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维群答记者问和嘉日•洛珠声明透露的玄机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09年11月17日,奥巴马在北京呼吁中国政府恢复与达赖喇嘛谈判。12月8日, 中国西藏信息中心发布“朱维群:达赖竟然造中央接谈代表的谣”一文,并于当日被新华网、中新网、人民网等国内各大媒体网站转载,同一天,香港凤凰网也转载了这一篇答记者问,一时间,达赖喇嘛造谣之说甚嚣尘上。
    
     12月10日,被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称为“始终不发一言”的达赖喇嘛特使嘉日•洛珠发表“关于藏中和谈进程的声明”,分析了中方对达赖喇嘛不寻求独立立场的认知情况,并称朱维群在双方“讨论下一轮对话”之“特别时刻,作此文章,让人迷惑。” (博讯 boxun.com)

    
    嘉日•洛珠的声明透露了达赖喇嘛与北京正秘密接触商议下一轮会谈,人们难免猜测,北京方面的谈判代表此时发表三千多字言辞犀利的文章,以及达赖喇嘛谈判代表的声明,将双方的不信任升至一个新的高点,这种不信任将为日后的谈判定下难堪的调子。
    

朱维群指达赖喇嘛造了什么谣
    
    朱维群在其答记者问中说:“达赖是在捏造我的谈话,对全世界撒谎。其实达赖撒这个谎已经持续两年之久。”
    
    据中国西藏信息中心报道,朱维群针对《挪威西藏之声》12月2日从澳大利亚悉尼发回的一则报道展开了他的答记者问,朱维群声明“从来没有也不可能说”以下被达赖喇嘛引用的话:达赖喇嘛在悉尼说,“藏中自2002年恢复接触后,在2006年举行了第五次会谈,当时的中共统战部官员在会谈期间非常明确地说,他们知道达赖喇嘛没有寻求西藏独立。但是当年会谈之后的4、5月份,中共却加大了对达赖喇嘛的舆论攻击。这说明,中国的领导人非常了解达赖喇嘛是没有分裂的,但他们认为在宣传上说达赖喇嘛搞独立是对他们有利的。”
    
    朱维群认为“达赖喇嘛的捏造”“利用了”他在2006年在桂林的第五次商谈中这段话:“达赖喇嘛应该对自己的基本政治立场作进一步的反思,向中央作出可以让人相信的解释。甲日先生说达赖喇嘛已经反复表明立场了,不搞独立,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宪法框架内解决问题。这个话是好的,但仅此是不够的。内涵是什么,要作出明确解释。迄今达赖喇嘛对‘中间道路’的解释还是那‘五点计划’和‘七点新建议’,桑东在今年初还对境外藏胞讲‘1987年达赖陛下提出的五点和平计划和1988年发表的斯特拉斯堡七点新建议是我们的纲领性政治指南’。这五点、七点所体现的‘中间道 路’的含义,我归纳为五条。第一条,坚持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是被占领的国家;第二条,西藏目前的社会政治制度要全部推翻,按达赖的意思重搞一套;第三条,坚持从来不存在、现在也搞不起来的‘大藏区’,实际要把未来西藏地方的权力,也就是你们设计的你们方面的权力扩展到川、青、甘、滇所有有藏族聚居的地区;第四条,要求在‘大藏区’的中国军队全部撤走,变成所谓‘国际和平区’;第五条,在‘大藏区’全部汉人要迁走。这五条和中国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是完 全对立的。所以,一般性谈在中国宪法框架内是不够的,达赖应该对‘中间道路’的具体内容作出认真反思,这是根本性问题。”
    
    朱维群所说“达赖撒这个谎已经持续两年之久”,是因为“最早是08年4月12日, 他在美国西雅图对记者说:‘在第五轮会谈时,中方承认,达赖喇嘛没有寻求独立。从那以后,中方立场改变了,在第六轮会谈时,他们的立场强硬了’。
    
    朱维群还对达赖喇嘛另一番讲话记忆深刻。“(08年)5月19日,达赖居然又在柏林的记者招待会上指名道姓地说:‘第五次对话是在2006年2月进行的,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当时明确指出,‘ 达赖喇嘛不是寻求独立’。”
    
    既然早就发现“达赖造谣”,为何此时出来反驳,朱维群说“主要是为了给达赖留点颜面。最初听到他这个谎言时,我认为不能排除甲日等人没有向他如实汇报我的谈话,或者故意篡改了我的谈话,也不能排除是达赖本人没有听清楚。因此我考虑给达赖留下改正错误的机会,不能‘不教而诛’嘛!”
    
