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方平律师为临汾教案最严重受害者杨荣丽辩护(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5日 转载)
    
    转载,请一定注明原出处。谢谢合作!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email protected]
    网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图1:李方平律师;图2:杨荣丽[左]与丈夫王晓光牧师带领聚会)
    
    李方平律师为临汾教案最严重受害者杨荣丽辩护
    李方平律师为临汾教案最严重受害者杨荣丽辩护


    
    德州美德兰(对华援助协会2010年1月14日)
    北京和山西消息 2009年1月13日, 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在对山西临汾浮山教案作了全面调查之后,接受本案最严重受害者杨荣丽女士亲属的委托,指派李方平律师做二审辩护。
    
     (一)野蛮执法犯罪 政府承担责任
    
    李方平律师首先严厉谴责浮山县当局野蛮执法的暴行。他指出,浮山县多个政府部门在凌晨3点多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不出示任何执法证件,调用两台挖掘机将福音鞋厂厂房围墙推倒,数百人(包括雇佣的打手)手持器械闯入后见人就打、见物就砸,造成浮山教会17人重伤、23人轻伤。李方平律师严正指出:此次事件的指挥者、参与人业已构成犯罪。鉴于浮山县政府部门的血腥暴行激发了教会信徒愤怒,但是包括20多位伤者在内的几百名信徒自发在230省道西韩段祷告是非常克制的,也是在政府非法暴力下的自然反应,引发这次群体性事件的责任应该完全由浮山县政府部门承担。
    
     (二)教会合法教产 政府非法拆迁
    
    李方平律师指出,我国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必然要求宗教用地有所保障,“金灯堂”非法占用农用地的指控,客观反映了教堂用地业已成为家庭教会基督徒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巨大障碍。辩护词以三条理由驳斥所谓“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部分”的指控:1)一审认定“金灯堂”所在土地为“基本农田”的证据不足;2)“金灯堂”所占土地面积认定有误,且未经司法鉴定,不具备形式要件依法应认定无效。3)“金灯堂”包括大棚、附属用房、过道所占用的土地,其性能损坏的后果没有经有权机构的依法鉴定,一审法院随意性的判定土地已经毁坏没有法律依据。即便“福音鞋厂”需要拆除也必须经过合法程序,浮山县政府部门的所谓的执法行为是严重违反国家、山西省关于行政处罚的法律规定的。李方平律师明确指出,即便从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构成来看,指控犯罪成立的相关证据无法支持农田性质和具体面积,所以根据现有证据杨荣丽等不构成犯罪。
    
