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祁阳致17死车祸调查:霸王车超载打杀群众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6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他们纠集一伙人专门强行拉客上车,随意涨价,刻意超载,以牟取暴利,甚至为之不惜对乘客大打出手……
    
    10 月2日上午,发生在湖南祁阳县的“10.2”特大车祸中,这辆核载30人的肇事客车却因载客约80人并造成17人死亡、54人受伤,而令全国上下一片哗然。更让人感到意外和震撼的是,这辆客车是一辆即将报废的客车,途中超载,连车顶上还坐了5人。该车在发车之前,司乘人员都明明知道该车刹车早已失灵,而他们仍然按照“老板”的要求继续上路运营,沿途“值班”的打手还强迫乘客上车……
    
    在长期调查采访中,千龙网记者发现,这种通过恐吓、威胁、打人的手段强迫乘客上车超载这一现象,在湖南省祁阳县境内十分普遍,因而当地老百姓形象地称之为 “霸王车”。他们纠集一伙人专门强行拉客上车,随意涨价,刻意超载,以牟取暴利,甚至为之不惜对乘客大打出手。而对于敢为群众搭方便车的司机,他们竟然在众目睽睽的大街上亮出杀猪刀、钢管狂追司机进行砍杀……
    
    近年来,祁阳县的“霸王车” 种种恶劣行径直接危及群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因此遭到广大群众的强烈指责和反对。但是作为当地政府部门不但甘当“睁眼瞎”、“保护伞”,也不从根源上认真反思和整改“霸王车”所带来的巨大社会危害,这不仅加剧了群众的不满情绪,还由此引发了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虽然曾有个别市领导给予了关注,但令人遗憾的是并没有进行标本兼治,“霸王车”依旧在跑,老百姓的噩梦仍在继续。法学专家认为,“霸王车”诸多行为涉嫌违反多部法律,甚至可能涉嫌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而社会学专家则认为,这些现象具有地方官黑勾结“强强联合”的倾向,他们对弱势群体进行残害和掠夺。应当纠正地方公权力出现的这种逻辑错位和混乱现象,引入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让地方公权力正确归位。专家们还一致建议相关部门,对祁阳的客运“联营”中所涉及的特许经营情况进行全面审查,依法处理,以还当地一个安全、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
    
    车顶竟坐5人离奇超载酿成特大惨剧
    
    湖南祁阳县一辆核载30人、即将报废的中型客车,在载客行驶途中不断超载,连车顶上也不“浪费”,用来乘坐了5人,最后竟载客约80人。不料,该车中途在一下坡拐弯路段既刹不住车,又没有拐弯,而是直接掉进了山沟,酿成了震惊全国的17死、54伤的特大车祸。而更令人惊诧的是,该车在发车之前,司机和售票员都明明知道该车刹车已经失灵……
    
    10月2日上午9点多,在湖南省祁阳县太平村开汽车修理店的王师傅,他骑着一辆摩托车跟在一辆车牌号码为“湘M22003”的中型普通大客车后面,要外出办事。当车行驶到大江林场黄沙村一组斋公冲地段下坡即将拐弯时,王师傅惊骇地看见前面这辆客车在一阵急刹车声中不仅没有停下来,也没有拐弯,而是笔直而快速地冲下了路坡,车体腾空后车头向下垂直一头扎进了路边的山沟。
    
    从未目击如此惊险而又蹊跷情景的王师傅,急忙停下摩托,赶上去一看:大客车坠在山沟里,伤亡的乘客血肉模糊、准备过中秋节的食品四处散落,车祸现场一片狼藉,车里车外充斥着受伤乘客们的哭喊、惨叫声。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拨打 120叫救护车,还反复在电话里叮嘱:“受伤人员太多,一辆救护车不够,要多来几辆车!”
     “这辆客车行驶到斋公冲地段时,有一个乘客叫司机停车想要下车。”10月6日,据“10.2”特大车祸中被成功抢救的祁阳二中高二学生刘江华回忆说,她也看到此处正好有一块小坪地可以停车,但是司机却因刹不住车而告诉乘客说“等下了这个坡,一起到下面再停车”。而这个下坡路又有一个急拐弯,乘客们听见司机在客车下坡时踩急刹车的声音很响,却不见客车停下来,司机不知什么原因竟没有打方向盘转弯,就急速冲出路坡,车头朝下直栽山沟……
    
