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胎化政策不宜放开/施卫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6日 转载)
    
    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开始加剧,关于“开放二胎”的争议日趋激烈。近日我闻悉:《专家呼吁调整计生政策 有条件放开二胎生育》,我以为不妥,理由如下:
     (博讯 boxun.com)

    (一)
    
    “开放二胎”的主张基于这样的考虑:由于单一子女照顾双亲老人较为困难,现适当放开二胎,将来可由二个子女来照顾。另外,人口年龄结构的老化使得劳动力减少,放开二胎提高生育率,可改善人口结构,增加年轻劳动力。
    但是老年人的照顾和保障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渐渐地演变为社会产业化的办法,靠社会福利来施行的,而不是传统的全部由亲属子女来包销。政府应该加强公共服务建设,健全和完善社会养老的保障体系,确保老年人能完善养老,是现代社会化解老龄化风险的最有效手段。
    为完成社会产业化的养老,外围工作是必须提高社会的劳动生产率,促进产业的升级转型。然而这项任务又是与国民人口总数这项重要的指数牵涉于一体的,人多未必好办事。劳动生产率是与人均GDP相关的,而与GDP总值无关,因此与人力资源的素质成正相关,而与人口总数成负相关,对于一个资源贫乏的人口大国来讲尤其如此。作为世界人口第一的发展中国家,我国人口与资源、环境关系紧张的状况将长期存在。目前我国人均耕地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人均水资源是1 /4,人均矿产资源是1/2,人均资源量综合排名仅列世界第120位。
    国民人口总数的不断增长却会使有限的教育资源承受压力而使教育质量下降,从而影响到人口素质。所以说,“生儿防老”是个系统论的课题。
    设想一下,现今待护养的老人当初在他们还年轻时候,也是由他们的长辈期望着来抚养之,以至于落入今天自身也成了“老人”难题,道理是一样的。可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今天你透支借钱去消费一番,果然潇洒得很,但是你能保证明天还请借款并且再加上利息吗?假如你不是“近视眼”的话,就该把目光放得远一点。今天多生出的第二胎只会期待着在未来将会添加出更多的老人,使他们在未来又面临着如今的养老难题,甚至完全有可能比今天的情况更糟糕,于是就会拖累国家建设。因为国民人口一直在增加,而生存空间是固定不变的,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则始终在减少,如今的新生代所享有的国家平均生存资源比起前代来肯定要少。
    社会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在系统内部,各个因素都是相互制约牵涉的,比如减少国民人口,则使得每人平均所分享的国家有限资源就会增多,而劳动生产力也会提高,综合国力反而会提高。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美国里根总统的高级战略顾问克莱因推出“国力方程式”,依据当时中国的各项条件和指数,分析指出,当国民人口达到四亿时候,综合国力达到最大值,人口超过了四亿反而下跌,反之亦然。当综合国力提高了之后,便会得到各方有益的反馈,再回报到养老事项上,也会相应地增加投入。
     
    (二)
    
    由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布的人口发展“十一五”规划中期评估表明,目前低生育水平的反弹风险依然存在。这就警示着我们,不能等闲视之,怎可轻易开启“控制阀门”呢?
    除了特殊个案是正当理由可豁免之外,一旦政策扩大了,生二胎的渴望极易使舞弊营私案滋生多端,无事生非,因为有着深厚传统的平均主义和面子文化其秉性趋向于如此,容易使农村地区的民众为多生而攀比成风,容易激化社会矛盾。事实上,当今大量的农村人口流动到城市里谋生中,已经有不少人扮演“超生游击队员”,打起“游击战”来,令计生工作人员防不胜防,另外,城市中名人富人超生也多了起来。
    再说,鉴于目前计生工作已经有“二元性”的复杂现状,即政策不完全是平等地对待国民,假如政策再放开的话,“理由”多了,计生形势会变得严峻。
    
    
    (三)
    
