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北京大兴男子酒后杀朋友全家称“我气不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一场口角酿5尸6命惨剧,疑犯自称“我气不过”,自杀未遂被刑拘
    
    昨天,酒后连杀5人的犯罪嫌疑人张伟,以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去年12月31日晚9时37分,(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清欣园小区发生命案,30岁的黑龙江男子张伟在家中杀害了自己的女友和朋友申某,随后赶到1公里以外的死者申某位于清欣园11号楼3单元的家中,将申某父母和申某怀有8个月身孕的妻子杀害。闻讯赶到的警方在现场将张伟控制。面对警方的询问,张伟满嘴酒气,称“我气不过”。
    
    北京大兴男子酒后杀朋友全家称“我气不过”(图)
    怀有8个月身孕的申妻被杀害在自己的婚房里。
    
    北京警方证实,事发前曾大量饮酒的张伟在家和申某交谈中产生矛盾,持刀杀人,张伟对涉嫌杀害5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疑犯女友未能幸免
    
    案发的第一现场位于旧宫镇吉庆庄村内一座三层红楼内,事发后,该楼二楼201室被贴上封条。
    
    楼内每层有七八个房间,均为单间,房客均为租户。该楼女房东证实,去年12月31日晚9时37分,201室发生命案。元月1日凌晨1点左右,警方赶到现场入户调查。房东称,租住在201室的男主人叫张伟,黑龙江五常市人,和其女友住了已有三个月。
    
    房东及多位住户回忆,事发时未听见201室有叫声或打斗声。“房间很隔音,隔壁房间的响动,一般听不见。”邻居们说。
    
    知情者称,当晚酒后的张伟与送其回家的朋友申某因言语产生矛盾,张伟当即用一10厘米长的刀将申某杀害。在现场的张伟女友也被张伟杀死。
    
    朋友父母妻子三人遇害
    
    该知情者说,将申某刺倒后,张伟从申某身上翻出申家的钥匙,赶到了申某位于大兴区旧宫镇清欣园11号楼3单元的家中。打开房门后,张伟持刀将居室次卧中的申某的父母扎死。申某的妻子已经怀有8个月的身孕,事发时正在主卧休息。张某进入主卧后,将穿着睡衣盖着被子的申妻杀害。
    
    申家的一名男性邻居回忆,事发时听到隔壁房间有争吵声,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我还以为是家里人吵架呢,没多想就睡了。”
    
    事发后,当晚10点多,第一辆警车驶进了该小区。
    
    警方欲破拆入室
    
    警方赶到申某家门口时,张伟拒绝开门。警方随即联系消防人员破拆。
    
    4单元一女住户说,去年12月31日晚11时左右,听到楼内有很大的击门的声音,出去一看,警察已经将单元门戒严了。就在消防人员破拆即将打开房门时,一男子从房内打开了房门,警方随即入室将其控制。
    
    张伟被警方控制时没做反抗,但酒气很重,神志还算清醒,面对警方询问,他嚷着说:“我气不过。”进入现场的人士称,现场为南北通透的两居室,客厅内供着关公。两间卧室门之间的地面,有大量带血的脚印,申某的父母及妻子均倒在地上,已死亡。
    
    警方称,张伟曾持刀割断自己腕部肌腱企图自杀,被警方控制并送往急救中心治疗,无生命危险。
    
    元月1日5时左右,警方将申某父母和妻子的尸体装进裹尸袋运离现场,随即警戒解除。
     警方未确认疑犯自首
    
    昨日,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通报称,去年12月31日21时37分,发生在大兴区的5人被杀案告破,嫌疑人张伟系黑龙江五常市人,当晚在旧宫某餐馆与申某等人聚餐,期间大量饮酒。餐后,申某驾车将张伟送回张伟暂住地,并应张伟之邀进屋聊天。随后,二人发生口角,张伟持刀将申某及自己的女友杀害。张伟又来到申某家中,将申某父母、妻子杀害。
    
    此前,有消息称,张伟涉案后曾报警自首,未得到警方认可。警方在通报中称,案发时,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张伟涉案后,曾给自己父母打电话称自己杀人。
    
