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刘硕祥,男,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栗园镇人,生于1941年,今年70岁。因政府官员腐败问题,2009年5月16日开始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下跪。妻子刘凤芹被抓被关后,继续反映其所反映的问题。2009年6月5日被拘留过一次。2009年7月30日被判劳教一年(所外执行)。2009年9月22日进京上访被抓,23日11时被唐山市劳教委判处劳动教养一年,关押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2010年元月11日被以“保外就医”的理由释放。这是他在劳教期间所写的日记。
     刘硕祥的太太刘凤芹在2009年8月被劳教(当时66岁),至今家属不准探视,生死不明。她已经死亡的可能大些。
    
     刘硕祥的女儿刘玉红则在拘留所中流产。
    
     一家人的遭遇让人震撼。而刘硕祥的劳教期间的日记,是非常难得的一份真实的记录,中国的劳教制度是违宪的、亟需取消的罪恶制度,博讯欢迎被劳教的同胞们,真实写下劳教的经历。在劳教期间无法写,出来写。刘硕祥的日记,博讯分次发表,请读者关注。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9月30日 又是一人晴天
这天晚上,我和一屋的三人下了中队,他俩分到六班,我分到一大队一中队一班。这就算是落了户吧。一班十四个人,班长韩绪对我很好,安排我在下铺临窗,夏天不热,靠暖气冬天不冷。打水也方便,就算不错了。
安心地住下吧,既来之则安知吗。

10月1日 晴
今天是国庆节,60年在庆。没想到我会在60年在庆的日子里,我在劳教所度过。我是因为在国庆安保期去了北京而劳教的,那么过了国庆节能不能放我出去呢?
我怎能和传销的,盗窃的,打架的等犯罪的混在一起。更可气的是我总和瘸子拐子排在一起,走在一起,我还有什么尊严!我也是罪犯吗?

10月2日 晴
我们的一大队,大队长是付继东,管班队长是孙队,他们对我都很好,对我非常照顾。这就是因为我年已70岁的缘故吧!
我们的班长对我也很好,班里的卫生各有各的份。有管门窗卫生的,有管室内的,有管窒外的,有管擦地的,有管擦床的等等。只有我没有分工。我的被子也有人为我管理,我有些不好意思。总之一班的学员是团结的,相互关心的。

10月3日 晴
今天是中秋节,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找到付大队长要求在本院(劳教所)见一见我唯一的亲人刘风芹,那天付大队告诉我:“你老伴已转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了。”我说:“为什么?这里不是也有女队吗?”他说:“那是女队的事,我也不清楚。”那天我的情绪很消沉。我们一个是66岁一个是70岁的两个老人,为揭发坏人偷树,砍树。他们都已构成犯罪。揭发贪官收人钱财,为他人办事的腐败分子。政府不去管他们,把他们给以处罚,现在还在逍遥法外。面对两位都已失去劳动能力,都66岁以上的老人强制改造。我大喊一声:你们还讲不讲人权?

10月4日 晴
今天是阴历八月十六是我的七十大寿。我百感交加,去年的生日我坐在中间,左边是我7岁的孙子,右边是我的外孙子,我和全家人围在桌旁,桌上摆着生日大蛋糕,接受着全家人对我生日的祝福。而今年的七十大寿是在劳教所里呀。中午吃着带生米心的米饭和白水煮白菜的菜汤。还好,我们桌上还有剩饭,别的桌上还到我们桌上来取,目睹这一切叫我怎能不伤心呢?不失去自由,不知自由的宝贵呀!

10月5日
我想变成一只小鸟飞到栗园镇政府去大吵大闹,去栗园派出所去指责他,为什么我所外执行的劳教票送到劳教所来,他们在违背公安部的指示精神,也是在执法犯法,我是一名失去劳动能力的人呀!

10月6日 晴
我们已到车间生产了。我分到大车间穿筷子。塑料口很小,两根筷子我常常穿的一根在里一根在外,只有带上了花镜才算就活,全所我属最大年岁的一个,处处照顾我。多穿点少穿点都没人计数。不干也行。干活谈不上累与不累,只是吃了早饭到车间,中午也是,晚上才能回中队(宿舍)休息。

10月7日 晴
又是一个晴天,天怎么还不下雨呀!天又旱了,家里的秋收是否完成。麦子是否种上。房子的装修是否装完,刘风芹去了石家庄和家里联系上了吗?我多想打一个电话问一问,介劳教科的会计就是不上班,有钱也不给打卡,小卖部有东西不能买,没有卡电话也打不了,最后我只有借别人的卡打电话几次,问了家里的情况并要了我这里要的东西。

10月8日 晴
我已进所十几天了,我经常头晕,总是打不起精神来。起初我认为是来到劳教所这个有生一伙的鬼地方免不了要不适应,上火。后来我去所医院检查血压是90--170从那天起我开始每天三次吃药了。
我认为我经常头晕是因为我在三个月前在家从房上头冲下掉下来的关系。骨头炸味需要长时期的调养,不管怎么说我也得活着出去呀。

10月9日 晴
我的心情比以前平静的多了,我坚持每天三次吃药,但头晕还是没有好转,难道这痛头晕还要伴我到后半生吗?
我给家里写了封信,信上说叫家里人去马砖医院开一封信,我在本院治伤的证明信。经栗园派出所签字盖章,镇政府签字盖章,送交劳教所劳教科。劳教科请示所领导方可保外就医。信写完没有信封,邮票,那只有等待吧!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1/1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1)(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