      2007年6月,许苏瓴因犯“非法拘禁罪”,被会昌县人民法院判处入狱两年六个月;
      2008年底,因在狱中表现良好,许苏瓴获得减刑,提前释放。
      此后,坚称自己“冤枉”和“被陷害”的许苏瓴开始上访,实名举报会昌县公安局主要领导。一年来,许苏瓴上访的足迹辗转赣州、南昌、北京等城市,成了当地知名的“上访专业户”。
      “为索取赌债非法拘禁他人”
      许苏瓴更早的时候是一名中学老师、校长,直到1996年参加会昌县公安局选调民警的公务员考试,他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成了一名公安干警。此后,许苏瓴从普通民警、科员做到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并于2005年出任该县周田派出所所长。
      “两次立三等功,三次获嘉奖,连续7年被评为会昌县优秀人民警察。”在旁人眼里,许苏瓴前途看好。他说,“谁都知道做到办公室主任是要提拔的,放我出去做所长是为了增加基层工作经历。”会昌县公安局网监大队大队长罗锦程也认为,许在担任办公室主任期间,“表现还好。”
      直到2006年,许苏瓴的仕途戛然而止。
      其时,会昌地下“六合彩”风行。这年9月14日,许苏瓴的初中同学胡仙长因庄家赖账,在邻近的福建武平县某宾馆将庄家等人扣押。
      两个月后的11月8日下午,会昌县公安局局长尹良耀亲自率人前往周田派出所,对依然身为所长的许苏瓴进行了拘禁。2007年6月,会昌县人民法院就此案作出刑事判决,认为胡仙长、许苏瓴等人“为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赌债非法扣押、拘禁他人”,并且“胡仙长、许苏瓴作案五起,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从预谋到实施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许苏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对此,许苏瓴始终不服,表示自己获罪是因为遭受局领导的“报复和陷害”,“我只是顺路开车将胡仙长送到了武平,然后就立即开车返回了。”许苏瓴称,他在此案中过错在于“明知道人家参与‘六合彩’还开车送他”。
      胡恩辉对许苏瓴的举报不以为意,“都是自己的兄弟,怎么可能故意去搞他呢。”
      宣判后许苏瓴并没有提起上诉。他称,“这也是律师的建议,当时我已经被关了半年了,干脆争取早日出狱后再提出申诉。”
      犯罪嫌疑人缴钱后取保候审
      2008年11月27日,许苏瓴出狱的第二天,他走进了会昌县公安局局长尹良耀的办公室,“我跟他说了两句话,第一我要举报你和副局长胡恩辉,第二我要起诉公安局。”当天下午,许苏瓴把起诉会昌县公安局的行政诉讼状递交给了会昌县人民法院。
      此后,许苏瓴开始实名举报会昌县公安局局长尹良耀、副局长胡恩辉。
      两个月后,尹良耀从会昌县公安局长任上转任赣州市公安局助理调研员。在许苏瓴看来,是他的举报开始生效。
      “他联想太丰富了。”会昌县公安局法制室主任李昌荣对本刊记者表示,“尹局长是正常的工作调动。”
      本刊记者就此多次联系尹良耀未果。“尹局长是清者自清,没有什么回应的必要。”李昌荣说。
      在尹良耀被调离后,许苏瓴举报的矛头开始集中对准副局长胡恩辉。
      许苏瓴称自己与胡的恩怨由来已久。早在2001年4月,会昌县公安局破获一起涉及40余万元的贩运假钞案。此案经上报后,被确定为建国以来江西省涉案金额最大的假钞案。其时,胡恩辉负责该案的指挥侦办工作。
      许苏瓴称,因为“胡恩辉的居中运作”,这一曾经震动江西的案件在移交检察院后,该案两名主要嫌疑人在缴纳30万元保证金后得以取保候审,仅该案从犯李某以“窝藏罪”获刑8个月15天。