    “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车上所有座位在瞬间全部脱落,整个车厢内几乎变成了一块光板。坐在车头的人被压在最底下,后面的座位和乘客一层层全部压在上面。跟在客车后面的摩托车司机前来抢救我们的时候,就扒出了十来具尸体停放在路边。这些人都是被活活挤压而死的。”刘江华如是说。
    
    刘江华回忆说,车祸发生之后,该车售票员只是受了点轻伤,她在路边跟大家解释说:“前两天,司机就发现这个车的刹车不灵了,我们还跟老板说了‘这个车的刹车坏了,需要返厂去修理’,而老板则回答说,‘这两天过节,乘客多生意好,先装完这两天的乘客再说’。没想到这次真的出事了。”
    
    “看到当时车祸的情景,我至今晚上还经常做恶梦。”10月8日,太平村汽修店的王师傅跟千龙网记者聊起车祸事发当时的惨状仍然心有余悸,“车子掉下去的那条山沟大约有4、5米深,驾驶该车的司机和部分乘客当场死亡。如果不是山沟下还有一个路坡挡了一下,伤亡人数会更多。”过了大约4个小时之后,第一批受伤乘客被送到医院开始抢救。
    
    根据祁阳县官方在网上已经公布的伤亡数据,截至10月3日上午 7时30分,这一起事故已造成17人死亡,54人受伤,其中有7人受重伤。在死亡名单中,年龄最大的87岁,最小的还是不满周岁的婴儿。不少经历这场车祸的伤者和目击者证实,车祸发生之后,还有十来位乘客因没有受伤或受轻微伤而离开了现场,由此可以推算,这趟车行至凤凰乡时,车上大约有80人。最让人费解的是,还有5名乘客竟然坐在了这趟车的车顶上。
    
    10月7日下午,千龙网记者在一家汽修厂找到了几天前从祁阳“10.2”特大车祸事故现场拉回来的肇事车辆。这辆车牌号码为“湘M22003”肇事客车车头已经凹陷,只剩下一个圆圈的方向盘突出在车头部。登上这辆充满刺鼻气味的肇事车辆后,千龙网记者果然发现车内没有一个座位,这辆客车是2000年3月出厂的,车体长7425毫米、宽 2200毫米、高3086毫米,核定载30座。如此之小的客车是如何挤上了约80人?
    
    “好几个小孩子都是被大人从车窗中硬塞进去的,实在挤不进去了,还有5个大人坐在这辆客车的车顶上,为了坐稳他们是用手抓住车顶上的铁架子。”10月6日上午,此次车祸中身受重伤的刘江华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回忆,10月2日当天,为了准备第二天过中秋节,她和5岁的妹妹刘江佩从黄沙村去凤凰乡赶集。买好东西准备回家时,她们两姐妹遇见一个骑摩托车的熟人,于是想搭个顺路车回去。
    
    “我们坐上摩托车后,有3个20多岁的青年地痞,拦住摩托车司机不让走,扬言要打人,还把我和妹妹从摩托车上拖下来,硬是强迫我们坐这辆大客车。”刘江华说,这时她发现这趟客车上已经挤不上去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先把妹妹从车窗塞了进去,然后她自己又从客车司机驾驶室这个门爬进去,坐在车头部位。
    
    这辆客车在凤凰乡停了大约半小时,准备发车时,连售票员还没挤上来。据刘江华介绍,售票员最后艰难挤上车后,车门却怎么也关不上,因为售票员的一只脚还吊在车门外。司机只好用脚将她的脚踢进去,才将车门拉紧关上。“没有想到车子中途出车祸,我5岁的妹妹也在这场车祸死了。”
    湖南祁阳致17死车祸调查:霸王车超载打杀群众
    
