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任内蒙書記胡春华:毒奶門擋不住升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2日 转载)
     胡春華調任河北省代省長還不到半年,該省就出現了幾起轟動全國的事件,讓這位最年輕的省長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河北說“重大礦難”,國務院說“特大礦難” (博讯 boxun.com)

    
    2008年7月14日8時30分左右,蔚縣李家窪煤礦井下非法存放的炸藥爆炸,造成重大傷亡,死亡礦工來自東北、四川、重慶等地。礦難發生後,業主把遇難人員遺體和家屬拉到周邊縣市進行隱藏,並分開賠償;同時採用金錢封口和威脅等方式,不准礦工和家屬向外透露情況。
     在10月7日召開的河北省安全生產、食品藥品安全、節能減排集中行動電視電話會議上,胡春華指出,蔚縣李家窪煤礦特大礦難,造成30多名礦工死亡。事故發生後,礦主和縣鄉政府有關幹部串通瞞報事故,目前已有20多名黨政幹部和業主等相關人員被處理或被控制。
    胡春華說,李家窪煤礦長期無證非法生產。調查表明,發生爆炸後,業主和縣、鄉政府串通瞞報事故,性質十分惡劣。經初步調查,事故死亡人數超過30人,案情令人觸目驚心。
    據胡春華介紹,李家窪煤礦重大礦難瞞報事件,已處理黨政幹部25名:蔚縣縣委書記李宏興、縣長祁建華已被免職並立案調查,河北煤礦安全監察局張家口分局副局長王建勇、張家口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張志新、蔚縣副縣長王鳳忠以及縣煤炭工業管理局局長和事故所在鎮黨委書記、鎮長、派出所所長等22人被移送檢察機關,還有1人被刑拘。
    胡春華在會議上嚴肅指出,象蔚縣李家窪煤礦這樣的非法生產企業為什麼能夠長期存在,而且數量不少,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一些檢查人員不負責任,工作不深入、走過場,有的即使查出問題也不匯報、不採取措施,使檢查工作流於形式,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和目的。而認真分析蔚縣礦難等重大安全事故的原因,歸根到底是一些領導幹部和企業負責人對安全生產工作不夠重視,沒有從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維護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高度來認識,“往往是說起來重要,做起來不重要”。
    胡春華要求全省各級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要從事故中汲取血的教訓,切實把安全生產視為企業生存和發展之本,依法生產、誠信經營,絕不能唯利是圖,因一己之私給社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
    
    值得注意的是,胡春華在通報李家窪煤礦重大礦難瞞報事件時只使用了“重大”兩個字,而國務院成立調查組時卻在“重大”二字前,又加上了“特別”兩個字。當時有消息人士稱,國務院加上的“特別”二字,既表明對此案的重視,也暗示著對河北省政府處理此案的不滿。
    
    震驚全國的三鹿奶粉事件
    
    就在胡春華被李家窪煤礦特別重大礦難瞞報事件搞得焦頭爛額之際,另一起震驚全國、其影響持續至今的特大事件也浮出了水面,從而也讓有“小胡錦濤”之稱的胡春華成為媒體和輿論質問和抨擊的焦點。
    2008年6月28日,位於蘭州市的解放軍第一醫院收治了首例患腎結石病症的嬰幼兒,據家長們反映,孩子從出生起就一直食用河北石家莊三鹿集團所產的三鹿嬰幼兒奶粉。7月中旬,甘肅省衛生廳接到醫院嬰兒泌尿結石病例報告後,隨即展開了調查,並報告衛生部。隨後短短兩個多月,該醫院收治的患嬰人數就迅速擴大到14名。
    此後,全國陸續報道因食用三鹿乳製品而發生負反應的病例一度達幾百例,事態之嚴重,令人震懾!2008年9月1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對嚴肅處理三鹿牌嬰幼兒奶粉事件作出部署,“立即”啟動國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一級響應,並成立應急處置領導小組。2008年9月15日,甘肅省政府新聞辦召開了新聞發佈會稱,甘穀、臨洮兩名嬰幼兒死亡,確認與三鹿奶粉有關。
    隨著問題奶粉事件的調查不斷深入,奶源作為添加三聚氰胺最主要的環節越來越被各界所關注。據醫學專家介紹,三聚氰胺是一種低毒性化工產品,嬰幼兒大量攝入可引起泌尿系統疾患。目前患泌尿系統結石的嬰幼兒,主要是由於食用了含有大量三聚氰胺的三鹿牌嬰幼兒配方奶粉引起的,多數患兒通過多飲水、勤排尿等方法,結石可自行排出。如出現尿液混濁、排尿困難等症狀時,需要及時到醫院就診。發生急性腎功能衰竭時,如及時治療,患兒也可以恢復。
    2008年12月24日,三鹿外資股東新西蘭恒天然集團(Fonterra Co-operative Group)方面確認,應一位債權人的請求,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對三鹿發出破產令。“正式程序啟用,以確保債權人的利益按照中國的法律進行安排”。
    這家國內連續14年保持產銷量第一的奶粉生產企業,最終不得不面對資不抵債的困境,進入破產程序。按照2007年頒行的《企業破產法》對破產清算的程序規定,三鹿將由法院指定的破產管理人對其進行管理,破產管理人將負責公司財產的有序出售及債權人賠付方面的問題,破產管理人可在六個月內完成此程序。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07年底,三鹿總資產16.19億元,總負債3.95億元,淨資產12.24億元。12月23日來自全國的400多個三鹿一級代理商集聚三鹿集團總部石家莊,追討因召回問題產品而墊付的幾億元退貨款。有代理商預計,加上所欠經銷商貨款、奶農收奶款以及包裝、添加劑等供貨商貨款、員工遣散費,保守估算,三鹿總負債要接近20億元。
    
