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联夷以制土,揭秘google(谷歌)在中国的蜜月期——不为人知的暗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0日 来稿)
    中国政府为制衡国内一"土制"搜索引擎的发展,曾和google有过一段蜜月期,2007年1月,中国政府控股的中国移动与Google联合宣布,双方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在中国提供基于移动和互联网的搜索服务。而这一切,源于对一个更领先的国产搜索引擎的打压。
    
     互联网进入中国后,各种资本纷纷涌入,外资成了主力,而当时中国年轻的“股神”,也选择了隐形进入这个领域,他以匿名“全胜”操作这个公司,和其他单独追逐利润公司有些不同是,他想在这里实现他的理想。 (博讯 boxun.com)

    
    全胜曾经算是IT界的猛人,在上学期间,就在两个完全不懂电脑的同学协助下,靠敲机器码,完成了一套汉字操作系统,而那时,汉字操作系统还是一个奢侈品,windows才出到1.0。
    
    全胜爱好和兴趣广泛,各项研究有一定深度,但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所限,未能持续提供支援,他为了赚到“研究经费”,选择了缀学经营,1992年开办了一个电子科技开发公司,由于拥有扎实的研究基础,公司业务发展迅速,迅速成为行业内的领军者,当时清华一位在读博士后也在做类似产品,在某报社看到了他们的产品后,选择了退出。
    
    后来随着业务扩大,1995年组建了开发团队,进行芯片级产品开发,据全胜介绍,当时公司聘请的总工和他闲聊时,知道他想开发一套中国人的操作系统的想法,虽然公司当时业务很好也比较赚钱,但赚到的钱去组建一个开发有竞争力操作系统团队,还相差甚远,这位有炒股爱好的总工就建议他去研究一下股市,也许能实现搭建实现这个想法的桥梁。
    
    全胜听从这位总工的建议,去研究了股市,亏了几十万后发现股市不是一个单纯的东西,就从经济运行规律开始,进行全面而深入的研究,由于其超常的研究能力,很快的破解了复杂的经济运行规律的本质和“股市密码”,加上市场气氛好,从1996年到1997年一年多就在股市赚了几十倍达上亿,这在当时算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全胜当时被媒体称为“股神”。随后几年虽然没有几十倍的利润,但也保持了令人羡慕的增长速度,随后他拿着这些钱回头再来搞中国人的操作系统,实现他的“强国梦”。
    
    这时,他和朋友和团队商量后,认为主宰未来的已不是操作系统,而很有可能是互联网,1998年他选择了投资互联网,经过一段时间摸索,认为处理互联网大量信息的搜索引擎又是互联网的核心,加上他此前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底子,他决定组团队发展智能搜索引擎。
    
    研究工作是枯燥和费时的,这期间,他又顺便投资和发展了一个“web2.0”网站,和一些涉及言论自由的“曙光论坛”和“强国论坛”(后来人民网也办了一个算是山寨版的“强国论坛”),也许这个不经意的操作,后来给他带来了麻烦。
    
    他的“web2.0”发展迅速,在2000、2001年几个子站很快进入全球流量前100的网站,当然,它们的迅速发展,并不仅仅依赖于“WEB2.0”模式,讲信誉受尊敬的公司行为,受到用户的信任,在所谓“网络泡沫”出现的2001年前后,几乎所有主要互联网公司都放弃或收缩免费服务的时候,他们不但没有停止和缩减,反而购置了更多高性能的服务器和带宽,满足人们数量和性能的需求。
    
    流量的窜升,这一切被一个秘密部门盯上,调查后,他开办“曙光论坛”和“强国论坛”的经历自然属于“政审不合格”,他掌握几个如此大流量的网站自然也是不被放心,而这一切,他都浑然不知。
    省通讯管理部门出面反复找全胜和公司的法人问话,问别人缩减你们却盲目扩张究竟是干什么(有什么目的)?资金从哪里来?流量那么大为啥不去销售(卖广告)?等等,包括后来调查了公司税务,发现不但税没少交一分钱,反而因为财务人员搞不清楚应该按哪个税率缴纳,公司选择了多缴,这一切“反常”的行为,不像一个正常商人,不像一个正常土老板的行为,使安全部门异常紧张。虽然当时公司“WEB2.0”全新版本,接近于现在程度的“博客”已经完成,但被要求不能上线。和其他当时流量前几的网站都顺利过渡不同的是,他们没有选择“和解”,有关部门负责人提出收购如何?被不知情的他们一口拒绝。
    
    有关部门秘密的采取各种方法打压,限制智能搜索引擎(AIsou.com)的推出和web2.0网站的发展,但web2.0网站的流量毅然前行,后估计有关部门给上面交待不了,就采用更加不光彩的手段“消灭”了这几个网站。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5/200905290605.shtml
    