    一位工作人员正在对祁阳“10.2”特大车祸肇事客车进行鉴定
    湖南祁阳致17死车祸调查:霸王车超载打杀群众


    
    57岁的吴焕良正在祁阳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霸王车”涨价超载打杀群众危害一方
    
    这起震惊全国的“10.2”特大车祸事发绝非偶然。在采访调查中,千龙网记者了解到,这种通过恐吓、威胁、打人的手段强迫乘客上车超载这一现象,在湖南祁阳县境内十分普遍,因而当地老百姓形象地称之为“霸王车”。他们垄断交通线路,纠集一伙人专门强行拉客上车,随意涨价,刻意超载,以牟取暴利,甚至为之不惜对乘客大打出手。而对于敢为群众搭方便车的司机,他们竟然在众目睽睽的大街上亮出砍杀猪刀、钢管狂追司机进行砍杀……
    
    祁阳“10.2”特大车祸发生之后,千龙网记者沿着这条线路采访当地群众时了解到,这条线路事发前由凤凰乡的一个叫刘顺元和一名绰号为“黄鸡婆”的运输老板垄断经营,原来在该线路上运营的班车都是被他们强行买断。他们不仅不好好保养运营车辆,反而还将原来3趟车减少成1趟车,并豢养一批打手在沿线各个站点 “值班”,随时胁迫群众上车和打击报复其他载客车辆的司乘人员。
    
    而黄沙等村的村民出行采购食物,都必须要乘坐这条线的班车下山到凤凰乡的农贸市场。因此,只要逢年过节,或是每月尾数逢2、5、8日凤凰乡农贸市场赶集,这趟车都会像车祸事发当天那样的严重超载现象。当地人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这种“霸王车”超载现象,并非只是出现在“10.2”特大车祸这一条线路,祁阳县全县绝大部分交通线路均是如此。因而作为乘客,想不坐这种超载严重的“霸王车”都还不行。2008年5月8日,千龙网记者在休假回湖南祁阳时,也十分“意外”地遭遇了一场劫难。当天早上7点40分,千龙网记者乘火车从长沙到达祁阳县黎家坪镇,刚出火车站就被几个人“热情”地连推带抱地送上了一辆黄色中巴车。
    
    不到一刻钟,这辆中巴车就坐满了乘客。但是,司机迟迟不肯走,任凭车上数名乘客一再催促,司机却一再回答“还要多载几个客”。又过了半小时,该车还是不肯走,车内过道里站满了乘客,车上超载严重越来越拥挤。为了赶时间,千龙网记者便主动下车让位,另乘坐一出租车赶路回县城。不料,这辆出租车还没有开出20 米,突然被路边蹿出的两个女人挡住了去路。她们先与该车司机发生争执,该车司机被迫让千龙网记者下车去前方候车。
    
    当千龙网记者在前方等候再次上车出发时,又被这两个女人拦截了,她们趴在车前盖上一边拍打着车盖与车门和司机激烈争吵,并强行要求千龙网记者和另外一名乘客下车,一边打电话叫来了所谓的“队长”。千龙网记者无奈只好再次下车,并随后拍摄下了这一幕闹剧。过了几分钟后,一辆黄色中巴车开过来停在千龙网记者身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不由分说揪住千龙网记者的衣领就要开打。
    
    这名中年男子还命令拦车的两名女人先抢下千龙网记者随身携带的装有2000元现金、相机、手机等物品的书包和价值3万余元小型DV摄像机。面对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的大街上打人和哄抢的行为,千龙网记者也进行了强烈反抗,于是这名中男子让其中一个女人再打电话多叫一些人来。
    
    很快,一群男子赶来把千龙网记者围在中间,推推搡搡、边骂边打边抢,抢包的抢包,抢设备的抢设备。正当他们要大打出手的时候,黎家坪镇派出所的警察及时赶到进行了制止,这群人又一哄而散。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指着领头的中年男子:“就是他在打人还抢东西,我们都亲眼看见的。”而这名中年男子还理直气壮地在警察面前公然叫嚣:“谁打人了?谁抢东西了?”
    