    三鹿早就發現問題,秘不報告
    
    在2008年9月14日下午舉行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衛生部黨組書記高強說,三鹿集團從3月份開始就陸續接到了一些患泌尿系統結石病的投訴,集團也開展了一些調查,包括患兒情況的調查,包括本集團產品質量的調查,包括原料奶站一些情況的調查。在集團確認奶粉的質量出現問題以後,他們也採取了召回部分市場的產品、封存還沒有出庫的產品等措施。但是三鹿集團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沒有向政府報告。在這個問題上,三鹿集團應該承擔很大的責任。
    9月15日,衛生部又公布,截至當天8時,全國醫療機構共臨床診斷1253名患兒因食用三鹿牌奶粉導致泌尿系統結石,其中2名已死亡。衛生部門正全力以赴地開展篩查和治療工作。
    根據衛生部介紹,因食用三鹿牌奶粉導致泌尿系統結石的1000多名患兒主要分佈在河北、江蘇、甘肅三省,其中死亡的2名患兒均在甘肅省,另外還有53名患兒症狀較重。
    專家表示,如果能夠早發現,及時治療,患兒的恢復情況會較好。因此,各地醫務人員正積極開展篩查診斷工作,目前接診、篩查食用三鹿牌奶粉的嬰幼兒已有近萬名。衛生部副部長馬曉偉表示,搜索病人的工作正大範圍展開:“我們考慮到城鄉結合部、縣鄉村、特別是偏遠的農村地區食用這一類奶粉的患兒比較多,所以衛生部一開始就提出要關口前移,重心下移,要求廣大醫務工作者,深入到偏遠地區,入鄉進村,搜索病人。”
    
    一對同患泌尿結石的雙胞胎在蘭州市解放軍醫院接受治療。
    在救治方面,衛生部制定了全國統一的診斷和治療標準,保證各地的醫療質量。省和中央一級的醫療專家也已經被派到各地進行指導。同時,衛生部門還實行了集中收治,所有患兒都集中到了縣級以上醫院,重症患兒則被集中到了條件比較好的指定醫院。為了及時搶救患兒生命,衛生部已要求各醫院對因服用奶粉而患結石病的患兒實行免費治療。
    衛生部官員表示,該部目前已要求各地對患兒的接診情況實行日報告。
    衛生部醫政司司長王羽表示,各醫療機構已做好了相應的準備,“從我們全國醫療系統來講,不管發生多少病例,從接診、篩查、診斷、救治都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從各級醫院,到專家,到設備,到床位都沒有問題,我們國家的醫療力量足以應對這次發生的患兒患泌尿系統結石的問題”。
    官方媒體報道說,初步查明,三鹿牌奶粉事件是由於不法分子為增加原料奶或奶粉的蛋白含量而人為加入三聚氰胺,引起嬰兒泌尿系統結石。警方已抓獲一批涉案的犯罪嫌疑人。
    國務院應急處置領導小組組長、衛生部黨組書記高強還表示,在處理好這次事件的同時,中國還要以此為鑒,進一步完善食品安全監管工作。
    “(衛生部將)會同有關部門,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查找在食品質量監管方面存在的一些漏洞和不足,包括企業和政府有關部門在質量監管方面存在的問題,研究制定有效的監管措施,使我們國家的食品安全監管能夠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據瞭解,中國質檢部門正對全國的嬰幼兒奶粉進行全面的檢查,相關結果將很快公佈,目前還沒有其他奶粉也存在類似問題的報道。另據瞭解,三鹿牌嬰幼兒配方奶粉除少量銷售到中國台灣地區用於食品加工外,全部銷售在中國內地,未出口其他國家和地區。事件發生後,中國已向世界衛生組織等通報了相關情況。
    