    据知情人透露,申某的父亲在遇害过程中报警。
    
    昨天,张伟已被刑事拘留,审查工作正在进行。
    
    “12・31”大兴命案发生地及遇害者
    
    命案发生地:大兴区旧宫吉庆庄村一三层红楼201室
    
    死者:嫌疑人张伟的女友、嫌疑人张伟的朋友申某
    
    命案发生地:大兴区旧宫镇清欣园11号楼3单元某室
    
    死者:申父、申母、申妻
    
    - 现场
    
    婚纱照下孕妇遇害
    
    元月1日凌晨2时许,十余辆警车停在旧宫清欣园小区11号楼门前,两辆运尸车已经赶到。
    
    遇害者申某的一家,租住在该楼3单元一个半地下的单元房,两个朝北的窗户分别为次卧和厨房。
    
    透过厨房窗户,厨灶旁圆形菜墩上放着一把干净的菜刀,几个空盆摆放一旁。厨房门敞开着,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三米宽的过道地板上遍布血迹和血脚印,厨房和其相对一间房屋的门口,有一大摊未干血迹。次卧室窗户的遮阳板上,有少许喷溅的血点。十几名现场勘查人员正在紧张地提取证物和还原现场。
    
    朝南的窗户是主卧。主卧的床上存有大片的血迹,床上方墙壁上,挂着遇害者申某和妻子的婚纱照。据说,这里是申妻遇害的地方。
    
    元月1日凌晨5时许,警方将三个尸袋从单元搂内运出。数十分钟后,现场勘查结束,当事单元房的房门被贴上了封条。
    
    疑犯与警方对峙40分钟
    
    去年12月31日晚10时左右,接警赶到大兴旧宫清欣园小区11号楼的警察,与嫌疑人张伟对峙了40余分钟后,才将其控制。
    
    住户张某回忆,当日22时,他听到申某暂住的房间里,传出了两三声女子的尖叫和一声男子的低吼。随后,隔壁就没了动静。
    
    张某称,又过了几分钟,他看见多名警察在申某家外叫门。房间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民警说:“是你报的警吗?”屋内男子支支吾吾地应和。民警又说:“你先把门开开,咱得把人送医院。”房间内的男子口齿不太伶俐地答道:“你们谁也救不了。”并拒绝开门。双方共僵持了40多分钟。僵持中,男子一度呕吐。警方问男子是否饮酒,男子答道:“哥们请的客。”民警向男子要其“哥们”的电话,该男子说出电话号。其间,该男子两次向民警要烟抽。
     张某说,房东和消防队陆续赶到。民警一边和该男子在主卧室的透气天窗内外交流,吸引其注意力,一边组织消防队破拆。
    
    不知什么原因,屋内的男子打开房门,即被警方控制。
    
    张某的妻子看见,屋内桌上放着一把水果刀,长10厘米,并带有血迹。
    
    - 回访
    
    房东:疑犯家很少来朋友
    
    张伟租住在大兴区旧宫的吉庆庄村一座三层红楼的二层201室,其房东赵某住在该楼楼顶的加盖房中。赵某称,张伟是黑龙江人,其女友是甘肃人,两人年龄都在30岁左右,去年9月,两人来此租房,房租一个月400元。二人日常生活就是吃饭、睡觉、偶尔逛逛街,看不出两个人有什么固定工作。
    
    “他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也很少见家里来什么朋友。”赵某回忆,去年12月31日晚7时多,她看见张伟的女友在走廊里做饭,张伟在接电话,电话中张伟说:“姐,我吃完饭了,就不过去了。”当时,张穿着线衣线裤,神情自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赵某说,当晚,并没看见张伟租的房间里有其他人出入。
    
    赵某介绍,1日凌晨1时许,有警察将她叫醒,索要张伟租住的房间钥匙。这时她发现,十余名警察已经站在了张的房门口。“交完钥匙,警察就没让我往里走,还告诉我张伟的女友被杀死在屋内。”赵某说,1日上午,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又找到她,让统计一下所有租户的身份证。
    
    事发居室贴着红喜字
    
    元月1日上午,申某租住的清欣园11号楼3单元房的门口和楼道,仍贴有两张略显陈旧的大红双喜字,白色单元门已被大兴警方贴上封条。
    
    邻居们回忆,该室男主人30岁左右,东北人,一年前在此租住。男子有一部捷达车,但不常开。平时常在楼口附近看人下象棋,遇到邻居打招呼时也还客气。他夏天喜欢光着上身,前胸和后背均有文身,看上去挺吓人。“见他不像有什么正式固定的工作。”
    
