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恩施州政协委员建议恢复裸体纤夫引争议(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9日 转载)
    
    荆楚网 
      
湖北恩施州政协委员建议恢复裸体纤夫引争议

    资料图:裸体拉纤已成为历史
      张厚方今年44岁,身高超过一米八,身材健壮,是土生土长的巴东县神农溪人。如今,他是该县神农溪景区纤夫队队长。
      今年春节以来,除了正月初三和初六接待了两批游客,他和他手下的纤夫们一直在家闲着。
      这个季节,是巴东神农溪景区的旅游淡季。
      不过,这个冬天,恩施当地以及网络上,关于张厚方们的争论却异常火热。讨论的焦点集中在,这些纤夫今后是要穿着裤子,还是要赤身裸体工作。
      不久前的2月25日,恩施州两会上,该州政协副秘书长、政协委员姚本驰大声疾呼:恢复巴东的裸体纤夫文化,由此引起社会热议。相对政协委员、当地官员以及网民们文化保护和人格尊严的论战,张厚方们表现得很实际,“只要游客有需要,而且愿意付费,大多数纤夫还是愿意裸体拉纤的。”
      因为,从前,他们就是一丝不挂。

  逐渐消失的“裸纤”
      今年60多岁的张厚彪是巴东神农溪船工号子第八代传承人。如今的他,已不再从事纤夫这个职业,而是潜心从事船工号子的传承工作。
      不过,早些年,他是个地道的纤夫。
      张厚彪声音洪亮,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他说,自己是在长江水中泡着长大的,所以,一直离不开水。
      他17岁时,就随着自己的父亲在神农溪上从事纤夫工作。早些年,神农溪的道路不通,所有的生产和生活物资全部靠船运到山中。而神农溪的水深不足,激流险滩且深浅不一,纤夫的职业由此而生。“那时候的纤夫都是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之所以这样,是与当时的生存环境有关。
      张厚彪说,一方面,纤夫整天泡在江水中,穿着衣服工作不方便,另一方面,当时的衣服都是自家织的土布,一旦沾水之后,就容易贴在身上,将自己的皮肤磨破。加上除了在港口停靠时,一路拉纤下来,也很少见到其他人,于是,千百年来,当地的纤夫裸体拉纤已形成一种习惯,“即便有人看到,也不会感到害羞。”
      张厚彪的老伴在一旁插话说,她年轻时在江边洗衣服,经常能看到纤夫们裸体拉纤,“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最多只是低头笑笑。”
      随着交通运输条件的改善,生产生活所需物资都可通过公路运到山中,在神农溪活跃了千百年的纤夫们才逐渐淡出。

  纤夫穿起裤子
      “如果不是搞旅游,神农溪的纤夫可能也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样,只有小说中才能看到了。”
      在巴东县旅游局局长徐鹏看来,正是神农溪的旅游开发,让当地的纤夫文化得以延续。也就有了“世界纤夫在哪里,中国巴东神农溪”的说法。也因此,在外界,徐鹏也有了“纤夫局长”的称谓。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巴东神农溪开始从事旅游开发,纤夫成为了该景点最大的卖点。
      张厚方清楚记得1988年8月1日神农溪首漂式的情景,当时的游客多是外宾。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张厚方们,从普通的船工,变成了受人瞩目的“景点”。
      前来旅游的游客们,乘坐着船工们当年拉货的“豌豆角”木船,从神农溪入口逆流而上,纤夫们一路拉纤,在浅滩和水流汹涌的地方,用自己手中的纤绳维护游客们的安全。
      “起初,我们还是保持着一直以来裸体拉纤的习惯。”谈及这点,张厚方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不过,这样的状况没有持续多久。
      徐鹏介绍,随着后来神农溪旅游知名度的增加,游客数量逐渐增多,裸体纤夫也成为了游客们的一个投诉重点。
      他说,在前来神农溪旅游的游客中,有很多年轻女性,还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可以理解家长们的想法。”
      后来,在当地旅游部门的干预之下,纤夫们开始穿起衣服。为了保证纤夫们能方便工作,当地还统一给纤夫们定制特殊材料的短裤。

