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多所打工子弟学校拆迁 因“非法办学”难获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日前,北京朝阳区多所打工子弟学校面临拆迁。这些学校人数多则1000多人,少则200余人。而这些学校许多因为无法达到办学要求,都没有办学许可证,也因此无法得到赔偿。春节过后,这些学校的在读生将面临无处读书的处境。 (博讯 boxun.com)

    
    
    文德学校校长崔克忠面对一片狼藉的办公室
    
    过年了,学生放假随打工父母回老家。在他们常住的异乡土地上,他们学习和玩耍的校园,他们栖身的学校,却正在和被拆迁的命运搏斗。他们的学籍卡、疫苗接种卡,甚至他们继续上学的机会,都面临险境----
    
    1、穿粉红色棉袄的小敏正站在学校门口向里张望着,她不敢走进去。校园里面,小伙伴们曾经在趣味运动会上进行拔河比赛的麻绳,正被一群施工人员用作砍柳树的工具。
    
    这是一所民办的打工子弟小学,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奶西村,叫文德学校。这里的学生几乎全部是外地来京打工人员的子女。家长们选择了这所学校,因为他们可以承担在这附近便宜的房租,尽管这里距离北京的心脏很远,他们只能住在没有暖气的平房里。
    
    小敏今年上六年级,“爸爸是开车的,妈妈在面条厂”。她来到文德学校刚刚一个学期,因为她此前在朝阳区雷桥村就读的另一所打工子弟校已经被拆迁了。新学期过去,她开始交到新朋友,却还来不及记清自己的新老师叫什么名字。
    
    “学校怎么了?”小女孩看着这一切,瞪大了眼睛问。
    
    文德学校的校长崔克忠就站在一旁,但他也无法给出答案。这一天是2月7日,农历腊月廿四。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如果进得去,每次下雪都是我扫校园。”这个40多岁的东北男人望着被大雪覆盖的教室屋顶和操场地面说道。
    
    但半个多月来,他只能这样站在校门外望着自己的心血。据他回忆,从1月19日开始,学校的大门就被人锁住。有人告诉他,“是村联防上的锁”。2月7日上午9点,他来到学校时,校门刚刚打开,某施工队蜂拥而入。他跟在施工人员的后面,才得以进入这所他已经营了7年多的学校。
    
    他知道,这个学校保不住了,要拆了。
    
    根据北京市朝阳区于2009年7月召开的“推进城乡一体化暨土地储备工作动员会”,朝阳区“将启动26.2平方公里农村地区的土地储备”,文德学校所在的崔各庄乡就位于其中。奶西村村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尽管他们并未接到关于腾退和拆迁具体时间的通知,但因为政府预计在今年年中进行拆迁,因此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这些准备就包括村集体于1月中旬解除与崔克忠的房东张啸(本村村民)的合同,收回文德学校所在的“地上物和地”。该工作人员称,他对文德学校内正在进行的施工并不了解,有什么问题“应该找房东谈”,但那里“确实是我们集体的地方”。此时,距离崔克忠与房东的租赁合同到期还有3年时间。
    
    崔克忠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村里在锁门后限他3天腾退。“那么多桌椅、设备,我怎么腾退?我没有接到正式的拆迁通知。”
    
    重新进入学校,他发现,自己的校长室像是经历了一场洗劫。门玻璃被砸碎,教材、试卷、教具、抽屉被撒了满地。一不留神,就可能踩到几沓从箱子里倒出来的学籍卡。两位曾经获得第一届新公民园丁奖的老教师的获奖留念也被扔了出来。孩子从老家带过来的疫苗接种卡,散乱地摊在地上。
     没有人声称为这强盗般的行径负责。崔克忠小心翼翼地把散落在地上的疫苗卡捡起来,“这要是给孩子弄丢了怎么办?”他一直重复这句话,“早知如此,还不如让孩子带回老家。”
    
    但这几乎是无法实现的。当他被宣告必须腾退的前3天,这所小学就已经放假了。直到现在,那些回老家过年的家长和学生还不知道,等到春节结束,孩子就可能无处求学了。
    
    文德学校一共有200多名学生,而这所学校几乎是整个崔各庄乡面临拆迁的打工子弟校中学生最少的一个。据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所长张连海介绍,崔各庄乡将要被拆迁的学校大概有20多所,学校人数多则1000多人,少则200余人。
    
    几所打工子弟校校长告诉记者,他们没有办法通知家长“开学别来了”,因为打工者一旦回到老家,往往都会立刻停掉北京的手机号,换成当地号码。
    
    “正月初八来上学的孩子怎么办?难道要看着铲车推平学校吗?”一位校长激动地说。
    
    2、这些学校这一次遭遇的困难,是在整个办学过程中最艰难的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
    