     (三)杨荣丽不构成犯罪 执法人办案违法
    
    在驳斥当局指控杨荣丽所谓“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时,李方平律师辩护说:浮山基督徒聚集祷告影响交通系因9.13浮山血案激发,但没有任何基督徒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且自行散去,依法不构成所谓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可见,杨荣丽没有召集、指使信徒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依法不构成犯罪。
    李方平律师依法指责出现基督徒聚会祷告的成因:系因浮山县政府部门在非法暴力突袭拆迁福音鞋厂时造成十几位基督徒受伤,大量财物毁损。这种毫无底线的野蛮暴行当然引发了信众的愤怒。除此以外,浮山县政府部门在非法暴力拆迁业已构成行政违法和犯罪,直到如今没有一人为此承担行政和刑事责任。而且,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办理本案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杨荣丽没有任何法定手续便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时间长达20天之久;王晓光被监视居住,羁押在戒毒所;本案管辖本属于尧都区公安分局,临汾市公安局违法越级管辖,自行派员进行侦查;公安机关扣押物品、文件的侦查行为违法,全程没有物品、文件的持有人在场,也没当场制作《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检察人员和侦查人员没有去收集与本案直接相关的浮山血案的任何证据;尧都区检察院提供的所谓鉴定结论的鉴定人及其机构没有司法鉴定的资质;等等。更有甚者,本案辩护律师两次到非法占用农用地现场,即“金灯堂”调查取证时,均遭到驻守教堂的警方人员阻挠,均称律师调查也需要局领导批准,此举严重干扰辩护律师的执业权。一审期间,辩护人四次向临汾市尧都区看守所提出会见,直至开庭前最后一个下午才会见到杨荣丽,而且侦查机关还违法派员在场强行监听,此举严重侵害了杨荣丽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
    (附:辩护词全文)
    杨荣丽非法占用农用地、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
    辩护词
    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接受杨荣丽女士亲属的委托,指派本人为其做二审辩护。
     经过全案的调查了解,我们深刻的了解到杨荣丽、张花梅女士及其所在的浮山、临汾家庭基督教会所面临的巨大压力和生存困境,本辩护人在发表辩护意见前特发表以下声明:
    鉴于浮山县多个政府部门在凌晨3点多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不出示任何执法证件,调用两台挖掘机将福音鞋厂厂房围墙推倒,数百人(包括雇佣的打手)手持器械闯入后见人就打、见物就砸,造成浮山教会17人重伤、23人轻伤,本辩护人对浮山县多个政府有关部门野蛮执法的暴行表示严厉谴责,并认为此次事件的指挥者、参与人业已构成犯罪。
    鉴于浮山县政府部门的血腥暴行激发了教会信徒愤怒,但是包括20多位伤者在内的几百名信徒自发在230省道西韩段祷告是非常克制的,也是在政府非法暴力下的自然反应,引发这次群体性事件的责任应该完全由浮山县政府部门承担。
    鉴于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而基督教信仰是需要有敬拜场所即教堂,临汾基督教会有数以万计的信徒从目前法律制度框架中无法申请获批宗教建设用地,但由于老的大棚教堂经三次拆迁,地震局已经认定为危房。本辩护人认为:为了信徒的生命安全,为了继续敬拜上帝,临汾家庭基督教会同工决定建设金灯堂,具有其合理性和合宪性。
    一、 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部分:
    1、我国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必然要求宗教用地有所保障,可是家庭教会的宗教用地完全无法通过合法方式取得。此次“金灯堂”非法占用农用地的指控客观反映了教堂用地业已成为家庭教会基督徒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巨大障碍。
    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我们知道基督教信仰是实行集体崇拜和每周日崇拜的宗教信仰。作为中国公民的基督徒在实践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必然面临每周集体崇拜所需要的固定礼拜场所,即基督教堂的现实问题。早在1983年,中共中央关于在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中就指出:“合理安排宗教活动的场所,是落实党的宗教政策,使宗教活动正常化的重要物质条件”。因为杨荣丽所在的临汾基督教家庭教会不隶属于官方的“三自”教会,根据目前国内的宗教管制法规,临汾家庭基督教会不能进行宗教团体的登记,更无法申请设立宗教活动场所(建立教堂)。临汾市民族宗教局却以未登记为由将临汾家庭基督教会贬低为“基督教非法势力”或“基督教自由势力”。
    虽然如此,过去十几年,临汾家庭基督教会基于纯正的信仰还是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目前基督信徒数量已经超过五万人,是官方三自教会的基督徒数倍之多。
    尧都区西关、东关居民大院原本都可以容纳2500位基督徒聚会,但分别于2004年、2005年被拆迁,后来挂家庄聚会点也被拆迁,这些基督徒只能逐步迁移到现金灯堂现址的大棚中聚会。2005年,因为临汾市建设108国道,大棚被部分拆除,次年又两次部分拆除,大棚经修整后仍被地震局鉴定为危房。
    由于场所布设一直以来未列入城乡建设总体规划,给我区城市化推进埋下了隐患,也不利于社会稳定和落实党的宗教政策。
    2、即便从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构成来看,指控犯罪成立的相关证据无法支持农田性质和具体面积,所以根据现有证据杨荣丽等不构成犯罪。
    1)一审认定“金灯堂”所在土地为“基本农田”的证据不足;
    临汾市尧都区国土资源局提供了1999年10月24日填制的临汾市贾得镇靳家庄村基本农田保护区划定保护地块登记统计表。尧都区检察院自称:“金灯堂”所在土地就是该统计表所列序号1图斑号码5-1的地块中,数据显示该地块总面积196.3亩,其中基本农田24.8亩。可是尧都区检察院没有任何证据佐证“金灯堂”所在土地为何就是24.8亩基本农田之中。
    法庭调查业已查明:2004年4月,崔家兴、杨翠莲以承包租赁的形式租用14.8亩土地用于苗木花卉种植。崔家兴、杨翠莲建设大棚时给贾得镇政府打过报告,经同意后才动工建设。“金灯堂”现址从2004年开始种植银杏树,开工建设时已是银杏林。
