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华视点:安徽霍山“丙肝事件”三问(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5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新华视点:安徽霍山“丙肝事件”三问

    新华网合肥12月15日电(记者熊润频、朱青)近期,安徽霍山发生的血透病人感染丙肝事件在全国引起较大反响。12月11日,调查结果公布,认定这是一起医源性感染事件。“丙肝事件”中,19例病人被初步诊断为医院感染,累计感染率达到32.76%。目前,7名医护人员受到严肃处分,但事件并未因此画上句号,其中暴露出来的管理漏洞给基层医疗机构敲响了警钟。
    
    医院为何成为大感染源?
    
    程海军,安徽省霍山县血透病人感染丙肝事件的当事人之一。
    
    如果说,患上尿毒症对于28岁的他而言已走入生活谷底,那么,当得知自己在治疗过程中,因医院管理不善等问题而感染丙肝,则再次将他推向了无底深渊。
    
    安徽省卫生厅在通报中称,霍山县血透病人感染丙肝病毒是一起医院感染事件,发生的原因是由于“霍山县医院相关科室感染控制意识单薄,血透室布局不合理;未按规定开展消毒灭菌及透析液等监测,透析机没有做到一人一用一消毒;使用的消毒剂浓度不够,且未取得相关批准文件;血透室医务人员卫生意识单薄,缺乏相关感染知识培训。”
    
    事实上,霍山县医院血透室的管理漏洞并非一天两天。
    
    血透病人孙志龙对霍山县医院血透室的印象是“环境不好,很脏”。“血透室不是封闭的,很多病人透析时家属也在旁边,还有小孩跑进来玩。夏天的时候苍蝇蚊子都在里面飞,做血透的时候手不能动,垫手的纸也没换过,都是这个病人用了下面病人接着用。护士给我们打针穿刺的时候手也没有严格消毒,经常都不戴手套。”孙志龙说。
    
    程海军也表示,直到今年4月份,透析时所用的导管才改成一次性的,都是“这次用了,消毒之后下次来再接着用。”
    
    医院成为大感染源,令血透病人感到震惊和担忧。
    
    时任霍山县医院院长的叶义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医院血透室确实存在流程不完善、操作不规范等问题。“血透室是2003年建起来的,那时候条件比较简陋,就一个办公室、2台机器。后来,随着病人增多,血透室也不断扩大,现在已经有4个房间、8台血液透析机了。虽然我们对普通病人和传染病人采取了分机透析,但是没有分区域;在操作流程中,医护人员可能也没有注意细节。”
    
    19位病人在医院感染丙肝,显然跟医院规章制度不完善、落实不力、医护人员责任心缺失有关系。为此,霍山县医院及相关责任人受到了严肃处理。其中,叶义军被免去霍山县医院院长和总支书记职务、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副院长潘家东、朱运武行政记过;血液透析室护士长田学翡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
    
    基层血透安全存在多少漏洞?
    
    “丙肝事件”暴露出了基层血透安全漏洞。安徽省立医院血透室一位值班医生表示:“长期做血透的病人体质弱更易感染病毒,但事实上,很多基层医院在血透管理方面管理不严,要么器械导管等医疗用具多次使用,要么操作规程不到位,肯定会埋下隐患。要保证安全性,导管、用具等都需要使用一次性的,成本必然要上升。于是一些基层医院放弃了‘安全性’保证了低廉,这也是家庭困难的病人选择到基层医院就医的原因。”
    
    安徽省立医院感染科副主任高人焘认为,“我们经常往下面跑,知道下面的医院常常是人心不稳。没办法,要经营啊,饭碗都端不牢,你让医生护士怎么能工作上心。有的医院一个人看几台机器,手卫生也不抽查,操作人员本身的污染都控制不了。医生护士也没有心思注意病人的变化,尤其像丙肝这种,本身转氨酶变化就不明显,加上检查不及时,就很难发现病人是否感染。”
    