    多位邻居说,该男子新婚不久,妻子长相俊俏,但不怎么爱说话。她已有身孕,经常大腹便便地在楼前散步,“听说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0/1/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除雪措施很不到位/方明理
  • 北京暴雪市民担忧涨价访民风餐露宿
  • 北京大雪致720余人摔伤 160余人骨折
  • 首都北京大雪后清雪不及时,急诊暴满摔伤人(视频)(图)
  • 北京大雪首都机场瘫痪 上万旅客滞留 (图)
  • 北京大兴再发灭门案 男子酒后杀五人 (图)
  • 北京政法委高官谈重判刘晓波内幕
  • 大雪席卷北京 首都机场756架次航班取消
  • 北京大冰雪下访民挣扎在生死边缘,急需救助(视频)(图)
  • 北京下岗女工成拆迁钉子户 要靠补偿款养一家人 (图)
  • 北京罕见暴雪,南站访民实拍(图)
  • 北京300多名“非典”后遗症患者仍遭病痛折磨 (图)
  • 北京将普降大雪 或创40年来同期最低温
  • 北京科技大学一大二女生杀死同班女生后自首
  • 北京大雪 百架航班延误
  • 北京大兴区再发生灭门惨案 至少3人被杀 连续三起
  • 世界风情园成北京最大废墟 由陈希同规划(图)
  • 北京天津等地飘落新年第一场雪 (图)
  • 北京东直门出现地陷(图)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 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公然行骗
  • 北京火车南站清洁工的控诉(图)
  • 北京工业大学左铁钏为其儿子谋取高额回扣
  • 北京军转干部单春游日坛坛公园被殴打!
  •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深圳访民赵国莉被深圳市地方政府和公安十多人在北京住处强行绑架回深圳市!
  • 北京莲石路、京广线铁路噪音太大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北京黑监狱惨无人道 16岁中学生被打成脑震荡
  • 北京密云村支书腐败滥权玩弄妇女致民怨沸腾
  • 不应建北京海淀六里屯垃圾焚烧厂(图)
  • 北京“金地·格林小镇”附近臭味源集体实地考察
  • 北京雍景天成抓阄抽取车位的的黑幕揭秘
  • 北京要求下访,莆田中院竟还是闭门拒访?
  • 赵国莉诉北京朝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拘留解决上问题
  • “两会”的折磨何时了——北京“两会”折磨蒙冤农妇一家七年整/陈伯才
  • 遍地的腐败 北京内退人员没有尊严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湖南百姓彭北京先生给官员的决斗挑战书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今天数十名北京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
  • 北京名流花园小区众保安被指殴打抗议停热水业主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残奥会后北京白色恐怖依旧 杭州访民刘训连紧急呼救
  • 480名硕博士起诉北京“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侵权
  • 北京朝阳区居民:求求你,让我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北京奥运会指定医院发生共产党殴打国民党事件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国人财产被抢——谁能保障参加北京奥运人的安全
  • 3月23号我在北京办暂住证的经历(愤怒)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旅日华侨苗女士在北京的遭遇/田伯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 北京丰台王佐法庭张怀斌、幺龙暴力执法,殴打转业军人王伟平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郭小林:殇周达(外一首)-记一位“北京支边青年”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 下午小半天,卖了近80亿,北京卖地卖红了眼/杨昱
  • 北京政府还在鼓励私家车/沈湘平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 胡锦涛的纳粹式的“2009公民权利年”/骆春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 致北京市市长的一封信/王学勤
  • 台湾吃惊:北京已定下软性的灵活的统一时间表?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 香港人,请不要在北京买赃——被拆、被抢的民房(图)
  • 北京继续阻止香港民主步伐/林保华
  • 北京事事对美国说不
  • 北京法院推出离婚官司新策
  • 温州迪拜“炒房团”:迪拜房价不及北京、上海
  • 茶香阁:军转齐步走2:北京军区军转干部白健勇
  • 北京学者:奥巴马并非疏华亲印
  • 刘凤麟:撕掉北京清华大学的面纱
  • 黑箱特权与北京的软力量/于时语
  • 军转齐步走4:武警北京总队军转干部单春/茶香阁
  • 紧急呼吁为北京访民捐助被褥棉衣等御寒物品/刘安军
  • 北京"二孩儿"限制暂不松动 出生缺陷率上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