    而依据我国《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基本农田保护区内建窑、建房、建坟、挖砂、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破坏基本农田的活动。 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占用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搪养鱼”。
    所以,如果“金灯堂”所在土地(包括大棚)如果是基本农田,是法律不允许发展林果业的,尧都区也不可能于2007年被评选为全国基本农田保护示范区。
    2)“金灯堂”所占土地面积认定有误,且未经司法鉴定,不具备形式要件依法应认定无效。
     其一,种植大棚系崔家兴、杨翠莲为了个人创业所建,临汾家庭教会只是偶尔临时性占用大棚用于周日礼拜。种植大棚983.43㎡及部分附属用房的建设得到了贾得镇政府的批准,该部分面积与2008年决定建设“金灯堂”没有任何关联性,不应该算为非法占地面积。
    其二,尧都区检察院提供的指控非法占地面积的“金灯教堂占地勘测定界表”不具备法定形式要件,依法不能采信。该“定界表”于2009年9月28日测量,测量员为于洋、高登峰,测量面积为总占地面积:8283平方米(折合:12.42亩),建设占地面积:4004.94平方米(折合:6.01亩)。可是该“定界表” 测量员签字,没有标明测量机构,也未说明是否具备司法鉴定资质。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一条规定: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辩护人认为: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定罪量刑完全取决于占用面积的多少,必须通过具有司法鉴定资质的专门机构进行测量并形成鉴定意见确定。
     测量员于洋、高登峰本身没有提供勘测资质证明,也未在“定界表”上签字盖章、也未说明是否测量机构指派,他们出具的勘测结论依法没有法律效力。
    3)“金灯堂”包括大棚、附属用房、过道所占用的土地,其性能损坏的后果没有经有权机构的依法鉴定,一审法院随意性的判定土地已经毁坏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土地性能损坏程度的判断指标应该包括耕作层破坏的深度、沙化程度、污染状况等等。“金灯堂” 包括大棚、附属用房、过道所占土地是否造成耕地种植层被破坏、种植功能全部或部分丧失,无法继续耕种的认定是需要非常专业性专家或机构鉴定。本案侦查机关于2009年10月19日发函给临汾市尧都区国土资源局要求对“该案中土地毁坏情况进行鉴定”。可是临汾市尧都区国土资源局以不具备鉴定职能为由没有接受。所以,“金灯堂” 包括大棚、附属用房、过道所占土地是否遭到毁坏一直没有一个权威性的结论,一审法院没有进行任何调查、咨询就判定土地已经毁坏违背了专业精神,也是站不住脚的。
    二、 浮山基督徒聚集祷告影响交通系因9.13浮山血案激发,但没有任何基督徒有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且自行散去,依法不构成所谓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
    1、聚众冒雨在马路上祷告系因浮山县政府部门在非法暴力突袭拆迁福音鞋厂时造成十几位基督徒受伤,大量财物毁损。这种毫无底线的野蛮暴行当然引发了信众的出离愤怒。
    2009年6月,浮山家庭教会为了解决一些贫困无依基督徒的扶贫问题,申请开办“福音鞋厂”,并建厂施工。9月13日凌晨3时,浮山县多个政府部门派了数百名警察和不明身份者,他们手持铁棍、木棒,并动用推土机、挖掘机推倒围墙而入进行所谓的强制拆迁。数十名还在睡梦中基督徒根本来不及防范,遭到非法执法者和打手们的恶性殴打,当场七人重伤,十几人不同程度受伤。非法执法者和打手们砸冰箱、砸毁厨房里的锅碗餐具,捅死活猪,连院内树木花卉也没能幸免,几十间建筑物,顷刻间一片狼藉。
    非法执法者和打手们把七个重伤者用早已准备的救护车拉走,其他伤者却置之不顾。当天正是礼拜日,许多闻讯而来的基督徒将伤者抬至马路上等待救治,并自发的冒雨祷告。政府方面却没有任何回应,四个小时后信众们自行散去。
     2、浮山县政府部门在非法暴力拆迁业已构成行政违法和犯罪,但直到目前却没有一人为此承担行政和刑事责任。
    1)“福音鞋厂”所用土地没有严重影响城乡规划属于可以不予立即拆除或补办手续之列。
    “福音鞋厂”所用土地,是郭映荣向西旱村民委员会所购买。该土地处于浮山县张庄乡西韩村,离县城10 公里。可见“福音鞋厂”所用土地不可能严重影响城乡规划,何况该块土地以前就有建筑物。依据《临汾市违法建设查处办法》第五条规定:“违法建设根据其影响城市规划的严重程度,分为两大类,即严重影响城市规划的违法建设和影响城市规划但尚可采取改正措施的违法建设”。 第六条规定:“违法建设的处理,分限期拆除、没收实物或违法收入、罚款保留(待城市建设需要时无偿拆除)和罚款补办相关手续四种”。第(三)种情形是:“符合本办法第五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况,但与该地块规划用地性质不符,影响城市规划但因规划暂不实施等原因不需要立即拆除的,可处罚款,暂予保留,待城市规划实施时无偿拆除(若符合调整后的规划时可补办或者变更手续)”。第(四)种情形是:“符合本办法第五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况且与该地块规划用地性质相符的,在与四邻无矛盾或者妥善解决矛盾后,可以罚款补办或者变更手续(临建仍补办临建手续)”。
    2)即便“福音鞋厂”需要拆除也必须经过合法程序,浮山县政府部门的所谓的执法行为是严重违反国家、山西省关于行政处罚的法律规定的。
    对非法建筑物进行强制拆除是非常严肃的行政执法行为,《山西省行政执法条例》对此有非常严格的程序规定。该《条例》第十九条、二十条、二十一条分别规定:“行政执法必须按照法定程序进行”。“行政执法人员执行公务时,应当出示省人民政府统一印制的行政执法证件。行政执法证件的管理办法,由省人民政府制定。行政执法人员执行公务时,凡国家规定统一着装或佩戴证章的,应当按规定着装和佩戴证章”。“行政执法机关及其行政执法人员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应当告知当事人有关的事实、依据以及相关的权利和义务”。可是,浮山县政府部门凌晨突袭时,执法者没有表明身份,还雇佣没有执法资格的打手进行协助,采取见人就打、见物就砸的暴力恐怖手段。对于浮山县政府部门的违法行为,临汾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兼市政府秘书长许景安在与临汾市家庭基督教会代表杨荣丽协商时,已经责成浮山县予以赔偿,并签署以下协议,具体内容如下:
    经双方协商,对浮山县张庄乡南韩村福音布鞋加工厂问题的处理达成如下协议:对福音布鞋加工厂的建筑物损失,衣物财物,伤病人员治疗,群众协助救治费及其它费用,共计补偿壹百肆拾万元。如无特殊情况,资金明天到位。
    临汾市委市政府信访局 许景安
    临汾市家庭基督教会代表 杨荣丽
    2009年9月19日
     以上可见,浮山县政府部门在处理强制拆除建筑物的问题上是有严重错误的。我们辩护人认为:二审法院应该给临汾市委、市政府发出司法建议,追究9.13浮山血案负责人、具体实施人的行政及刑事责任。
    