    2006年,有关部门说web2.0(8u8.com)只是凑巧被“黑枪”“灭”的,允许全胜继续发展科技产品,全胜设法在媒体公开智能搜索引擎的情况,并推出简易的手机版(试运行),以证明他们有这个技术,同时为了实现在手机上应用,他们开发了一套转换系统,把普通网页利用分页的方式,转换成手机可以阅读的形式,该系统一推出,不但使有关部门大为紧张,也轻易暴露了google等搜索引擎的缺陷。
    
    这个系统搭起来后,带来了两个结果,首先是google出现了问题,抓到了大量这个系统的内容(形成了一个事实互联网黑洞),轻易暴露了google这种搜索引擎的一个重要漏洞,据一篇文章描述,从那时起,google改变了搜索结果人工不干预的做法。
    
    带来了另外一个结果,就是这个系统流量的飙升,因为google抓到了大量相关页面,不到半个月已很大访问量,流量的飙升很快揭开了当局的谎言,他们又迅速采取手段打压,除了以管理部门名义打来电话找问题要求关闭外,还迅速由国有控股的中国移动多次发布消息,说手机访问网站时要限制传递手机号码和机型,前者限制传递手机号码倒可以理解,后面限制传递机型参数,明显的使这个转换系统无法运行。
    由于当局的打压操作,全胜不久关闭了这个系统,那之后中国移动就不再提限制传递机型参数,不久中国移动又和google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很快google推出了把普通网站转成手机可阅读的方式服务,从搜索到阅读实现的方式和全胜公司推出的那个方式完全一样,直到现在。
    
    附:2009年5月底,有一篇《中国政府历次扫黄打非中消灭的影响力网站》文章出现,这篇没有几处贴出的文章提出:“中国政府以所谓扫黄打非整治互联网网站,应该没有一次是真正去‘扫黄打非’,而多是以‘扫黄打非’压制言论自由,或者打击一些他们认为有威胁的‘萌芽’。”
    观察2009年下半年中国政府的扫黄打非,与以往历次不同的是,这次确实有点动真格的了,没有明显再消灭“影响力网站”,官方抓了几千人等等的宣传,看来更像是试图向人们说明,我们不是“应该没有一次是真正去’扫黄打非’”,证明这篇不起眼,很少人注意的文章,有心人(当局)却非常在意,这种互动性还是很强的,也从一方面证实了以前的“有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Google(谷歌)退出中国内幕揭秘!
  • 专访赵穗生:摇摆之后,谷歌最终会选择留在中国(图)
  • 谷歌查内部员工 驻华记者帐户亦被侵
  • 谷歌中国回复正常工作,招聘仍继续延迟
  • 谷歌调查是否有一名或多名员工协助网络攻击
  • 纽约时报就谷歌可能退出中国采访国内的谷歌用户
  • 国内部分网友对“谷歌”撤出的第一反应?/李志友
  • 谷歌的抉择具有深远的意义
  • 谷歌在拷问中国政府的良心 中国即使赢了也是输了
  • 维权作家棉棉:“我赶走谷歌”可笑 谷歌不会撤离
  • 揭秘谷歌撤出:技术层被中共间谍渗透,MSN、Yahoo等存在同样问题/博讯独家
  • “非法献花”谷歌上海之后 大学生被禁止外出
  • 国家版权局陷害谷歌、保护民族盗版商新证据
  • 谷歌退出中国已成定局,网民惋惜不舍
  • 谷歌员工曝光内幕:中国员工突然被取消权限
  • 中国商务部:目前为止尚未接到谷歌的退出报告
  • 遇到中外记者三次轮番提问商务部笑谈“谷歌”事件
  • 谷歌退出,中国社会将倒退20年
  • 谷歌披露受中国黑客攻击细节:好似好莱坞惊险大片
  • 亦菲:谷歌一咳嗽美国就发声
  • 严家伟: 学习谷歌好榜样
  • “谷歌”想不到的……/陆不平
  • 为何“谷歌”争不过百度?
  • google(谷歌)事件的最大杀伤力不在国内在海外/冼岩
  • 周宁:谷歌退出给中国互联网带来10个变化
  • 格丘山:"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 这是个警讯:谷歌究竟看到了什么?
  • 阮次山:谷歌扬言退出中国是聪明的炒作
  • 分析:谷歌凸显中美关系困局
  • 谷歌退出中国——一次绝妙的市场策划?
  • 国人带薪休假,老外接手善后:谷歌暗桩曝光,还有一个支部
  • 杨建利评谷歌事件:除了屈服与退出以外的选择
  • 中国网民:人家用谷歌喝牛奶,我们用百度喝三鹿
  • google(谷歌)事件的震撼
  • 谷歌退出中国 有件事网友可能还不知道
  • 内行人看门道:说说Google百度和谷歌的那些事
  • 谷歌助美争夺对中国人的精神控制权:中国精英容易上当
  • 谷歌离开中国的三大原因四大后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