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省高院法官拿着公函也进不了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大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7日 转载)
     广大干部群众对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拿着法院公函也进不了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大门的情况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认为这是“法律之羞”。对齐齐哈尔市委有钱拿出百万奖金奖励当地政府官员(人民网、新华网已经做报道),也不愿拿出区区几十万元履行法院判决、偿还老百姓债务、解救老百姓出困境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和愤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1月12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强调:“要着力在领导干部特别是高中级干部中树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没有特权、制度约束没有例外的意识。”法制日报近期登载了温家宝总理与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座谈的讲话,温家宝总理强调“法比天大”,两位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引起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共鸣。广大干部群众一致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面前没有特权、法律约束没有例外,党政机关应该是自觉遵守法律、尊重法律、带头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模范,但黑龙江省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却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抗拒法院执行,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一个地方的领导机关都可以如此言而无信、目无纲法,那群众又当如何,诚信、法治、和谐社会又怎能实现?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拿着法院公函也进不了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大门 (博讯 boxun.com)

    
    2009年11月28日,中央电视台为期七天的12.4法治宣传日特别节目“法律服务动车行”在CCTV-12晚7:30准时开播,开篇节目----《破题“执行难”》。
    执行难,是指法院作出的已生效的判决书,因为各种人为因素而造成暂时甚至永久性无法执行的情况。执行难已成影响我国司法权 威的一大问题。
    2008年11月,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在全国开展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活动开展以来,全国各级法院累计执结有财产案件333369件,,执结标的额约3430亿元。然而执行难的问题仍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善,。
    破题执行难,关乎法律的威严,关乎民心,关乎社会的和谐和稳定,中央电视台12.4法律服务动车行行动组记者出发,和大家共同探究破解执行难的有效机制----
    第一路记者齐奇前往云南,在当事人陶月华家中,调查因判决10余年不能执行,一个普通家庭所受到的影响。第二路记者王筱磊则前往齐齐哈尔,拍摄记录云南法院的执行法官对被执行人进行强制执行,实地报道执行难,难在哪。
    法律服务动车行记者的调查报告将交回有张绍刚主持的“破题执行难”论坛,对于报告提出的问题,论坛嘉宾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俞灵雨,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副局长张璞。中国人民银行征信局宣传协调处处长王晓蕾,广东高院副院长徐春建以及演员李勤勤将共同探讨。
    一、陶大妈的噩梦:一起十多年未能执行的案件
    陶月华曾经是云南省楚雄州大姚县的一位女强人,1994年陶月华承包了自己所供职的供销社,她做的最大的一笔生意就是与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以云南特产酸角汁、茶叶换葵花籽的生意。出于对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信任,陶大妈第一笔货物就组织了资金30余万元。在90年代万元户都不多的时候,陶大妈为了筹措30万元的资金,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借遍了亲友。谁知自己的货物发出后,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给她发回一粒葵花籽,也没有支付一分钱。
    为了讨回自己的血汗钱,陶月华走上了漫长的官司之路。由于政通公司被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为推脱责任、逃废债务注销了,因此虽然1997年和1998年法院都判决政通公司赔偿陶月华的损失,但却根本执行不到钱。2007年,云南省高院人民法院经过再审,最终判决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对30万元的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可陶月华告诉动车行记者齐奇,“两年了,她还是没有拿到钱。”
    赢了官司十年多来却没有拿到一分钱。这期期间,房子被银行收走,利息越滚越高,银行天天上门催讨,女儿生病没钱耽误了治疗最后去世。陶大妈从当年的女强人到现在两鬓苍苍,负债累累,居无定所的老人。案件不能执行,原因何在?