  “裸纤”效应
      不过,大多数游客来到此地后,都无缘一睹纤夫们裸体拉纤。
      刘忠是恩施州江山旅行社副总经理,他说,在他们公司从事神农溪旅游线路的经营过程中,他们从来不敢向游客们就裸体拉纤这个项目专门推介,“我们只说有纤夫拉纤。”
      “外国游客以及摄影爱好者对此更感兴趣。”张厚方说,特别提出要欣赏裸体拉纤的游客,可以与旅行社商量,专门为此提供额外的费用。
      因此,裸体拉纤在神农溪景区,只作为一种独特的旅游景点,对部分游客展示。
      苏成树是神农溪纤夫中的名人,他的成名,缘于他在工作中的一次异国“艳遇”。
      那是1998年,苏成树刚刚30岁,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年轻的日本女画家梅村恭子,来神农溪旅游写生,看到了在神农溪的激流险滩中拉纤的苏成树。梅村恭子将苏成树的原始健壮之美画进了画里,自己也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苏成树。
      在其后的几年内,梅村恭子一再要求苏成树和她在一起,并跟随她一起到日本生活。
      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苏成树断然拒绝了日本画家的爱。
      面对记者,苏成树不太爱说话,更不愿再提及当年的那段故事。不过,当地人介绍,纤夫在工作中遇到异国“艳遇”的远不止苏成树一个。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神农溪仍从事纤夫这个职业的不到千人,而且,普遍年纪在40岁到60岁之间。纤夫们闲时在家种地务农,一旦有游船来到巴东,提前通知他们后,张厚方就组织纤夫准备,一名纤夫拉一趟船的收入为30元左右。有纤夫抱怨,尽管他们付出大量的体力劳动,但是,一直以来工资待遇都无法提高。这些纤夫的平均收入每月只有千余元。
      因此,很多神农溪的年轻人都愿意外出打工。纤夫后继乏人亦成为当地旅游正面临的问题。
      但如果有游客对裸体拉纤感兴趣,他们的收入就会高很多,“每人没有200元以上没有纤夫愿意干。”
      不过愿意裸体拉纤的都是当年的老纤夫,“年轻一辈的纤夫们打死都不愿意。”
      委员建议恢复“裸纤”
      提出恢复巴东纤夫裸体拉纤的恩施州政协副秘书长、政协委员姚本驰,今年已58岁。“此次提出恢复裸体纤夫的提案,确实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他与同事黎祖永、严斌两位政协委员都承受着压力。
      据一位参加了发言会的政协委员描述,当天,恩施州的主要领导都坐在主席台上,会场上也有数百政协委员。
      姚本驰双手撑在发言台上,一脸严肃。在正式进入主题之前,他首先给自己的发言作出了一个铺垫:“也许有人会说我这个老家伙低级下流,死不正经,其实我和黎祖永、严斌委员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焦虑。我们要大声疾呼:弘扬裸体纤夫文化,将神农溪打造成世界著名景区。”
      话刚说完,会场上笑声一片,随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在随后的几分钟发言时间内,姚本驰分别阐述了恢复巴东裸体纤夫文化的理由,以及建议。
      在他看来,三峡蓄水之后,神农溪的自然景观受到了很大破坏,只有恢复神农溪的裸体纤夫文化,才能弥补景区的不足,让它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景区。
      同时,他还建议由县长第一个裸体拉纤,鼓励和带动纤夫将裸体拉纤变成一种每天或隔天看得见的常态,不仅可以消除纤夫们害羞的顾虑,而且还可以达到极佳的宣传效果。
      在发言结尾,他还对参会的媒体记者提出请求,将他的发言广泛宣传出去。
      交锋
      次日,恩施州当地媒体刊登了这一消息,即刻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大楚网以及新恩施论坛上,对此建议的评论不断。其中,反对的声音占据了上风。