    后经警察解释,千龙网记者才明白是围观群众中有数人自发拨打了110报警,而当千龙网记者向围观的群众表明身份要拍下他们作为证人时,没有一个人扭头回避镜头,大家都挺直了腰板,个个表情愤怒。
    
    与祁阳县羊角塘镇的村民申忠相比,千龙网记者的这点遭遇还算“幸运”,因为申忠在2008年雪灾时仅仅是在路上为一名群众搭了个方便车,就被羊角塘客运车队认为是在“抢客”。该车队的人随即叫来2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追杀申忠,对他连砍9刀,其中5刀砍在头部。
     2008年2月9日正值大年初三,由于湖南的冰雪灾害,老百姓的出行也严重受影响。这天早上7点,该镇村民申忠开着自己的小车去兰桥岳母家接他的小女儿回家。申忠在路上遇见一熟人相互拜年聊天时,有一个女子过来想搭个顺路车,他就答应了。这时,羊角塘镇客运车队的一男子过来一边恐吓他,一边让随行的一个女子对他又抓又打,申忠也没有还手。当时,经当地派出所民警调解,双方达成了谅解。
    
    “后来,我也没有让对方赔偿,就直接开着车回家了。”2008年5月12日,申忠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说,当天中午11点半,他开车回来停车未稳,突然从一直跟在他身后的3辆面的车中下来20余人并朝他围上来,走在前面的人把他从车上拽下来就打。申忠本能地抱头就往家里跑,这伙人立即抽出杀猪刀和钢管在大街上猛追,一边追一边砍,直到将他砍倒在血泊中昏死过去,而上前劝阻的街坊群众也被这伙人接连推倒在地,他们还用砍刀指着群众扬言“谁过来就砍死谁”。
    
    “我接到报警后,一见值班的同事不在、所长的手机又打不通,我就先赶往事发地点了解情况,安抚受害者亲属和群众,以防事态扩大。”羊角塘镇派出所一位当时已经退休的警官王云生告诉千龙网记者,当天大约11点44分,他拨打110报警称“羊角塘镇车队与当地老百姓发生凶杀案”,但是,大家一直等到下午4点,人们还不见110警察前来处理此事。
    
    王警官称,从祁阳县城到羊角塘不过是50分钟的车程,110警察却迟迟不见踪影。而歹徒的暴行已引起当地群众极大愤慨,再加上这条线路的客运中巴车在春运期间擅自翻倍涨价----9元的票价猛涨到25元和 50元,又引发乘客强烈不满,人们不但将该镇5、6台中巴车扣留,并将其中两辆车的挡风玻璃砸碎,另将一辆车掀翻。由此,又引发了一起令人震惊的群体性砸车翻车事件,一时间全县舆论哗然,人们纷纷指责该县政府部门的“麻木不仁”。
    
    据千龙网记者了解,祁阳县位于湖南省南部、地处永州市(地级市)北大门,是国家认定的革命老区。全县总面积2538平方公里,辖20个乡镇、3个农林场所、 955个行政村(居委会),总人口约102万人。该县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大县,除该县城城区唯一的浯溪镇人口16.2万人之外,其余的85.8万人口分布在其他各乡镇、农林场所和行政村。这也就是意味着全县至少有85.8万人口都要依赖“霸王车”出行。
    
    比如,永州市旺达运输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以下简称“祁阳旺达公司”)获取的祁阳县至黎家坪镇的客运线路后,便将该公司收购上来的客运车辆又租给个人来经营。2008年5月7日上午,祁阳县运管所唐所长在向千龙网记者补充解释说,目前全县的客运交通全部都是私营的,一些农民合伙出钱租用祁阳旺达公司的车组成车队进行“承包”运营,因而一旦和其他车辆拉客发生矛盾时,“这些农民为了自己的利益容易冲动”。
    
    痛定思痛伤者与群众同声指责“霸王车”
    
    祁阳县的“霸王车”种种恶劣行径直接损害了全县群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危及群众的根本利益,因此遭到广大群众的强烈指责和反对。人们纷纷要求打黑除恶,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霸王车”的真面目也在人们的视线中一点点露出原形。
    
