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疫苗事件官商勾结幕后黑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3日 转载)
     天涯社区
      本来是预防乙型脑炎的疫苗,儿童注射后却感染了脑炎,发生脑萎缩,甚至死亡,这实在是太可怕的事了。很多人把山西问题疫苗事件和三鹿毒奶粉事件相提并论,其实这是看轻了问题。因为,家长对于奶粉是有选择权的,对国产奶粉不放心,可以选择进口奶粉,或者干脆母乳喂养,而对于疫苗,是没有任何自由选择权的。
       简而言之,官商勾结导致垄断必然导致腐败,这就是山西疫苗事件的幕后黑手,具体而言,幕后黑手就是北京华卫公司的董事长田建国和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相勾结,以市场之名,行垄断之实,利用公权力疯狂聚敛财富。 (博讯 boxun.com)

       王克勤半年调查到的内容,山西卫生厅竟然能在一天内鉴定为谣言。需要政府部门解决一点问题,他们总是敷衍塞责,拖的遥遥无期,但是一旦需要辟谣,他们总是效率非常高,简直是神速。
      仅2001年在王克勤的笔下送进监狱的黑恶分子就达160多人。王克勤是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因为当年有黑社会扬言出价500万买他的人头,但他生活却非常清贫。他因为得罪了黑社会,曾连续8个月没有一分钱的工资收入,还被原单位开除,一个人流落北京。
      自从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发多大9个整版的篇幅发表该报首席记者王克勤的长篇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后,山西问题疫苗事件愈演愈烈。昨天的消息,数名来自山西各地的家长来到山西省卫生厅门口,希望卫生厅能为他们孩子死亡或病残的原因给出解释。结果等了一个半小时也没等到传说中的领导出现,还有家长因为想进入卫生厅大院,当场被卫生厅的工作人员推倒在地。数名家长向法院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华卫公司),均未能立案。
      整个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简而言之,就是王克勤在山西历时半年调查发现,近百名儿童疑因注射了问题疫苗而致死、致残或引发各种后遗症。王克勤获得了这些死亡儿童的病历,并访问了其中的36户家庭,取得了第一手的证据。本来是预防乙型脑炎的疫苗,儿童注射后却感染了脑炎,发生脑萎缩,甚至死亡,这实在是太可怕的事了。很多人把山西问题疫苗事件和三鹿毒奶粉事件相提并论,其实这是看轻了问题。因为,家长对于奶粉是有选择权的,对国产奶粉不放心,可以选择进口奶粉,或者干脆母乳喂养,而对于疫苗,是没有任何自由选择权的。
      本来,严格按照卫生部颁布的标准生产、储存、注射的疫苗,理论上几乎不可能发生不良反应,即使发生,也在可控范围内。而现在如此大面积发生不良反应,而且多达数百人,关键原因,就在于这些疫苗全部遭到“高温暴露”。
      “高温暴露”是个医学术语,并不是说这些疫苗被放到开水里去煮了,而是疫苗作为一种蛋白质,需要在低温下储存,而这些疫苗曾经长时间暴露在常温下,贴上 “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没有贴标签的疫苗,不准使用。山西省疾控中心物业科副科长卫军利证实:他曾亲眼看到成箱的疫苗从冷库搬到还没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楼一楼,让人在疫苗盒子上贴“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
      这些本来应该储存在冷库、冰箱的疫苗,在长时间暴露于常温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反应,对人体有什么危害,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为什么非得冒着这样的风险贴这个标签呢?原因很简单,从2005年底开始,山西省疾控中心确定“卫生部部属企业”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负责疫苗的供应、配送和管理。说得通俗点,就是整个山西省的疫苗都被这个公司垄断了。王克勤的调查发现,这个号称“卫生部部属企业”的北京华卫公司,竟然是个私人企业,还是个空壳公司,注册资金只有50万元,但从2006年开始垄断山西全省的疫苗后,以每年“承包费用”380万元的成本,获利已经超过一个亿。这些行为,完全违反相关法规,应该追究刑事责任。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曾公开声称,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卫生部的大公司”,但事实上,这家公司根本就没有疫苗经营资格。
      从2007年开始,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就不断向太原市检察院、山西省纪委、山西省检察院实名举报问题疫苗,总共举报了30余次。但结果是,2007年由省卫生厅组织的调查组调查认为,“与接种疫苗无因果关系”,“检测结果全部合格,表明疫苗是安全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疫苗事件受害者家长聚集卫生厅门口(图)
  • 新华社记者关于“山西疫苗事件”访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