    中国地质大学的志愿者易国强在打工子弟校做志愿者时,觉得这里“条件比我们农村老家的小学还要差”。另一位来自外企的志愿者胡搏第一次看到校舍,几乎认为这是“毛坯房”,“水泥地和墙面甚至都不平,讲台就是用水泥砌了个台,黑板只是涂了几层黑漆”。
    
    在一堂名为“我们的城市”的课上,胡搏发现这些孩子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吃一顿麦当劳,但她同时也发现,“这里的学生看上去挺快乐”。
    
    这些孩子的父母从各地来,在北京城里从事着最底层的工作,做装修工人、计时工,或者以卖煎饼、捡废品为生。在文德学校,许多孩子在家庭地址栏中就填写着“奶西市场”。在这片平房中,这些家庭能用每月200元的租金安置一个“家”。
    
    打工子弟校的校长和老师们必须因为学生的特殊情况而将学校改变得更适合他们。在北皋实验学校,因为打工者下班都很晚,学生可以在老师的陪伴下一直待到晚上8点半,校长李俊山总是担心“他们回到家一撂下书包就去黑网吧”。
    
    在文德学校,崔克忠几乎叫得出每一个孩子的名字。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打工者们常常搬家,这里的孩子流动得太快,“能在这念3个学期就算时间长了”。易国强也发现,每一次在这里做志愿者,“总有一些过去熟悉的小朋友不见了”。
    
    但这个校长还是要求老师们时常进行家访,因为“每一个孩子的家庭都不一样”。他们为一个男孩免掉学费,因为他直到六年级“几乎没穿过新衣服”,常常穿吊脚裤,甚至是妈妈的女式毛衣。这个男孩现在在这所学校里读他的“第二个六年级”,因为家里担负不起他上初中的费用,于是就恳求校方让孩子在这里一直念下去,“念到能出去工作”。
    
    崔克忠的妻子祝欣老师总是记挂着另一个女学生。据说,她的父亲好逸恶劳,女儿13岁的时候,就想给她“说人家,拿彩礼钱”。为了保护这个女孩,祝欣把她接回自己家里住了一整个学年。没想到,假期时,女孩回到爸爸家里,就再也没了消息。最后祝欣听说“她才16岁就成了两个孩子的妈”。
    
    “我们投入越多,就越伤心。”崔校长站在校门外望着自己的学校。2009年9月,他刚刚将这里重新装修一番,教室外的墙上涂着孩子们喜欢的红色、黄色和蓝色。
    
    可是现在,柳树的树枝已经被砍光,孩子们再也不可能在夏天里坐在柳树下读书了。本来崔克忠还想多盖几间教室,但校园西侧刚刚搭建的钢筋也已经被迅速地拆除。施工队的一位指挥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里要全封起来,盖三层楼。”但他不肯透露究竟被谁雇用。
     “看到你们这里,我心凉了大半截。”北皋实验学校校长李俊山看到文德学校的现状后说。他收到的不是一把锁,而是崔各庄乡政府下达的《关于提前做好拆迁腾退中停止办学的通知》,要求“2010年2月底前上述村域范围内的非住宅房屋土地腾退搬迁工作结束”。
    
    这位开办了两所学校的校长常常说:“咱不关心国家大事,咱也关心不了。”但这一次,“大事”将渺小的个人遮蔽了。鲜艳的红色条幅挂在了实验学校的院墙上,“响应腾退政策,加快城乡一体化建设”。
    
    3、崔各庄乡的打工子弟学校几乎都面临着拆迁,但有几所学校却还都没有开始动手搬家。那些桌椅、黑板、半年前刚刚安装的锅炉没有地方搁置,办学者希望为过去的投资得到“合理补偿”。
    
    他们向各级部门寻求解决办法,在各自的村委会、崔各庄乡政府、朝阳区政府、朝阳区教委、北京市教委和北京市政府之间奔走。但很少有部门作出明确的回应。村委会告诉他们,“既然是和房东签的合同,就应该去找房东”。拆迁办则表示,“我拆的是地上物,你们是办学机构,得找教委。”
    
    2月8日腊月廿五上午,4名学校举办者和两名幼儿园举办者来到朝阳区教委。接待上访的工作人员表现得很无奈,连说,就算要赔偿,“也应该是崔各庄给钱,不是我们教委给钱啊。”更何况,这些学校本来就属于“非法办学”。
    
    位于朝阳区的63所打工子弟学校,只有14所获得了办学许可证。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所长张连海告诉记者,打工子弟学校大多条件很差,几乎都无法达到《民办教育促进法》中的办学要求。“已经是将办学标准控制得低到不能再低了”,才批下来这14所。从2005年开始,再没有打工子弟学校取得过这类许可证。
    
    正在上访中的好几所学校,都曾被教委要求过“停办”。可这群举办者坚持认为,“教委就是我们的娘家”。
    
    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教委常常给他们开会,对这些校长和教师进行培训。在大望京村的打工子弟学校拆迁时,他们也曾经按照教委的要求,“无偿接收大望京村的学生”。
    