      “由于正义感的驱使”,时任会昌县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的许苏瓴将该案写成侦破通讯刊发在《江西法制报》等多家报刊上。“这让胡恩辉非常紧张,他一直担心案子曝光。”许苏瓴说,他将胡恩辉在该案中的表现报告给了局领导。
      此外,据许苏瓴称,2002年他受命担任一专案组组长追捕犯人时发现胡恩辉通风报信,为此许苏瓴向纪检部门进行了举报。
      对此,胡恩辉在电话中对本刊记者表示,他与许苏瓴此前并无过节,除了“我性格比较直,骂过他‘胆小怕死’”。
      对于许苏瓴举报其涉嫌“徇私枉法”,胡恩辉称“全部是无中生有”,“是诽谤,不是举报”。关于举报一事,会昌县公安局法制室主任李昌荣也表示,“县纪委牵头早调查过了,都不属实”,并称“县纪委有调查结论”。
      不过,会昌县纪委副书记周方以“工作人员外出办案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为由婉拒了本刊记者索取调查结论的要求。
      “霸占本应随案移交的赃车并套上公安专段牌照公然私用”
      许苏瓴出狱后,迅速将会昌县公安局告上了法庭,要求被告将两年前没收的36万余元返还。许苏瓴称,在两年前其被拘留期间,其夫妇名下的共计36万余元被没收。
      起诉近6个月后的2009年5月5日,会昌县法院就此作出行政判决,“确认没收原告违法所得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该份行政判决书透露,原告许苏瓴还“涉嫌诈骗罪,且涉嫌诈骗案正处于侦查过程中”。许苏瓴称,他直到此时方才明白自己在过去两年中,不仅作为罪犯入狱服刑,同时还作为犯罪嫌疑人在遭受侦查,“即便是涉嫌犯罪,为什么我出狱了仍然没有结果呢。”
      对此,会昌县公安局网监大队大队长罗锦程称,“主要是侦查很费时间。”
      打赢了官司的许苏瓴并没有拿到钱。据许苏瓴透露,在获悉其起诉后,会昌县公安局找到他,“说只要我撤诉,就把36万元返还给我。”开庭前的4月1日,会昌县公安局作出“撤销没收许苏瓴违法所得决定书”,决定撤销没收许苏瓴违法所得的36万余元。但两天后,会昌县公安局再一次以“非法拘禁案”和“诈骗案”违法所得的原由将该笔款项扣押。
      在许苏瓴的一份举报信中甚至称,“自2006年11月8日至2007年4月24日”,会昌县公安局共造成他50余万元财产损失,其中只有这36万余元有罚没收据复印件。
      “有些钱可能到了个别人的腰包。”许苏瓴称。据他反映,在2001年的假钞案中,该案分管领导“霸占本应随案移交的赃车并套上公安专段牌照公然私用”。甚至在多年前,许苏瓴称该县公安局在端掉两个黑恶势力团伙的行动中,“什么手续没有”就将嫌犯家中的没收物品搬到了刑警大队办公室使用。
      对上述说法,会昌县公安局法制室主任李昌荣进行了否认。李昌荣解释,赃车主要是因为“发动机号被磨掉了,找不到事主”,“暂时保管在这”。至于所谓电视机,李昌荣也称“该移交的都移交了”,公安局绝对是依法办事。
      过年过节还需要向领导表示“孝敬”
      许苏瓴坦承他并不是“好人”,“我也给尹良耀送过礼。”然而,许苏瓴认为自己努力想适应官场规则,但始终有点“不解风情”,从而开罪了领导。
      许苏瓴称,他在任时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创收”,这让他有点“焦头烂额”。据他介绍,2005年出任派出所所长时,上面给他定的任务是35万元,“这还是领导照顾我,因为我是从办公室主任调过去,没有干过具体业务。”
      “局领导跟我讲,第二年你要拿到40万元,第三年我不给你定,自己进步快的话,就提拔副局长了。”根据当地的“规矩”,公安局各个单位实现的“创收”全部上交,公安局再根据完成任务的情况进行返还,“没有完成任务的返6%,完成的是返还15%。”
      为了实现罚没任务以及应付各种日常的开支,作为所长的许苏瓴需要的是“勤奋”。“我当所长时只完成了20万元,这就意味着返还只有6%,资金非常紧张。怎么运作?找几个打麻将的抓起来,一个人交500块钱放人,抓到两个就1000元。勤快一点,下班就去敲门,所以也能够完成。”