    大批官員摘去頂戴花翎
    
    在國務院針對三鹿事件召開新聞發佈會兩天後,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擴大會9月16日研究決定,同意石家莊市委提出的有關建議,在前一階段事實調查認定的基礎上,先期對部分“三鹿奶粉事故”負有領導責任的相關人員作出組織處理。
    新華社說,初步調查所獲得的證據表明,“三鹿奶粉事故”目前主要發生在奶源生產、收購、銷售環節。為此,中共石家莊市委向河北省委報告,建議經由相關法律程序,免去石家莊市分管農業生產的副市長張發旺的職務,同時免去石家莊市畜牧水產局局長孫任虎的職務。石家莊市人大常委會9月16日晚召開會議,已經按照有關法律程序,通過了對上述人員的行政免職決定。
    鑒於對奶源質量監督不力,石家莊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張毅,石家莊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局長、黨組書記李志國9月16日也被上級主管機關免去了黨內外職務。
    此外,河北省委常委擴大會議還同意石家莊市委的決定,責成中共石家莊市新華區委免去田文華擔任的三鹿集團股份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的職務。
    中共石家莊市新華區委已任命趙路新擔任三鹿集團股份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一職。在9月16日晚結束的三鹿集團股份有限責任公司董事會議上,按照董事會章程及程序,罷免了田文華董事長一職,解聘其總經理職務,選舉張振嶺擔任董事長並聘其為總經理。
    
    在9月16日舉行的河北省政府新聞發佈會上,河北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史貴中通報了三鹿牌嬰幼兒配方奶粉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工作調查偵查進展:又有2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7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截止到當天,警方已經依法對26名犯罪嫌疑人採取了強制措施,其中逮捕4人,刑事拘留22人。
    
    2008年9月22日,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引咎辭職。
    在李長江引咎辭職半年後,中央紀委監察部又對質檢總局等五部門八名官員給予處分。
    
    重刑平息全國民憤
    
    2008年12月31日晚10時左右,三鹿集團及原董事長田文華等被控生產銷售偽劣產品案,庭審歷時14小時宣告結束。田文華作最後陳述時落淚悔罪,當庭鞠躬向受三鹿傷害患兒及家屬和全國人民道歉。
    2009年 1月22日,倍受關注的三鹿系列刑事案件,分別在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和無極縣人民法院等四個基層法院一審宣判。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有關規定,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被告人張玉軍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耿金平犯生產、銷售有毒食品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單位石家莊三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判處罰金人民幣4937.4822萬元;被告人田文華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2468.7411萬元。
    此外,這批宣判的三鹿系列刑事案件中,生產、銷售含有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的被告人高俊傑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處死緩,被告人張彥章、薛建忠以同樣罪名被判處無期徒刑。其他15名被告人各獲2年至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田文華不服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於2月1日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上訴人不構成指控所涉罪名。
    