    3、杨荣丽等没有采取暴力或非暴力方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也没有任何召集行为,依法不构成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
    所谓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根据我国刑法第291条的规定,是指首要分子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事实上,因为参与9.13浮山血案大多是公安干警,受害人通过110报警后,没有任何一位警察到场进行调查。浮山基督徒聚集祷告约四个小时中,也没有任何警察表明身份,并指挥和疏导交通,直至信徒自行散开,所以杨荣丽等不存在所谓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一审法院却认定:证人李海波(浮山县公安局副局长)证言证实:其安排交警大队和张庄派出所出警,因未能及时处置交通堵塞,其和巡警大队教导员马星、队员滑强、司机芦明驾驶晋L7218号警车前往现场。到现场后,张花梅揪住滑强说:“凶手在这!”聚集人员跟着往上冲,然后又对其进行威胁,把其连拉带推包围在人群中间,推搡了几分钟。为避免事态扩大,其带领干警撤离了现场。
    对此认定,辩护人有三点质证意见:1)参与9.13浮山血案大多是公安干警,证人李海波没有中立性,其证言可信度低;2)交警大队和张庄派出所出警,未能及时处置交通堵塞,为何案卷中没有任何显示?3)李海波、马星、滑强三人没有着装,也没出示警察证件,更未说明执法目的。4)张花梅揪住滑强说:“凶手在这!恰恰证明滑强是参与9.13浮山血案的暴力执法人员。
    此外,杨荣丽、张花梅均当庭表示:“当时并没有公安人员在现场指挥、疏导交通。”、“他们曾经看到一个国家公务人员,由于此人身着便装,也没有进行治安管理工作的意思表示。”
    可见,杨荣丽没有召集、指使信徒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依法不构成犯罪。
    三、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办理本案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
    1、2009年 9月23日,杨荣丽没有任何法定手续便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时间长达20天之久。
    2、2009年10月3日,王晓光被监视居住,羁押在戒毒所里面,也是违法的。依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九十七条 公安机关应当向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宣布必须遵守下列规定:(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住处,无固定住处的,未经批准不得离开指定的居所;第九十八条规定:“ 固定住处,是指犯罪嫌疑人在办案机关所在的市、县内生活的合法住处。
    3、本案管辖本属于尧都区公安分局,临汾市公安局违法越级管辖,自行派员进行侦查。
    3、公安机关扣押物品、文件的侦查行为违法,全程没有物品、文件的持有人在场,也没当场制作《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依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于扣押的物品和文件,应当会同在场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文件的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一式三份,写明物品或者文件的名称、编号、规格、数量、重量、质量、特征及其来源,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后,一份交给待有人,一份交给公安机关保管人员,一份附卷备查”。
    4、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可是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却没有去收集与本案直接相关的浮山血案的任何证据,而这些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
    5、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 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可是尧都区检察院提供的所谓鉴定结论的鉴定人及其机构没有司法鉴定的资质。
    6、依照《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零五条规定:“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人民检察院办案部门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或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诉讼代理人提出申请,经检察长批准,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但应由请求方承担鉴定费用”。 可是尧都区检察院却没有将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告知犯罪嫌疑人。
    7、本案辩护律师两次到非法占用农用地现场,即“金灯堂”调查取证时,均遭到驻守教堂的警方人员阻挠,均称律师调查也需要局领导批准,此举严重干扰辩护律师的执业权。
     8、《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八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案件,应当向人民法院移送起诉书、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和主要证据复印件或者照片。证人名单应当包括在起诉前提供了证言的证人名单。可是尧都区检察院没有移送证人名单,更没有将证据目录中的主要证据,例如现场勘查笔录、视听资料、鉴定结论。在审查起诉中,人民检察院应当允许被委托的辩护律师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可在移送卷中却刻意抽掉,严重影响今天法庭审判。
    9、一审期间,辩护人四次向临汾市尧都区看守所提出会见,直至开庭前最后一个下午才会见到杨荣丽,而且侦查机关还违法派员在场强行监听,此举严重侵害了杨荣丽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
    辩护人: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
    李方平律师
    2009年1月13日
    
