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江救人大学生可能死于倒钩钓鱼捞尸陷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5日 转载)
长江大学生救人事迹折射出的时代缺憾

     长江大学三名救人学生溺亡的新闻上了《新闻联播》,大一的新生,少年伙,我看后很感动,觉得时代需要这种精神,于是即兴在论坛上写了首挽联:三男儿舍身救人真勇士,九头鸟侠义精神永流传。虽然对联不怎么工整,但激动激情可见一斑。
     记得我上大学那年,化院出了个许志伟,也是在洪湖救人牺牲,当时他已考上上海某名牌大学的硕博连读,听报告会时,台下的人都觉得很可惜,心潮澎湃,表示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像他一样,英勇献身。7年后,故事的版本起了变化,地点换到荆州,一个人成了三个人,大学毕业生成了大一新生,80后换成90后。我想,在湖北这个千湖之省,大学生救人死亡的故事还会在00后身上上演,然后依旧是悼念,花圈,追认,学习。 不过,7年的光阴消失了许多美好的憧憬,许多事情早已变味。荆州我是呆过十来天的,长江边的草地上我也徘徊过,以前我对他的印象是城区有些旧,护城河内有点脏罢了,如今的印象就是八个充满讽刺意味的大字:活人不救,只捞尸体。据报道,在两个少年落水不足五米的地方就停着一艘机械渔船,20米处有一家叫蓝色家园的水上渔船改装的饭店,大学生们都给渔船老板跪下了,求他们救人,老板的回答是:长江上哪天不死人,不死几个人我们靠什么挣钱啊?活人不救,捞尸体,白天每人12000,晚上18000,一手给钱一手捞人。参与救人的韩德元说,如果那艘渔船施救,没有人会死亡。 (博讯 boxun.com)

     有时候,当你想唱赞歌时,现实总会让你难受。没有人想当烈士,谁不想活着为父母养老送终,为爱人带来欢笑,为社会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如果这个社会少一些烈士,少一些见义勇为,我才觉得这个社会是安全的,是和谐的,否则,仍然令人痛心。但是,法律没有任何依据去惩罚渔船老板,惩罚长江滩边200多位不施援手的看客。只能从道义上,指摘他们的冷漠、麻木。可是,每个人有自己选择的权力,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当今中国,我们扪心自问,有几个人有资格去质疑别人的麻木?
     为什么壮烈的都是年轻人,或者说是大学生?一来他们年轻,有精力,血气方刚。但是,另一面反映的是他们不谙世事,不顾后果,不知道可以选择冷漠、心狠,别人有难我们一定要去帮助,否则我就错了,至于错在哪里,他不会去想。我心里质疑:是不是好人就有好报?这三名大学生的好报是什么?是名,社会给他的名。但是,他们的亲人肯定不愿意要的,宁愿要人,春节时看别人团圆员,同龄的孩子结婚生子,甚至是老来的凄凉,每一次欢乐的时刻都是一次刺痛。我们会说,政府能帮助他们,慰问他们。这是一句无力又自欺欺人的话,只当是安慰吧。如果不是“政府”,不是“慰问”和“帮助”,而是“全社会”自发的“供奉”他们的父母,我才觉得他们死得值得。帮助是什么?慰问又是什么?更多的不是同情么?说不好听那是施舍啊!!!
     一个有序的社会,应该是我帮别人,我也能得到帮助,互相传递,良性循环才和谐。但事实,自从文革之后,加上改革开放的洗刷,我们的价值观全变了。这个帮助的链条中断了,做好事的成本太高,善良的代价太大。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最近上海的“钓鱼事件”。私家车走到半路有人肚子疼,寻求帮助,你一帮他,行驶一段后他会提出下车,然后扔出十块钱,拔你的车钥匙,此时,一帮执法者突然神兵天降,威武雄壮,直接“抓现行”开罚单:黑车私自载客牟利。然后就要你掏一笔不菲的费用取车。至此,你才明白他们是蛇鼠一窝,内外勾结引诱好人上当的。避免这类事情的最好办法就是拒开车门,哪怕他疼得哭爹喊娘只有最后一口气,你一闭眼当没发生就过去了。
     也许有人会说,告他们,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他们确实告过,但是结果是:被告就是处罚单位,也就是说让他自己处理自己,他是裁判兼运动员上来比赛的,结果谁会胜利?当然是制定规则的人。此事如果不是蜂拥而至的媒体集体曝光,引起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指望告到他们的人绝对是很傻很天真了。
     这两件事的本质都是好人没得到好报。不同的是前者救人献身,社会反响热烈,追认英雄;后者动静下,更多的是被冤屈,唤起社会正义的声音。但他们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做好心人却没有好报。尽管没有人在做好事时功利的去讲回报,但是作为这个社会价值观的衡量标准,我们不能不讲付出和回报的比例,代价和收获,否则,人们便会嘲笑:英雄献身的人都是傻子,这个社会傻子才不会讲回报。也确实如此,小时候常看到写雷锋精神的课文中,傻子一词经常出现,我们也误以为英雄就是精神上的巨人,现实中的傻子
    大学生是本不该死,可是你帮了别人,另外旁观者不一定帮你;上海车主是帮了别人,别人反过头来就害你,现代版的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我们有时候很迷茫,到底该怎么做,良心和生命,到底谁是第一位的。时代固然需要精神,需要年轻人顶上去,越是如此,越显得这种精神可贵。但是,只要时代和社会的价值观不彻底纠正,真善美的精神价值和物质价值不能结合,再多的烈士和英雄,都不足以解决我们麻木、冷漠的社会风气。
     时代呼唤英雄,不是呼唤某几个人物,而是一种精神,一种风气,既然我们需要这种精神和风气,就要积极的去建立,而不是被动的等待,等待下一个英雄的出去,通过祭拜他们,学习他们来倡导。
    
