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洋秋菊打官司之五:美国公民为何向胡温写信求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于明报道
    【“原来我们根本就不想把这事捅到社会上去,不想被报道或怎么的,因为这始终是家里人的事情,不想闹得太大。”11月7日,博讯发表了朱莉给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和周永康的公开信,当晚朱莉通过长途电话告知博讯此信诞生的过程。“这几个月的经历让我寒心,我体会到做一个中国百姓的痛苦和所遭受的歧视,在对法律失望之后,我不得不这么做。”】
    
7号,朱莉从安徽赶回深圳,为的是进行例行的血液检查,她的肺栓塞靠药物基本上被控制住,此次检查已因她滞留合肥被推迟了一周。作为访民,朱莉的去向成为大家关注的问题。“下一步是去安徽还是北京,要看案件进展情况。如果我们家人被约谈,我就要赶去安徽。”朱莉说:“我一直心存刘士亮被释放的希望,但因为不断受挫折,我也不再乐观,只有见到他的那一天,我才会安心。”

9日上午,五河县检察院又把刘士亮案交回县法院,刘士亮的律师周二将到五河县城,以探明县检察院是否补充了新材料,这是朱莉告诉博讯的最新情况。

美国人不会向奥巴马求救


生长在美国南部得克萨斯州的朱莉,考入名校哈佛就读国际关系专业后,又在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生活了几年。作为一位地道且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青年女子,为何会走到向中国的领导人写信求救的地步。

“除了这一步,没有别的办法呵!我只希望能解决问题,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案子弄成这样。”朱莉告诉博讯:“原来我们根本就不想把这事捅到社会上去,不想被报道或怎么的,因为这始终是家里人的事情,不想闹得太大,但这几个月的经历让我很寒心,我体会到做一个中国百姓的痛苦和所遭受的歧视,在对法律失望之后,我不得不这样做。”
   
    图一,刘士亮被打出院后,与朱莉合影,那时刘士亮头部的纱布刚刚取下
    洋秋菊打官司之五:美国公民为何向胡温写信求救
    
    如果朱莉还在美国,假设不幸遇到一件类似的案子,会走到像中国人一样向青天大老爷求救,向奥巴马写信的地步吗,对于这种假设,朱莉告诉博讯:“如果我还在美国,这种可能性很小,美国人有案子一般不会求救于国家领导。”
    
    在中国已经生活了近十年的朱莉,发现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具有中国特色?“中央和地方、城市和乡村的区别很大。近些年,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中央领导人可能也觉得社会发展和法制建设很重要,但地方特别是县级以下的政府官员,他们并不懂得上面的意思,他们这样办事,就会伤害中国的老百姓。”朱莉告诉博讯。
    
    “而这些地方官员上任时,说的很好听,但事实完全不是那样的。也可能情况正在慢慢改变,我们不能指望在一日内完全改善,但拖的太久也不好。”在电话那头的朱莉笑着说:“我这样解释可能会比较好听一些吧。”
    
上周五在安徽省检察院上访

    
    上周五,朱莉陪着刘士亮的父母来到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之前她曾在七八两月两次登门。“其实我这次去,不抱任何希望。”朱莉告诉博讯:“我只是为了带妈妈去那里,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也让他们看看之前办案时一些不正常的东西。”
    
    6日上午,省检接待室的两位工作人员看了材料,发现刘士亮头部曾被打成重伤,直到现在都要吃药,他们问朱莉为何不申请取保候审。朱莉告诉他们,刘士亮一被捕,她就提出取保候审的要求,并且每隔一个礼拜又重提一遍,但公安局和检察院,都以刘士亮不认罪为由不予批准。
    
    安徽省检察院接待室的人把他们的话做了记录,并说会和蚌埠市检察院联系,除此以外,朱莉和刘士亮父母没有听到更多令他们满意的话。“他们只说等法院判下来,如果我们不服,七天内可以上诉。”朱莉对博讯回忆道:“其实这些我在上访时,早已经知道了。”
    
    周五下午5点,临近下班时分,刘士亮在五河县的律师接到通知,说是案子由县法院退回了县检察院。得到消息,朱莉并不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图二,1998年7月,刘士亮和朱莉一见钟情,8月刘士亮第一次给朱莉写信
    洋秋菊打官司之五:美国公民为何向胡温写信求救
    
被认出是爱情故事主角

    
    周五上午,朱莉和刘士亮父母离开安徽省检察院,又去安徽省政法委诉说冤情。
    
    朱莉告诉博讯:“我们进去时,政法委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我讲了这个案子的不公平之处,他在做记录的时候,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问我以前是否来过,我说没有,他又盯着刘士亮的名字,问刘士亮是否来过,我还是回答没有。他疑惑地说,这个名字很熟悉,是不是报纸报道过你们,后来他记起了07年《知音》杂志介绍了我和刘士亮的爱情故事。”
    
    这段插曲,让朱莉得以在瞬间从上访的痛苦中抽离出来,获得了一丝温情。这位安徽政法委的工作人员,怎么也不会料到,两年前在知音杂志中读到的爱情故事主角,这位哈佛大学毕业的白人女子,竟然成了中国的访民,坐在自己面前。
    
    “他当着我们的面,打电话给蚌埠市政法委,说这么小的事情,怎么弄的这么大。”朱莉对博讯回忆道:“他说尤其是这个案子,又涉及到涉外婚姻,本不该起诉,结果还把人押了这么久。”
    
附11月1日刘士亮从看守所写给朱莉信的部分内容:

    
    这段时间让你们受苦受累的我心里很难过,还有父亲母亲 ... 很对不起让他们每天都担心我。还有代我谢谢外面很多朋友的关心。
    
    不管这次事情有多难我都会坚持我的原则,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总有一天会还我的清白。
    
    你们一定要身体健康,等我出去后会做得更好
    
    我在里面一切都好,不要担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1/1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洋秋菊打官司之四:致胡温的公开信
  • 孟建柱到安徽召开全国公安局长会议,对洋秋菊打官司表关注
  • 洋秋菊打官司之三:五河县法院将案退回检察院(图)
  • 洋秋菊打官司专访之二:安徽高院捅破县法院谎言(图)
  • 洋秋菊打官司,在中国上访的哈佛女子专访之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