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颍上一村民身份遭冒用"被"判无期徒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9日 转载)
     来源: 新华网 
    
     -住旅馆也被警察抓 (博讯 boxun.com)

    
    -多次要求洗清罪名无果
    
    -被冒用的身份在广州连过公检法三关
    
    好端端在家上班,却被一纸判决书“砸”中脑袋,被远在千里之外的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罪名是贩卖毒品,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我省阜阳市颍上县谢桥镇高庄村民郑冠群看到这份判决书时,欲哭无泪。四年前,他就获知一名被判无期徒刑的毒贩向警方冒充自己的身份资料,四年来,他多次要求广州有关方面为自己洗清“罪名”,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判无期徒刑”。
    
    面对判决书,欲哭无泪
    
    “前几天,我弟弟打电话给我,说是谢桥派出所的人让我去一趟,称是有份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送到了,上面有我的名字。 ”郑冠群称,自己当时就意识到:还是那件事!
    
    4月8日,记者在谢桥派出所内见到了这份判决书,这份名为《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上,列的第一个被告人名字就是郑冠群。
    
    而此身份的郑冠群就站在记者身边,旁边就是谢桥派出所的副所长姜允怀。姜允怀称,法院之所以寄这份判决书有两个目的,一是给犯罪人户籍所在派出所存档,另一个是为了转送给犯罪人亲属。派出所早已调查,真实身份的郑冠群根本不是被抓获判刑的犯罪分子。因此,这份判决书也就被保存在派出所,没有送达给郑冠群。
    
    “真是从天而降!我根本就没犯罪,结果自己却被判了无期徒刑! ”郑冠群欲哭无泪。
    
    夜宿旅馆被警察带走审查
    
    郑冠群告诉记者,第一次知道自己被毒贩冒名时还是2007年,“当时姜所长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派出所一趟。去了之后就问我去过广州没有,身份证丢没丢?”郑冠群称,姜允怀告诉他,广州警察给他们发来了一个函,称在广州抓获了一名“郑冠群”的毒贩,其身份信息与自己一样。而郑冠群一直在镇上的小张庄综合面粉厂上班,姜允怀与自己也非常熟悉。因此,在得到他的否定回答后,就给广州警方回了一个函,将郑冠群的真实信息告知了对方。但后来,谢桥派出所发现,不知何故,郑冠群的身份信息居然被录入公安网“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库”。
    
    “2009年我去合肥办事,结果晚上一住进旅馆就被警察抓走了。 ”郑冠群告诉记者,当时大概晚上6点钟左右,自己刚进一家旅馆登记完进房间,十几分钟后,一辆拉着警笛的警车就过来了,几名警察敲开他的房门,将其带到派出所,并给自己拍照、按指纹,还要求他做了尿检,半个小时后,警察告诉他可以走了。
    
    “我当时向他们解释了自己被冒名的事情,但没人理我,直到检查完毕才放我走。 ”郑冠群此后再也不敢出外住宿登记。 “我现在根本都不敢出门! ”
    
    屡次要求更正信息未果
    
    
    在合肥住宿被警方抓去审查后,郑冠群回家马上跑到谢桥派出所,向警方报告了此事。“结果他们上网一查,发现我还被挂在网上”。此次上面增加了一张已抓获的犯罪人照片。此前,第一次被挂在网上时,只有身份信息和犯罪信息,并没有犯罪人“郑冠群”的照片。
    
    “我们当时又发了一份函给填报此信息的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毒侦大队,向他们介绍了真实情况,并要求对方及时核实处理。 ”姜允怀告诉记者,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信息至今还挂在网上。
    
    对于自己被毒贩冒名,郑冠群很是无奈,在得知谢桥派出所两次去函无果后,他自己找到姜允怀,在公安网上看到了这条信息,又从这个网上找到了这起毒品案的承办单位――广州公安局白云区分局法制科,多次联系对方,向他们解释情况,希望对方将自己的信息从网上撤下来,但一直未果。(吴尚)
    
    好端端在家,结果却被公安网列为“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不仅名声不好听,更重要的是,连出门都不敢随便外出,住旅馆也不敢出示身份证。自己的生活因为一个毒品贩冒用身份搞得一团糟。郑冠群称,这样的遭遇令他十分窝火,也倍感委屈。他心中也疑问重重:为何毒贩冒用身份被警方接受?这一假身份为何能连过三关,直至法院判决?为何屡次向当地警方反映,却一直没有得到负责任的回复,错误信息也未更改?
    
