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蒙一民警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领导批示“强送”(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2日 转载)
    
上访民警高作喜

      这是2007年12月10日晚,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大兴安岭农垦公安分局(下称农垦分局)值班室。
    
      高作喜是农垦分局下辖东方红派出所民警,邓毅是分局法制大队队长。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按局领导安排,高作喜晚上就住在值班室。
    
      与此同时,二楼会议室,正召开局领导会议。参会者有局长徐晨铭、副局长张强、李宝全等。
    
      “焦点访谈”结束了,高作喜去旁边小卖部买了洗漱用品,邓毅陪着他。
    
      回来时,他喜欢的电视剧要开始了,高作喜盘腿坐在床上,邓毅坐在椅子上。
    
      此时,二楼的会议接近尾声。结论是一个字:送。
    
      8点刚过,一楼值班室里,剧情开始前又插广告,高作喜说,广告真多。话音刚落,啪,值班室的门被撞开了,咚一声弹在墙上。
    
      4名民警和两个陌生人进来,一名民警看了高作喜一眼,说:“开始吧!”
    
      高作喜正困惑,六人冲上前,两人扭住了他的胳膊,两人抱腿,一人抱头。另一人拿出注射器扎入他体内。
    
      惊慌中,高作喜隐约注意到,大队长邓毅一直坐着没动。
    
      有个念头瞬间清晰,他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局。
    
      不过,药液注入,他很快失去了意识。
    
    
    被殴的“高大虎”
    
      4年前,人高马大的民警“高大虎”被围殴了。打人者“逍遥”,高作喜告状
    
      时间回到2005年。
    
      那一年,民警高作喜被围殴了。
    
      在被打前,高作喜很有威名,有个绰号,叫高大虎。
    
      东方红派出所60岁的治安员叶成江说,高作喜人高马大,办案正直不讲情面,东方红农场十里八里的小偷小摸都怕他,因此得名。
    
      2005年6月14日晚,派出所接到有人闹事的报警,高大虎与同事张振勇出警。后来,张带了两个人回所里问讯,高作喜独自留在现场。但随后来了一拨人,“高大虎”被围殴了。
    
      高作喜回忆称,过程中他先后四次拨打分局的值班电话,没有等来同事的支援。打人者走后,高作喜住进了医院。
    
      次日,副所长王君利与张振勇到医院看望。王副所长说,所里人手不够,你住一天院就得上班。
    
      高作喜没有听领导的话。医生认为他有轻微脑震荡,他在医院住了9天。
    
      出院后,高作喜找到所长马春生,要求报医药费,并追究肇事者责任。马所长说,追究肇事者,归分局管。
    
      高作喜又找到时任分局政委韩金桩,韩认为,这是治安案件,还是应由派出所领导处理。
    
      在高作喜看来,所领导与局领导是在“踢皮球”。这让他非常窝火。高作喜的同事叶成江说,那段时间,常看到高作喜愁眉不展、喝闷酒。老叶认为,警察被打,本身就是件窝火的事,何况“高大虎”又是个很要面子的人。
    
      现任巴彦派出所所长的马春生告诉记者,如认为袭警者涉嫌妨害公务罪,应由检察院立案批捕,但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自治旗检察院不立案。
    
      被打一个多月后,高作喜又找到韩金桩。双方交谈不悦。
    
      高作喜称,当时他提出,再不解决问题,他只能到市局去反映;韩说,你愿到哪告到哪告。
    
      这话未得到韩金桩证实。
    
      可以证实的是,高作喜的告状路,开始了。 
    
    抑郁的访民
    
      事情私了了,但高作喜觉得跟领导“过节”没了,受到排挤,他不停举报
    
      2005年8月底,高作喜得到了一个让他满意的回复。
    
      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局长高苏和批示:这是近年来唯一的一起民警在执法中被打案件,要从强化执法力度、维护民警权益的角度,查明此案。
    
      很快,农垦分局成立了专案组。2005年9月9日,带头打人者何四民被刑拘。
    
      高作喜说,接下来的发展让他意外。
    
      他说,所长马春生希望此事能私了,“马所说,人都刑拘了,再追究有啥意思。”高作喜称,他没答应,所长威胁他“警察不想干了”,他顶了一句“你吹牛皮”。
    
      对此情节,马春生说,他并没威胁高。他认为,既然高受伤并不重,不必纠缠于此。他认为高一直纠缠,只是为得更多赔偿。
    
      不过,他称“私了”不是他的意见,是上级领导指示。马春生说,检察院领导也多次要他们做做高的思想工作。此情节,未得莫力达瓦自治旗检察院证实。
    
      高作喜称,后来分局领导也多次找他,希望他“私了”了事。这让他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后来他答应了。
    