    胡春華發威:書生也有雷霆怒
    
    被外界傳為中共第六代接班人的胡春華,針對河北近期種種危機,痛斥地方官“沒出事麻痹大意,出了事麻木不仁”,展示出雷霆之怒。
    奧運後的河北,可謂多事之秋,震驚海內外的石家莊三鹿毒奶粉事件,成為近年來中國最重大的食品安全危機,河北形象毀於一旦。還爆出蔚縣李家窪煤礦重大礦難瞞報事故、唐山煤礦礦難等惡性事件。屋漏偏逢連夜雨,醜聞迭爆,令胡春華措手不及。此次危機,其實也是胡春華的仕途危機,如果處理不慎,很可能前途盡毀。
    香港《太陽報》指出,外界關注的是胡春華在這些危機中的反應與處理,因為在危機之中最能體現一個人的能力與水平。胡春華一直在西藏與共青團中央工作,外界對其認識不多,而且他從政二十多年,亦未曾遇到任何重大危機,尤其是其獨當一面的時候。
    總的來說,胡春華此次表現得還算中規中矩,尤其是配合中央查處三鹿毒奶粉案時不偏不倚,雷厲風行。
    胡春華作為中共重點培養的接班人,胡錦濤對他可謂愛護有加,對其提拔路徑也是費盡心思。胡春華的政治歷練其實相當簡單,除了西藏就是團中央,並無中央部委與沿海省份一把手經驗,這種經歷要成為接班人,顯然是不夠的。正因如此,胡春華出任團中央第一書記一年半,便被胡錦濤下放到河北去當代省長,在發展經濟、民生等問題上加以歷練。
    河北在全國30多個省份中,沒有廣東、浙江、江蘇這麼富有,亦不像貴州、寧夏這般窮困,當然也沒有山西、河南這麼多麻煩事,相對來講是一個政治上較安全的地方,適合胡春華循序漸進積累功名。正因有這樣的考慮,胡錦濤特意將河北原省長郭庚茂調到河南當省長,騰出位置給胡春華。
    但人算不如天算,胡春華甫接任便遇上三鹿毒奶粉這樣的麻煩事。其實,無論是胡錦濤還是胡春華,都低估了河北官場的複雜性。以石家莊前任市委書記吳顯國為代表的河北地方勢力極其強大,他們在河北經營多年,勢力盤根錯節,上通北京,下達基層。
    此次三鹿毒奶粉案,他們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私自隱瞞不報,官商勾結的囂張程度由此可見一斑。因此,吳顯國自然不會把空降下來的胡春華放在眼裏,反而視其為阻擋他前進的眼中釘、肉中刺。
    胡錦濤此次藉三鹿毒奶粉案將吳顯國免職,替胡春華拔除了一個勁敵,而且胡春華亦通過痛斥地方官和問責,樹立了鐵腕形象。但吳顯國過去多年在石家莊胡作非為,留下的混亂局面並沒有消除,尤其是其趕絕台商的粗暴做法更是令人不齒,而這一切都有待胡春華撥亂反正。
    
    誰該為三鹿事件承擔領導責任?
    
    儘管胡春華放出狠話,痛批官商勾結釀出大禍,但是在三鹿事件引發的問責風暴中,處於風暴中心的胡春華卻安然無恙,還是讓不少人看不下去。海外輿論掀起一場“倒胡”潮,連“共青團派”出身的胡錦濤、李克強等也受到牽連。
    方覺在《毒奶粉—胡春華—李克強》一文中指出:
    中國官方處置“毒奶粉事件”一直回避核心問題:政府的過錯是什麼?誰應該承擔領導責任?
    河北省生產“毒奶粉”的三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國有資金控股企業,公司內設有中共黨委,黨委書記由中共地方黨委委派,黨委書記兼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這個著名企業同政府的關係十分密切。
    兩年前,一家新西蘭公司購買了三鹿公司43%的股份。近日新西蘭總理已證實:早在2008年8月,新西蘭政府部門就告知河北地方政府,三鹿牌嬰幼兒奶粉含大量有毒的化學物質三聚氰胺。河北地方政府未作任何回應。不得已,9月8日新西蘭政府官員直接把“毒奶粉”情況通知中國中央政府。這是“毒奶粉事件”的關鍵環節。
    “毒奶粉”毒到什麼程度?按照中國官方日前的計算標準:嬰幼兒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的安全閾值應為每公斤15毫克,而三鹿牌嬰幼兒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最高達到每公斤2563毫克,即相當於安全閾值的171倍!當然,所謂安全閾值本身就是一種粉飾災難的幌子。任何奶粉中根本不需要、也不應該有三聚氰胺。三聚氰胺唯一的“用途”就是能夠虛假地提高牛奶中的蛋白質含量指標。
    