    二、史上最牛的市委:齐齐哈尔市委常委会议审议决定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
    2009年6月,正值全国清理积案的攻坚时期,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和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一行四人被迫千里迢迢奔赴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执行该案。但该案被执行人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以权代法,一手遮天,不断向法院施加压力,不断制造执行障碍。齐齐哈尔市委领导甚至赤裸裸地站在法律、执法的对立面,成为被执行人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不履行判决、抗拒法院执行的强有力支柱和后台老板。齐齐哈尔市有义务协助执行的部门和被执行人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刻意刁难法院执行人员,阻碍、破坏法院的执行工作,使千里迢迢奔赴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开展执行工作的云南法官陷入重重困境。令人震惊的是,今年6月,一位齐齐哈尔市委领导明确告诉前去齐齐哈尔执行的四位云南法官:“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委常委会议已经审议决定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 你们等着也没用,回去吧”。
    三、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特殊”的被执行主体
    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是由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组建和开办的。公司的注册资金59.2万元全部都是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有偿投入,政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主办单位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产生。政通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行政处的干部职工。在陶大妈把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告上法庭时,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为推脱责任、逃废债务、蒙骗法庭,于1998把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撤销,并改名为齐齐哈尔市政通实业公司。
    党章第五十三条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的党徽党旗是中国共产党的象征和标志。党的各级组织和每一个党员都要维护党徽党旗的尊严。要按照规定制作和使用党徽党旗。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无视党章规定,违反工商法规,把“中共”两字写入公司名称,把“镰刀和锤头”的党徽标志醒目地刻在公司印章和公司招牌上,以此欺骗百姓。
    早在198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明确规定:党政机关不准开办企业,1986、1987、1988、1989、1992和1993年又连续强调此规定,但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目无党纪国法,于1993年6月投资开办“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派出市委办公厅的干部职工作为企业领导成员。公司的名字也起得富有弦外之音,含义深刻,别有用心!用“锤头镰刀”的党徽标志突出该公司“政通”的优势和权威,以示其“通达政权”,然后官商勾结,坑蒙诈骗搞“创收”,满足其奢侈享乐之需,事情暴露后就钻法律空子,滥用职权,制作伪证,抽逃资金,隐匿财产,干扰判案,逃废债务。官司败诉后,就以权代法,一手遮天,抗拒执行,以上事实证据确凿。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张维军处长对CCTV-12法律服务动车行记者说:由于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他的特殊的被执行主体地位,使得我们这个执行非常的困难,这么长时间,无法执行到一分钱。
    四、云南法官再次奔赴齐齐哈尔执行,CCTV-12法律服务动车行全程追踪记录
    2009年11月,为了再次弄清楚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是否有能被执行的财产,云南法院的执行法官总结以往的执行经验,决定先不到齐齐哈尔调查,而是在哈尔滨进行调查了解,11月17日,CCTV-12法律服务动车行动组记者王晓磊记录了云南法院的执行法官执行过程,在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支行,他们查到了被执行人的四个银行账户,同时在黑龙江省交警总队,他们又查到了被执行人名下有5辆车。随后,执行法官立即前往齐齐哈尔,对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和5辆车进行进一步的确认,只有确实查到可供执行的财产,陶月华的30多万才有保障。
    在齐齐哈尔市车管所的办事窗口前,齐齐哈尔市车管所找牵强借口不准许云南法院查封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车辆。但在执行法官据理力争的坚持下,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查封了被执行人的5辆车。云南的执行法官介绍,查封车辆以后,如果被执行人还是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还款义务,法院可以将查封的车辆依法评估、拍卖、变卖。虽然这个过程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这已经是该案执行十多年来取得的最大进展了。
    云南法院法官告诉动车行记者王筱磊:为了能将这起案件执行下去,他们一直想争取和被执行人的负责人沟通一下,但是始终没有见到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负责人,甚至连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门都进不去…………
    为了全面了解这起案件,动车组记者王筱磊找到了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经过市委宣传部的协调,被执行人同意让他们的代理律师迟夙生接受动车行记者的采访。而对于他们为什么不履行云南高院的判决,代理律师迟夙生给出了两点理由:
    第一:云南高院再审程序有问题,因为按照法律规定,申诉期只有两年,1998年的案件到2006年云南高院才立案再审,超过了两年的申诉期,因此认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程序违反了法律规定。
    第二:云南高院对这起案件应该终止执行。因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8号文件的司法解释,,由于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没有财政资金以外的自有资金,虽然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要为此案付连带赔偿责任,但是云南法院必须终止执行。
    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代理律师的理由是否成立?像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这类特殊的执行主体,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推动这类案件的顺利执行?CCTV-12法律服务动车行记者王筱磊的这份行动报告,将通过12.4法律服务动车行直接提交到最高院执行局局长俞灵雨手中,他又会给出什么样的回复呢?