      在莫力达瓦自治旗检察院工作人员公证下,2005年9月15日,高作喜与何四民的哥哥何爱民达成协议,何家赔1.3万元医药费,高不再追究袭警一事。
    
      不过,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高作喜感觉受到了正副所长排挤,陷入孤立。开会没人喊他了,聚会活动也不通知他,甚至也没人给他派工作了。他认为,这与他曾向分局反映所长逼他私了之事有关。
    
      马春生后来说,他不曾排挤高作喜,可能有时言语上有过激。他说他与袭警者并无瓜葛,不是高“怀疑的那样”。
    
      高作喜的同事叶成江说,东方红派出所民警不足10人,当时大家都知道高作喜与所长们有矛盾,没人敢理他。
    
      高作喜的妻子窦艳敏称,高作喜从被打起就陷入抑郁状态,每天睡眠很少。高说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何以保障家人的安全。
    
      2005年7月8日,高作喜被北京协和医院诊断处于抑郁、焦虑状态。
    
      当年10月起,高作喜开始给市、自治区及公安部写信,举报自己被袭被要求私了之事,并称遭到所长排挤产生抑郁。
    
      民警高作喜,正式成为了一名访民。
    
    
     被激化的矛盾
    
      副局长说,越级上访是“严禁”的,但“我们的警察”坚持越级上访,这让局领导十分恼火
    
      高作喜有做记录的习惯。一些谈话他会录音,他还记备忘录。
    
      2006年3月26日,分局局长徐晨铭到所里调解他与所长的矛盾。高作喜的备忘录里记着,局长答应让马、王两名所长公开道歉。
    
      徐晨铭后来对记者说,高作喜称马、王排挤他,让他患上抑郁症、糖尿病,需补偿,“但这没有道理”。他说,没有证据证明马和王违法违纪,并且两人当着他的面给高作喜赔礼道歉了。
    
      马春生与王君利也称,已向高作喜道歉。
    
      不过,高作喜否认。
    
      他称,他们不但没道歉,还威胁他不要再告状了。2009年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大杨树镇,民警高作喜在家中愁眉不展。他已两年没到所里上班了
    
      在高作喜不断坚持下,2006年12月,农垦分局作出“关于对马春生、王君利进行口头批评的情况说明”,称两人身为派出所领导,不注意工作方法,使民警高作喜产生不满情绪,分局领导已对两人进行了严肃口头批评,责令他们向高赔礼道歉。
    
      高作喜认为,这份“说明”明显避重就轻,不提私了之事。
    
      马春生的父亲曾任大兴安岭农场管理局局长;王君利与分局副局长也有亲戚关系……高作喜心有猜疑。他继续上访。
    
      2007年3月30日,在自治区公安厅、呼伦贝尔市公安局两级维权组协调下,高作喜与农垦分局正式签署协议,答应不再上访。
    
      高作喜称,签协议的前提是,分局领导承诺,补偿他上访产生的费用及抑郁症的医药费,并让马、王公开道歉,但厅、市局领导走后,承诺未兑现。
    
      于是,他又继续告状。
    
      “说实话,我们局领导对高作喜被袭案的处理过于草率,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才有了事件逐步恶化的局面。”如今已调离农垦分局的李宝全认为,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激化了矛盾。
    
      2007年11月份,高作喜再次去公安部上访。
    
      李宝全回忆,这让农垦分局承受了巨大压力,“公安部和自治区公安厅曾多次批示,严禁越级上访。我们的警察上访,而且多次越级。这让市局和分局领导感觉压力巨大,十分恼火。” 
    
    家属不知的“精神病”
    
      那一晚,分局领导的确在围绕高作喜的事情开会,只是,议题是:送入精神病院
    
      高作喜一度以为,自己的要求要实现了。
    
      2007年12月10日,高作喜接到了分局局长徐晨铭的电话。让他去分局一趟,说局党组将开会讨论如何解决他的问题,
    
      当日晚饭后,徐晨铭让高作喜在值班室住宿,等候局党组意见。并让法制大队长邓毅陪着他。
    
      当晚8点,在高作喜看电视的时候。局党组确实在开会,也确实围绕高作喜。
    
      只是,议题是:强送高入精神病院。
    
      齐齐哈尔市第二神经精神病医院精神二科主任高绪寅回忆,当时,他们接到了农垦分局副局长张强的电话,称该局有一名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希望医院配合采取强制措施。
    