    面對如此之毒的“奶粉”,河北地方政府的過錯是嚴重的:對外國政府的“毒奶粉”通知置之不理;對“毒奶粉”的生產和銷售不立即進行清查、封存、召回、停產;不對違法向原料牛奶中摻入三聚氰胺的人員及時採取制止措施,也不對其中涉嫌犯罪者及時採取強制措施;不立即向消費者公開通報“毒奶粉”問題,也不立即對食用“毒奶粉”的嬰幼兒的致病形勢展開調查並提供醫療救助。
    河北地方政府的過錯造成的惡果是:迄今已有3名嬰幼兒中毒死亡,6000多嬰幼兒因中毒而接受治療。
    河北省政府的領導人是誰?前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胡春華。這位被胡錦濤一手提拔起來的封疆大吏,在“毒奶粉事件”中再次顯露了對人民生命的冷漠無情。胡春華絲毫不準備為“毒奶粉事件”承擔領導責任。
    三鹿公司的“毒奶粉”不僅為害河北省,而且銷往很多省市,為害中國大陸。三鹿公司的“毒奶粉”還遠銷香港、台灣,引起那里人民的恐慌和憤慨。國際社會也高度關注此事。中國的中央政府必須妥善處置這個特大食品安全事故。
    李原風在《誰給胡春華上補身的三鹿毒奶》一文中寫道,2008年真是天災人禍不斷,中國老百姓都在痛苦中變得有點麻木了;但河北三鹿毒奶粉事件還是將全國老百姓給嚇住與震怒了;畢竟受害的都是計劃生育政策下百姓家庭中的獨生嬰兒!
    這次河北三鹿毒奶也讓低調的共青團前書記,河北省長胡春華在全國人民中大大地露了一下臉。不知道是他的好運還是壞運?現在的接班人李克強也是在河南省長、書記任內與河南輸血感染艾滋事件相伴隨而一路高升。共青團的希望之星河北省長胡春華難道也會因河北三鹿毒奶事件而一舉奠定他在中國未來的政治地位嗎?
    李克強在河南輸血感染艾滋事件危機處理中讓黨滿意,讓黨內的同志們滿意,說明他能堅強地頂住了人民的考驗,也通過了黨對他黨性的考驗。
    而現在河北三鹿毒奶慘禍發生,全國的老百姓都在觀注事件的處理結果。是真正的查清真相還是巧為掩飾。是質量監督體制問題,官員瀆職與黑心商人官商勾結黑金政治問題,還是僅為貪財奶農個人非法行徑?黨內的同志們也在觀察著胡春華同志對河北三鹿毒奶事件的處理。他是作為共產黨的未來的政治明星,擔任河北省長來進一步經受黨對他的撫養與考驗,當然做為政治人物也會受到全國人民的考驗。
    
    李克強為何千方百計淡化毒奶粉事件?
    
    中國政府分管衛生工作和食品藥品監管工作的是常務副總理李克強。
    方覺的文章指出:李克強也是處置“毒奶粉事件”的主要負責人。
    新西蘭政府9月8日將“毒奶粉”情況直接通報中國政府,中共中央、國務院6天以後,即9月13日才啟動“國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I級響應機制”。9月13日不但是常規休息日,而且是中國的中秋節:中央和地方的政府機關均不辦公,官員都回家吃月餅去了。誰來響應這個“響應機制”?滯後啟動“國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I級響應機制”同主管人李克強有直接關係:他一直力圖淡化“毒奶粉事件”,一拖再拖,在國內外的強烈壓力下實在拖不下去了,才姍姍來遲地啟動“響應機制”。這是李克強的嚴重失職過錯。
    李克強在主持處置“毒奶粉事件”中,不去醫院看望中毒患病的嬰幼兒,不去慰問中毒死亡的嬰幼兒的父母,不去實地檢查三鹿公司的整頓情況,甚至不就處置問題公開發表言論,其目的都是力圖淡化“毒奶粉事件”。
    
