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艾滋病疫情再引关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3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河南是中国艾滋病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之一,疫情真相到底如何一直引人关注。中国媒体引用美国杂志的话说,河南的艾滋病疫情主要集中在以前的采供血人群,没有向其他人群扩散。 (博讯 boxun.com)

    
    中新社引用美国《艾滋病杂志》2月1号公布的数字说,截至2006年底,河南全省159个县共报告35232个艾滋病毒感染者,主要是1996年以前的既往采供血人员,在河南既往采供血人群中,艾滋病毒感染率为8.6%。据中新社报道,《艾滋病杂志》是艾滋病研究领域权威学术刊物。河南的血液安全博客作者孙先生对这个杂志为何不引用最新数据表示疑惑:
    
     “到2009年,这个数据已经到四万五了。他们说的采供血的70%,那剩下的 30% 是哪些呢? 实际上还有13% 左右的人是输血感染他没有说。他回避当初河南血站遍地开花,又有那么大的艾滋病人群感染基数, 他们也都是卖血的。那么医院有人传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人提起,然后他知道数量巨大,他需要赔偿他赔偿不起,我不能立案了。 ”
    
    中新社引用这个美国杂志的报告说,河南的艾滋病疫情没有向其他人群传播,高危人群中经性途径传播的感染者略有增加。孙先生的儿子2003年确诊感染艾滋病毒,当时儿子才6岁,孙先生一家认为,儿子是输血感染的。孙先生表示,河南艾滋病疫情没有向普通人群扩散的说法不准确:
    
     “根本不对呀。因为6、 70%的人是采供血,13% 的人是输血,还有百分之十几的人是母婴传播,怎么没有向普通人群扩散?他实际上就是普通人群,他真正的性工作者里面的几率很少,真正的河南这些性传播呢大概只有不到200个人那样。那么跟四万多现在已经到四万五了,这个几率显然是很小的。然后一方面说性传播越来越多,那性传播不能向普通人群扩散? ”
    
    去年12月1号世界艾滋病日之际,有“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之称的河南医生高耀洁女士曾在美国华盛顿就出版新书开新闻发布会。高耀洁女士说,中国现在说性接触是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渠道,是为了掩盖八九十年代中原大地上的血祸,其实血液传播才是中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渠道。孙先生表示,河南至今尚未对输血人群进行艾滋病检测:
    
     “你象河南有13% 的输血传播,就相当于有5000、6000人是输血传播。输血的人也有医疗行为嘛,可以通过民间调查,查出来。某一个人在这个医院输血了,那么哪些人提供的血?这些血用给了哪些病人?你用这些进行民间调查把这些人给找出来。早发现,早治疗。然后他也就不会传染给他的配偶了,还有朋友、孩子啊。你没有进行这项工作,你怎么能说没往外传播呢?”
    
    据中新社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担任美国《艾滋病杂志》中国艾滋病疫情专刊的客坐主编。王宇认为,美国这份杂志能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中国控制艾滋病面临的挑战,推动中国政府根据形势变化,调整战略,把艾滋病流行控制在最低水平。报道说,这份美国杂志的报告建议中国加大推广安全套的使用、艾滋病检测和咨询的力度,减少艾滋病进一步蔓延。河南从事艾滋病儿童救助工作的赵先生说:
    
     “我觉得推广安全套和那些预防措施我觉得还很有效的。最主要的还有一点就是说他们那种艾滋病人权力保护的一个问题。关于控制艾滋病的蔓延,我觉得还是一个要加大宣传的力度,包括在中小学艾滋病的教育。”
    
    中国民间人士对河南因卖血感染艾滋病人数的估计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有的估计高达百万。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80多人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
  • 湖北大冶1家医院80余人因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
  • 田喜中南海展示标语受阻 艾滋病人政策无落
  • 高耀洁:2000年后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三)
  • 高耀洁:2000年后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二)
  • 中国防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洁专访全文
  •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传播主要通过输血(图)
  • 高耀洁:2000年后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一)(图)
  • 中国艾滋病沉寂三年暴发 或向普通人群蔓延
  • 胡锦涛、李克强参加首都防治艾滋病活动
  • 中国艾滋病沉寂三年暴发
  • 艾滋病暴发向普通人群蔓延
  • 同性性行为传艾滋病 成中国青少年主要感染途径
  • 艾滋病感染者田喜说:公正之门向我们关闭
  • 世界艾滋病日前 艾滋病人田喜被软禁(图)
  • 卫生部长:中国同性恋人群成艾滋病高发人群
  • 北京艾滋病服务机构吁各界捐款协助弱势群体
  • 艾滋病传播方式变迁背后的“底层沦陷”
  • 蚱湖北艾滋病患者9成系农民蚱族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 应加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投入/武圣奇
  • 艾滋病女人卖淫到底该怨谁?/刘君
  • 刘逸明: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中国人需要怎样去遏制艾滋病
  • 缅怀一些人----为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三周年而作/ 常坤
  • 妙觉慈智: 至诚恳请主席和总理菩萨慈悲特赦无辜服刑的商丘艾滋病人的一封公开信
  • 中国人必须接受艾滋病检查:不要把同胞当敌人/萧义
  • 大家一起来反对可怕的《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
  • 都是艾滋病惹的祸/过关
  • 从商丘350名艾滋病患者上访所想到的
  •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对特赦艾滋病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