    

“不发一言”的嘉日•洛珠打破沉默
    
    朱维群在12月8日说:“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不管达赖怎样反复造这个谣,甲日等人却始终不发一言。这说明甲日等人不想或者无力纠正达赖的行为,同时也不愿意为达赖作伪证。”
    
    两天后,嘉日•洛珠在措辞平和的《关于藏中和谈进程的声明》中强调“2006 年2月的第五轮会谈中,中国方面清楚地表达了,认知达赖喇嘛尊者指出在中国宪法框架内解决西藏问题、不寻求独立的方针。这次会议的藏文记录显示,中国方面 在谈到达赖喇嘛尊者时,使用了‘Tamsangpo’(藏语:好,或者喜讯之意):‘好(喜讯),(达赖喇嘛尊者)希望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基础解决问 题。’”
    
    嘉日•洛珠说:“比较以往藏中会谈,我们把这次结果,看作一个重要的进展(尽管不是很引人注目)。因为中国方面,第一次承认了达赖喇嘛尊者不寻求独立,并在寻找双方都能接 受的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自从2002年恢复对话以来,五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强调对话本身的积极因素,而这个进展,是最好的证明。回到达兰萨拉后,我们就把这个精神转达了达赖喇嘛尊者。”
    
    嘉日•洛珠进一步指出“2006 年2月的会谈,并不是唯一的一次表明中国方面对达赖喇嘛尊者不寻求独立的认知。在深圳,2008年5月的非正式会谈中,尽管中方推出的‘三停止’(停止分 裂祖国的活动,停止暴力,停止破坏北京奥运会)直指达赖喇嘛尊者,但是,当我们驳回这些指控后,中方在2008年7月第7轮会谈中,把‘三停止’修改为了‘四不支持’(不支持破坏北京奥运会,不支持阴谋煽动暴力犯罪活动,不支持暴力恐怖活动,不支持寻求西藏独立的活动)。由‘三停止’到‘四不支持’,也表 明,中国领导人非常清楚,并且承认了达赖喇嘛尊者并不寻求西藏独立。”
    

各自深究对方不可告人的动机
    
    朱维群认为“达赖反复造谣”,是因为“他想为走出当前面临的政治困境找个台阶。”
    
    他说:“达赖集团一手制造去年拉萨‘3•14’暴力犯罪事件,以为有西方一些势力支持,可以通过‘绑架’北京奥运会,迫使中央同他谈‘ 大藏区高度自治’问题,取得‘ 西藏独立’的‘ 实质性’突破。他的那套主张具体体现在去年第三次接谈抛出的所谓‘全体藏人真正自治的备忘录’, 结果是被我们全面驳回。我们明确指出,‘ 尽管《备忘录》借用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个别词句进行了包装、点缀,但是从标题到内容还是‘大藏区’、‘高度自治’那一套,也就是我们早就指出的‘半独立’、‘变相独立’,实质还是‘西藏独立’那一套,与中国宪法是根本不相容的’。这就从根子上把他的那套给否定了。这个时候,达赖特别需要表白他这一套诉求是有理、合法的,而最方便的莫过于谎称中央的代表已经承认他‘ 没有寻求西藏独立’。这样,他就可以把‘ 出尔反尔’的罪名加给中央,争取舆论同情,并防止自己集团内部人心涣散。”
    
    嘉日•洛珠认为北京否认对达赖喇嘛不主张独立的认知,是因为摘掉达赖喇嘛头上的分裂主义帽子,就“没有办法向中国民众交待”。
    
    他说:“近来的北京声明,使我想起一位中国教授的劝告。他在中共政府工作时,参与了西藏事务多年。他说,我们不应该期待中国领导人有如此政治上的胆略,摘掉强加给达赖喇嘛尊者的分裂主义帽子,尽管他们非常清楚地知道,分裂,其实和尊者无关。但是,这位教授还说,如果中方摘掉尊者头上的这顶分裂帽子,他们(中共领导人)就没有办法向中国民众交待近期实施的治藏政策和阻止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自己的家园。”
    

现场录音还原简单真相
    
    无论双方争执的内在因素是什么,目前双方在文字上的交锋,似乎是源于对谈判桌上对话的不同解读,其真相到底如何,能否借助现场录音来明辨真相呢。
    
    朱维群曾提到录音一事,他说:“2006年那次谈话开始时甲日提出,‘因为有责任回去后向达赖喇嘛原原本本汇报,希望能录音’。我当即表示,‘为了使达赖方面更清楚地了解中央的态度,加强理解、沟通,技术问题并不重要’,同意了他的请求。此后每次接谈我都允许甲日等人全程录音,所以甲日手中保有我2006年以后每次谈话的完整记录。如果我有朝一日写回忆录,也许还要向甲日先生借录音带呢。”
    
    嘉日•洛珠没有说及录音,但他谈到了“记录”,他说:“这次会议的藏文记录显示,中国方面 在谈到达赖喇嘛尊者时,使用了‘Tamsangpo’(藏语:好,或者喜讯之意):‘好(喜讯),(达赖喇嘛尊者)希望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基础解决问题。’”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维群的发飙耍泼与何方先生对民族政策的看法 (图)
  • 靠吃“反分裂饭”挟持胡锦涛的中国戈培尔/朱维群(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