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萧瀚“被不上课” 或因介入公共事务太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1日 转载)
    来源:中国江苏网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青年学者萧瀚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突然发现自己“被不上课”了,而校方领导则表示萧瀚是个好教员。萧瀚认为可能的原因是自己介入公共事务太深。与萧瀚停课的同时,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另一位教师、亦常常介入公共事务的滕彪则获得复课。 (博讯 boxun.com)

    
    领导认为的好教员课被停课
    
    萧瀚在其博客中写道:“我曾在课堂上批评过教育部门,可能怀恨在心了吧,学校无可奈何被作出决定,我下学期的课,本科生、研究生都被不上了。被不上课对我生活来说,不是坏事,对我的自由却是大大的坏事----该我自己选择不上课,而不是被不上课。”
    
    “并没有人来通知我,你被解雇了,或是你被停课,而是在下学期的本科生,研究生的选课表上,没有了我的名字。” 萧瀚对记者表示,自己对“被不上课”一无所知。记者拔打了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一位直管领导的电话,他表示自己无法就此发表评论,但他也确认萧瀚是一个好教员。
    
    据萧瀚自己推测这应该是来自更高一层的压力,他认为这跟他在公众事件过多的投入与参与有关,今年有关邓玉娇案、范跑跑事件等的媒体讨论中,都可以看到萧瀚的评价。
    
    据记者了解,萧瀚是原财经杂志的法律顾问,在报章上亦常有评论文字发表,所以在生活上并不会因为没课上而困窘。“主要是个人尊严的问题,从个性上来说,我并不喜欢教很多课,但不上课应该是我个人的选择,而不是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不上课’。”
    
    萧瀚表示他不会去找学校,但是希望学校来找他说清楚问题。萧瀚在此前08年初的“杨帆门”事件中,因评论杨帆的作法而激起舆论声浪,曾提出过辞职。不过萧瀚认为,自己可以辞职,但不可以“被”。
    
    上他的课可以吃零食
    
    在此前的“杨帆门”事件中,中国政法大学杨帆教授在上“生态经济与中国人口环境”选修课的最后一节课时,因为逃课学生人数太多而与一名欲离开教室的女学生肢体冲突。激起社会对师道尊严与课堂纪律的大讨论。而在同校任职的萧瀚对杨帆提出了批评,出现了同校两老师“互掐”的难得局面。
    
    萧瀚曾写过一篇《我的课堂纪律》的文章,他如此阐述他的课堂纪律,“其一,这里是课堂,不是教堂,这是思考的地方,不是无条件接受他人说教的地方;其二,我是教师,不是牧师,所说的话不是真理----最多只是我认为的可能真理,所以随时可以被质疑……其四,课堂也可以是食堂,来不及吃早饭的同学,可以带食品来,一边吃一边听课,也可以带零食来吃,但不要弄脏环境”。他还写过《逃课是自由的象征》。其中称,听课人数的多少有时确实会影响教师的上课情绪,不过,即使听课人数再少,一个有尊严的教师是不会用点名去强迫人来听课的对于这些言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曾撰文评价萧瀚是一个潜心向学的人,对于他的教学内容,他是一个“出奇负责之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瀚: 邓玉娇案提起公诉前的一点小结
  • 萧瀚:“严晓玲事件”感想
  • 萧瀚 : 就公盟事件给党国支招
  • 中国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萧瀚
  • 给毛崇拜者一份建议性书单/萧瀚
  • 刘晓原:就刘晓波的遭遇批评萧瀚的“勿用暴力论”!
  • 请中共对刘晓波用辩论不用暴力(含评论)/萧瀚
  • 萧瀚:邓玉娇事件评论之21:故意伤害罪,免除处罚…
  • 给巴东县政府的法盲们上课/萧瀚
  • 萧瀚:关于邓玉娇案的残思断想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宪政是天降神器吗/萧瀚
  • 十八亿红线是个伪问题/萧瀚
  • 美好的08宪章和残酷的现实/兼和萧瀚君
  • 徐世明:《零八宪章》与中共角色——和萧瀚商榷
  • 政府该如何面对律师/萧瀚
  • 萧瀚:我的鹰犬价
  • 只因白昼如漆,罗汉一举成匪-论鲁智深/萧瀚
  • 万盛书园刘苏里:萧瀚的辞职与杨帆的沉默
  • 萧瀚:土地征收与“非公推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