    李克強為什麼千方百計淡化“毒奶粉事件”?
    早在1983年,時任北京大學團委書記的李克強,就對響應“黨的號召”自願赴西藏工作的北大應屆畢業生胡春華大有好感。1997年,時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的李克強與胡錦濤共同策劃,把當時的中共西藏山南地委副書記胡春華調升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從而為推進胡春華的“政治大發展”奠定了基礎。
    2007年秋天的中共十七大,否決了胡錦濤試圖推出李克強做“接班人”的計劃,為此整個共青團幫派極其沮喪也極為緊張。胡錦濤又把目光放在了未來的“第六代領導人選”。十七大後,他匆忙將僅僅擔任了一年零四個月的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的胡春華調任河北省長,意圖是“捷足先登”地讓胡春華有“政治資歷”,在2012年的十八大進入中共領導層,進而使胡春華成為“第六代首領”,實現共青團幫派在第五代領導人之後的“跨代接班”,以挽回李克強無法在第四代領導人之後“接班”的失敗。
    這就是李克強千方百計淡化“毒奶粉事件”以便“保護”胡春華的真實原因,這就是胡錦濤回避讓胡春華承擔“毒奶粉事件”的領導責任的真實原因。
    9月8日一天內發生了兩個特大安全事件:山西省的尾礦庫潰壩造成至少259人死亡;新西蘭政府通知中國政府河北省生產“毒奶粉”。9月14日團派成員、山西省長孟學農被迫辭職的目的之一,是為了避免另一個共青團幫派分子、河北省長胡春華被追究“毒奶粉事件”的領導責任。因為對團派來說,45歲的胡春華比59歲的孟學農更重要、更有“前途”。這就是胡錦濤、李克強的幫派政治“技巧”。他們的幫派政治是以人民的生命為代價,是以嬰幼兒的健康為代價,是以醜化中國形象為代價。
    
    說你行你就行:胡春華順利過三鹿關
    
    胡春華是否能安然過關?懸念終於消逝:河北省十一屆人大第二次會議2009年1月8日在石家莊開幕,1月12日,正式選舉胡春華為河北省人民政府省長。
    早前有報道指出,儘管河北省日前發生震動全國的毒奶粉案,河北石家莊三鹿奶粉廠破產,胡春華是否能去掉代字,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香港《東方日報》指出,胡春華從團中央第一書記空降到河北之後,三鹿毒奶粉事件是其碰到的最棘手事件,雖然他到任時間不長,僥倖逃過問責,但他在處理過程中體現的辦事能力和態度,始終被外界和高層關注。
    河北官場自從出現省委書記程維高腐敗案之後,中央不斷空降官員或從其他省份調任,先後派出紐茂生、白克明、季允石、張雲川、胡春華等人,這些“空降部隊”雖然有尚方寶劍,但強龍始終壓不過地頭蛇,河北本土的官員抱成一團,對抗中央派來的官員。涉嫌在三鹿毒奶粉案中扮演庇護、瞞報等角色的石家莊前任市委書記吳顯國,就是河北地方實力派的中堅人物,河北民間甚至流傳,此人曾在省委常委會上與胡春華面對面拍桌子,以下犯上,絲毫不給任何顏面。
    所以,胡春華上任伊始,便進入河北官場的地雷陣,政治定時炸彈接二連三地引爆,使胡春華分身乏術。其實,掃除地方實力派一直是北京高層的目標,過去一段時間,“政令不出中南海,民意難過長安街”的現狀,讓高層極為頭痛,胡春華作為中共第六代接班人選,如果能夠在這方面“建功立業”,也為將來入主中南海奠定堅實的基礎。
    
    在2009年兩會期間,《中國新聞週刊》發表“河北省長胡春華佈局燕趙”,稱相當一批河北官員,實際上把胡春華在河北工作的這段時間當成一個“戰略機遇期”。與同為“60後”的周強、努爾·白克力兩位地方大員相比,胡春華的髮梢已然半白半黑。(摘自明鏡出版《諸侯治亂》)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任內蒙書記胡春华:共青團派嫡系的嫡系(图)
  • 胡春华升任河北省省长引发议论/RFA
  • 中国最年轻的省长小胡锦涛胡春华 扶正河北省长 (图)
  • 河北省新省长胡春华:自己的能力水平有限
  • 三鹿毒奶粉责任人胡春华升官为河北正式省长
  • 胡春华被选为河北省长:三鹿毒奶事件顺利过关(图)
  • 胡春华河北发威:书生也有雷霆怒
  • 胡春华:楚天才子显风流/金久皓
  • 仲足步:三鹿案卡胡春华 胡锦涛令团派自救
  • 后三鹿:河北省人大"选举"团棍胡春华为省长
  • 三鹿奶粉 胡春华说:“我们非常痛心”
  •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 河北省长胡春华在保定考察期间看到了吗?(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