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被抓26岁女首富之父:吴英得罪了太多官员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1日 转载)
    
    来源:《了望东方周刊》
     我不知道吴英为什么最后做那么大
    
    本色概念酒店光装修就花了几千万。这是一个概念酒店,里面的每个房间装修都不一样,第一次拍卖500万元还流拍,第二次以450万元成交。很多义乌的债权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便宜卖了?我都说不知道,你们要问就去问公安局吧
    
    
浙江被抓26岁女首富之父:吴英得罪了太多官员

    吴英
    
    1月10日下午,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余店村飘出阵阵木鱼声,一幢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破旧楼前,香火缭绕。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告诉本刊记者,吴英的奶奶正在做法事为吴英祈祷。
    
    20多天前的2009年12月18日,吴英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被一审判处死刑,根据判决书,吴英骗取集资款7.73395亿元,实际集资诈骗3.84265亿元。
    
    短短三年时光,让吴英声名鹊起又深陷囹圄。2006年,她以一掷千金的姿态出现在东阳,被称为“神秘的亿万富姐”,2007年2月7日,吴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拘,直到2009年末被一审判处死刑。
    
    2009年12月28日下午4点左右,离10天上诉期仅剩一小时的时候,吴英在上诉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最终决定提请上诉。
    
    “她从小受过太多的苦,这三年来,她有太多的故事,现在落得如此下场。”吴永正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最后一个小时才上诉
    
    《了望东方周刊》:为什么吴英在最后一个小时才决定上诉?
    
    吴永正:接到判决书后,我和律师就决定要提请上诉,律师把上诉状都写好了,可以说,我们家属是一致要求上诉的。但是,上诉状的确认最终是要吴英签字的。
    
    12月18日的一审判决现场很多记者都不知道,也没来。因为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是12月15日才通知律师的,开庭审判的过程也很简单,法官宣读完以后,立即宣布退庭。她当庭也没说要上诉,我认为她已经想明白了。
    
    《了望东方周刊》:你的意思是吴英一开始并不想上诉?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吴永正:是的,一审判决下达后,我和律师去看守所见她好几次,她都不肯出来,见也不肯见一下。最后一天,上午我们去见她,她还是不肯出来见,直到下午的时候,她才出来见了一下,然后就签字了。
    
    她不想上诉的原因,没有告诉过家里人,但是托人从里面带话出来过,她说,如果案件的性质不能改变,不如早点走算了。她说,从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
    
    《了望东方周刊》:听说吴英陆续给家里写过几封信,里面具体写了什么?
    
    吴永正:就是带给家里人的一些信息,她是长女,从小就惦记家里人,包括她的一些朋友,很多人都是受过她的恩惠的。她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自己并非十恶不赦,做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勇气的。
    
    对于案子的事情,她说得不多,我认为是她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她的性格最像我,我很了解她的。她和她的奶奶关系最好,判决下来后,我们都不敢告诉她奶奶,老人家80多岁了,我们怕她承受不了,现在她也知道了。这两天她在家里做法事,祈祷吴英。
     《了望东方周刊》:吴英在成立本色集团之前是做什么的?
    
    吴永正:我是1979年开始就在甘肃玉门做工程的,吴英在出生两个月后,就被我带到了那里,除了逢年过节外,吴英都很少回家的。7岁的时候,她回到东阳读小学,成绩很好。1989年,我在甘肃和人家打官司,一直打到1996年才赢下来,我也没有精力去管她们姐妹的事情。不过,每年我都会把她们姐妹四人的学费寄回家里,很多钱都是借着寄回家的,我自己没文化,我发誓一定要让她们四姐妹读好书。
    
    吴英最早是和我的堂妹一起学做美容的,这是东阳最早的女子美容。吴英学了一年多后,就到宁波和人家一起合开美容店,当时她才16岁。
    
    到2001年,吴英结婚后,她就自己开美容店了,美容行业只要有客户资源,赚钱很容易的。后来她开起了KTV,生意也很好,可能觉得生意做得太顺了,后来就栽了跟斗。
    
    《了望东方周刊》:本色集团的事情,你最早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吴永正:她被拘留案发后,本色集团就没人管了,我就去管了。我的几个女儿都是在外面自己闯荡,我相信她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们生意上的事情,我一直都是不管的,也从没管过,叫我去管,我也是外行不懂的。
    
    她被杨志昂(曾和吴英发生经济纠纷,亦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刑拘----编者注)这些人绑架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吴英收到过两颗子弹
    
    《了望东方周刊》:吴英一审被判决死刑,听说你当庭就抗议,这是否属实?
    