救人大学生可能死于倒钩钓鱼捞尸陷井!

    
    
    连日来,我在留意长江大学三位英雄舍身救人事迹的同时,脑海中一直有个疑问,长江边的少年几乎都是“浪里白条”,而且“渔船停留在离落水者不足5米的地方,甚至连救生圈都未给。
    
    ”此时我想起了曾报道过辽宁鲅鱼圈的一个案子,在海水浴场附进,潜伏着一些水性好的人,他们乘游泳者不注意,把这些人拉下水,然后捞尸体挣钱,后来一个游泳教练发现了这个秘密,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我突然惊觉,那两个落水少年是和渔船老板串通好了,是民间倒钩钓鱼捞尸陷井!他们故意落水,引别人来救,然后在水下拖住别人,等别人淹死后让渔船老板赚钱!要不然先下去的还没有被淹死,反而后掉下去的被淹死了呢?建议有关部门找到那两个落水少年调查一下,可能会有更加惊人的故事!上海倒钩钓鱼的那些执法者不是干的同样的事情吗?
    
    疑点一,两个落水少年玩失踪:长江大学的领导在两个小时后到现场,与两渔船的老板商讨捞尸体的费用一俱尸体一万二,渔船老板才让人开始下水捞,当捞起第一个尸体时,观者哭声一片,那捞起尸体的位置距渔船不到三米,当时只要船上的人把浆丢过去就能获救。当捞起第二个大学生尸体时,渔船的老板停止行动,说二万四钱没到位,拒绝打捞尸体,旁边谴责声一片。最后老师们下跪才以一万一俱尸体成交,到六点多才打捞上来第三俱尸体,到现在为止,被救的两名小孩却玩起失踪,找不到人了!
    
    疑点二,两个落水少年是自我脱困的:连日来所有报道都无证据显示两名小孩是被大学生救上岸的。事实上,当大学生救人人链断裂后,现场非常混乱,在学生们哭求围观者协助救人时,非常熟悉水性的两名小孩已趁机溜走了。
    
    疑点三,“不死几个人我们靠什么挣钱啊”:事发时,同学都给渔船的老板跪下了,求他们看能否捞救方招3人,老板说,“长江上哪天不死人,不死几个人我们靠什么挣钱啊?”当天参与人梯救人的一名同学说,“当时老板说了,活人不救,捞尸体,白天每人1万2千元,晚上1万8千,一手给钱一手捞人”。
    
    疑点四:出事宝塔湾是捞尸黑点:管辖宝塔湾治安的荆州市***局沙市分局水上派出所所长王玉秀介绍:警方之前也接到有渔船长期停在宝塔湾,借帮落水遇难者家属捞尸体索要高额酬金,这些人不救活人,只捞尸体,且有很深的社会背景,“他们不救,别人也不敢救”。联系到消防队队员来了后,说他们也不是专门的搜救队,救不了”可以看出,当地警方存在严重的“不作为”情况,而且 这种“不作为”是由于存在某种顾虑。悲剧一直不断的重复重复,就是我们有关部门的对百姓的生命的漠视和麻木!
    
