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家版权局陷害谷歌、保护民族盗版商新证据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6日 转载)
    来稿者按:2010年1月14日,中国盗版受害者协会(以下简称协会)采访了“400专家诉超星”召集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吴锐研究员。见http://www.gudianxue.com/newsxx.asp?news_id=730,《中国社科院专家认为国家版权局应该为谷歌退出中国担责》。中国作为全球公认的最大的盗版国,国家版权局应属渎职。国家版权局直属的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多年来一直非法为中国最大电子书盗版集团――北京超星家族连锁公司“监制”读书卡,上至新闻出版署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下至普通版权官员,长期为超星公司造势。每当超星被告到法院,上至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主任,下至普通工作人员,倾巢出动担任超星一方的代理人,为超星辩护。这帮人已经被钉死在一大堆公证书上。从2009年开始,国家版权局十分热心地支持下属文字著作权协会找谷歌维权,理由是谷歌没有授权。我们不仅要问:中国的民族盗版商有著作权人的授权吗?以国家版权局多年如一日扶持的超星公司为例,它时而宣称有25万授权,时而宣称有30万,版权局的老爷们检查过吗?据上海《每日经济新闻》调查,超星长期假冒“国家863计划”骗取授权书,这样的授权书是有效合同吗?协会再次与吴锐研究员核实有关超星授权书的情况,以比较国家版权局对待超星和谷歌的不同态度。
    
     吴锐:根据中国法规,以网络形式经营电子书既需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又需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超星公司至今没有这“两证”,一直非法经营。2008年12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勒令世纪超星提交“两证”,世纪超星最终无法提交。 (博讯 boxun.com)

    协会:超星还有伪造授权书的重大嫌疑。据《法制早报》记者张莉的调查:
    据一位曾经为超星工作过的内部人士透露,实际签约人数和签约量和他们自己公布的数字有很大出入。超星的签约管理比较混乱,很多所谓的“签约作者”实际是没有作品的,甚至签约协议根本就是伪造。由于签约核查存在漏洞,超星签约业务员伪造了大量假单,一来完成自己的的签约任务,拿到提成,二来将承诺给作者的读书卡私自卖出,获得利润。所以前几年网络上充斥着折扣极低的超星读书卡。超星的版权外衣下,实际隐藏着巨大的版权风险,签约的有效率仅为 15 % -20 %,存在版权漏洞。 一位曾经攻破过超星阅读器的著名网友“三页虫”对记者说,超星在某种意义上是“强盗”,版权问题一直是悬在超星自己头上的剑,超星图书馆里的书籍可能大部分都没有经过作者的授权。 著名作家陈村曾经把对超星的意见表达得清清楚楚:“超星悍然载有本人版权文章。且不说我多年前给该站发信,禁止登载我一切作品,就是登载之后,也从无人来联系,更无报酬。我在超星发现许多朋友的大量作品。”
    吴锐:超星声称曾经将《法制早报》告到法庭,超星赢了。要注意:《法制早报》输了可能是它拿不出证据,但不等于超星没有伪造授权。《法制早报》输了官司是“曾经为超星工作过的内部人士”不愿出面做证,报纸不应承担举证责任,只有公安部门才有权力搜集取证。
    协会:2008年3月11 日,Donews网站发表《超星、书生等电子书商授权书造假欲盖弥彰》(http://free.donews.com/viewthread.php?tid=146779&extra=page%3D1),被天涯社区转载(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159798.shtml),2009年6月2日经原超星职工鉴定,证实超星一贯伪造授权书。原话是:
    本人曾经在超星从事过授权的工作。但很快便退了出来。
    鉴定此文属实。
    暴利的下面有欺骗。
    吴锐:确实是暴利,而谷歌没有卖一分钱。
    协会:进入超星网站,打开http://www.ssreader.com/zhuanti/15/ms_zong.htm,顶上是硕大的“超星数字图书馆喜获30万作者签约授权”广告,下面的标题是:
    “超星版权模式”:作者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最佳选择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知识产权论坛综述
    