    10 月6日,千龙网记者先后赶到了祁阳县中医院和祁阳县人民医院,见到了正在这里治疗的部分因此次车祸受伤的乘客。他们有的是自己身受重伤不能动弹,有的是不仅全家人受伤还因车祸失去了亲人,还有的是身受重伤后出现精神失常。而令千龙网记者倍感惊讶的是,受伤乘客和他们的亲属,以及祁阳县的普通老百姓都一同指责这都是“霸王车”垄断惹的祸。
     “为了准备10月3日的中秋节,我去凤凰乡赶集买菜,回来时不得不坐这趟车,因为‘联营’之后只有这一趟车。”今年57岁、在蒋家台电站工作的吴焕良告诉千龙网记者,从10月2日车祸发生后开始,他每天都需要输氧。为了配合医生的治疗,吴焕良让妻子和儿子过来扶他一下,妻儿小心翼翼地轻扶了他一下,他却疼得一直在痛苦地呻吟。
    
    据吴焕良的妻子介绍,经过医生诊断,他右胸肋骨全断了,左脸颊骨也断了,左耳朵根被撕开一道约两厘米的口子。除了耳朵已经被缝了线,其余的都还没有动手术,他们一直担心再不及时手术,时间长了内伤会导致感染。
    
    “以前有三趟车进出黄沙村,现在只有一趟车,我们没有选择,他们这个车队的人也不准我们坐别的车出行。”今年52岁的黄沙村中心小学教师刘学义对千龙网记者说,10月2日,他和45岁的妻子、19岁的女儿去凤凰乡赶集后,他们一家人搭乘这趟车准备回龙凼村,结果遇上车祸,妻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女儿受重伤,右肩粉碎性骨折,左脚大腿脱臼。他自己肋骨断裂无法接,右手断成三截,正在治疗……一家人在这次特大车祸支离破碎。
    
    对于今年78岁的白竹村村民李满秀来说,这场特大车祸却让她经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在李满秀老人的病房里,千龙网记者看到,她平躺在床上,全身几乎被白色绷带包裹着,床下的地上是一台正在老人腹腔内抽取淤血的透明的仪器。李满秀受伤特别严重:车祸造成她12根胸肋骨全部断了,右腿骨和左肩骨骨折,两个肺部都有一个孔,胸腔内积有大量淤血。
    
    由于受伤严重,李满秀老人只能平躺在床上而不能动。可是,老人的神情显得十分不安,她一会跟守候在旁边的儿女们反复念叨着要他们把自己送回家去,一会自己挪动身体要爬起来自己回家……“这都是他们车队开‘霸王车’惹的祸,把她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真的是一步都不敢离开。”李满秀的儿子红着眼睛告诉千龙网记者,李满秀在车祸发生之前,身体健康精神也正常,平日里经常下地干活手脚都很利索。
    
    “这几年他们一直都是开‘霸王车’,不允许人们坐其他车辆,假如你坐其他车,他们就会打人。”“我们强烈希望政府能管一管‘霸王车’。”在祁阳县长时间的随机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在县城采访受伤乘客或是其家属,还是在乡下听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聊,这两句话是千龙网记者重复听得最多的。毫无疑问,“霸王车”成了人们共同指责和讨伐的对象。
    
    而据千龙网记者不完全统计,祁阳县全县道路开通客运线路 107条(班),其中,发往县境内各个乡镇村的客运线大约48条(班),发往长沙、永州、冷水滩等省内班车大约18条(班),另有41条(班)省际线路是通达粤、桂、赣、浙、闽、黔、滇、鄂、豫、陕等10余省。这些客运线路绝大多数都被祁阳旺达公司等几个运输公司所“联营”。
    
    “我们县的汽车客运是从2003年开始实现‘联营’的。”2008年5月11日,祁阳县交通局一名干部在祁阳县委宣传部召开的一个座谈会上向千龙网记者坦诚,实现“联营”之后,“合法运营者相互之间的矛盾、合法运营者与非法运营者的矛盾都非常突出”,祁阳县甚至整个永州市的客运市场秩序都不好。
    