    医疗服务的价廉与安全难以两全,导致家境困难的血透病人对低劣的基层医疗服务环境默默忍受。
    
    程海军等血透病人告诉记者,在霍山县医院透析一次的透析费用,不含相关药品、物品为每次350元。而在六安市人民医院和安徽省立医院等,血透一次的费用则为400元,还不算一次性导管、相关用具以及药水等费用。
    
    “只要是做血透的病人都明白,透析时间越长,次数越多,风险越大。下面的小医院条件肯定不好,设备、操作都跟不上。但是对我们这样经济条件较差的病人就没得选了。”一位血透病人深有同感。
    
    层层监督体系失效,以及针对血透治疗安全性的强制性规范目前还处于“立法”真空,也给基层血透安全敲响了警钟。
    
    叶义军曾表示,卫生部关于血透室建设要求的规范性文件目前还处于征求意见稿阶段,“毕竟二级医院开展血透的时间不长,流程上逐渐完善有个过程。”
    
    安徽省卫生监督所传染病监督处副主任马志鑫指出,作为肾病的治疗手段,血液透析是近十来年才发展起来的,它只是诊疗活动的一项,在相关法律里没有规定得那么细致。“血透室作为一个诊疗场所,必须要符合一定的规定,不是病人肯定不能进入,陪护人员进入必须穿鞋套这是肯定的。”
    
    谁来保护被感染者的未来?
    
    “丙肝事件”发生之后,霍山县医院已经承诺将根据个例会诊及治疗方案,承担所有感染者治疗费用除医保和新农合报销部分外的费用。对于丙肝病毒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也将根据其本人意愿,由县医院给予免费体检,诊断为丙肝病毒感染者的治疗费用由县医院承担。
    
    “有关医务人员受处理,又能多大程度改变我们的生存?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治好丙肝,希望给家人做个检查,而不是被传染上。”41岁的孙志龙如是说。
    
    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一些被感染者表示,旧病未除,新病又生,这给病人自己和家庭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不能是对当事人“处分了事”,他们希望得到一定的精神赔偿和生活补偿。
    
    “知道自己得了尿毒症,当时想自杀的心都有,整整4个月没有回过家。后来在家人的劝说下才接受了现实,到医院治疗。没想到医院不仅没治好病,还让我们传染了丙肝,这不是雪上加霜吗?就算是以后医院说报销治疗,但还能信任吗?”程海军气愤地说。
    
    “丙肝对尿毒症病人来说很难治,听说打干扰素会有很大的副作用,有一些病人损害比较严重的好像还不能打。所以就算医院免费治,就现在这样的医疗条件,能治好吗?”在霍山县医院透析了两年的病友王道全如是说。
    
    据霍山县民政局局长罗瑞雪介绍,近年来,全县因为血液透析致贫的困难群体在增加,已经成为一个新难题。目前全县的血透病人大概有50多人,大部分在农村。血液透析,就等于是拿钱保命。他们虽然能够按照医保和新农合政策报销部分透析费用,但是跟高昂的治疗费用相比,这些救助仍是杯水车薪。
    
    记者从霍山县血透病人感染丙肝病毒问题处理工作领导组获悉,12月9日下午,经血样送检复查,最终确认28名血透病人为丙肝病毒感染者,其中9例为输入性。
    
    此前,霍山县医院对在院治疗的57名血透病人全部进行了丙肝抗体检测,初步筛查,25人丙肝抗体呈阳性,其中有9人属于带入性患者,疑在院转为抗体阳性16人。此次复检表明,除了9例属于输入性外,疑为在院感染者为19名。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徽霍山血液透析致28人感染丙肝 1人死亡
  • 安徽医院血透疑致多人染丙肝
  • 安徽霍山血透病人感染丙肝续:事发单位停业整顿
  • 谁为黑龙江56名丙肝病毒感染村民负责?
  • 病人染丙肝 山西副院长被撤
  • 贵州:非法采集供应血液 丙肝
  • 贵州平塘64人因7年前输血事故感染丙肝
  • 小偷行窃被围堵 掏丙肝诊断证明吓退群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