    原来记载的是一次会议综述。文章一开头点明会议时间是2004年1月:“2004年1月6日、7日,二十余位从事知识产权工作的官员、检察官、法官、学者等聚会北京小汤山,就信息网络传播权问题进行了专题研讨。”可见超星的官商勾结、学商勾结,只可惜缺少土家族大侠邓玉娇,北京小汤山是著名疗养圣地,比巴东野三关的什么梦幻特殊服务城高级多了。文章接着吹:
    超星公司积极听取了一些法律专家的建议,严格按版权法办事,他们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已经获得了30万名作者同意签约授权个人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建立了一个全球华语范围内最大的在线数字图书馆,从而创造出一种经得起考验的“超星版权模式”。
    可见超星自吹得到的授权是不多不少30万。但文章继续吹:
    超星公司通过持之以恒的努力,已经取得丰硕的成果,目前共获得个人作品收藏授权书达到了 30 万份以上。
    这就出现矛盾了:“30 万份以上”显然不止30万。
    吴锐:网上超星自称有25万授权。
     协会:更滑稽的还在后头:2007年,一篇名字为《30万授权作者背后的超星模式》的文章铺天盖地被转载,一下引自中国出版网,http://www.chinaxwcb.com/news/2007-07/06/content_60108.htm:
    硅谷动力记者7月5日得到的最新消息,2007年4月28日,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刘国辉在《超星数字图书馆个人作品授权书》上签下自己的 名字,将《当代语言理论与实践探索》等两部专著的网络信息传播权独家授予超星数字图书馆,他成为超星数字图书馆的第30万位授权作者。
    吴锐:也就是说,经过了4年多,超星得到的授权书从2004年1月的“30 万份以上”掉到30万整。
    协会:从2004年到2007年超星一系列自相矛盾的新闻造势,一再显示了超星授权书的问题。
    吴锐:“400专家告超星”大规模群众性维权活动爆发以后,2007年5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劈头这样报道:“超星总经理助理阎云德在给《每日经济新闻》的回复中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超星使用没有签约的作者的作品,超星就算侵权,这点是没有疑义的。’”
    协会:超星说只要有一本书没授权就算侵权,实际暗示出有的授权书是伪造的。
    吴锐:超星时而宣传它有25万作者授权,时而宣传它有30万作者授权,可是从不敢出示,也从未见版权部门检查。既然2009年9月中央又有新的文件,如果再不查,只能证明国家又在做秀了。
    协会:超星电子书多达300万种以上,如果像超星所说每本书都有授权书,那必然会有海量伪造。业界一直盛传超星授权书造假(http://www.gudianxue.com/newsxx.asp?news_id=623)。
    吴锐:我的“授权书”也可能是超星所有授权书的一个缩影。“400专家诉超星”出现之后,超星通过其顾问周林提出了几种赔偿方案,急于私了。2007年3月22日周林第一次发给我的6万元私了方案:
    关于吴锐教授作品使用谅解备忘录
    一、超星网上使用吴锐教授的作品是经过吴锐教授授权许可的。
    二、读秀搜索是经超星许可后才做的链接,只是引用了版权页/目录页/极少部分正文页。
    三、为了更好地合作,双方在充分信任的基础上就超星使用吴锐教授作品之事达成如下共识。
    1, 吴锐教授与超星续签一份作品使用授权备忘录。
    2, 超星帮助吴锐教授准备所需资料,吴锐教授可适时提出需求,超星尽全力帮助完成。
    3, 超星承诺以最好的方式和价格为代销吴锐教授所出版的图书。
    4, 超星视频栏目以每集1000元的价格为吴教授拍摄讲座,具体时间及细节双方另行商定。
    超星支付吴教授为此事所付出的公证费交通费等等合理费用26000元,律师费用8000元,吴锐教授个人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费26000元,共计人民币: 陆万元 。
    协会:第一条当然是无中生有,死要面子,否则以好斗著称的超星不会提出赔偿。
    吴锐:遭到我拒绝后,超星出示了所谓“吴锐”的授权书,并私自于2007年5月25日委托中天司法鉴定中心对授权书上吴锐的签名是否真实进行鉴定,中天司法鉴定中心2007文鉴字138号鉴定书的鉴定结论为:检材授权书上“吴锐”签名与样本中吴锐签名是同一人所写。这个鉴定结论不仅错误,堪称荒唐。在该鉴定过程中所依据的一份检材及七份样本材料中,有三份样本(2007年2月1日1份、2007年3月15日2份)均由代理律师吴宗龙代签,其余检材及样本材料均非吴宗龙书写,然而,中天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为:检材授权书上“吴锐”签名与样本中吴锐签名是同一人所写。该鉴定结论的错误显而易见。
    协会:所有法律鉴定机构都是司法局控制的。