    什么叫“联营”呢?据千龙网记者了解,目前的“联营”具体操作方式大致分为两种,其一是由数家运营个体户用自己的中巴客车和准许运营的“线路牌”入股,成立车队,或者再设法从该县交通局“购买”新的“线路牌”,投入运营后,大家一起分享利润、承担风险,自负盈亏。其二是由一家私营运输公司或者某个个人出面,根据他们所看中的客运线路,花钱从运营个体户手中强行将其客运车辆和“线路牌”一次性买断,由他们一个私营公司或个人来统一实行垄断经营。
     垄断经营之后,由于缺少竞争者,为了攫取高额利润,垄断经营者往往采取延长使用报废车辆、减少运营车辆和发车次数来降低运营成本,并通过豢养一批打手,为他们的垄断经营保驾护航。其垄断利润到底有多大呢?2009年10月8日,千龙网记者在祁阳县肖家村镇采访到了的一位参与凤凰车队客运管理的50多岁的男子,他说,2007年祁阳至凤凰、黄沙这条线路运营被一个老板买断后,3年来,除了凤凰到黄沙这一段运营还在亏损之外,其余的线路段客运都是盈利的。
    
    “祁阳到凤凰那趟车的一个司机告诉我,他们每天只发一趟车,一趟客运超载下来,毛收入足足2000多元,这是我们发一趟车的20倍。”日前,在一辆由祁阳开往大忠桥的中巴车上,售票员拿着“联营”记账本告诉千龙网记者,她这趟车上的10余名乘客大多都是短途的,加起来不到50元。这趟车中途再上一些乘客,到终点的毛收入也就是100元的样子。
    湖南祁阳致17死车祸调查:霸王车超载打杀群众


    
    78岁的白竹村村民李满秀身受重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医院正在抽取她腹腔内的淤血
    湖南祁阳致17死车祸调查:霸王车超载打杀群众


    
    52岁的黄沙村中心小学教师刘学义在车祸中身受重伤、家破人亡
    
    地方政府部门某些主管领导既当保护伞又当“黑老大”
    
    近年来,虽然“霸王车”为牟取暴利坑害百姓而备受社会各界广泛指责,但是作为祁阳县政府部门不但不从根源上认真反思和整改“霸王车”所带来的巨大社会危害,反而还采取暴力、胁迫的执法手段,伤害无辜群众,形同黑社会,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2004 年9月8日上午,祁阳县黎家坪镇村民伍新民驾驶一辆带方向盘的拖拉机前往永州收货,行至G322110KM----G322111KM处时,该县交通局一执法站长李昕等4人以查养路费为由将其车辆拦住。伍新民当即表示当天下午就去该县交通局交费,他们不同意,双方争执不下,几名执法人员便围着伍新民殴打。
    
    “当时还有一些老百姓在场,其中一个老百姓还劝说:别打了,他是个残疾人,怪可怜的。然而那些人依然不放过我,追着我打。”日前,伍新民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他妻子伍小红见他们要强行扣车,就双手抓住皮带盘,以此来阻止他们发车。然而其中一个戴眼睛的瘦个子强行发车,造成其妻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4个指头被碾碎,其中食指前段已被完全碾断。
    
    事发后,李昕站长说:“这事一切由我负责。”他神情不屑一顾,只给了400元钱,一走了之。而伍小兰在该县人民医院仅仅做手术一项就花费了1000多元,后其亲属多次找时任该县交通局局长杨昌智反映情况,杨昌智则诡称“他们是在‘暴力抗法’”而不予理睬;当千龙网记者打电话向他询问时,他则以“他们是咎由自取”为由挂断了电话。万般无奈之下,千龙网记者只好以短信形式亮出“底牌”告知杨昌智,他们才安排人员赶往医院交了部分医药费。而更让人费解的是,当天下午,伍新民如约再去该县交通局缴纳养路费时,该局工作人员竟然故意刁难而以种种理由拒绝收取。
    