    放开一胎化将会导致人口素质的退化。各国的统计资料无不表明,生育率是与人的知识层次成反比率的。假如我国的政策放开,那么结果完全可以设想,会使低层次低素质的人尽力去钻空子,开后门,利用政策便利,最终生二胎的大多是这些人士。
    人所接受教育的高与低,一方面反映出教育环境(外因)的好与坏,同时,更主要的是与人的主体特征(内因):智慧的高与低(智商)和情商的优与劣(个人努力的意志)密切相关,所以人口素质在较大程度上可由社会宏观数理统计的知识层次来反映。由于政治伦理的敏感性所限,我国不能学着新加坡那样,鼓励“女大学生多生育”的政策,也无法推行西方搞的种质优生等措施,但是我们能在消极意义上做些预防性工作,也就是坚持一胎化政策,控制二胎、遏制超生。
    
    
    (四)
    
    有些人以为,靠外来移民能够填补沿海发达地区如上海等地的人口高度老龄化,但不是根本的办法,这只是“拆东墙补西墙”式的转嫁危机,于社会整体无补,而且容易增添地域之间的矛盾。
    解决社会老龄化的有效途径,我以为是:
    ⑴ 提倡适龄婚育,而不是“晚婚晚育”,可缩短代际的年龄差距。当然这措施也会使人口增长起来,但比起二胎化来要缓慢。尽管我们推行计划生育国策,不提倡“早婚早育”,但是婚育太晚了,甚而时兴“丁克”家庭,则偏离了医学上关于男女最佳婚育的年龄,尤其不利于育龄妇女的身心健康及后代的素质;
    ⑵ 延长工作年龄,推迟退休,尤其是女性劳动者的退休年龄。
    现代社会,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寿命延长,实际的生理和心理衰老也相应地推迟了许多,所以我们不能依据过去的“老龄”标准来衡量当今老年人的身心老化水平。更重要的是,现代职业普遍不重体力而重智力,而智力的衰退是相当缓慢的。譬如,1973年10月初爆发中东战争时候,以色列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岌岌可危境地,时任总理的梅厄夫人已是75岁高龄了,照样能操理万机,运筹帷幄,使得国家扭转劣势,转败为胜。又如,在1990年的一场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年届70岁的日本队老将板田荣男出战,战胜了中国队的实力派小将俞斌,可见:年老“剃刀”并不钝。我国学者冯友兰和季羡林等老人直至90岁高龄时照样思路活跃,还在写作。
    再说,现代职业对于素质教育的要求提高了许多,对于一个已经接受多年良好教育的人来说,当然希望增加工作年份,以充分发挥在教育上所多投入的优势。譬如对于一个女性高材生来讲,当获得博士学位时候已届三十岁了,但是之后工作还不满三十年就要退休了,这无疑是人才浪费。
    当职工的退休年龄延迟后,养老金和储蓄增加了,就为自己的养老业作了较为坚实的物质基础。而今,我国男女的退休年龄比起发达国家来,明显要早。
    
    (五)
    
    一胎化政策所附载的人文优势却为国人所忽略,那就是孤独情怀的培植养育。
    孤独感本是人的一种正当需求。人既是社会动物、政治动物,同时又是个体的、独特的、唯一的——后者更具有现代性意义。人不仅需要社会活动,同时,也应时常在孤独的环境里深思和反省。唯有处于孤独之中,人才能悟到本真的存在,可与自己的灵魂进行最深入的交谈,能萌生无限的遐想(卢梭)。亚里士多德说,“喜欢独处的人,不是野兽便是神灵。”自古以来,伟大的先知们都是在孤独的环境里创造出辉煌的文化成就的,可惜中国国民的性情在孤独感上相当匮乏,其不良的后果就是国人创造力的严重不足,这从根本上导致了社会总体发展水平的低下。
    由独生子女组成的社会也为营造个性自由和人格独立的良好氛围提供了客观条件。假如子女是独生的,那就是唯一的,这好为我们所慎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社科院专家详解提出严格一胎化政策原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