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两前宣传高官发力李鸿忠抢笔事件意味着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转载)
    来源:凌沧洲博客
    
     (博讯 boxun.com)

    天朝的事情,一定要拿出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观察能力和判断能力,才能摸着一星半点头脑;有时摸了半天,十九摸都进行了,只摸着了敏·感词,还没摸到敏·感部位,那对不起了,诸位看官,不是老夫凌沧洲的摸技术太差,实乃“抚而摸斯”先生面对的天朝这头东西太神秘,太不可捉摸。
    
    且说天朝三月,京师大会,时有雷公雷婆,做雷风雷雨——雷人之语,什么家务劳动要付酬,什么社会网吧要关张,什么手机电脑软件全都装监控终端,什么二十分钟大谈不随地吐痰的重要性,什么运动员获奖励应该先谢国家;这些“雷人猿”们从高空发出的滚滚雷声,电光火石,响遏行云,天朝屁民们就算头戴避雷针,也很容易一雷轰顶,元神出窍,窃笑不已。
    
    近日,最雷人的言行,当然是李鸿忠对京华时报女记者的查问抢笔事件,网上沸沸扬扬,千夫所指,不过天朝现已炼成汉唐盛世所没有的盛世神功,千夫所指,一般都不会无疾而终,反而不了了之的可能性很大。
    
    但这回李鸿忠事件闹得有点稀奇。稀奇在于两位退休的宣传高官也披挂出马,对当今省抚李大人敲敲打打,指指点点,熟悉天朝官场规则及浅规则的人们看得一头雾水。
    
    老夫凌沧洲与众网友一样一看八卦娱乐大戏的心情看这些雷人之星,现见清流出马,不由得着实将周老和钟老的大作拜读一番,周钟二位“帮中长老”既是新闻界前辈,也是宣传界前任高官,为何不顾及同僚颜面,为何下此猛药,是要帮李巡抚治病救人,还是送命老陈汤,断送鄂抚官运前程乎?!
    
    且看周长老的措辞:“这位李省长让两天前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宣示,遭遇了现实的尴尬,不啻于给了温总理一个耳光,什么“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不是一句空话吗?”
    
    钟长老则说:“3月11日,我看到报章上李鸿忠同志就此事的公开回应,感到很悲哀。堂堂地方大员对于在国家议会这样的庄严场合,夺下记者录音笔这样的明显失态行为,竟然没有一丝歉意”。
    
    我们首先应该肯定二位长老在此事件上的开明,然则,长老们究竟是心有不知,还是装聋作哑,温总的宣示何以成为空言,是因李巡抚一己之素质吗?二长老不知中华喝茶运动风起云涌,连美联社都调侃为中国喝茶党人吗?
    
    二位长老奋起神威,痛打李巡抚,我等都看得明白:李巡抚官运衰微之势,可以拿捏。
    
    我要为二位长老的文章以及敢于登载二位长老文章的网站,像财经网,天涯,凯迪,青年时报喝彩,虽然长老文章中也充满陈词滥调,充满着粉饰和帮闲,但至少说明我天朝也不是一种声音嘛,在一片圣明圣明的唯唯诺诺之音中,也偶尔迸发出对同僚的指责:你这厮太过分了,激起网民公粪,影响稳定与和谐啊!而这些杂音,恐怕是长老在位时最反对的;当然,自由民主不分先后,分清是非总比不分是非要好。
    
    发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分歧,意味着抢笔连老同志连长老也看不过眼了;可为什么抢笔,那是本色出演,那是压力所致,李巡抚或许会说:长老啊,你知道玉娇和石首,让我心惊肉跳,死了多少细胞?
    
    发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雷雨前风暴前的空气振颤。二长老毕竟身在高层,信息灵通,敏感性强,此二长老批评湖北巡抚的文章,当立存档案,作为时代变化的写照。
    
    而网民难道是仅仅对李巡抚抢笔有意见?!哭丧骂殿的戏是中国的老传统,哭祖庙的戏也是老戏码。李巡抚抢笔,网民与二长老合演“借东风,同心破曹”,中国网民和公民只是期待着一场自由言说的大戏:数九天,少东风,急坏了周郎;三月天,雷人日,急坏了网民;谁能料定:甲子日,东风必降?!
    
    以上凌某低·俗文章,属于19摸,望天打卦,捕风捉影,胡说八道,摸而不准,诸位见谅,聊供一笑。文章纯属主观臆断,道听途说,恶意窜访。文章当需强力批判之。低·俗文章,欢迎转载。但拒绝别有用心不明真相的网媒篡改标题阉割引用。保持低·俗文章的完整是最起码的网络转载道德。
    
    (前人民日报副总编周瑞金文章和前中宣部新闻局长钟沛璋文章,请用谷歌搜索之)
    
    2010-3-12写于幽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 凌沧洲就言论审查向网易提出严正抗议与交涉
  • 凌沧洲谈中国媒体和传统文化
  • 凌沧洲:CCTV“跪伏裸女屁股”设计羞辱了谁?!
  •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 凌沧洲:邓玉娇案转折性的时刻来临了吗?
  • 凌沧洲:神兽列传之矮锅蛆/矮锅蝇
  •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