      高绪寅说,精神病院配合公安机关强治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并不鲜见。
    
      他介绍,当时他和护士莫轶强坐火车,到了农垦分局所在的大杨树镇,徐晨铭和副局长张强接站,“穿着警服,开着警车”。
    
      高绪寅称,徐晨铭告诉他,高作喜多次扬言要杀人报复,分局已请示了公安部、自治区公安厅,批示可强行送治。徐出示了一份鉴定书,是2006年4月3日,赤峰安定医院为高作喜做的鉴定,结论为“神经症”。
    
      2009年12月8日,赤峰安定医院精神科二科副主任常素清说,神经症的症状为抑郁、焦虑间或产生臆想,“很常见,一般不会丧失民事行为能力”。她是给高作喜做鉴定的三名专家之一。
    
      高绪寅称,当时他提出,强行收治精神病人,须家属同意。徐晨铭说,高作喜与妻子刚离了婚,孩子小,父母住很远,只能联系他在分局刑警队的二哥高作成。
    
      据高作喜之妻窦艳敏讲,因领导们频繁让她劝说高不要上访,2007年12月初,他们办了离婚手续,高作喜拿着离婚证去给局领导看:以后有事直接找我。(两人后在2008年初复婚)12月1日,高作喜在家照顾瘫痪的岳父。这些年下来,他几乎是家徒四壁
    
      高绪寅回忆,2007年12月10日晚7点,徐晨铭与两名副局长带着他和护士,去高作成家。到门口后,“徐局长说我们不用进去,他给家属说就成。”10分钟后,徐从高家出来,称家属已同意,但不愿出面。
    
      当晚,高绪寅和护士列席了分局领导会议。领导们决定,送高作喜入院。
    
      连夜,高作喜被分局的越野车运走,法制大队长邓毅全程“押送”。
    
    
    领导批示“强送”
    
      公安分局给市局写申请,希望送“精神病患者高作喜”入院,市局副局长批示“同意”
    
      2007年12月11日,高作喜醒过来,一度恍惚。
    
      他发现自己躺在陌生房间,有穿格子服的人围着自己,那些人目光呆滞。
    
      “你有精神病,需要治疗,公安局送你来的。”医生告诉他,他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第二神经精神病医院,在“重症监护室”。
    
      该医院所在的富裕县,离高作喜家约500公里。高作喜很是惊慌,连称自己没病。医生说,有你的精神病鉴定。
    
      这让高愕然。
    
      根据医生所说的鉴定日期,他查备忘录,2006年4月3日,是一次会见。那天,分局副局长李宝全给他电话,说自治区政法委领导要跟他面对面谈案情。当日,高作喜见到的“领导”是两男一女。
    
      原来那是医院的人———精神病院里,高作喜“顿悟”:这是一个设计已久的局。
    
      2009年12月8日,李宝全承认,当时的确是假借领导谈话,对高进行了精神鉴定。之所以隐瞒,是怕高情绪激动拒绝配合,“这是我工作的一个失误”。
    
      李宝全称,是徐局长安排他找的医生。鉴定经过和结论,都没告诉高本人和他的家属。他说,高不停上访,分局压力非常大。不过他本人并不赞成送高入院。
    
      医院里,回头想,高作喜认为,他其实早被“警告”过。
    
      他的备忘录记着:2006年5月5日,副所长王君利对我说,你要再告,花点钱给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东方红派出所多名民警证实,马、王二人曾当着高的面说,再告状就送进精神病院。不过,马、王二人均否认。
    
      高作喜之妻窦艳敏称,2006年6月中旬,副局长张强曾到家里,说高作喜越级上访,已决定对其停职,在外遭遇任何不测,后果自负。
    
      此事的背景是,当年6月9日,在北京治糖尿病的高作喜曾给徐晨铭打电话,称:“再不处理马、王二人,我就去公安部告。我等一小时。”一小时后,没等来局长回复,高作喜到公安部交了举报材料。
    