    作为一个县交通监管部门尚且如此,对于在其辖区所发生的侵害群众案件,其处理结果更令人心寒。2008年春节大年初三,在祁阳羊角塘镇爆发的“2.09”车队凶杀案,受害人申忠当时被祁阳县中医院诊断为头部5处“皮肤裂伤”,其中“2处颅骨外板骨折”,背部、腰部、左足跟、左食指、拇指皮肤裂伤,拇指指骨骨折,以及失血性休克。尽管当时有一批凶手被缉拿归案,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批凶手因申忠被法医鉴定为“轻伤”而被陆续取保候审。连申忠指认的主要凶手,该县公安局也不认可。
     该镇离退休的王云生警官仍为其鸣不平:“申忠的左手大拇指已被砍成残废,头部颅骨被砍成骨折,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应该是重伤,而法医鉴定却是轻伤,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王警官还认为,祁阳县有关部门之所以要将申忠的伤势草率地鉴定为 “轻伤”,其目的是为了将一批涉黑分子取保候审,逍遥法外。
    
    而对于2004年“9.08”暴力执法案,该县交通局在千龙网记者的“强烈关注”下,才给受害人伍新民与其妻仅仅赔偿了1万元了事。2008年年初,伤势有所好转的申忠也多次到该县县委县政府,要求已任县委书记的蒋涛“给个说法”,蒋涛至今仍然避而不见。
    
    时至2008年该县交通局局长杨昌智接受祁阳县顺通陆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老板给他的“干股”而被告发,这个被当地老百姓称为“黑老大”的贪官才被永州市检察院立案侦查。2009年11月,千龙网记者从祁阳县和永州市检察院证实,近年来,杨昌智为他人垄断“线路牌”提供方便和“保护伞”,受贿78万元,已经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几年前就有人不断举报杨昌智,但是当时他与我们县的部分领导关系很好,所以就一直没有人敢立案侦查。后来,直到县个别领导出现了调动,杨昌智一案才由永州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并交由双牌县法院审判。”日前,祁阳县检察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千龙网记者,杨昌智在祁阳县为官多年,还在该县官场经营起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任凭这张“红色”关系网的保护,他多年来为所欲为,甚至放纵部下欺压百姓,毫无忌惮。
    
    今年祁阳县“10.2”特大车祸发生之后,再次惊动了湖南省委省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都非常重视事故善后处理。该省副省长刘力伟亲率省政府办公厅、省公安厅、省交通厅、省安监局、省交警总队领导于当天下午5:30赶到事故现场,指导各项善后事宜,要求认真总结,抓紧事故调查。为此,湖南省政府成立事故调查组,由省安监局负责、省直有关部门参加,会同永州市政府对“10.2”事故开展调查,依法依规处理到位。
    
    然而,祁阳县交警大队却采取了简单粗暴的善后处理方式,胁迫这次车祸中的死者亲属接受赔偿。据一位不愿公开透露姓名的死者亲属告诉千龙网记者,10月5日,祁阳县交警大队高队长将他带到县城白马开发区一个宾馆的围墙内,让他在一份交通事故处理单上签字,并威胁他说:“如果你不签字,不仅一分钱也不给,连死者尸体也将强行被烧毁。你要是打官司就是告到北京去,都没有用。”迫于无奈,他和17名遇难者中的10人的家属与政府签订了一次性补偿协议,除肇事司机外,其他10名遇难者家属共领到补偿金110万元。
    
    当湖南省调查组即将到祁阳来调查时,祁阳县交通局为了应付,不断地“提醒”各位司机不要乱说此次车祸伤亡人数和原因。今年10月8日早上8点半左右,千龙网记者在祁阳县椒山停车场看到,祁阳县交通管理所运管员邓辉生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挨个挨个跟该停车场司机谈话,要他们按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初步调查结论“统一口径”,载客71人,事故造成17人遇难、54人受伤,事故原因是严重超载、路况差、下坡时刹车失灵、驾驶员处置不当。
    
    如此这般详细交代还嫌不够,该县交通局现任局长蒋祁阳还亲自出马,来到椒山停车场现场办公,反复“提醒”一名客车司机:“明天(10月9日----千龙网记者注),省里来人调查,一看是往大江、凤凰那个方向走的车都可能会上来盘问,尤其是对外地口音的人,你们回话一定要谨慎!”
     “联营”公交成害群之马公权力应如何归位?
    
