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钓鱼风波未息:“钩子”还在上班?(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9日 转载)
    
    来源:南都周刊
     自10月26日,浦东新区区长向公众道歉之后,上海钓鱼事件由初期的真相探寻,进入了后孙中界时代的维权阶段。许多有过被钩经历的司机到政府部门门口讨说法,与此同时,整治黑车的行动还在继续,原来以为退出江湖的钩子被司机怀疑还在“上班”。上海钓鱼执法引发的风波,还未平息。
    
上海钓鱼风波未息:“钩子”还在上班?

    
    遭遇过钓鱼执法的司机在上海宝山区政府门前讨说法。
    
    8个汉子扯着十几米长的横幅,在上海友谊支路上走着:“钓鱼执法 众多民被罚司机向政府讨说法”。这是上海今年最冷的一天,六级以上的强风,刮得法国梧桐哗哗地响,如山的乌云奔过宝山的上空,阳光时有时无,8个人都冻得缩着脖子,他们的身后,司机们抄手缩脖尾随而来,人群一直延伸至密山路5号,宝山区政府大门前。
    
    早晨9时起,一辆又一辆大眼睛的QQ车,就相继开到区政府,也有人步行而来,男女老少,闹哄哄的,很快就有近百人的样子。警察如临大敌,数辆警车相继赶来。10点多,一辆普桑送来一条横幅。司机们一哄而上,堵到大门口,准备把横幅展开,表达自己的主张。
    
    横幅还没有打开,警察们就围了过来,双方纠缠在一起,围绕着横幅展开了争夺战,横幅的一侧,终于被拉开,对着区政府大楼,现出“讨说法”几个大字。混乱中,院内的警车上,开始播放维持机关秩序的规定。在威严的广播声中,人群有了怯意,而横幅终于没有被夺走。“走啊,到人民广场去。”人群在一个黄衣人的带领下,走上了友谊支路,准备坐车去市区。
    
    当他们走到友谊路口时,数辆警车追来,更多的警察从政府大院跑了过来,高大威猛的宝山特警一拥而上,一片混乱中,横幅被夺走,一男子被带上警车......这是2009年11月2日的上海宝山区,上海钓鱼事件真相大白后,在民众间激起的维权声浪,在这里引发了一场事件。
    
    被钩者讨说法
    
    这场由群众自发、有关部门被动回应的维权行为,发端于孙中界事件发生地原南汇区,而迅速弥漫至闵行、奉贤、宝山等地。
    
    早在浦东新区就孙中界事件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当天,在原南汇区遭遇钓鱼执法的侯树中,就跑到发布会外,高举标语喊冤:“我被倒钩冤冤冤,讨还说法难更难。热烈欢迎调查组,明察秋毫辨事端。”
    
    而讨说法的高潮来自第二天,10月27日,近百名群众,从上午起,就开始围困原南汇区城市交通执法大队。人群一度进入执法大队大楼,紧急赶来的警察组成几层人墙,有媒体称,当天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一名青年被抓,至天黑时放出。
    
    10月28日,当群众再次赶来时,发现墙上贴着告知书:针对近期部分曾被原南汇区城市交通执法大队因非法运营而处罚的当事人对原处理情况提出异议,新区有关部门将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集中开展信访接待工作。时间:10月28日―11月3日。地点:人民东路3253号信访办。当天,就有700多人登记。
    
    而闵行区,则是在10月29日开始登记。上午11点,张军在代理人郝劲松及记者的陪同下,来到闵行交管部门领取罚款。他一下车,就发现已聚集了近百人,有人喊着:“张军,你是我们的骄傲。”在张军走出交委大楼时,又被群众像欢送英雄般簇拥着。也有人喊:“你拿到钱了,我们怎么办?”
    
    而奉贤区的登记活动,是从一份传单开始的。同在29日,南桥一带的司机,大多看到了传单:南汇、闵行正在办理被钓鱼执法车主登记。希望大家客观冷静,有秩序地去登记,积极理性地和奉贤区交通执法大队交涉洽谈。
    
    传单上约定的时间,为10月30日上午9点,当天8点刚过,沪杭公路2181号的奉贤区交通执法大队门前,就陆续有人来到,很快警察赶来,排队的人拖了几十米。与南汇的激烈抗争相比,奉贤平静很多。但也不乏情绪激烈者。57岁的刘生荣站在高坡上,脸色发白:“你们用卑鄙的手段对付我,比黑帮还要黑。”
    
    宝山区的登记时间,也在同一天。在友谊路的信访接待室里,工作人员拿出登记表,让司机自由填写,这一天,大概有100多人前往登记。一个河南老头,在区政府门前高声叫骂。他的车被钩后,老婆也跑了。
     钓鱼执法的历史积账
    