    记者今日将赴广州调查,力求让此事真相浮出水面。
    
    □对话
    
    我再也不敢出门了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份被毒贩冒用的?
    
    郑冠群:2007年,当时第一次谢桥派出所喊我去我就知道了,但他们很快就查清了,并且说要去函为我证明,我以为就没事了。
    
    记者:你觉得这件事对你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郑冠群:自从在合肥住宿被警察带走调查,我再也不敢出门了,更不敢用身份证登记住宿,我一登记警察就会来查我,我解释也没用。而这件事,现在我的很多乡亲也知道了,自己名声不好听,明明我是被冤枉的,但现在也没办法,自己觉得心理压力很大。如果这件事不解决的话,我就要一直背着这个黑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为止。
    
    记者:你自己想办法解决过吗?
    
    郑冠群:我几次打电话给他们(广州警方),他们说没有收到派出所寄的函,我说自己就是当事人,情况我也已经跟你们说清楚了,希望你们将错误的信息撤下来,但他们要么说要汇报,要么说领导不在。弄得我不知道怎么办。
    
    犯罪人根本不是“郑冠群”
    
    记者:你们是什么时候获悉此事的?
    
    姜允怀(颍上县谢桥派出所所长):2007年,当时我们接到广州警方的一个函,后来调查清楚了,犯罪人根本不是“郑冠群”,肯定是冒名的。
    
    记者:对于这个公安网“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库”,主要目的是什么?
    
    姜允怀:这个网主要是公安内部一些重点监控对象。
    
    记者:为郑冠群证明过吗?
    
    姜允怀:我们给录入信息的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毒侦大队去了两次函。
    
    □调查
    
    网上网下辨别真假“郑冠群”
    
    除了照片,什么都一样
    
    对于公安网“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库”,据颍上县谢桥派出所所长姜允怀介绍,这是公安内部一个网络,上面挂的全是涉毒人员的信息,只有公安内部人员能够登录,其主要目的是公安将此类人作为重点监控对象。那网上所称的“郑冠群”与真实的“郑冠群”有何区别呢?
    
    
    4月8日,在谢桥派出所内,姜允怀为记者打开了公安网,登录上了公安网“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库”,在该网页上,当他输入“郑冠群”后,页面显示了一张犯罪人的照片,但明显不是站在记者身边的“郑冠群”,两者面貌差异非常大。但奇怪的是,上面登录的犯罪人身份信息确实与记者手中郑冠群的身份证信息完全一致。
    
    “我跟郑冠群同在这片生活了很久,网上挂的这个人显然不是他。”姜允怀称,很明显是这名犯罪人员冒充了郑冠群的身份。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楚,案件是外地警方办理的,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清楚。
    