    吴永正:我当然要说,这样的判决是不公平的。吴英只是向11个人借款,这是民间借款,不是集资诈骗。吴英的钱是用来做企业的,东阳这么多店面和房子都是她买的,吴英的钱都是投资在东阳的,用于公司的经营,并没有集资诈骗挥霍掉。
    
    比如,吴英的钱主要是向杨志昂、林卫平等四个人借的,都是签订投资协议和借款协议的,吴英的很多钱都是按照协议去投资的,比如投资酒店,房地产项目等等,这些都是可以查的。
    
    《了望东方周刊》:你曾经说,对金华市中级法院是极度不信任的,这是为什么?
    
    吴永正:我在2008年11月就曾向国务院等有关部门写过信,我认为,吴英的案子在金华中院审判是难保公正的。
    
    在 2006年12月20日,吴英被杨志昂等人绑架的时候,杨志昂逼迫吴英在白纸上签下名字,然后伪造成一份委托书,找了一个安徽的农民充当本色集团公司业务经理,在12月27日到金华中院去起诉一个不存在任何利害关系的农民,伪造房屋转让协议,转移本色集团的资产。最后金华中院的审判长居然在12月28日就下达了一份调解书。
    
    我看了一下,这样的调解书有两份,杨志昂是做律师的,他的手段比较高明。但是这份调解书,连外行的人都看得懂,最简单说,那个委托代理人根本就不是本色集团的业务经理,这样低级的错误,金华中院的法官难道看不出来吗?最简单的,也要核实一下委托人的身份吧?我觉得里面肯定有阴谋,至少是个别法官与案件有牵扯,我当然无法对金华中院产生信任。
    
    吴英是在12月28日被杨志昂等人放出来,才获得自由的,他们赶在吴英被绑架期间把调解书做出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内情,到现在都没告诉过我们。
    
    我一直就杨志昂绑架吴英的行为进行举报,但是东阳市公安局一直没给我一个答复。吴英收到过两颗子弹,这案子也没破,现在吴英被抓了,这些案子难道就可以不侦查了吗?杨志昂现在以非法集资被判了缓刑,为什么公安局不去抓他呢?
     《了望东方周刊》:听说金华中院的庭审程序也让你很不满?
    
    吴永正:是的。在12月17日,金华中院才将庭审笔录交给吴英本人签字,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开庭到现在都8个月过去了,现在才将笔录拿过来核定,判决书都有20多页,笔录肯定更多,吴英怎么能准确地记住?
    
    本色集团的资产一直在流失
    
    《了望东方周刊》:你曾说本色的巨额资产去向不明,现在到底有多少资产流失了呢?
    
    吴永正:本色的资产一直在流失,我曾说过,就算是吴英被判处死刑,那些债权人也要不到钱的。因为很多资产都蒸发掉了,他们个个都在趁火打劫。
    
    当时拍卖本色集团的车辆,30多辆车,分三组拍卖掉的,普通人根本就没机会竞价。本色概念酒店的经营权拍卖情况更复杂,2008年11月的时候,我看到“宝丰拍卖公司”的一个拍卖公告,起拍价是500万元,我看到一个联系的手机号码,觉得很熟悉,就打过去问,原来对方是东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张武。在案件侦查期间,公安局能拍卖本色集团的资产吗?
    
