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协委员蒋洪“提案放到博客上被屏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转载)
    
      政协委员蒋洪称要批评监督不仅要保障知情权,而且还有表达权,也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他的提案上博客有时不能显示,一些网友的帖子上不去。需营造这样一种环境:公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政府则言者无罪,闻者足戒。(3月9日《广州日报》)
     (博讯 boxun.com)

      不少人上网的时候,都遇到过或听说过“敏感词”以及“被屏蔽”的事情。然而,政协委员的提案竟也有被屏蔽的时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蒋洪委员被屏蔽的提案到底写了些什么,他没有详细说;但有一点基本是可以肯定的:提案内容绝非某委员大谈特谈的抽烟吐痰之类不痛不痒的鸡毛蒜皮。
    
      “提案放到博客上被屏蔽”的政协委员值得尊敬。政协委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员,拥有在本次会议上行使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对本会工作提出批评和建议;参加讨论国家和地方的重大事务,对国家工作人员提出批评建议;参加本会组织的视察、参观和调查研究等权利。政协委员积极写提案,勇于言人所未曾言、不敢言,不仅是行使委员的权利,更是身为委员者的责任和义务。
    
      应严禁乱抽烟乱吐痰、老婆干家务老公须付工资之类的鸡毛蒜皮提案,都不可能被屏蔽。不仅没有被屏蔽,还风生水起、红透了网络。我们到底需要何种提案?何种提案才真正于国于民有利?恐怕无须我饶舌,个中道理尽人皆知。蒋洪委员向往的“公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政府则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舆论环境,也应是大多数人的心愿,亦是历史的趋势。
    
      提案被博客或互联网屏蔽了不要紧,还可以在两会上提交上去。提案到底是个什么水平,自有时间和实践去检验。我要向“提案放到博客上被屏蔽”的蒋洪委员表达我的敬意,并期待这样的委员能多些、多些、再多些!
    
    
    http://news.sina.com.cn/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作家顾晓军在《博客中国》撰文培养反对党遏制腐败(图)
  • 崔卫平博客遭封杀知识分子发声渠道收紧
  • 谷歌官方博客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 (图)
  • 冉云飞:2009年中国十大博客
  • 全国网民救助访民反映实况博客被封
  • 中国公安部将加强QQ群与博客监控
  • 刘晓波国内博客被封
  • “华语世界第一文盲”余秋雨的博客被网民们活活骂死,定性自杀
  • 人民网微博客“短命”,三小时即紧急关闭
  • 宁夏机关党建探索推行QQ群、支部博客等方式畅通信息渠道
  • 迷你博客推动中国民主进程 官方警惕
  • 博客下的 习近平访日的两个"第一次"
  • 国际著名微博客推特因访问量太大暂时瘫痪
  • 再次“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李铁博客被封杀(图)
  • 闫德利前男友被刑拘 承认炮制艾滋女博客及传单
  • 访问微博客软件遭封锁 用户纷纷抗议GFW
  • 因发布李淑莲消息,“博客大巴”网站暂遭关闭
  • 因李淑莲案,刘德军的博客“公益爱心圈”被删除
  • 王荔蕻等人博客因报道李淑莲事件被删贴(图)
  • 断臂黑窑卖命29载 于佃荣开博客鸣冤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腾讯博客:给思想插上翅膀/杨恒均
  • 冉云飞:2009年度中国十大博客
  • 微博客时代需要民意应对的转型
  • 杨恒均:我们为什么需要博客?
  • 博客的死亡 /胡泳
  • 怎能指望官员博客/李莉
  • “强国博客”乎?“辱国刻薄”乎?
  • 我写的不是博客,是寂寞/干春松
  • “孙悟空”社会的秘密:手机和微博客让真相传播
  • 盐巴的博客被关闭了——反动是什么
  • 牛刀:从我的博客看中国经济
  •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 有感结石宝宝博客被删除/赵连海
  • 朱海洋博客:来美3周记
  • 新浪博客低俗前三/朱永新
  • 扁舟子 :欣闻入侵博客日报的黑客被擒
  • 记者博客揭灾区真相:地震,让我上了贼船 (图)
  • 看了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宋福范博客/李民申
  • 有人建反动博客,发反动文章,咋不抓起来?/林云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