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内江活人送殡仪馆案:抢尸背后的维稳逻辑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5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车祸受害者张厚明被医生诊断死亡,却在送殡仪馆后发现还活着,经两小时抢救后才不治身亡。这起离奇“死而复活”交通事故,不只是一件单纯医疗纠纷,警察亦介入处理,甚至发生了特警抢尸的冲突
    
    亲属见不到死者的遗体,只能在殡仪馆外痛哭
    四川内江活人送殡仪馆案:抢尸背后的维稳逻辑
    
    图为在“死而复活案”中把活人误诊为死人的出诊医生石凌
    四川内江活人送殡仪馆案:抢尸背后的维稳逻辑


    
    内江的抢尸行为受到了公共舆论的质疑。在公众已知的一些群体性事件中,常能看到“警方抢尸”的身影。尤其是“石首事件”,警方与死者亲属对尸体的争夺正是引发这一群体性事件的重要诱因之一。那么,内江市委市政府又为何要“冒险”出动大量警力来参与处置并“强夺”尸体?
    
    举地方政府之力处置一起交通事故及医疗争议,政府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态和行为逻辑?南方周末通过采访政府秘书长、警察、家属、医院,试图还原其中的真实逻辑。
    
    “死而复活”引发政府紧张
    
    交警大队长赵西说,“死者亲属私自从殡仪馆把尸体(注,其时人还活着)拉走,这个事件的性质就严重了。”内江市公安局负责人立刻将此事汇报给内江市委市政府。
    
    到殡仪馆来作遗体告别的张自成被吓傻了,因为他发现躺在冰棺里的儿子张厚明,还有心跳!
    
    四个多小时前,1月8日14时许,张的儿子、四川内江人张厚明因车祸重伤,已被内江市中医院的120出诊医生石凌诊断为“死亡”。
    
    而现在张自成发现人还活着,一家人立即抬起“尸体”往殡仪馆外面跑。同时再次拨打120。这次来的是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他们接到电话时间是晚上6时58分;到达的时间是晚上7时18分;检查的情况为:体温36.8摄氏度,脉搏74次/分钟,呼吸18次/分钟。
    
    抢救40分钟后,当晚8时许,张厚明再次宣告不治。悲愤难平的张厚明亲属拒绝将张厚明移出抢救室,并向第六人民医院提出希望能拿到死亡鉴定报告和医疗记录,以便向内江市中医院讨说法。此时,在第六人民医院的张厚明亲属已逾20人。
    
    他们尚不知道,将张厚明从殡仪馆带走,已被内江市公安局当作性质严重的“公共安全事件”上报给了内江市委市政府。
     当张厚明的亲属将其抬离殡仪馆时,在场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并未阻拦,这被张厚明家人认为是“工作人员也发现了人没死”。
    
    但急于救人的家属带着“尸体”离开后,殡仪馆拨打了110。内江市公安局立即通知交警一大队设卡拦截,但未能发现带走“张厚明尸体”的车辆。大队长赵西随后被通知去内江市公安局开紧急会议。“当时我们根据医生诊断都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就当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在处理,”赵西说,“但死者亲属私自从殡仪馆把尸体拉走,这个事件的性质就严重了。”他称,内江市公安局负责人就立刻将此事向内江市委市政府作了汇报。
    
    警方随后在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找到了张厚明的亲属。张厚明的妻子廖正蓉被单独叫去讯问“为什么要从殡仪馆拉走尸体,知不知道违法”。廖回答:“我哪里拉的是尸体,我拉的活人!”
    
    至此,张厚明“死而复活”以及其亲属拒绝移送尸体欲讨说法等情况始为警方以及内江市委市政府获知。
    
    当时在六医院反复沟通下,张厚明的亲属已同意将尸体先移放到太平间,“以免影响其他病人的抢救”。而据廖正蓉的大哥廖正才称,当他们正将张厚明遗体推出病房时,却看见电梯间出现了几名警察。廖正才立即拦住了尸体,他担心“尸体如果被警察抢走,就拿不到赔偿,讨不到说法没人管了”。
    
    于是,他赶紧和其他亲属将尸体推到抢救室的隔壁病房守护起来。被认为是来“抢尸体”的警察未及说话,便遭到了家属方的群体谴责。而廖正才发现,医院楼下的空地,此时已停放了多辆警车,站了上百名警察。
    
    “抢尸”是不得已的政府应对?
    