    对于郑冠群被毒贩冒名,此后又被录入公安网“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库”一事,据姜允怀介绍,他们已经向广州警方去了两次函,但一直未果,“我们也一直在向上级部门反映此事,希望能够引起广州警方的注意,早日还郑冠群一个清白! ” (吴尚)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海建委违规举行听证 村民打黑伞拒绝参加(图)
  • 广西北海逾百村民打黑伞抗议政府强拆
  • 北海银滩三村民阻拆案违法延期至4月14日开庭
  • 河南济源村民罢免村主任难产 政府门前遭摔相机(图)
  • 江苏省南通强拆,警察出手伤村民(图)
  • 北海银滩三村民阻拆案将于4月8日开庭
  • 福州村民集体守村 用锄头对黑社会大砍刀(图)
  • 广东彻查虎门发电厂废气污染 附近村民多人患癌
  • 天津武清村民为征地补偿退耕造景 千亩良田被毁
  • 北海白虎头村土地被强征 村民立案遭刁难
  • 成都村民诉公安局行政不作为案开庭审理
  • 视频:济南甸柳庄村民到省监察厅上访,要求惩办贪官
  • 云南旱区村民开始借粮 摘木棉花充饥(图)
  • 北京维权律师介入广西北海三村民阻拆案
  • 贵州威宁水被污染 村民守着大河没水喝
  • 云南旱灾严重 村民为抢水源发生多起群体事件
  • 一个月内再无雨 五千村民大逃荒
  • 河南煤矿开采导致大量危房数百村民受害却投诉无门
  • 杭州市多名村民因上访遭传唤威胁
  • 村委会贪污土地款7百万/哈尔滨村民刘凤和
  • 浙江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村民冒死举报恶霸村支书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新疆呼图壁县村民的公开控告书(图)
  • 正月初一血案 武警现役军官杀害村民
  • 河南固始县村民联名要求收回政府违法征地(图)
  • 河南偃师佃庄镇村民李社江抓盗贼反被殴打劳教(图)
  • 贵州派出所副所长击毙跪着的村民:是自卫?
  • 上海马桥镇农民告村民书
  • 福建屏南政府黑社会:请求追查募捐款财产被夺村民被打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顺德容桂街道办事处容里村民的控诉书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河南方城县千名村民状告县委书记梁天平
  • 中国一官员查扣村民绵羊 自己送食堂宰了吃
  • 山东泰山铝业慢性毒杀穆庄村村民
  • 三亚村民容小英:派出所,你还我丈夫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保定郝庄村民:是谁想要我们农民的命?
  • 福建莆田村民面对大硕鼠无能为力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江阴村民血的控诉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闽侯县村民致福建省长黄小晶的一封信
  • 山东肥城汶阳镇三娘庙村村民:要民权、求生存 我们向大家呼救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钦州松明塘:违法抢占农田 村民徒呼奈何
  • 广西武鸣县纠集三百多官兵殴打手无寸铁村民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星火村村民控诉(图)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五羊公司欺压村民的进一步报导(图)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派出所长乱拳打死村民 当地公安机关建议私了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八)一个村民的纪实诗
  • 天津市津南区村民透露鲜为人知的内情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英德超生村民堕楼遭殴死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下令开枪杀死无辜村民 海南某副镇长一审死缓
  • 副镇长下令开枪 非警务人员持冲锋枪击毙村民
  • 征税乡官殴打村民 大肆敛财村官激起民愤
  • 内蒙古狠心法官野蛮致死一村民 数万民众群情激愤
  • 去行政化《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史啸虎
  • 岳勇:国家权力与村民自治
  • 村霸在横行 乡村民主在哭泣/何先武
  • 请给我们一个遮挡风雨的地方/乐山地村民
  • 湖南邵阳近千村民血含铅超标:村民搬迁走避他乡
  • 村民自治的行政化与国家政权建设/彭大鹏
  • 贵州水城:政府充当私营矿主“保护伞”村民遭殃
  • 胡锦涛知道“村民悬赏百万征清官”吗?/秦恨海
  • 王宏斌:陇南徽县派出所所长殴打年迈村民
  • 村民直选:一场本末倒置的中国民主政治的无聊游戏/朱鲁子
  • 天津市会馆村民依法罢免村干部 民意代表被判刑/李鸣
  • 三天没吃饭,啥事儿都敢干---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村民发出的一声呐喊
  • 河南商城县上石桥镇月塘村村民联名要求选举村委会 (图)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河北保定代庄村民紧急呼吁,请中共政府重视!
  • 畜牧局敛财成闹剧 村民讥工作人员是“B超机”(图)
  • 保定市高阳县代庄村民求救信
  • 闵行法院枉判,华漕镇村民陈林其户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