    吴锐: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2007年8月1日委托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对授权书上吴锐签名是否真实进行鉴定,该鉴定结论为:对于本次鉴定,因诉讼前签名样本量少,鉴定条件不充分。虽然在该鉴定检验、分析过程中有“发现两者既有大量特征符合点,又存在一定差异点”的描述,但并不能以此推断授权书上吴锐签名是真实的,大量特征相同是许多相似、真假事物之间常有的现象,显然,鉴定人员发现两者大量特征符合点还不足以得出鉴定结论,如果能得出鉴定结论,就不会是现有的鉴定结论,因此我们并不能断章取义的以“两者既有大量特征符合点,又存在一定差异点”的描述推断出授权书真实的结论。
    协会:难怪四川有个法学家撰文,说海淀法院是吹出来的。
    吴锐:超星的筹码是:许多人不上网,被盗了还不知道。即使知道,敢于打官司的只是少数。万一有打官司的,如果私了不成,干脆出示“授权书”,由于对授权书的鉴定时间长,还要花钱,而且难以保住得出准确、公正的结论,一般人受不了这种罪,超星的胆子就越来越大。
    协会:2007年7月1日的《出版人》杂志(作者是原超星副经理翁寿昌)引用超星总头目史超的话:“超星签约队伍一度高达300人。”2007年8月4日《北京晨报》引用超星总经理助理阎云德的话:“世纪超星有一支400人的队伍专门做授权。”《出版人》杂志是2007年7月出版的,一个月之内,超星的签约队伍猛增了100人!2007年,《中国计算机报》记者在调查“超星,你到底是谁?”时,从超星首页的授权作者目录中随机选择了一位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的舒华教授,并拨通了她的电话。舒华教授表示:“我不知道这件事。超星跟我没有签过任何合同。我的书是同北师大出版社签的约,版权属于北师大出版社。”那么北师大出版社同超星签过转载合同吗?北师大出版社法律事务部贾老师告诉记者:“我们从来没有和超星签过约。前不久我们刚刚给超星发过律师函,现在还正在谈判。”可见超星授权书的真伪是个大问题。
    吴锐:超星还敢在法庭上作伪证。2007年7月26日上午,姜广辉起诉超星盗版案开庭,这是“400专家诉超星”第一个开庭的案子。超星在法院谎称姜先生所著《理学与中国文化》得到上海人民出版社的授权,当控方律师要求当场勘验证据时,超星律师拿出的却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授权”,当庭造假,超星胆子之大可谓骇人听闻。超星律师又改称超星把姜先生的著作收入数字图书馆,不仅传播了学术,还起到了替作者扬名的作用。超星盗了人家的东西,没有半点歉疚,还要求法院驳回姜先生所有的诉讼请求。这样对待一位辛勤耕耘的著名学者,让在座的人都深感震惊。
    协会:2007年7月1日的《出版人》杂志(作者是原超星副经理翁寿昌)引用超星总头目史超的话:“超星签约队伍一度高达300人。”2007年8月4日《北京晨报》引用超星总经理助理阎云德的话:“世纪超星有一支400人的队伍专门做授权。”《出版人》杂志是2007年7月出版的,一个月之内,超星的签约队伍猛增了100人!2007年,《中国计算机报》记者在调查“超星,你到底是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谷歌退出中国已成定局,网民惋惜不舍
  • 谷歌员工曝光内幕:中国员工突然被取消权限
  • 中国商务部:目前为止尚未接到谷歌的退出报告
  • 遇到中外记者三次轮番提问商务部笑谈“谷歌”事件
  • 谷歌退出,中国社会将倒退20年
  • 谷歌披露受中国黑客攻击细节:好似好莱坞惊险大片
  • 谷歌步李维斯后尘?美牛仔裤厂17年后重返中国
  • 没有了谷歌的中国将退化到网络石器时代
  • 传谷歌中国正式解散 相关人员未予证实
  • 南都声援谷歌:推倒那堵墙
  • 维权人士认赞扬谷歌坚持网络自由
  • 谷歌中国正式解散 半年带薪年假作补偿
  • 百度被黑 谷歌欲走 中国央视网上线CCTV搜索
  • 商务部:未接到谷歌撤出在华投资的报告
  • 谷歌事件可能颠覆外企在华运作惯例
  • 中国商务部:未接谷歌撤资报告,并不影响中美经贸关系
  • 自大中国落入谷歌门政治陷阱
  • 中国限制媒体报道谷歌事件
  • 谷歌上海分部也被“非法”献花
  • 阮次山:谷歌扬言退出中国是聪明的炒作
  • 分析:谷歌凸显中美关系困局
  • 谷歌退出中国——一次绝妙的市场策划?
  • 国人带薪休假,老外接手善后:谷歌暗桩曝光,还有一个支部
  • 杨建利评谷歌事件:除了屈服与退出以外的选择
  • 中国网民:人家用谷歌喝牛奶,我们用百度喝三鹿
  • google(谷歌)事件的震撼
  • 谷歌退出中国 有件事网友可能还不知道
  • 内行人看门道:说说Google百度和谷歌的那些事
  • 谷歌助美争夺对中国人的精神控制权:中国精英容易上当
  • 谷歌离开中国的三大原因四大后果
  • 谷歌中国事件早晚会发生
  • 谷歌退出的连锁反应“中国个人网站可能灭亡”(图)
  • 谷歌现在应大力开发翻墙软件/封从德
  • 谷歌退出中国背后的美国式实用主义
  • 百度李彦宏四年前预言:五年后将难看到谷歌
  • 谷歌为何拒绝内容审查甚至不惜退出中国?
  • 谷歌在争议领土标识上偏向印度 惹恼中国网民
  • 律师:谷歌成色情网站替罪羊,当局背后或有其他动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