    在各区进行的登记中,车辆限于2006年以后被钩的。由于执法部门的保密,登记的实际车辆数一直未能确认。尽管如此,被钩群体的庞大,还是让人惊讶。
    
    在各登记地点,排队者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听到消息赶来的,有路过看到的;有黑车司机,有无辜市民;有幸运只被钩一次的,有据说被连钩23次的;有本月被钩的,也有10年前被钩的;有普通牌照的,也有个体出租车上海X牌照的。
    
    关于2006年的界限问题,知情者称,2005年以前抓车,是由上海市统一归口管理。2005年12月起,上海各区陆续撤陆管所、汽修所、客运稽查中队,建城市交通运输管理署和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抓车由各区负责。
    
    据上海媒体披露,2006年上海查处黑车2.2万辆(次),2007年和2008年前10个月,分别查处2.5万和1.8万辆(次),2009年 1-9月,查处1.7万辆次。仅上述不完全统计,上海2006年至2009年,查处黑车已突破8万辆(次),其经济收入在8亿元以上。
    
    而在经济利益至上的执法思维之下,日益激烈的社会矛盾,以各种极端形式表现出来:2008年奉贤头桥钩子命案;2005年,奉贤塘外镇的郭宝妹,因为遭遇倒钩,喝药死在奉贤交通部门;同年,金山区一司机在抓车行动中,落水身亡......而更多的矛盾,则暗流涌动。
    
    被钩的陕西人江涛,状告宝山区城市交通执法大队的官司,10月15日开庭,一个法官说,一周内有结果,而一周后,通知他,要等3个月。10月26 日,他听到孙中界事件结果已出来了,对法官说,“人家孙中界没开庭,行政结果就出来了,我的为什么没有结果呢?”法官说:“你的情况与浦东的不一样,不要与人家比。”
    
    在原南汇区航头镇,很多人为司机“4038”(他的车牌号最末几个数字是4038)的遭遇不平。他先后被钩15次,而南汇区罚款狠,第一次罚1万,第2次2万,第三次3万,现在“4038”每次被抓,罚款金额一个顶三个,他感觉自己被钩子死死盯住了。司机们说,“4038”已快被搞得家破人亡了,假如他是外地人,早就和钩子同归于尽了。 “一般钩了3次,你就放他一条生路吧,让他有碗饭吃。”他们说。
    
    奉贤区的刘生荣说:我承认我开过黑车,但我没办法。我今年57岁,这个年纪,工厂里是不要的,老婆常年有病,两个孩子智力不太好,土地又被征用,没有工资来源,就开小车。“他们放了钩,钩了放,就是看中你的1万元钱。”
    
    2005年到2006年,刘生荣被钩5次,钱都是借的。最后一次,他哭着求他们,我已经被抓5次了。他们说你的哭是假的。刘生荣说:“假不假,你摸摸我的体温。”当时他的血压不正常,体温下降,脸都白了。
    
    钩子又“上班”了
    
    “我没有去登记,从来不相信这些。登记了,钱能要回来吗?”对于登记,上海各郊区的黑车司机及无辜市民,大多感到解气,但也有一些人根本不相信。
    
    “钩子已经下岗了。”10月31日,奉贤南桥正环路的司机张阳(化名)说。在8年的开车生涯中,他是附近为数不多的幸免者。他开玩笑说:“8年抗战,终于胜利了。”旁边有人起哄:“你可以到其他码头,传授先进经验了。”
    
    “没想到黑车有一天也能翻身。”在正环路以东,南桥汽车站的一名前黑车司机小曹说。2007年至2008年,他曾经5次被抓,至今他的福莱尔还停在嘉定。两天前,他先去奉贤、南汇登记,一天前,又去了嘉定、宝山。
    
    小曹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出语激愤:“我们要求向市民道歉,还我们一个公道,把钱退给我们。”很多黑车司机围着他,把他称为代言人。这是上午11点。晚上7点左右,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警告他:“你的话说得太多了,小心点,不要断了人家的财路。”
    
    在这场风波中,钩子并没有走远。
    
    此前,郝劲松发函向上海市公安局举报钓鱼执法犯罪团伙:数量众多的钩子与上海各区交通执法人员相互勾结,用虚构事实的方法栽赃陷害大量车主,骗取公私财物,已涉嫌诈骗罪。上海市公安局应当组成专案组进行调查。
    
    当天下午,南桥的一名线人,向南都周刊记者报料称,柘林附近一钩子头赶到南桥。线人还称,抓车行动再次开始了。
    
    而在10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政府明确表示,坚决依法整治非法经营行为,坚决禁止交通行政执法过程中的不正当调查取证行为。“禁止钓鱼”之前是“整治黑车”,意味深长。
    
    而钩子这次是否要瞒天过海呢?
    
    在张军被钩的马桥俞塘村,司机李师傅说,当天他收到信息,说是“上班了”,而在以前,这表示钩子出动了。而附近北桥的另一名司机说:他收到的应是稽查队的信息,“稽查队出来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钓鱼事件洗冤录:“钓鱼”祸起有奖举报(图)
  • 上海钓鱼执法受害者不撤诉 官方回避罚款总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