      窦艳敏称,张强后来又找她谈话,称各级领导都对高作喜越级上访很生气,可能要追究责任,如果家属能证明他有精神病,就不追究了。
    
      窦艳敏拒绝:“他怎么可能有精神病”。高兄高作成也称,全家人从来都不知弟弟有精神病。
    
      据李宝全讲,高作喜2007年11月又到公安部上访后,分局领导向市局写了申请,大意说高作喜有精神病,需采取强制措施,市局主管信访的副局长批示:同意强送。
    
      李宝全和徐晨铭均称,高作喜有严重暴力倾向,多次称“如果上访没结果,我就杀人报复”。
    
      高作喜否认说过类似话语。他称自己与领导的见面,都是自己平静,领导“拍桌子骂娘”。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西两民警接警不出致2死3伤 被免于刑事处罚
  • 按摩女亲历民警非法传唤刑讯逼供全过程
  • 重庆民警否认开赌场嫖宿 称被刑讯逼供
  • 湖南省望城县女子惨被执法民警扯掉上衣
  • 云南一名镇党委书记涉嫌强奸女民警被捕
  • 枣庄男子纠集十余人讨债 撞烂警车无视民警(图)
  • 上海民警刑讯逼供刑拘我六旬老母亲,救命啊
  • 昆明百余商户聚众围堵警车袭击民警
  • 重庆万州“黑帮老二”落网 民警扮保安接近目标(图)
  • 凶手夜闯民宅打伤老妪民警掩盖罪证(图)
  • 网友曝派出所吃空饷被拘 一民警被认消息源遭辞 (图)
  • 北京民警强制送人进精神病院(图)
  • 记者采访车祸 被洛阳民警殴打拘禁10小时(图)
  • 平安北京献礼国庆 5万名民警连续25小时值勤
  • 甘肃启动武警民警联勤巡逻机制保国庆安全
  • 广州两民警处理停车收费纠纷遭数百人围攻
  • 福建省古田县人民警察雇凶暴行记
  • 郑州17名民警因出警违规被关禁闭
  • 国庆安保实拍:武警、民警、特警齐上阵(图)
  • 在北京被民警谢振昌、王艺铭殴打残废
  • 沈宏胜:咸宁警方把“赃款”打入民警账户
  • 疑犯被残忍逼供后死亡 3名当事民警免刑责
  • “欲减之罪,何患无词”——评河北民警掐死歌女案/叶建明
  • 看看广州人民警察如何为人民服务?
  • 江苏一个普通民警遭遇的自述
  • 绍兴民警醉酒驾车撞人致死 嫁祸他人逃避责任
  • 湖南一女青年在街上 枉被民警疑为卖淫女遭传唤
  • 河南郸城“处女卖淫案”宣判 4名民警被判处徒刑
  • 湖南3民警无故毒打死少年
  • “留学生横遭民警暴打”续:领导登门鞠躬道歉
  • 回国探亲留学生横遭民警暴打(图)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民警私开警车肇事 贫苦卖菜女祸从天降两死一伤
  • 只因超车被阻 咸阳一治安大队民警竟然鸣枪示威
  • 陕西一民警在高速公路超车不成 竟鸣枪威胁无辜者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民警酒后驾车 撞伤老汉逃跑
  • 民警又开枪杀人,打死无辜少女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人民警察真的是“执法为民”吗?/茶香阁
  • 毕文章:该奖励累死的民警100万元吗(图)
  • 一个即将离开警察队伍的民警终于站出来说点真话
  • 经开分局泾渭园派出所民警大走访活动侧记/任小岗
  • 历史的产物?河南通许县公安局合同制老民警被清退之后
  • CCTV与治安民警/武文建
  • 整顿公安队伍,重塑人民警察形象已刻不容缓
  • 上海东八块维权人士为上海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4副
  • 王兆山学学:为杨佳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
  • 上海政法委書記的謊言與真話:致被杀民警妻子的公開信/沈婷
  • 上海被杀民警的妻子:警察并不象你们说的这么无能
  • 流言止于真相,冲突止于对话——中国和解智库就贵州瓮安民警冲突局势建言
  • 呼图壁民警郭振茂罪行(3):伙同地方黑恶势力公然向我行凶陷害/马兴龙
  • 冤:村干、民警欺压百姓,大冰之年有家不能归!!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又一个好民警死了/杨恒均
  • 民警张宝亮维权案:如果上海公安局再这样搞下去我们所有的网站空间都托管国外去!!
  • 湖北民警讲真话被炒网民踊跃支持
  • 民警找回失物向失主索要油费100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