    
    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执行没有“特殊”主体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俞灵雨现场办公给说法
    CCTV-12法律服务动车行论坛现场,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俞灵雨明确回答了动车行记者王筱磊报告中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俞灵雨明确指出: 律师说已经过了两年的申诉期,这个理由不能成立,因为两年的申诉期是指当事人对于法院的二审判决在两年内没有提出申诉,而本案当事人陶月华在二审判决后一直在申诉,因此所谓已经过了两年申诉期的说法不成立。同时,法律规定的终止执行是有严格的条件的,尤其是一个生效的判决,它生效以后法院就应该强制执行;本案中即使被执行人没有财政资金以外的自有资金,但同样可以执行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其他的财产,如车辆,房产等。因此此案不符合终止执行的条件。我们现在一直强调政府机关作为被执行人,不能视为无财产的案件。在我们依法治国这样一个背景下,政府机关包括党政部门有义务模范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同时的话,我们法院应该穷尽所有的手段查明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同时我们还要求作为政府机关应该在每年的财政预算当中,要拨出一笔钱,必须得有诚意拿出实际的行动,逐步来履行你的债务
    截止到节目播出,在中央电视台记者离开齐齐哈尔时,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和其代理律师与云南执行法官紧急磋商,答应用一辆车抵偿赔偿款,但由于这辆车太旧,与30万元的执行标的相差太远,因此云南法院的执行法官拒绝将这辆车作为执行标的。
    “破题执行难”论坛主持人张绍刚提问,这个案子难执行,显然和被执行人的身份特殊是有关系的,老百姓把它称作“特殊的”被执行主体。他们到底“特殊”在哪里?
    CCTV-12法律服务动车行论坛嘉宾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俞灵雨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主体,都是属于我们执行的对象,从这一点上不算是特殊。 我们现在一直强调政府机关作为被执行人,不能视为无财产的案件。在我们依法治国这样一个背景下,政府机关包括党政部门有义务模范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同时的话,我们法院应该穷尽所有的手段查明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同时我们还要求作为政府机关应该在每年的财政预算当中,要拨出一笔钱,必须得有诚意拿出实际的行动,逐步来履行你的债务。
    六、齐齐哈尔市委有钱给官员发百万奖金,却没有钱履行判决偿还百姓债务
    齐齐哈尔市委有钱投巨资建盖豪华办公楼,却没有钱履行判决偿还百姓债务
    然而,与陶大妈困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陶大妈这点债务与齐齐哈尔市的GDP、财政收入相比,与中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吃喝接待费用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2009年上半年,齐齐哈尔市财政总收入41.3亿元,增长33.3%;地方财政收入27.7亿元,增长52.5%。”(摘自齐齐哈尔市2009年上半年政府工作报告)。新建的齐齐哈尔市党政公务中心办公楼都是一座座奢侈豪华气派、宫殿般的高楼大厦,难道齐齐哈尔市委就拿不出这笔区区小钱来履行判决、偿还债务?齐齐哈尔市委口口声声要求干部“要深入实际,从文山会海、迎来送往中解脱出来……一定要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挂在心上,关注民生、维护民权、谋求民利”,但只说不做有用吗?齐齐哈尔市委只要从文山会海、迎来送往、吃喝接待的巨额费用中漏出一点点小钱,就足以履行判决、归还货款,救人出苦海。更为嚣张的是,2009年10月,中共齐齐哈尔市委敢于违法违规拿出百万奖金奖励官员,也不想拿出区区几十万元偿还老百姓债务,履行法院生效判决!2009年10月,中共齐齐哈尔市委违法违规拿出百万奖金奖励官员的事情已经在网上遭到广大网民的抨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齐齐哈尔《五教道德院》: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照样拆!(图)
  • 齐齐哈尔访民遭绑架后被拘留(图)
  • 齐齐哈尔造纸厂事件真相
  •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被绑案告破
  • 齐齐哈尔出现地震云 (图)
  • 金世遗:齐齐哈尔何以换“马甲”搞腐败?
  •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 齐齐哈尔房产段腐败的段长董力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