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两幼女姐妹遭强暴 警方称取据难不予追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0日 转载)
    新湘报讯(记者兰希)11月24日,湖南省江永县农民卢新文向新湘报记者报料称,自己一对年仅9岁、7岁的女儿在今年8月份被同村50岁的村民周某强暴。新湘报接到报料后,随即展开调查。
    
     幼女姐妹遭强暴 家人不知情 (博讯 boxun.com)

    
    今年41岁的卢新文是永州市江永县千家洞瑶族乡凤岩山村人,育有两女,大女儿9岁,小女儿7岁。由于妻子久病缠身,上有高堂父母下有幼儿的卢新文只得只身前往外地打工,全家人的生活仅靠他在外面打工的一点收入来维持。
    
    今年11月13日,正在上班的卢新文接到妻子的电话,称其7岁的小女儿被同村的周某强暴了。听到此噩耗的卢新文有如晴天霹雳,抛下工作就赶回了家里,经过仔细询问,更让卢新文悲痛欲绝、气愤难当的是,自己9岁大的大女儿也在8月份遭到周某强暴。
    
    从两个女儿口中卢新文得知,今年8月份,由于家中的电视机坏了,两个小孩经常去同村村民家看电视,在看完电视回家的路上,周某以买笔、给钱为由,将两个小孩骗回家中进行强暴,并事后威胁两个小女孩不许告诉家里人,否则就打死她们。年纪无知的小孩被吓唬得六神无主,不敢向父母言明半句,以至于时间过去近4个月,卢新文以及妻子毫不知情。
    
    两个小女孩向父母交待,当时周某给了大女儿一支笔,给了小女儿4角钱。
    
    事态败露 强暴者称谁也奈何不了
    
    让卢新文妻子出现疑虑的是在一次给小女儿洗澡的时候。
    
    卢新文告诉记者,小女儿自从被强暴后精神就有些失常,情绪经常失控,并且经常说下身疼痛,在问了几次小女儿什么也不说之后,虽然觉得事情奇怪的妻子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直到11月中旬,卢新文的妻子再一次给小女儿洗澡,小女儿又说下身疼痛,卢妻发现问题严重后,不断的问小女儿才知道,小女儿早在8月份就遭到了周某的强暴,之后,卢新文大女儿也告诉他,她也遭受到了与妹妹同样的遭遇。
    
    女儿双双遭人强暴的事在这个原本平静的村子炸开了锅,消息一夜之间疯传,随即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
    
    “在弄清事情原委后,我立即就找到周某理论,但是他拒不承认,这个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地将魔爪伸向我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导致我两个女儿身心饱受惨无人道的摧残的恶棍竟然反咬我一口,说我毁坏他的名声,还要找我算帐。”卢新文气愤难平的告诉新湘报记者,“我从我们本地村民的口中得知,周某曾向人说过,就算事情是他干的,但是七、八岁的小女孩又不会怀孕,当时又没有其他人看到过,事情也已经过了几个月,证物早就没了,谁也奈何不了他。”
    
    据调查,周某,今年50来岁,曾经因为抢劫、流氓罪被叛过10年、3年的徒刑。
    
    “周某出狱后也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老婆因此也在外地打工,常年不回家。”一位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家属报案 警方称取证难不予追究
    
    理论不成,卢新文只得向江永县城关派出所以及江永县公安局报案,当地警方称事过几月之余,如今已没有证据或者取证难,如果坚持要告,要求卢新文自己想办法采取证据。当地警方的一席话几乎让卢新文绝望,“我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民,我如何去取得证据?女儿双双遭人强暴,却无处伸冤。如今,我两个女儿被人强暴的事已便地知晓,一对女儿也每天呆在家里不敢出门。”
    
    对于未来,卢新文的思绪似乎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下一步他该怎么办,他该向哪去伸冤,一对女儿将何以面对今后的生活?他还不知道。但是他坚定地告诉记者,就算告到北京,他也要将罪犯绳之以法,为自己一对年纪的女儿讨回公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帖曝出延大女生遭农民工强暴 传言惊动教育部
  • 湖北4岁女童在镇法庭办公室遭强暴 (图)
  • 被重大强奸的魏星艳又遭新华社强暴
  • 女中学生被强暴 父讨公道被打 派出所无人出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