    
    
    对华援助协会2010年1月14日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维权人士陆大椿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指控曾遭警察殴打
  • 谢福林案明天开庭 律师赴长沙会见
  • 强拆逼死人命只为土地储备,律师交涉政府不理不睬
  • 重庆出台新规定 法院干部配偶子女不能当律师
  • 维权人士罗茜被捕后续:律师已递交会见申请
  • 北京律师刘洋“顶风”赴重庆办案
  • 辩护律师质疑李庄被“招待”嫖娼
  • 龚刚模弟弟称曾"招待"律师李庄嫖娼
  • 专访李庄辩护律师陈有西:法庭较量李庄得分
  • 北京律师谢燕益、唐吉田: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 实拍律师李庄伪证案庭审宣判外围场景(图)
  • 重庆涉黑嫌犯辩护律师李庄 一审获刑两年六个月
  • 北京律师李庄一审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
  • 重庆涉黑案辩护律师李庄获刑两年半
  • 赵连海首见李方平律师 毒奶仍在各地荼毒百姓
  • 辩护律师就阿里木江•依米提被判15年有期徒刑致北京中央国家机关的紧急呼吁!
  • 李庄案明日宣判 辩护律师称只要判有罪就上诉
  • 李庄涉伪证案明日宣判 律师称若判有罪就上诉
  • 重庆涉黑疑犯辩护律师李庄涉伪证案8日宣判
  • 赤脚律师倪文华在南通维权被困,呼吁关注!
  • 重庆江津法院公然剥夺况欣荣被辩护权 律师依法检举/梁小军
  • 谢福林案跟踪报道:律师暂时不能去往长沙
  • 让我们来看看两位官方委派律师的资历吧:
  • 七旬老妇被长期监控 律师援助提控告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杨父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提供法官庭上念过的证据材料
  •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资深律师办第一胎准生证跑断腿!/民之啸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张福忠无罪-我的辩护词 / 张成茂律师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中国律师因辩护被拘两年多:戴上手铐脚镣,被人在雪地里拖着走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 李庄案引发对中国律师处境恶化担忧
  • 历代统治者不遗余力打击律师的原因
  • 打黑究竟是什么——写在李姓律师庭审前
  • 中共黑社会的律师难红/岳德常
  • 王建勋:律师不是政客,无需顾大局
  • 打黑还是黑打:看重庆涉黑案律师被捕
  • 打黑还是黑打:看重庆涉黑案律师被捕/周筱赟
  • 中国只有被官老爷耍得团团转的律师/沈彬
  • 重庆打黑门以热闹律师门收场/浦志强
  • 夏霖:重庆涉黑案公然侵蚀律师辩护权利
  • 张辉:重庆律师造假门事件究竟谁之错
  • 打压律师,薄熙来恂私枉法的新动向/姜维平
  • 律师涉黑与中国律师的生存困境/姚建国
  • 参加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经济专业委员会年会随感/周立新
  • 上海倒钩案律师申请“钓鱼”信息公开
  •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 河南授权律师行使执行调查权引发争议
  •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 男子单位聚会醉酒生命垂危 律师:应算工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