    船老大在大学生跪求之后无动于衷,但是,请大家注意的是,当时已经有数位消防队员达到现场,在了解事情后,竟然说他们不是专门的搜救队,救不了!这是一个理由吗?!你是人民用钱养的,你是国家的卫士,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那几个见死不救的是人渣,而你们,什么消防队员,你们根本就不是人!我们老百姓用钱在养畜生!
    
    三名90后的大学生,你们太傻了。白瞎了你们那生如夏花一般美丽的青春年华。你们走了,你们没有熟悉这世间的丑恶就走了。
    
    名利时代,大多数的人看到的不是人命,而是物质与利益。于是,活人不救,死人价高才救,这就是对社会的一种极大的讽刺与嘲笑。这是一个毫无无信仰的社会,一个金钱高于一切的社会,一个荒唐到不能再荒唐的社会。开胸验肺、断指才能证明清白的社会。这30年来是富了,但是也更穷了,穷的眼中也只剩钱了!为何社会风气如此差,难道是百姓自己不好,还是整个社会导向问题?麻木的不仅是事发的湖北人民,这仅是中国道德现状的一个缩影,为什么好人经常没有好报,为什么所有人都唯利是图,以至于道德水准甚至远低于我们批判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有了钓钩事件,有了南京徐老太事件,我们不难理解。
    
    
    可爱的中国,无语了:官家钓鱼,百姓捞尸,吾辈苍生,乞天怜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气候暖化长江流域极端灾害加剧
  • 西安交大两“长江学者”被指造假遭免职
  • 泸州市长江液压二厂爆发群体性维权事件
  • 湖北鄂州载100吨工业盐酸货轮在长江沉没
  • 长江大学新生为救落水男孩致三人溺亡的真相!
  • 长江下游水位退至23年来最低点 河床干裂(图)
  • 长江再现水葫芦漂浮带 疑为水位下降所致(图)
  • 长江下游水位历史最低点
  • 三峡大坝蓄水:江湖失调控长江下游水位至23年最低点
  • 辽宁抚顺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江润黎判无期徒刑
  • 《长江商报》深度记者因新闻报道被检察院非法传唤
  • 南京长江隧道明年五一通车
  • “每秒有千吨污水排入长江”(图)
  • 长江宜昌段因焰火晚会今晚禁航1个半小时
  • 磁铁从长江中吸出侵华日军遗留航空炸弹(图)
  • 书记检阅小姐 中共愈加离奇/毛长江
  • 武汉一垃圾场渗透液染黑长河危及长江
  • 化学涂料污染致长江中华鲟畸形
  • 12个化学品集装箱落长江
  • 现场目击:长江叁峡移民安置调查报告(图)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长江商报:老百姓不敢为善是中共专制制度所致
  • 长江商报:别有用心才能更好监督权力
  • 法官连道德都丧失了/王长江
  • 长江商报反击北京日报:言论权利岂能权力独有
  • 一些纸质报刊的“三头”现象/潘长江
  • 我的简历——余长江于泰国移民局监狱
  • 中央党校王长江没有政治常识/吴祚来
  • 长江日报:从学生告教授看批判精神缺乏
  • 长江日报:对待群体性事件首先要“脱敏”
  • 李忠伟获释!李长江下台!当局抛出的橄榄枝?/阳光中国20
  •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 署名律师敦促李长江辞职书
  • 周泽律师:敦促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辞职书
  • 敦促国家质检总局李长江局长即刻请辞
  • 李长江会否成为张文康?
  • 解龙评论:普京打虎,犹如毛泽东1966年畅游长江
  • 政府体制创新要直面既得利益/王长江
  • 王长江:摒弃“运动式思维”
  • 艾鸽诗歌:《黄河吟》《长江吟》《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