    目前,朝阳区的外来人口子女达10万人,占整个北京市外来人口子女的四分之一。公立学校有限的资源无法满足这样庞大的群体,打工子弟学校应运而生。尽管它们中的许多已存在超过10年,但毕竟缺少一张“办学许可证”,而这恰恰是获得赔偿的关键。
    
    半个多月过去了,他们的赔偿诉求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所或第二所面临拆迁的打工者子弟学校,但至今仍没有“有关部门”制定出相应的政策。
    
    “问题不可能一天就解决。快过年了,等到春节后我们会帮助协调。”在接待上访中,朝阳区教委作出了这样的表态,“但我们肯定不会让任何一个孩子失学。”
    
    在区教委待了近3个小时后,这些校长带着这个答复离开。
    
    4、在这场拆迁补偿的博弈中,学生和他们的父母----打工者及其子女,却是缺席者。
    
    住在文德学校附近的蕾蕾,她的父母在奶西村开了一个小饭馆。蕾蕾1岁的时候来到北京,今年上二年级,但她还没有“进北京城里玩过”,最喜欢去的地方只是“隔壁的小朋友家”。
    
    蕾蕾的父母每天都能看到那座正在被占领的学校,他们听说自己的小饭馆也快要被拆了。未来是如此迷茫,“搬到哪里去?再找什么学校?我们也不知道。”
    
    在能够联系到的尚未离京返乡的家长中,尽管有些是从记者口中才刚刚知道学校即将被拆,但他们的表现都很平静,“拆了就重找地方,还能怎么办?”
    
    随着城乡一体化的推进,他们只能向更远处迁移。这个城市可能已经让他们习惯了不断寻找新家。
    
    也许,孩子们刚爱上自己的学校,但他们不得不离开。
    
    文德学校四年级的小骥在学校外面和小朋友玩。天气太冷,他被冻得鼻涕都淌出了半截,却很兴奋地从院墙外看着狼藉的校园。有人问他,“你知道学校里为什么变成这样吗?”
    
    他吸了一下鼻涕,很自信地回答:“我知道!学校要把滑梯盖得更好。”
    
    半个月之后,谁将在紧锁的校门前告诉他真实但残忍的答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朝阳艺术区拆迁威胁798 策展人被恐吓“会被杀” (图)
  • 被拆迁户维权招数(图)
  • 两会热点调查:68%网友认为拆迁冲突责任在强拆方
  • 拆迁的故事里不能总是流传集体利益的谎言
  • 农民李国谅因拆迁时扬言自焚被判刑,捍卫家园有罪?!
  • 《拆迁条例》第二稿会比第一稿更加恶劣
  • 前门拆迁 多人滥用职权获刑
  • 长沙拆迁户李燕夫妇因上访失踪
  • 拆迁拆出旧贵族:上海席家花园涉外官司(之四)
  • 平度拆迁户:我们被政府彻底打败了(图)
  • 拆迁办主任反对新拆迁条例 称法治进步社会退步
  • 济南拆迁受害人报案公安机关置之不理(图)
  • 唐家岭面临拆迁 5万“蚁族”出路在何方(图)
  • 突击拆迁与法律修订赛跑
  • 哈尔滨拆迁酿惨剧:病残夫妻断水电,同日双双入黄泉(图)
  • 北京朝阳居民拒绝拆迁当场自焚(图)
  • 江苏暴力拆迁致人重伤入院
  • 青岛李沧大面积拆迁,几家欢喜几家忧
  • 前拆迁队长今成“钉子户” 干拆迁12年赚900万(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其实我不想当拆迁钉子户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遭遇“被拆迁”,维权别进误区(图)
  • 1/3被拆迁人不被安置能叫钉子户吗
  • 新拆迁条例第四十条违宪应予废除/马光远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土地私有化是解决目前房价、拆迁等尖锐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
  • 价值观被拆迁的支离破碎/符鹏
  • 長毛僧:拆迁新政手太软,征收何如改没收!
  • 拆迁为何拆出10个亿元户和400户千万富翁家庭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
  • “拆迁”改“搬迁”是诡辩/练洪洋
  • 宁波拆迁出怪事 国土局状告房管局/王俊秀
  • 土地制度造成拆迁困局/李子暘
  • 傅蔚冈:拆迁假离婚背后的真问题
  • 陈晓峰:艺术区“拆迁”的社会性思考
  • 拆迁纠纷多中国"城市病"/乔新生
  • 上海陶冬莲控诉中共《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恶“法”
  • 徐百柯:解拆迁冲突难题请从维护宪法权威始
  • 关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之合宪性的审查意见书/秋风
  • 傅达林:别对司法化解拆迁冲突期望过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