    “我们是看到了一些群体性事件的苗头。”内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涛说。
    
    抢尸冲突终于爆发。
    
    内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一开始,内江市委市政府就是从维护社会稳定的“政治高度”来看待和处置这一争议事件。“我们是看到了一些群体性事件的苗头。”
    
    在接到“1・8”交通事故及其引发的医疗争议的报告后,内江市委常委以及一位副市长就于1月9日凌晨2点赶赴市六医院,亲自与死者家属商谈,现场指挥事件处置。他们还成立了以市委、政府副秘书长为组长,宣传、卫生、公安等部门和区政府领导参与的“1・8”交通事故调查处置领导小组,负责“1・8”交通事故及医疗争议的组织调查协调工作。
    
    除了各级相关政府部门参与,死者张厚明一些在政府机关单位的亲友也被“动员”起来,到医院对家属做“安抚工作”。张厚明在内江市建设局担任领导的四叔张兴文8日晚12点左右本已从医院回家休息,凌晨1点又被街道办通知回六医院来“实施安抚”。此后几天便再未能离开。
    
    张兴文称,事发后自己一直主张冷静处理,要相信政府,不要采取过激行为,大家也比较理解。在张厚明其他亲属眼里,自张兴文被政府喊来做“安抚工作”后,身边总有警察跟着,“显然是怕他给我们出主意”,“说话又是站在政府立场”。家属们开始对张兴文颇有微词与有意疏远。
    
    对此,面容憔悴的张兴文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作为死者亲属,本来很悲痛,但作为一个有单位的人,又不得不执行政府要求,夹在中间,真的很尴尬。”
    
    这种尴尬在1月9日凌晨5时发生的警方强制转移尸体的行动中被凸显。
    
    当时,张兴文和大多数死者亲属都在医院二楼的会议室参与与政府的谈判。双方就“先对张厚明的两次死亡做出解释”还是“先将尸体移送殡仪馆存放”争执不下。死者亲属宣称“先要说服了我们,尸体才准动”,“只要做出解释,尸体运哪儿去都可以”。
    
    由于车祸肇事的公交公司及出诊的内江中医院一直没有露面,也有亲属认为是政府在故意包庇,愤而放言“车队和医院如果还不出面,尸体再放一天就弄到市政府门口去”。
     这些言辞无疑加剧了内江市政府内心的紧张,也验证了此前的忧虑。见此情形,早已安排警方待命的内江市政府工作组决定采取强制行动。
    
    当时,在二楼会议室的死者弟弟张厚彬突然接到楼上妻子的电话:“有人抢尸体,快上来!”当他冲出门时,发现走廊里已全是手持盾牌、头戴头盔的特警。而欲冲上楼去守护尸体的死者亲属都被警方包围着用盾牌死死抵在了走廊中间。
    
    楼上守尸体的五名亲属也被冲进门的警方控制。在拉扯过程中,死者弟弟张厚贵欲用手机拍照,手机被夺走扔进了马桶。随后张厚明尸体被运走。
    
    据家属称,此后所有人都被抵在走廊上动弹不得,上厕所也有警察跟着,“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天亮了才恢复自由。”张兴文也被架在中间。事后,内江市公安局一位政委来向他道歉:“本来是喊你来做安抚工作的,哪晓得把你也当亲属了。”张兴文哭笑不得。
    
    维稳重任在身的警察
    
    “如果家属拿尸体要挟,真的把尸体抬到市政府门口,就变成一个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了。”警察杨旭说。
    
    实际上,尴尬的不只是张兴文这样被要求来做“安抚工作”的亲属。参与“抢尸”的警察同样感到尴尬。
    
    从1月9日凌晨将张厚明遗体运回殡仪馆存放后,内江市市中区公安分局的警官杨旭(化名)和几名同事就一直驻守在殡仪馆里,没有回过家。吃,是局里送来的盒饭;睡,就在车上。
    
    杨旭现在扮演的是一名“守尸人”:防止死者家属到殡仪馆来“闹事”,或再次拉走尸体,以确保尸体在协商达成或进入尸检程序后能够顺利得到处置。
    
    而他平常的角色是一名110巡警。虽然似乎两个角色有所差异,但在他看来,这份工作的本质其实都是两个字:“维稳”。
    
    不过,回想起9日凌晨自己和同事参与的“抢尸”经历,杨旭还是感到有些尴尬,“很尴尬,老百姓也不理解,平常需要我们的时候,觉得我们很好;但遇上处理这类事情,实际吃亏的都是我们。”杨旭说,他的好几个同事都因为死者亲属的抓扯而脸上受伤。“之所以拿盾牌,戴头盔,其实也是为了自我保护。”杨说。
    
    在杨旭看来,“警察抢尸体”,虽有点尴尬,但也是为了“维稳”。“如果家属拿尸体要挟,真的把尸体抬到市政府门口,不仅影响市容市貌,对老百姓影响也不好,就变成一个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了。”杨旭说。
    