      反对的网民们认为,神农溪的裸体拉纤文化,是与当年的生存条件有关,现如今,为发展经济,不应以牺牲纤夫的人格作为代价,个别激烈的网民甚至对姚本驰和他的家人发起人身攻击。
      记者注意到,姚本驰本人亦在论坛上注册马甲,再次阐述自己的看法,试图扭转舆论的方向。
      在徐鹏看来,巴东的纤夫文化的确需要加以保护,并成为当地旅游的名片。但他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想将裸体拉纤恢复成为常态,在实施过程中,有一定难度。“游客的性别、年龄以及文化层次不同,众口难调。”
      不过,对此他已有考虑,在神农溪景区专门开辟一个观赏裸体拉纤的旅游项目,游客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作为自选。
      对于各方争议,姚本驰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虽然我并不英俊健美,但我愿作三峡库区第一个裸体纤夫”。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员读博 假多真少 政协委员呼吁维护高等教育公正
  • 政协委员大会发言炮轰土地财政 掌声经久不息
  • 政协委员开炮:“赚钱的不是开发商,是政府”
  • 邓小平三女婿 政协委员 保利地产董事长 贺平(图)
  • 全国政协委员贾秀全因隶属军队 被无罪释放
  • 胡锦涛三问政协委员 两句话反复讲三遍
  • 美国籍全国政协委员李玉玲出席会议
  • 杨澜:应立法监管捐款 郑明明诈捐,捞取政协委员(图)
  • 政协委员张晓梅提案 幼女生子全民买单(图)
  • 全国政协委员宗立成:医改成功是全国人民的悲剧(图)
  • 班禅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对付达赖喇嘛
  • 政协委员、央视主持崔永元:大学生应该上山下乡(图)
  • 政协委员语出惊人:房价不能打压也打不下去
  • 政协委员建议关闭社会网吧 改由政府开办 (图)
  • 赵启正回应发言自由:政协委员有最大的话语权
  • 政协常委会追认撤销黄瑶、张春江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 骆琳、楼阳生不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 孙淑义辞职获同意
  • 李玉玲:美国诈骗惹官司,却成为美国籍的全国政协委员(图)
  • 全国政协会议决定撤张春江政协委员资格
  • 举报全国特邀政协委员缪寿良 要求撤销其资格/刘尧
  • 湖南最牛政协委员在长沙喊:给我打,打死我负责!(续) 图片/周雨锡(图)
  • 政协委员组织上百人携带铁棍在长沙行凶
  • 政协委员组织上百人携带铁棍,在长沙用喇嘛高喊——给我打,打死我负责!/周雨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李少民:政协委员李秀恒剽窃事件【来稿】
  • 政协委员王超斌自曝自拆别墅建“民间限价房”(图)
  • 网民怒:政协委员,政府凭啥应比百姓活得好?
  • 政协委员:让他们薪酬连降5年
  • 政协委员勿忘《蚁族》 /韩浩月
  • 荒唐宗立成政协委员跳不出自身的利益/盛大林
  • 政协委员严琦提议关闭所有网吧
  • 政协委员刘永好称:民工荒是件好事
  • 政协委员关闭网吧提案又见一刀切/刘兴亮
  • 政协委员们的特权/晏扬
  • 明星政协委员玩杂耍/齐君睿
  • 中纪委成了非法拘留所?政协委员炮轰中纪委
  • 建议罢免提出雷人提案的政协委员
  • 人大代表拍马太迟,政协委员拍马过早/颜昌海
  • 贪饱嫖足人大代表胡言乱语 政协委员吹牛扯皮
  • 冯小刚是政协委员 却怀有一己之私/付春成
  • 回想我当政协委员的日子/赵丽华
  • 筹建“全国政协委员提案信息公开监督网”/崔秋雷
  • 两会已经走形变样:人大代表胡言乱语,政协委员吹牛扯皮
  • 代表的比例如何划定 政协委员里的明星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