    本色概念酒店光装修就花了几千万,这是一个概念酒店,里面的每个房间装修都不一样,第一次拍卖500万元还流拍,第二次以450万元成交的。很多义乌的债权人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便宜卖了?我都说不知道,你们要问就去问公安局吧。
    
    本色被处理掉的东西很多,有露天广告牌、本色概念酒店、本色精品酒店,还有加盟的小山宾馆,新的网吧也被查封,里面装修好的材料都不见了,这些资产的流失算谁的?
    
    就算是拍卖,本色集团的拍卖款也应该进入财政账户,但是财政局的人跟我说,钱不在财政局。拍卖的钱去哪里了?
    
    《了望东方周刊》:本色的投资主要在哪里?
    
    吴永正:主要是酒店和房产,她的商业理念比较新。
    
    酒店主要是做概念酒店,本色概念酒店是做得最好的一家。她酒店里的装修材料和家具,都是自己家具城的,这个酒店的功能就是一个样本,我后来才知道,全国有 20多个客户正在和本色联系,希望加盟本色概念酒店。吴英的构想是,一个酒店收取80万元加盟费,然后再由本色集团提供设计装修团队,这些都能赚钱的,思路非常好。
    
    本色的第一个加盟酒店是义乌的小山宾馆,开业的时候宾客爆满。她的洗衣店也是很有特色的,因为本色概念酒店每个房间的床套和窗帘都是不一样的,这样洗涤的成本就非常高,她就自己开一家洗衣店来洗。包括足浴店的毛巾,还有服务员的工作服等,都是自己的店里洗,这样都能降低成本。做这些不是起诉书所说的为了虚假宣传,这些是真正的商业推广。
    
    《了望东方周刊》:那房产呢?主要投资在哪里?
    
    吴永正:房产主要投资在东阳和湖北荆门,还有一部分在诸暨。湖北荆门的评估就比较科学,当时本色集团花了1400万元买的房子,2008年评估出来是3000多万元。
    
    东阳的房产,是在2006年陆续买的,当时大概买了一个亿,其他还有博大花园的定金等。现在我看到,2008年4月,东阳方面对本色集团的房产评估是不到一亿。我觉得,应该按照现在的价格来评估,从2006年到现在,房子都翻倍涨价了,怎么能按照当时的价格呢?难道东阳房价就不涨吗?
     《了望东方周刊》:房价评估增值的话,能改变对案子的定性吗?
    
    吴永正:我说这些是说明,东阳警方和金华中院对案子的处理是多么的草率。为什么湖北荆门就按照2008年的市场价格来评估?东阳方面评估的依据是什么?
    
    《了望东方周刊》:现在这些房子拍卖掉了吗?
    
    吴永正:房产我肯定不让他们动,金华法院曾想委托拍卖,但是被我们阻止了。最后的过程肯定要公开透明公正。无论吴英个人结局怎么样,牵扯到这么多资产的案子,处理过程肯定要公正透明。
    
    《了望东方周刊》:你为吴英奔波忙碌了两年多,有什么感想?
    
    吴永正:这两年,我才真正地了解我女儿,在成立本色集团前,她赚到的钱,足以让她安稳地度过下半生。她在写的信里也说过,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她会做一个平凡的人,选择平平凡凡地过一生。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最后做得那么大,她这么年轻,肯定是控制不住这样大的场面的。
    
    比如,当时的东阳商贸城开业,让她去认购商铺,实际是地产商和政府官员让她出面炒作,提升知名度的。最后事情做完后,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把这一内幕说出来了,这样搞得领导下不了台了。她在东阳搞免费洗车和洗衣,其实免费的不多,每天也就几个名额,但是搞得其他同行很有怨言。
    
    但是无论如何,她始终是我的女儿,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支持她上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义乌多名干部涉嫌吴英案 隐匿掮客背后放债收钱
  • 广东官员挪用4亿只判12年 为何吴英要判死罪
  • 浙江80后女富豪吴英因诈骗被判死刑
  • 女“黑马富豪”吴英和她的7名资金“掮客”(图)
  • 浙江东阳“吴英案”7名相关人获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