    杨旭现在的期望就是这个事件能尽快平息,否则,他和同事还得在这空寂的陵园里继续“维稳”下去。
    
    1 月11日,内江市委副秘书长曹玉书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称,维护稳定是警方的“第一责任”,让警方介入也是“为了尽快恢复秩序”。曹认为,张厚明的亲属在屡次宣告相关法律规定后仍拒绝将张厚明移出病房,转到殡仪馆,已经损害了“公共利益”和“医院的正常医疗秩序”。内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涛也称,当时出动的警力相对张家二十多名亲属的情况“并不多”。
    
    张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动用警力他们也很慎重,因为一旦造成不良后果,在网上传播就会给政府带来负面影响,相关负责人也要下课,所以一定是“有合法依据的”;他给记者举例说,当时之所以让两个警察跟着死者亲属上厕所,就是因为当时张厚明的妻子进厕所后就翻窗想往外跳,幸好被两名女警拉住,“如果跳下去了,网上一传播这个事情又闹大了。”
    
    不过,在内江市中区公安分局的一位负责人看来,还是这起事件发生的时间太敏感----时近春节,“治安防控的任务特别重”。
     他向记者感言,这样的医疗纠纷其实与警方无关,“我们是第三者,不关我们的事”。他认为,应该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的程序去操作,医患双方该鉴定的鉴定,该协商的协商,协商不成的通过法律诉讼解决。“有法律程序规定没执行,成了一闹事,我们警察就出面来解决纠纷。”他说。“事实上,我回来之前也觉得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当事双方协商,协商不成就诉讼,按正常程序走就行了,但实际上不行。”内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涛说。
    
    处理官民关系像走钢丝
    
    “我也更希望政府扮演的是一种协调人的角色,坐在中间,双方坐下来谈,但是很难。现在基层政府面对的矛盾太多,要构建和谐社会,政府其实也很尴尬。”内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涛说。
    
    1月9日凌晨,当时尚在成都的内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涛被紧急通知,赶回内江参与这一事件的处置。
    
    而当时,内江市卫生局曾组织卫生执法监督支队对内江市“120”急诊救援中心、内江市中医院、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接出诊及伤者医疗救治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中,医院认为自己没有责任。”张涛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双方见面谈判,根本不起作用,谈不出什么结果,双方情绪一激动,搞不好还会变成群体性事件, “一生气扔个杯子砸中头,至少都是个治安事件”。
    
    因此在处置中,内江市政府工作组并没有像死者家属要求的,让双方见面,而是故意分开双方,不让见面。“这是我们刻意选择的一种解决方式。”张涛说。
    
    之所以市政府要介入,张涛解释说,是因为了解到死者亲属有二十多人,“单靠医院或卫生局根本协调不下来。”
    
    但张涛也承认,市政府的深度介入,有可能让原本的医患矛盾,变成了群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我也更希望政府扮演的是一种协调人的角色,坐在中间,甲方坐这边、乙方坐那边,双方坐下来谈,但是很难。”张涛说,现在基层政府面对的各种纠纷和矛盾太多,而群众对政府又不太信任,“一面要构建和谐社会,一面又要依法办事,政府其实也很尴尬。”
    
    事实上,很多地方政府面对类似纠纷采取的普遍做法都是“花钱买平安”。
    
    不过,在张涛看来,由于媒体的介入和曝光,这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已经变成了一起引发公众关注的公共事件。张涛说:“因此我们的处理方式,不能只是通过赔偿把这个事情抹平,还必须查清事故真相,并积极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开,给公众一个交待。”
    
    1 月11日下午,内江市委市政府召开了“1・8”交通事故处置工作会,明确进一步就交通事故和医疗争议组织调查、开展鉴定,明确相关责任,并及时将调查和处理结果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同时,内江市政府正式成立了调查小组,主要负责人由之前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黄忠换成了内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王志平。
    
    而在将尸体移送殡仪馆后,从9日到11日,内江市政府工作组又和死者亲属展开了多次谈判,双方在责任认定与赔偿数额上始终没有达成共识。出于对政府此前“强制移送”尸体的激愤,死者亲属坚决不同意对尸体进行尸检。直到1月12日,经过艰苦的说服工作,死者亲属终于同意做尸检鉴定,并在内江市政府的建议下请了律师就相关法律问题与政府进行协商。
    
    当晚,久违的喜色终于跃然张涛的脸上,他说,能够最终将此事件纳入法治的轨道解决,他很高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伤者被送殡仪馆冷藏续 出诊医生称已无抢救意义
  • 伤者被送殡仪馆致死: 政府称抢遗体系依法行政
  • 四川一名车祸伤者被120送殡仪馆冷藏致死 家属索赔
  • 湘潭殡仪馆被指家属花钱可观看火化全程(图)
  • 千人争聘殡仪馆四职位,大学生与农民工争饭碗
  • 传甘肃上千人围攻公安局及殡仪馆抢尸
  • 安徽殡仪馆改制的利与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