    如今,在地方政府部门的遮遮掩掩下,“霸王车”却还在路上跑。这加剧了群众的不满情绪,虽然在“10.2”特大车祸案发之前由此引发的群体毁车事件也曾引起个别市领导的关注,但令人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进行标本兼治。专家认为,这本质上是地方官黑勾结“强强联合”对弱势群体进行残害和掠夺,应当纠正地方公权力出现的这种逻辑错位和混乱现象,引入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让地方公权力正确归位。
    
    近日,千龙网记者无意中在百度贴吧的《祁阳吧》中看到,有一个在东莞的网民在2007年7月10日发了一个《祁阳的客运服务您满意吗???》的网络民意调查,该贴文中称“目前祁阳的交通客运服务都被垄断经营,不管是县内的还是省内的或是省际的线路营运权都被买断,且美其名曰:集中管理。物价不断上涨,服务却越来越劣质,身为祁阳人的您是否真正感到了实惠和舒心?”从2007年7月至2009年9月,84个IP地址的回复中,表示满意的只有2个,而表示不满意并举报祁阳客运司乘人员有随意涨价、打骂乘客、中途宰客、非法搜身等行为的有80个,占95.2%。其民愤之大由此也可见一斑。
    
    而由民愤引发的群体性毁车事件更让人瞠目结舌。在由2008年“2.09”祁阳羊角塘凶杀案引发的群体性砸车翻车事件之前,也就是2007年3月9日上午,毗邻祁阳县的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珠山镇部分群众,因对民营安达客运公司垄断经营擅自提高客运票价不满,聚集拦截该公司客运车辆。当地政府得知情况后,立即采取措施,责令安达客运公司纠正擅自加价行为。
    
    同年3月11日、12日,安达客运公司又恢复原价运营,但部分群众仍然认为票价不合理,再度聚集拦截车辆,打砸、烧毁客车,甚至不同程度地损坏了当地维持社会秩序的公安车辆。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当地政府组织干部对群众进行劝阻。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公安机关依法传讯了打砸、烧毁客车的为首人员。至此,围观群众逐步散去,事态逐步平稳。
    
    对于民愤极大的祁阳县交通垄断运营现状也曾经引起永州市一位副市长的关注。日前,千龙网记者从湖南省交通厅证实,2007年6月15日下午,永州市副市长王芳柏带领该市交通局负责人“微服私访”,对祁阳县客运市场进行了突击检查。
    
    王芳柏副市长一行以普通乘客身份购买车票,先后乘坐了祁阳至冷水滩、祁阳至文明铺、祁阳至白水、祁阳至大忠桥线路的客车。在车上,王副市长一行与乘客攀谈,详细了解客车服务态度、服务质量、客运票价等具体情况,其暗访结果也不如人意。
    
    随后,王副市长通知了祁阳县政府、交通局、运管所等单位和部门现场办公,对既未公示票价、服务态度又十分恶劣的永州旺达有限公司祁阳分公司及其湘 M23206客车和司乘人员的违规行为予以通报批评,暂扣该车司乘人员的从业资格证,停业学习一个月,责令写出书面反思材料,由该县运管所按照有关规定扣除该公司的质量信誉考核分。
    
    尽管王副市长要求全市各客运经营户及司乘人员引以为戒,每车都要公示客运票价,喷涂投诉电话,改善服务态度,提高服务质量。他还要求交通主管部门和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切实履行职责,加强监督和检查,确保老百姓坐上放心车、满意车。但是,他提出的这些措施都没有涉及祁阳县交通市场垄断的“祸根”。
    
    “事实上,祁阳县的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行为,已经涉嫌严重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12月1日,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介绍说,这种 “联营”行为的本质属于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依据建设部有关规章和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于2006年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湖南省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应当遵循公众利益优先和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祁阳车祸死亡人数增至17人
  • 湖南祁阳车祸已死17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