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向国内外有良心良知的中国同胞诉告云南西双版纳州“扫黄打非办”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赵红艺
     (博讯 boxun.com)

    
     我父亲赵正荣是同全国的知识先辈们,在五七年被违反宪法的毛泽东诬为右派份子劳动教养二十一年,我的前辈们的青春就在劳教所监狱中度过,前辈们受尽各种刑具的折磨苦痛,更惨的是北京大学的女才子林昭姐姐被枪杀,有的活活打死,有的在大跃进中活活饿死,父辈们冤苦二十多年,三中全会改正复职,他们不计往过,我父亲仍然像过去一样爱国、爱党、爱人民,忘我地工作,在盐津水电局向地区水电局打电话要钱修职工住房,只顾打电话。我五岁的哥哥掉在办公门前水池中淹死,我母亲要他再生个弟弟,他带头响应国策去医院结扎了。他没有谋过半点私利,他是离休干部,一万二千元的福利房都买不起,要向银行贷款、私人借债,我和我孃孃至今是无业人员,我卖过报纸,帮过馆子,抬过盘子,卖过碟子,推过车子,就是没有票子。现在我住在市工会的地下室又黑又臭十多平方米的房里,我儿子天天闹嚷要带他去外面来见光明,电费交不起还曾被工会管房人员叫不交费就搬走,我搬那点去呀!我是靠我爸爸的养老金生活,我有时也怨过我爸爸,别的官家子女个个都有工作,都有房子车子,我爹就是无能,不帮我,我看他们单位上的个个都到省外旅游,领导还出国。几次通知他都没有去,我知道他是为了全家的生活着想,他一处都没有去玩过,我又心疼他。说老有所乐,我爹乐哪样呀!有一天他很高兴的对我说,他们支部评他为困难共产党员,一年还得二百元的补助,他很高兴的说:“党员、党组织还是知道我的困难,关心我就得了。物质上我们不如人,但我们精神财富他们比不过我们。你爹一生人没有坑害过人,在劳教二十一年中,一直坚持实事求是,没有认过毛泽东诬我之罪一个字。一直把牢底坐穿出来,批我斗我打我都不认,我说:“我没有什么罪,只吃过酒醉,改正通知书我也没要,因我没有什么要改正的。我一生是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做人做事,现在我八十一了,很快就要走完了我人生里程了。我骄傲、我自豪、我值得。”
    
     前天我带着儿子去看我父亲,见他很不高兴又很生气,自言自语道:“天呐,毛泽东这个杀害整死、饿死几千万中国人的魔王的孝子贤孙云南西双版纳州什么“扫黄打非办”,在网上胡说什么北京“原右派人员”黄泽荣主持编辑的《往事微痕》是非法刊物。你看看,你看看是非法刊物吗?更难听的是原右派黄某某,给是一生下来我们就是右派。“右派”这名称是毛泽东诬给的,他们这样说对吗?你看看,你看看,几位老人自己出资把五七年反右大灾难的事写了留给后人就违法了吗?受了廿多年冤屈,诉说一下就是非法出版刊物了。天呐!整了人还不准人讲,天理何在?这是什么世道?
    
     我从地下拾起来认真看了前辈们写的事情是与我爸爸所遭遇的是一样的,有的比我爸爸还惨,这“往事微痕”的主张是“拒绝遗忘,正视历史”,错了吗?“支持改革,促进民主”,又错了吗?要求赔偿失补工资又错了吗?我认为没有错,更没有违法。我看了伯伯、叔叔、孃孃们太惨了,不是微痕,是巨痕,是世界上没有的大伤痕。前辈们你们辛苦,你们自出钱自办刊,不要国家分厘,为国家留下一份真实史实,你们做了一件大好事,给60年国庆献了一份重重的厚礼,给中华民族留下了宝贵财富,我这个月没有余钱,下个月我从生活中省下来有多少我寄来给《往事微痕》,我希望前辈用生命顶住把“往事微痕”办到你们五七者都不在人世时,我相信会有你们的晚辈,我的哥哥姐姐们定会来办。我是欠文化,但我动员被诬为“右派”子女儿孙们定会来继续办。还要办大样点,要向世界发行。
    
     现在我要问云南西双版纳州“扫黄打非办”,这些五七老人们自己出资自己写写往事的微痕互相赠阅违反了国家的什么法,请你在网上讲讲,你不讲,我作为你们说的原“右派”子女要向国内外有良知有良心的中国人讲。我请他们来评理,请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伯伯叔叔孃孃、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给黄泽荣先生出资自行自印的民间读物,每期注明是“友谊交流,免费赠阅,非卖品”说点公正话。我认为西双版纳州“扫黄打非办”又在继承毛泽东衣钵,延续左祸,又要在我国制造新一轮灾难,希望前辈们一定要保重身体,誓死捍卫“往事微痕”。一定要相信有良知有良心的中国人是你们的后盾!“西非办”帮助你们宣传开了,《往事微痕》的价值就更高了,它就更金贵,更有知名度了。要看“往事微痕”的人越来越多,特别年轻人、学生、老师们现在已经来问我“往事微痕”是什么书。人都有个好奇心,越不准看越要找了看,出高价买了看,还有的人在复印传看。前辈们,你们功不可磨呀!到晚年来办这民间刊物太好了,谢谢前辈,最后我等待中国良知者的回音,只有你们有知识,有胆识的人才说得令“西非办”心服口服。同时我也等待公安人员来我地下室做客,因为我爸爸也接待过他们两次,我向我爸爸学习,为了真理,为了人格,死也值得。
    
    
    
     “往事微痕”读者 失业人员朱红梅(赵红艺)
    
     现住昭通市工会地下室
    
     电话:15087213653
    
     二OO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右派老人致中央:23年的工资何时补发?精神伤害何时赔偿?
  • 北大“五.一九”“右派”老友追思林希翎(之一)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 曾被打成右派的中共老党员蓝祯伟向政府索赔
  • 右派老人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
  • 我是一个被监控“关怀”的右派老人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 王书瑶:北大物理系右派分子名录—附数学系部分右派名单
  • 燕遯符:无用与无用之用-也谈”右派”索赔
  • 一辈子没安宁:成都右派老人黄绍甫的呼吁(视频)
  • 重庆299名“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子女共同联名再上书中共六大机构要求赔偿
  •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谁在给英国极右派捧场?(图)
  • 天堂里没有右派:忆林希翎/陈弘莘
  • 严家伟:“原右派人员”给人们的“温馨提示”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曹久强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蒋绥民:右派抗争与官方打压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我最怕右派中那些已经成为野兽的人----中国能不能走回头路?/田忠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