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协委员提出恢复三峡裸体纤夫,以带动本地旅游(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转载)
    
    
政协委员提出恢复三峡裸体纤夫,以带动本地旅游

    
    法律界:日前看报闻知,相邻的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政协会议上,一位政协委员提出恢复长江三峡裸体纤夫、以原生态传统带动本地旅游,该委员的发言当即引起会里会外的热议,有赞同有反对,有冷眼有观望,一时间众说纷纭,好不热闹。
    
    裸纤,裸体纤夫也。裸纤的由来是这样子的:在长江三峡行船,时遇平坦、时遇险滩,必有纤夫拉纤,纤夫遇平水可上船摇撸或歇息,遇险滩时下船拉纤,拉纤时而水下、时而岸上,衣服干了湿、湿了干,汗浸盐汲,纤绳磨损,对身体及其不利,光着身子倒省了如上不便,而且乡民还迫于生活的贫寒需要尽量减少拉纤对衣服的磨损,于是渐渐形成了裸体拉纤的习俗,而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文革前夕。
    
    严格地说,现在只有在长江支流上才有纤夫,尤以恩施境内多见,我就数次在著名的巴东旅游景点神农溪游玩时亲眼见过纤夫拉纤,但不是裸体拉纤而是身着衣装。游客坐在特制的“豌豆角”小木船上,遇到激流险滩,小木船几乎贴着河床前进或是被激流冲得失去控制,此时此刻纤夫就得下水推船或拉纤。
    
    裸体纤夫只是在宣传画册上见过,可以肯定地说那是力量的象征,更可以肯定地说那是苦难的象征,相信见到过的人一定会对纤夫黝黑的肌肤、强健的体魄予以惊叹,却也不会对纤夫肩套纤绳近乎爬行的姿态无动于衷,这是一幅图画:两岸青山绿水,峡谷幽深滩险,裸体纤夫号子呼喊,行船乘风破浪。美丽的是景色,背负的却是生活的沉重。
    
    现如今,恩施州的旅游以此为宣传招牌,却没有裸纤之实。于是一位郑姓政协委员提出了恢复裸纤的议案,引得议论一片,俺以各抒己见百家争鸣为依据,心里冒出一个疑问:恢复裸纤作为政协委员的大会发言,是否事前征询了纤夫们的意见或听取了纤夫们的想法?没见有关报道不敢妄说,但拉纤的纤夫们怎么看理应是是否恢复裸纤的重要因素。报载,那位政协委员发言说愿意做恢复裸纤后的拉纤第一人,媒体还曝俺们的邻近恩施州某企业拟万元重赏恢复裸纤第一人,由此不难看出,恢复裸纤不是说恢复就能恢复得了的,因为恢复的主体、实施者毕竟是纤夫们,况且早先的船只是以跑货物运输为主,水路遥遥却人烟稀少,而现在则是景点游人如织、峡谷人声鼎沸,因此进一步的研究和论证是很有必要的,尤其还需要纤夫们的认可。而这个认可是发自内心还是因为其它因素在推动也应在研究范围之内,如果是发自内心,那么既传承了古老的三峡民风传统,又有利于纤夫们的身体健康,同时又拉动了旅游经济,可谓皆大欢喜。但如果是因为银子的作用,那就难免会有心灵的羞怯和无奈。
    
    不管怎样,过去的裸纤是真实的历史事实,由来已久,反映了传统的劳动方式和劳动人民与自然搏击的场面。假如真的恢复了裸纤,相信绝大多数人看到的是健康和自然,看到的是古老习俗的再现,看到的是人与自然完美的结合。纤夫应无邪念,观者应无邪念。
    
    至于那位政协委员提出的,建议县长、旅游官员第一个下水裸纤,俺看多是为了将恢复裸纤的提议引以重视,要县太爷或者其他官大人带头裸纤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但那个设立裸纤特别津贴的建议则很有必要,因为纤夫的劳动非常艰辛,不管是否裸纤,增加津贴(或者说增加工资收入)都十分必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恩施州政协委员建议恢复裸体纤夫引争议(图)
  • 马德里:寒风中的裸体抗议秀(图)
  • 深圳惊现悲惨事件 花季少女成裸体焦尸 (图)
  • 被绑匪裸体交给截访:女访民李淑莲中秋死在信访办(视频)(图)
  • 裸体官,裸体烟:网民逼贪官现形
  • 两会关注“裸体做官”:委员倡备案制防贪官外逃
  • 南京三民工裸体横卧马路讨薪 致交通堵塞(图)
  • “裸体做官”暗中流行官场 国内贪污家属移民(图)
  • 大奶二奶齐登陆,裸体高官盗走中国十亿人口资源!
  • 108万家属移居海外,“裸体做官”盗走十亿人口资源! 计划生育骗局!
  • 深圳女子裸体闹市举牌,力挺道歉北大教授 (图)
  • 网友热议“裸体官员” 建议彻查 (图)
  • 妻儿全跑国外 还有多少贪官在“裸体做官”?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少妇赤身裸体沉河死亡 数十人冷漠围观无一施救
  • 越来越藏不住的个人隐私:从裸体扫描的世界说起
  • 贪官“裸体”术/李广森
  • “鸵鸟对策”应对“裸体烟”不合时宜/梁江涛
  • 其实官员一直在抽“裸体烟”
  • 看《南京!南京!》别盯裸体,请看伤疤!(图)
  • 简少玉:“裸体做官”应引起反腐防腐工作的注意
  • 画得别人裸体,画不得自己女儿?(图)
  • 青岛市民政局长王凯裸体做官-妻儿在北温哥华
  • “裸体贪官”是一个典型的爱国汉奸/秦建中
  • “裸体做官”、三敢干部与领导妙语/刘立峰
  • 郭松民:必须断了裸体做官的后路
  • “裸体做官”现象会愈演愈烈/何必
  • 裸体时代的到来!全民裸体行动!/李泽清(图)
  • 黄晓敏:用裸体抗议国保
  • 法院前院长·收监·裸体女人照片——我们似乎遗漏了什么
  •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