      “但领导一般不会明着给你提任务。”许苏瓴称,一般是分管领导单独召集你,让你表个态,看今年能够搞到多少钱,“我们也不能说得太离谱,说低了显得自己没能力,说高了又怕完不成没法交待。”许苏瓴上任第一年,他给的数字是“确保完成35万元,争取36万元”。说完后,“领导就在日记本里写上35万元,说,好,你们自己定的,以后就这样收。”
      许苏瓴称,公安局后勤装备科分管财务,负责催收各下属单位的“创收”任务,“那有一个进度表给你排好位置,每个局领导都有一张。”
      时任所长的许苏瓴手下有7个正式工作人员,除发工资外,许苏瓴需要筹钱来养活食堂、两辆车,“每年还有不少的招待费。”此外,许苏瓴称,过年过节还需要向领导表示“孝敬”,“春节、中秋节一般是给局长5000块钱的红包,端午节要少,五六百。”其他各级领导根据职位高低,红包数量不等,“这都是规矩。”
      对此,会昌县公安局法制室主任李昌荣称,“这不是什么任务,都是指导性的”,“再说完不成也无所谓,没听说过谁没完成就要免职。”
      然而,正在积极完成“创收”任务、前途看好的许苏瓴却在其派出所等来了抓捕他的公安局长。在许苏瓴看来,他始终在努力适应当地的官场规则却依然“不解风情”。
      出狱后,许苏瓴将其遭遇及从警经历悉数在网上曝光,直指当地基层政法系统黑幕。然而就在2009年12月3日,许苏瓴的几个朋友以及多次为其打印举报材料的瑞金市区某打印店被会昌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曾北凡带人搜查,其电脑被搬走。曾北凡对本刊记者解释,这是因为网上爆出的许多帖子涉嫌“诬告陷害”,伤害了局领导的名誉,至于“具体的情况还在调查中”。
      在会昌县政法系统内,许苏瓴以“文笔很好”为人熟知。许苏瓴也称,他计划把其从警经历以及基层政法系统乱象写进小说,“在狱中已经写了几十万字了,这会是一部触目惊心的纪实小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派出所长成上访专业户:揭公安潜规则
  • 女老板曝KTV宰客潜规则 消费598元强收2200元
  • 株洲原县委书记权力失控 滋生卖官潜规则
  • 新官场现形记:传女干部潜规则大学生(图)
  • 玉环县女干部潜规则骚扰男大学生村官(图)
  • 黄光裕案揭潮汕潜规则:为生意直把官场当商场
  • 黑社会?交警队中的潜规则
  • 网友曝房企行贿官员“潜规则”
  • 央视将揭行业潜规则 突破简单的曝光
  • 内地官场潜规则:地方“一姐”不过二
  • 汪洋最近很嚣张:批评潜规则信手拈来
  • 云南官员“自杀式”封博 难敌官场潜规则
  • 广州肉贩爆行业潜规则 工商是肉价黑手 (图)
  • 检察官揭秘:拆迁补偿背后潜规则
  • 山东民营医院专家自曝潜规则
  • 高校曝奖学金潜规则 奖状奖金分成三份拿搞平均
  • 央视曝八大教育潜规则 称积弊之深令人震惊
  • 中小学教育八大潜规则 周济不足 “贵人”贵仁
  • 三星怒揭行业潜规则 产品被指有问题是因为没交赞助费
  • 美国大学里数不清的潜规则
  • 论党内民主制中潜规则的侵蚀
  • 公权封口费潜规则更加晦暗隐秘/潘洪其
  • “毒豇豆”的畸形潜规则无异于犯罪
  • 中国大学十大潜规则:党员都是内定的(图)
  • 某些西方政客再度玩弄中国“潜规则”
  • 给老外送礼的“潜规则”——从《反海外腐败法》说起
  • 醉酒烈士不小心揭开了一个潜规则/禹海君
  • 拆迁潜规则源于防百姓不防官员/曹林
  • 用中国人的眼光看中国房价:“潜规则”必须懂
  • 打破用人“潜规则”/陈存根
  • 知青大返城推荐上工农兵大学时 就有潜规则出现过
  • “潜规则”其实很普遍,只是梁老没“玩”好
  • 古稀博导潜规则女考生:拷问教育“出口”问题
  • 熊丙奇:70岁教授潜规则女学生非要娱乐至死
  • 高校潜规则拷问教育“出口”问题
  • 熊丙奇:“不知情”是公开宣示的学术潜规则
  • 七旬博导潜规则 怪泽民至立周济等/王丽梅
  • 熊丙奇:潜规则”是如何“潜”入高校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